星座123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风水知识 > 住宅风水 >

庭院植物风水

时间:2015-07-11 07:49:47 来源:星座123

 


在风水学上,家居附近如栽有大树,或可能带来吉祥的运气,或可能导致凶煞的来临,所以,一定要小心处理。什么地方栽什么树,民间很有讲究。门前植柳、槐为好,如:

门前一棵柳,珍珠玛瑙往家走。
门前有棵槐,金银财宝往家来。

还有一句民谚云:前槐枣,后杏榆,东榴金,西柿银。

位于在大门向外望出的左手边的大树,为“青龙树”,有扶荫此屋的助力,代表男性贵人。如大树位于屋的右手边极高,左手边没同样高度的大树作配合,右边的树称为“白虎树”,风水上不受推荐,代表阴人入宅,或女性当权,有女性桃花缠绕,即使本身要木,也要将此树锯短。如不能将大树锯短,举例那一株是政府种植的大树,侵占你的窗户或大门,如何是好?方法很简单,在树上用红油画九个圆圈,便可化卸大树之冲煞。有另一种民间风水,将一条锁链缠住大树,亦可减低大树的杀伤力。

如大树位于窗边,要留意树枝是否如“叉”一般向窗户发展,是的话,会影响眼睛,导致生眼疮或眼疾。如树枝没有直伸向窗户,窗旁的树是可以接受的。不过可以选择的话,树木应与家宅的窗户及大门保持一段距离,才不影响风水及空气流通。拥有私家花园的人,如喜欢多种植树木,尽可能不要在接近住宅位置,种植有大树叉的植物,亦要留意勿让粗树枝直伸向住宅方向。屋旁适宜种植有较软性的树叶、非粗壮的大树,才可营造较佳的风水环境。

一株大树能否带来好风水,除了视乎大树是否坐于青龙方,及树的形态是否带来冲煞,也取决于大树的方位,是否对家族成员造成影响。举例来说,如有夫妇二人渴望求子,家宅的东方刚好长了一株大树,而且长得非常茂盛,这一种当然是好风水,大利家中长男。反过来,如父亲忌木,西北方长了大树,不吉反凶,代表家中男主人受到制肘,阻力重重,假如无法移走大树,唯有搬屋,否则男主人一辈子行衰运。因此,屋旁的大树,绝对是一种风水。还有一种说法:大树特别容易招灵,也就是灵界特别喜欢聚集于树阴下。现在有的楼盘,窗边出现许多树木。如屋主本身忌木,绝对不宜入住这一类单位。如迁进新屋后,手脚或肝脏出毛病,而屋旁有大树,有很大可能性是大树的风水出问题,宜将树移走,或尽快搬迁。

庭院风水

庭院之中,植什么树,栽什么花,也有讲究:

前兰后桂庭牡丹,迎门松竹梅耐寒。
影壁墙上爬山虎,金银菊花门窗前。
刺梅不是庭中物,除去丁香留金兰。
小桃花开红似火,月下夜赏斗颜鲜。

这些花草树木,有些是根据位置安排的,如“影壁墙上爬山虎,金银菊花门窗前”;有些则是从审美情趣出发,如“前兰后桂庭牡丹,迎门松竹梅耐寒”;有些则是心理需求,如门前植柳、槐、枣,乃取其谐音“流”、“怀”、“早”,意为珍珠玛瑙流入大门,怀有金银财宝,早生贵子。

最忌讳的是门前栽桑,院中植杨,屋后种柳。谚云:“前不栽桑,后不栽柳,院中不栽鬼拍手”。这是因为桑与“丧”同音,不是什么好兆头,所以不种。柳有两个说法,一是音同“溜”,这个好运来了都溜走了;屋后植柳,有金钱财宝流出之嫌。二是柳属于轻薄低贱之物,所以也不会种。所谓的“鬼拍手”,即杨树,民间又叫“呱哒手”等。刮起风来,杨树叶子“哗哗”响,噪得人心烦,也易为盗者遮音,所以叫做“鬼拍手”;故此院中不可植此树。还有就是柏树,性属阴,不种;槐树,就是鬼木,这些都不会载在家门口或者人住的地方。这种俗信,应是汉唐以后形成的。因为,在湖北云梦睡虎地11号秦墓出土的竹简中,有门前植桑的简文。这条简文讲的是某乡一个官吏奉县丞之命,查封一个人的家产,此人家产有:“一字二内,各有户,内室皆瓦盖,木大具,门桑十木。”意思是说,这人有堂屋一间、卧室二间,都有门,房屋都用瓦盖,木构齐备,门前有桑树十株。可见,当时云梦一带并不忌讳门前植桑。云梦古属楚地,楚地巫风极盛,素以“好巫鬼,重淫祀”著称,却不见“前不栽桑”这条俗信。君不见蚕茧之乡遍地皆桑,也不忌讳房前屋后,并以“桑梓”代称故乡,可见此俗信未必死板恪守。“前不栽桑,后不栽柳”这一俗信,乃后人的一种求吉心理,也是一种迷信说教,我们今日理应摒弃;“院中不栽鬼拍手”,乃是为了安静,尚有一点道理。

老北京人从不将松柏树种进四合院,同样,即使是结最好吃的桑椹,其树也不会受到主人的青睐,至于清口爽心的梨,其树也会拒之于前院、后院。为什么呢,大概是“桑”与“丧”,“梨”与“离”谐音罢了。北京人有句俗语:“桑松柏梨槐,不进府王宅”,就是这个道理。因此,北京的宅院里多种西府海棠、临潼石榴、春桃枣树等,真可谓:春可赏花,夏能纳凉,秋尝鲜果,用“春华秋实”来概括北京民宅中的树木是最恰当不过了。

被视为吉祥的植物有:桂花树,桔:“桔“与“吉”谐音,盆栽柑桔便成为人们春节时家庭的摆设;吉祥草:吉祥草小巧,终年青翠,泥中水中均易生长,象征着“吉祥如意”,也叫瑞草;不要种植冠大干高的树种,一来遮挡了光线,二来风水上来说树大招“阴”,阴气聚集不利家宅。

不能碰的风水树

在南方,有的村子附近保留着一小块青葱林木,多是樟、松、柏、楠等长青树。作为观光者,可千万别去碰它们。因为这就是风水树,也叫水口树,别看只是一小块青葱林木,它可关系着全村的风水命脉,当地人也都不敢去动那里的一草一木,害怕破坏本村的风水。

有镇妖祛邪作用的植物

椿树:椿树易长而长寿,有的地方盛行摸椿风俗。除夕晚上,小孩都要摸椿树,而且还要绕着转几圈,祈求快快长高;有的地方在正月初一早上,小孩抱着椿树念“椿树椿树你为王,你长粗我长长”。

无患子:尤为受到尊崇。这种落叶乔木,五六月间开白花,结实如楷杷稍大,生青熟黄,内有一核,坚梗如株,俗名鬼见愁,佛教称为菩提子,用以串联作念珠,有它“无患”。

仙人掌:与一般植物不同,它是逆呼吸,晚上吸碳气、放出氧气,有“旺宅”、“煞邪”之效。

吊兰:有吸兰、过滤空气净化空气的作用,所以用在宇宙飞船中,调节密封的空间,若一个20多平方米的斗室放上2-3盆,比空气滤清器还强得多!可见吊兰有旺宅、驱邪、化煞之效。

桃:桃树传为五行之精,能制百鬼,故而过年以桃符悬门上;桃原产在中国,具有中国的文化特色。在民俗、宗教、审美观念中,都有其重要文脉。桃花红、白、粉红、深红、烂漫芳菲,娇媚出众。中国人常以桃花喻美女娇容,与女人有关的事也都常带“桃”字。如,桃花妆,桃花运,桃色新闻等等。此文化东传日本,日本的风吕场(浴池)也标明有“桃之汤”,“松之汤”(女浴池,男浴池)。但是人们却都爱桃。俗信桃有灵气,桃在三月如不开花,则预报火灾。三月也叫“桃月”。中国神话中说桃树是追日的夸父的手杖化成的。《山海经》载:“夸父与日逐走,入日,渴欲得饮,饮于河渭,河渭不足,北饮大泽,未至,道渴而死,弃其杖,化为邓林。(邓林即桃林)”。而《春秋运斗枢》又说:“玉衡星散为桃”。桃是神杖变的也好,是北斗星变的也好,总之都带有神异。《太平御览》引《典术》上说:“桃者,五木之精也,故厌伏邪气者也。桃之精生在鬼门,制百鬼,故今作桃人梗著门,以厌邪气。”桃制百鬼,鬼畏桃木。古人多用桃木制做种中厌胜避邪用品。如:桃印、桃符、桃剑、桃人等。自从五代后蜀时开始在桃木板上书写春联以后,春节时至今仍流传着春联习俗,只是改为红纸材料。端午节,门上插桃枝,亦是桃可避邪气的习俗观念。此外,桃果有“仙桃”、“寿桃”之美称。源自神话西王母瑶池所植的蟠桃,三千年开花,三千年结果,吃了可增寿六百岁的传说。桃树花美,果鲜,在习俗心理上可趋吉避煞,又少病害而易植,故为庭园绿地宅居所常值。

石榴:石榴又名安石榴。史载石榴乃汉武帝时,张骞出使西域从安石带回,故称安石榴。但马王堆汉墓出土的医典中却记载早在西汉以前在中国即有石榴。古文咏石榴词赋甚多。如,梁元帝《咏石榴》诗:“涂林应未发,春暮转相催。燃灯疑夜火,辖珠胜早梅。”潘岳的《安石榴赋》中:“遥而望之,焕若隋珠耀重渊;详而察之,灼若列宿出云间。千房同膜,千子如一,御饥疗渴,解醒止醉。”在习俗文化中,认为“石榴百子”,是“多子多福”的象征。实际上,石榴花果红似火,果又可解渴止醉,有美观和实用价值,而广为民居庭院宅房栽植。

橘:屈原曾以《橘颂》歌咏了橘的形质品格。橘性因地气而应变。《周礼?考工记》中说:“橘窬淮而化为枳,……此地气然也”。橘有灵性,传说可应验事物。《广五行记》说:“陈后主梦黄衣人围城,绕城橘树尽伐之。乃隋兵至,上下通服黄衣,未几为隋攻城这应。”又有认为橘是北斗的天璇星变化来的。《春秋运斗枢》说:“璇星散为橘”。实际价值主要是果鲜美可食,皮核可入药,植之有经济效益。在民俗中,橘与吉谐音,简化字通用桔字。以桔趋吉祈福。金桔可兆明。《中华全国风俗志》载有杭州一带“元旦日,签柏枝于柿饼,以大桔承之,谓之百事大吉”。

梅:梅曾被中国视为国花(现已定为牡丹)。梅在冬春之交开花,“独天下而春”,有“报春花”之称。《花镜》称梅为“天下尤物”。有谓梅,琼肌玉骨,物外佳人,群芳领袖。梅美喻女人,竹喻夫,梅喻妻,婚联有“竹梅双喜”之词。男女少年称为“青梅竹马”。梅的品格,傲霜雪,有“四德”之说:“梅具四德,初生为元,开花如亨,结子为利,成熟为贞”。梅花五瓣,梅花其五片花瓣被认为是五个吉祥神,于是有了“梅开五福“图,象征五福:快乐、幸福、长寿、顺利、和平。又合中国的阴阳“五行”金木水火土。寿联常有“梅开五福,竹报三多”(竹叶三片),寓意吉祥。庭栽,盆景皆有观赏价值。梅有“四贵”:贵稀不贵密,贵老不贵嫩,贵瘦不贵肥,贵含不贵开。故有“梅开二度”来形容美的恰当。故,稀、老、瘦、含为梅的美学“四贵”。此四贵常见于画家的笔端。

葫芦:葫芦为藤本植物。藤蔓绵延,结实累累,籽粒繁多,中国人视作象征子孙繁盛的吉祥植物。枝“蔓”与万谐音,寓意万代绵长。民俗传统认为葫芦吉祥而避邪气。端午节习俗,民间门上插桃枝挂葫芦。现代气功测试证明,葫芦有隔绝气场功能。民语有“不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意即难以穿透葫芦测视内中物品。从风水场气分析,乃葫芦的曲线外形状含“S”形的太极阴阳分界线的神奇功能。因此常在风水化煞中应用。八仙之一的张果老为什么用“宝葫芦”装酒?原来在风水术中,葫芦被认为是能驱邪的植物,古人常种植在房前屋后。现代物理测试证明“宝葫芦”形状的器皿能屏蔽各种波和辐射的干扰。

茱萸:茱萸,气味香烈,九月九日前后成熟,色赤红,民俗以此日插茱萸,做茱萸囊。以此避邪。《群芳谱》云:“九月九日,折茱萸戴首,可辟恶,除鬼魅”。《太平御览》引《杂五行志》说宅旁种茱萸树可“增年益寿,除患病”。《花镜》也说“井侧河边,宜种此树,叶落其中,人饮是水,永无瘟疫”。图吉祥,汉代锦缎有“茱萸锦”、刺绣有““茱萸绣”。中国的重阳节九月九日民俗集会也称为“茱萸会”。原来风水学中认为茱萸是一种吉祥物,在重阳节登高时佩戴,认为可避灾祸。

菖蒲:菖蒲为多年生草本植物。多为野生,但也适于宅旁绿地中养植。《本草纲目》说菖蒲“乃蒲之昌盛者”。《吕氏春秋?任地》说“菖者,百草之先生者也”。民俗认为菖蒲其花主贵,其味使人延年益寿。中国古代认为菖蒲是天星的再生。《春秋运斗枢》云:“玉衡星散为菖蒲”。传说人见菖蒲花当贵。据《梁书》载:太祖皇后张氏“尝于室内忽见庭前菖蒲生花,光彩照灼,非世所有,后惊异之,谓侍者曰:‘汝见否?’,皆云未见。后曰‘尝闻见菖蒲花当贵’,因取食之,生高祖。”有此神话传说和记载,菖蒲在民俗中广为喜用,视为避邪气的吉祥草木。菖蒲有医药价值。《本草经》云:“菖蒲主治风寒湿痹,咳逆上气,开心孔,补五脏,通九窍,明耳目,出声音。久服轻身,不忘不迷,延年。益心智,高志不老”。《道藏经?菖蒲经》云:“菖蒲者,水草之精英,神仙之灵药也”。“其药以五德配五行,叶青,花赤,节白,心黄、根黑。能治一切诸风,手足顽痹……坚骨髓,长精神,润五藏,裨六腑,开胃口和血脉,益口齿,明耳目,泽皮肤,去寒热……”。

万年青:万年青又名千年菖,多年生草本植物。叶肥果红,民俗视吉祥,建宅迁居,小儿初生,一切喜事常用为祥瑞象征。迁居寓顺遂,嫁娶寓如意,生了寓长寿。中国画中,织物图案中常用万年青形象。皇家喜用桶栽万年青,寓意“一统万年”。《花镜》云:“吴中人家多用之,造屋易居,行聘治圹,小儿初生,一切喜事,无不用之,以为祥瑞口号”。是见传统习俗,君民共爱万年青。

梧桐:是桐树之一种。桐有油桐、泡桐、紫花桐、白花桐、梧桐等。桐之用途很多,陈翥在《桐谱》中说:“桐之材,采伐不时而不蛀虫,渍湿所加而不腐败,风吹日晒而不折裂,雨溅污泥而不枯藓,干濡相兼而其质不变,楠虽寿而其永不敌,与夫上所贵者旧矣。”油桐可榨油,泡桐最遮荫,梧桐宜制琴。王充在其《论衡》中说:“神家皇帝削梧为琴”。《诗经?庸风定之方中》上说:“树之榛栗,椅桐梓,爰伐琴瑟。”《齐民要术》说:“梧桐山石间生者,为乐器则鸣。”《后汉书》载有:“蔡邕泰山行,见焚桐,闻爆声曰:'此良木也',取而为琴”,是为“焦尾”,名琴。(至今洋提琴故作“焦尾”漆色状,不知从何传起?笔者无知矣!)梧桐被视为“灵树”,具有应验时事之能。《太平御览》引《王逸子》说:“扶桑、梧桐、松柏,皆受气淳矣,异于群类也”。《礼丰威仪》说:“其政平,梧桐为常生”。《瑞应图》说:“王者任用贤良,则梧桐生于东厢”,相反对“梧桐不生,则九州异主”。梧桐灵性还有它能知岁时,《花镜》上说:“此木能知岁时,清明后桐始毕(毕字,古华、花同字――笔者注)桐不华,岁必大寒。立秋地,至期一叶先坠,故有'梧桐一叶落,天下尽知秋'之句。”司马光《梧桐》诗曰:“初闻一叶落,知是九秋来。”《花镜》载有:梧桐“每枝十二叶,一边六叶,从下数一叶为一月,有闰月则十三叶。视叶小处,即知闰何月也”。梧桐的灵性,传说能引来凤凰。《诗经?大雅?卷阿》云:“凤凰呜矣,于彼高冈。梧桐生矣,于彼朝阳。”宋代邹博的《见闻录》说:“梧桐百鸟不敢栖,止避凤凰也。”中国的龙、凤,在神话传说中,凤是神鸟。能引来凤凰的梧桐,自然是神异的植物。祥瑞的梧桐常在图案中与喜鹊合构,谐音“同喜”,也是寓意吉祥。

竹:按现代植物分类学,竹属禾本植物。中国古人却对竹有特殊评论,加入人文观点。在晋戴凯的《竹谱》上说:竹“不柔不刚,非草非木”。历代对竹的诗词歌赋,佳颂迭出。竹与民生关系密切,竹材可资用于建屋、制笔、造纸、家具、雕绘。《花镜》认为:“值霜雪而不凋,历四时而常茂,颇无妖冶,雅俗共赏。”文人将竹视为贤人君子。白居易在其《养竹记》中说:“竹似贤,何哉?竹本固,固以树德,君子见其本,则思善见不拔者。竹心空,空以体道,君子见其心,则思应用虚受者。竹节贞,贞以立志,君子见其节,则思砥砺名行,夷险一致者。夫如是,故号君子。“竹的高风亮节,令人愿与贤者居,故有“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之词。在中国竹文化中,把竹比作君子,国画中,常将松、竹、梅称为“岁寒三友”。而“五清图“是松、竹、梅、月、水”五瑞图“是松、竹、萱、兰、寿石,常显于画家笔端。

竹种浩繁,类别上百。许多竹,都已寓有文化意蕴。如:斑竹(湘妃竹)、慈竹(亦称孝竹、子母竹)、罗汉竹、金锒玉竹、天竹(天竺、南大竹)等等。如将天竹加南瓜、长春花合成图案,谐音取意可构成“天地长春”、“天长地久”的寓意。竹又谐音“祝”,有美好祝福的习俗意蕴。

合欢:属落叶乔木,羽状对偶复叶,夜间双双闭合,夜合晨舒,象征夫妻恩爱和谐,婚姻美满。故称“合婚”树。汉代开始,合欢二字深入中国婚姻文化中。有合欢殿、合欢被、合欢帽、合欢结、合欢宴、合欢杯。诗联有:“并蒂花开连理树,新醅酒进合欢杯”。合欢被文人视为释仇解忧之树。《花镜》上说:“合欢,一名蠲人忿,则赠以青裳,青裳一名合欢,能忘忿”。嵇康的《养生论》也尝谓:“合欢蠲忿,萱草忘忧”。因多“种之庭阶”,适于宅旁庭院栽植。

枣:枣为中国民居宅旁常见树种。木硬,可制器具,可为木刻雕版。古书曾称“枣本”。果可食用,可“补中益气,久服神仙”(《本草经》)。枣树生果极早,幼树可结果。北方民谚有:“桃三杏四梨五年,枣树当年即出钱”,言其结果之速。枣谐音“早”,民俗尝有枣与栗子(或荔枝)合组图案,谐音“早立子”。婚礼中,有将枣与桂圆合组礼品,谐音“早生贵子”,新婚“撒帐”用枣、栗子、花生等以图吉利。

栗:栗子可食用,可入药,阳性。古时用栗木作神主(死人灵牌),称宗庙神主为“栗主”。古人用以表示妇人之诚挚,《礼记?曲礼》上说:“妇人之挚,具榛脯,修枣栗。”《国语》也说:“夫妇挚不过枣栗,以告虔也。”《太平御览》上说:“东门之栗,有靖家室。”利于家庭和美。栗子与“立子”谐音,是求子的吉祥物。枣、栗子、花生、石榴等,常有用在新婚桌上或帐中或新妇怀中,以求吉利的习俗文化。

被视为凶兆的植物

桉树:这种可长到二十多层楼房高的树中“巨人”,中青年人是不敢栽种的,据说树大人必亡;要植此树只得请老人,反正等到树大时,植树者寿数也差不多了。 

银杏树:因在夜间开花,人不得见,传为有阴灵,故而术家的符印要用银杏木刻制;

柏树:刚直不阿,被尊为百木之长,传能驱妖孽,坟墓旁多种植柏树。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