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座123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算命大全 > 大六壬指南 >

大六壬指南 二

时间:2015-08-13 03:18:37 来源:星座123

大六壬指南 二


居巳為乘霧,以霧為隱,雖毒目無所見,毒不得肆身,得此者仍宜避之。蓋霧之蒙,彼固目迷矣,而我至此獨不迷哉?倘誤犯之,為其所噬,

悔何及矣。

居午飛空,以蛇飛空化龍化蜃之氣也。彼有此大志始有此大為,豈複毒人?縱彼不毒人,在我仍宜避之,不失為明哲。

入林兮鋒不可砍。

居未為入林,未乃木庫,以土有木非林之象乎?林簏棲止,既有所蔽矣,其穴必深,當雖有刀鋒無所施其利也。彼螣蛇有此優遊之樂,必無肆

禍之心,占者無所忌矣。然逢林有蛇,還當莫入。

墜水兮從心無患。

居亥蛇墜能水居,則隨波逐流,魚蝦為食,似無橫路毒人之欲。在我則任其往返周旋,豈不從心所欲哉?

當門銜劍總是成災。

居卯為當門,卯乃日月之門,則出門即被其害矣。有備者無害也。得此者預為之計,不待彼奮起而攻其不意。若趨而不顧,斯墮其害矣。

申者金刃之象也。金刃乃斬彼之物,而胡為彼所銜哉?火能克金,得以猖獗逞妖,銜劍蓋異且妖之象。占得者惟退潛而避之,彼凶不能處,妖

氛息而吾複何患哉?

入塚而象龍並為釋難。

戌為入塚。戌乃火庫,有蛇入墓之象。彼深居而簡出,吾往過雖不免小心惴惴,而彼非蟠伏路途之比也。

居辰象龍。蛇乃龍之從也,有化之機,若入龍之穴,有隨化之義。夫彼貪上達必熱於中,豈複深為我患哉?故可釋難。

朱雀南方文書可防。

前二朱雀乃丙午火神也,故曰南方、文書、司訟、章奏、口舌之神,主火光怪異,去貴人二位,故曰前二。

損羽也自傷難逃。

居子,羽翼不成,進飛必難矣,占此者文書無氣,而詞訟口舌不凶也。

掩目也動靜得昌。

醜亦北方水氣之餘,制雀火,有投江破頭之喻。蓋彼既目瞑吾得有為矣。動靜俱吉,無口舌之憂,訟息而文書不行也。

安巢兮遲滯沉溺。

居寅卯為之。蓋木皆火生助之神,且有山林之象,雀至山林結巢砌壘,育子貪榮。占者所喜有口舌消亡之義,而曰遲滯沉溺者,蓋卜文書章奏

事未免淹滯而沉溺。

投網兮乖錯遺忘。

辰戌為天羅地網,而戌為雀火庫,而辰戌對宮,有丘墓象也。夫以朱雀之凶,入此不得飛揚,占者所喜也。故曰乖錯遺忘,亦指文書事。

厲嘴銜符怪異經官語訟。

雀居申能克制申金,其方得志之處也。厲嘴奮啄,所以口舌尤旺也。望文書固有氣,而他占則訟訴之象,凶不可免。

居午曰銜符,古名真朱雀,有非細之訟,常人之憂,若士子入場,斯高中矣。

臨墳入水悲哀且在雞窗。

臨未言其巢于古墓之象。夫巳午未申俱在上,有飛空而翱翔之義。朱雀得肆之時也。主口舌不細,故曰悲哀,妻孥烏有不悲者乎?

臨亥入水,火入水鄉有投江義,乃甚喜矣。凶神無氣何曰哀悲。蓋亦指文書動用而言耳。若有急用文詞不能得用,亦悲也。

官災起蓋因夜噪。

居酉為之。亦火制金鄉,得以奮志為惡,其性好亂便生口舌,得此者必官非不免。又且酉為門戶,口舌入門非官災而何?

音信至都緣晝翔。

居巳為之,以巳未交午乃白晝象。雀至此最為有氣,占凶則口舌詞訟,占喜則起用文書,望人書信俱至。

粵有六合之神婚姻佳會。

六合主和合成就宴會婚姻,又名私門。

待命和同。

亥乃天門,我欲成就公私事端來天門之下待命,必成。

不諧驚悖

六合木入於巳火鄉,煙滅灰飛,不吉矣。凡占憂懼不免。

反目兮無禮之事端。

子水也,六合木也,何為反目?蓋無禮之刑也。凡事必起於無禮,以致彼此不投而有反目也。

私竄兮不明之囚地。

居酉,以卯酉為私門,六合又乙卯之屬,以私並私,以門複門,乃出入私門逃竄。且六合之木而臨從魁之金受克,故囚地重複私陰,故曰不明

。此者惟姦淫陰私是利,而正大反殃也。

乘軒結髮從媒妁而成歡。

寅乃軒車,故為乘軒。申庚卯乙相合故結髮,故結髮。以從媒妁之言而有歡成之慶也。

違理亡羞因妄冒而加罪。

卯辰有六害之凶,故居辰為違理。若臨戌以己之私門而自就戌,以為六合苟合乃亡羞之征。占得此者必因自失檢約,以招罪愆,非幹人之害我

也。

升堂入室並為已就之占。

午為離位,似為升堂。卯則六合本位,故入室。二者合於堂合於室,豈非已就乎?占得此皆可成遂。

納采妝嚴總是欲成之例。

六合臨醜乃貴之本垣也,以賤謁貴,妝飾不得不嚴,所以事上也。居未乃卯未有合慶,且太常酒食帛物之鄉,似納采之喜也。占得之者何事不

可成也。

或逢勾陳發用必然鬥訟爭官。

主征伐、戰鬥、詞訟、爭論田土事。

更遇受越投機被辱暗遭毒害。

醜乃貴人之鄉,以爭神而入貴地,乃受邁越之訟訴而勾陳肆其侮於人也。若至子,乃土能克制之適,所以投其狂妄之機,尤可以展布其奮忿之

心。占得之者亦惟忍而已矣。

遭囚兮宜上書。

勾陳遇寅乃克制之方,故有遭囚之象。宜上書者,彼凶既衰,而我得發上言告發其積害成愆之狀。若不於此時制之,則過時仍肆虐而物受其害

矣。

捧印兮有封拜。

巳乃鑄印之方,而勾陳一印之模範,印鑄而成以捧奉其上,非封拜而何?君子見之遷擢極速,常人見之反為可憂,自非有不法等情何干于印信

也?

臨門兮家不和。

卯本日月之門,勾陳爭鬥之神入之,是爭神進門矣。必家不和,以致搶攘紛更,人眷非甯,蓋亦破敗之征也。

披刃兮身遭責。

酉金似為兇器矣,況又陰爻肅煞之氣,與勾陳之戊辰生合,彼凶鬥之神而持此凶,豈有善念哉?然非理之舉,法所不容,終於遭責,占者惟避

其凶可也。

升堂有獄吏以勾連。

勾陳入辰非升堂而何,其神主鬥訟勾連,故至辰則有獄吏勾連之應,知機君子生平無非禮之舉,不過因他人之不法而及之耳。

反目因他人而逆戾。

午火生勾陳而何曰反目也?以勾陳好鬥訟而午火真朱雀,尤訟之最者也。彼此皆反面相賊之神,孰肯相容也?故有反目之象。君子占之必被小

人之逆戾波以及之耳。

入驛下獄往返詞訟稽留。

未乃垣途如驛道也,故曰入驛。戌乃地網,又曰地獄,況與勾陳之戊辰對相沖射,乃下獄之象也。非詞訟之往來而何?見者惟退避則否。

趨戶褰裳反得勾連改革。

夫申非門戶之神,何以趨戶目之?蓋申前即酉戶也,立此可以入門,故曰趨戶。至亥而褰裳者,亥方夜靜更闌,必褰衣而酣息,然曰勾陳反復

者,申為坤地戶也,亥為乾天門也。門戶之內何立此等凶神,君子至此即返而抽身,稍遲則被彼勾執矣。

青龍財喜雖主亨通。

主財帛米穀喜慶亨通,十二神中惟此神最吉,增福解禍。

在陸蟠泥所謀未遂。

未近南離之火,故為陸;醜近北坎水,故為泥。夫龍飛於九天,潛於九淵變化而莫測也。若失地亦厄且困矣。蟠於泥在於陸非失地而何,欲望

其遂也難矣。

登魁兮小人爭財。

戌乃河魁也,以青龍之吉神而入網羅之地,則小人爭財之象矣。財之神落此,所以致小人之爭也。

飛天兮君子欲動。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