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座123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风水知识 > 《玉尺经》 >

第2章第2节:审气篇

时间:2015-11-22 07:40:09 来源:星座123

第2章第2节:审气篇

注:《地理大全辑要》并在审势(龙)篇

原文:龙分三八,气属五行,定阴阳消长之理,明孤虚旺相之因。

刘释:地支一十二位以四维八午配隶于交中并而为二十四位以甲庚壬丙隶于四正之宫乙辛丁癸隶于四库之地乾坤艮巽隶于四维之方三合以亥卯未属木而乾甲丁从之已酉丑属金而巽庚癸从之寅午戌属火而艮丙辛从之申子辰属水而坤壬乙从之。

作者按:释文离题。所谓三八,三是指龙的势、形、穴三者。八是内藏八风的。是说明龙的要求势强、形顺、穴的,要四面八方藏风,而生气不噫噎而成风。
气属五行,说明生气是“五土四备”。
龙分三八,生气以五土定阴阳消长之理。借此以明孤(单阴独阳为孤),虚(阴阳不交为虚),旺(当令者为旺),相(受生者为相)之因。



原文:是故壬癸来自兑庚,乃作体全之象。坎水迎归寅卯,名为领气之神。
 


刘释:壬癸为北方之水水龙自庚兑而来出自印绶之乡从生趋旺秀气乃全。甲卯为东方之木,水神领气,入东方生甲卯木是坎龙行体木龙入局水木相生秀气乃出此言旺龙乘生气而结局体制也。仙云坎龙自西兑出身震龙自北方出身皆不犯气克泄而钟灵萃秀周密完固若入首一节更不混关杀如坎龙单行卯龙单行不与寅甲壬亥相间,则水木之气清纯而穴贵双全矣。
 

作者按:癸壬水来自兑庚金,是水为金所去。坎水迎归寅卯木,为水生木。



原文:三阳交泰而震星呈祥,四伏生嗔而天罡蚀气。
 


刘释:丙午丁为阳之地气属南离从震坎二方起祖则廉贞贪狼之气趋至南离而火神愈明且秀此是长生发足旺方入首之意也然火炎而性烈又自东方行龙则猛威之性恐为回禄之灾须得坎方有山水相制方妙或生坐穴亦可辰戌丑未为四伏盖四金之地五龙所畏天罡所临之地为贵人不立之乡故曰天罡蚀气凡龙入首若犯辰戌丑未曰四伏生嗔立见灾害杨公云先看金龙动不动即此忌也。
敬仙曰若午龙从双山三合作戌向或艮向者多不发福乃助火反祸之故也。更坐火穴则杀到局必主回禄从纳甲作壬向者极妙若巽辛二龙入首切忌辰戌决难立穴即出少亡孤寡子孙绝嗣间有丑未二龙从丁癸行者略通亦宜避其正落也。


作者按:三阳交泰,来自阴阳消长的消息卦,(辟卦),一阳始去,复卦。二阳临卦,三阳交泰卦。时为正月,建寅,月令孟春,震木旺于春,因而震星呈祥。四伏,为子午卯酉,为四局帝旺,嗔气,充满旺气,而天罡为辰戌丑未为四局墓库。蚀气,侵蚀之义。其意是四伏气旺,则侵蚀天罡(四墓)墓气。(即子害未,午害丑,卯害辰,酉害戌)。



原文:金临火地,自焚厥辰,木入金乡,依稀绝命。


刘释:兑金行龙趋向午丙立宅是金临火地向上火来克金为自焚厥尸矣若转至丁龙入首则为阴阳趋至已宫入首为旺龙趋生虽已丁属火亦不忌也。甲卯水行龙至坎宫虽曰得生若转至兑申庚西方上到头则木入金乡而受制绝命。如见乾兑则当从金气取用而宜以木论也。(木龙长而金气短岂以金),气短其入首逢金克而绝命不成穴矣。


作者按:金临火地,为金受火克。木入金乡,为木受金克,均大凶。

 



原文:火龙畏见兑庚遇北辰而自废,东震愁逢火劫,见西兑而伤魂。
 


刘释:丙午行龙向西兑则火为金气泄剥而展至亥寅之地则火气废绝无余矣,甲卯行龙向丙午则木生火气脱复入金乡申酉入首则木绝于寅而魂气俱伤矣。仙曰此言火龙不当从兑坎结局木龙不当从离兑结局如震木在八将之列丙丁在秀花之宫行龙出身木秀丽然入首受制亦不是局坎兑入首本是清贵不宜木火行龙也。杨公曰行得好不如立得好此言有理。


作者按:上释无误。



原文:是故,阳龙左旋,从生趋旺,阴龙右归,自旺朝生。
 


刘释:然皆要得生旺之木气莫犯鬼劫克泄其本生之龙为美若克劫则不成体制矣。仙曰阳龙左旋从木生上起长生顺行如水长生居申沐浴酉兑冠带戌临官亥之类阴龙右归从死位上起长生逆行如水土生于卯沐浴寅冠带丑临官子帝旺亥之类其排山起运阳龙从左阴龙从右如坎为水坎戌寅戌辰戌午顺布六爻以定才官父子兄弟之属巽为木辛丑辛亥辛酉逆布六爻以定才官父子兄弟之属各从所在方位砂木吉凶而断之万无一失。


作者按:此原文与杨公风水不符合。杨公风水法。乘生气,即乘龙气,龙水并论,龙属阳而水属阴,龙水各论,则各有阴阳。乘生气,即乘龙气。无论阳龙阴龙,都是左旋,从生趋旺。



原文:故喜来乘于进气,切忌陷于休囚。


刘释:此格上言龙脉自生方入旺方或旺方入生方皆为进气若生旺二方歹行至死绝之地入首结局者阳入休矣龙体虽秀亦无用也。


作者按:杨公风水法,是乘生气,乘生旺气为吉,而所谓“迎生接旺。”。没有什么“进气”或“退气”。龙气微弱为休囚气,但非“破旺冲生”。



原文:到头囚谢,旺水聚而财禄尤宜。入首衰微,生神会而入丁可救。
 


刘释:来龙入首之休囚而或得官旺水聚明堂则龙穴虽凶而外气清吉亦能获财或得长生之水气流至局前则内气虽废而外气不绝亦能兴旺,人丁终不致于绝嗣。


作者按:此节像“外气所以聚内所”,与《天机赋》重复。《天机赋》云:“人丁系于长生,财禄根于官旺。是以生水朝堂,螽斯千古。官旺聚局,食禄万钟。



原文:所贵双兴并至,那堪两败重逢。
 


刘释:得生旺之龙而又见生旺水神到局此谓双兴并至则富贵绵远发福悠长。人丁财禄两无所欠若不能用向收制龙穴休囚而水神朝局又见囚谢是谓两败重逢必致败绝无疑。杨公为人救贫只用向上五行论水法出入之吉凶衰方水来向胎养。则衰水已在生旺方矣以向就水因水立向此收山出煞,玄机救贫续嗣之妙用也。仙曰杨公立双山五行之法以来龙入首用二方取生旺之位者立法之经制也砂水不合而以向合从向上取生旺之位者用法之权也,水不合局而以向上取之是取生气之吉以为人造福耳益以内气虽吉而外气或凶从内气立向而不顾砂水之美恶则外气亦能损内气故有吉地而多凶者,此也。杨公深得于此法诚救贫之奇术也。


作者按:双兴两败之义如刘释,唯“用向收制”则属错误。



原文:生气短而死气长凶多吉少,死气短而生气长福重祸轻。
 


刘释:几来龙身生旺之气长而入首死绝之气短则始迁之时必致生祸及至龙步行运到生旺之处便能发福故吉多而凶少几龙身死绝之气而入首生旺之气短则初葬,虽吉而龙运步至之时必生大祸故凶多而吉少仙曰入首休凶者有砂水可收则归向上便初葬之后亦能发福不致受休囚之祸无砂可收则以入首从生气立向亦可(彖曰平砂千里龙陌二条)。


作者按:原文有误,生气与墓气,不可以对称。墓气只可以与生旺气对称。因生气的范畴包括了生旺休囚墓等气。



原文:顾祖回龙,逆势重于举鼎。遭伤历劫,进气轻似鸿毛。


刘释:过头祖盘顾虽曲可爱势力若有举鼎之重而来历之地若遭鬼气分劫至于入首之处英灵耗散似鸿毛之轻矣。言盘龙之地福力返轻示人不可以愿而逐指为大地也顾祖回龙地最要水缠玄武则气力乃钟不然后气脱去反为不美。仙曰水龙转离既泄于火归于兑复战于金经历多少克耗故经曰来龙之势重而入首之气轻纵发富贵其能久乎是故壬剥癸,癸剥壬水龙互用而自纯。坎龙入首而本初之气得壬癸互换不失本方体制则始不犯鬼煞孤空之耗。故云水清宝瓶互用而自纯益言龙不杂也然得癸方为一。


作者按:其意是,回龙顾祖的逆势,虽然重于举鼎,若驳换中途每遭劫伤,即《葬书原著》所述“伤其胸肋”,其所作用于生气的效果,也是轻于鸿毛,郭杨风水的《词典》没有“进气”一词。



原文:是故壬剥癸,癸剥壬,水龙互用而自神。丁换丙,丙换丁,火气相须而不疚。 
 


刘释:丙丁皆系火神丁龙换丙,丙龙换丁虽是阴阳相杂而不纯然为一家之气故丁龙不以丙阳为病丙龙不以丁阴为害所谓相须而或质者此也丙为阳火但理气净阴净阳又系阴也故丙丁皆吉。仙曰壬癸虽属阳龙而亦自有秀气非若寅甲之北也故壬癸互用而亦纯丙丁相须而不疚与寅甲与卯用行申与酉同行辛已与丙丁同行则气杂而有病矣。 


作者按:其意可也。因此,水龙驳换水龙,一直到头,自然得福。或火龙驳换火龙到入首,当然得福而无疚。 

原文用字不当,壬癸同属水,丙丁同属火为正五行。与郭杨风水七十二龙五行和四局龙水交会不相符合。即壬属水龙,而癸属木龙随龙水。丙属火龙,而丁属金龙随龙水。 

 

 

原文:亥龙忌杂乾壬,许通一路。巽地怕兼辰已,只爱单行。直受无庇,曲来有玷。 

刘释:乾与亥同宫乾阳而亥阴壬与亥交界亥阴而壬阳二气本不相通故亥气犯乾壬者必绝止宜直受不宜曲折故许通一路如带乾壬而来立穴犯之不可须避其所犯疾归亥上,其巽龙与辰已同行亦然犯已气未必尽绝侵辰气则人无子遗唉。 


作者按:原文是论正五行,其意是,亥水龙忌杂乾金和壬水龙,只允许杂壬水龙一路,或入首前一节金生水龙。 
巽木龙怕兼辰土和已火龙,因巽、辰、已三者五行各异,因而只爱单行。直行既不能受庇荫,曲行则有过失。   



原文:寅甲艮何堪并至,酉庚辛乃可双行。乾坤二位到头虽发福,而终归败绝。辰戌两龙入首纵利达,而世受孤寒。 

刘释:艮龙为六秀之尊得之富贵极速然与寅甲同界出其身八首若有毫厘之差,则福咎顿异若犯丑龙同行虽为不吉然不失阴阳一体,尚可裁穴则寅甲之不可毫厘犯也酉与庚辛总为一家庚虽穴清亦为同气故三龙双行换互入局亦成大地不比寅艮之多庇也。乾坤老亢退居西北南以其生气竭也故龙自乾坤入首者砂明水秀外气清灵亦能发者然老阴终无生息故必归于败绝败亦其理之必然故后天之卦以乾坤处西北西南此之谓也。 


作者按:寅甲木龙剥换艮土龙,则土龙受克制,是不可互为剥换的。若是酉庚辛同属金龙,而剥换到入首,无疑是福重而无祸。若是乾金龙剥换坤土龙入首,虽然会发福而终归要败绝。辰戌二龙入首虽利达,因是金亢而世受孤寒。 
 


原文:是故辨方定位,究二十四字之兴衰。立穴朝迎,察七十二龙之关煞。龙落空亡,须明避忌。向如克制,亦达推移。审阴阳相见之宜,察曜气侵凌之咎。惟明觉不昧,领会通神。 


刘释:五行之气土从水寄为四维东木西金南火北水各有方位而其生其旺,并从一十二支辰之中配以四维八干如水土生于申旺如子之类于二十四位上究之知其兴衰休废以为穴审龙之法而为纳水得气之要也。 

十二支辰各配以浑天甲子甲丙戊寅壬乙丁已辛癸所属之纳音如甲于乙丑金丙寅丁卯火之类及甲乙巽丙丁坤庚辛乾壬癸艮四维八干之圭甲空亡共七十二龙以审来龙立穴之关杀避其所侵趋其所喜更以六十龙均分于格盘以辩坐穴之关杀如癸龙当壬子已丑之间空亡宜避乙丑龙而坐于丁卯是以金龙而坐火穴矣火穴而受水同为何克穴鬼气侵穴法。即当避他如三百六十五度穿山甲于透地浑之杀者亦宜勾求。 

龙落空亡即七十二龙之说思圭甲空亡之法也至如向制向生之诀。杨公用玄空五行以消息之收二十四山八水四金五行之生克以定避忌之方此一法也,又有用缝针取浑天六十龙五行以消息之此亦一法也又有穿山透地用三百六十五度五行以消息之此又一法也立法多端理难归一兼行,并用多莫取决只从玄空五行。如杨公大法亦无不验。仙曰穿山浑天甲子园布三百六十五度按二十八宿分金过度配五克。行,所属是名星度五行用之如穴配如穴坐火喜对面水火星度水见火则相克火见火为比和故曰,若火见水为克,木见金为克出所谓相战则凶也又如亥山。入首坐乾向巽要得透地龙水度为生气主富贵双全坐火度则犯关杀必伤人丁,而败财禄矣城非细故而庸师可苟且误人哉。 

艮见丙巽见辛兑见丁震见庚坤见乙乾见甲离见壬坎癸为阴阳相见。如艮龙到头别无山水可收可避而丙上有山水相应。则向首宜指丙方为阴阳相见盖艮自与丙配意气相悦犹夫妇之翕合也,自然发福。若指他向则与艮龙气不相干矣,他放此至如曜气之侵凌。歌曰坎龙坤兔震山猴巽鸡乾马兑蛇头艮虎离猪为杀曜犯之墓宅一齐休。假如巽龙到头酉为杀曜其方有砂来应或水归堂,各为恶杀向首亦宜忌之若用双山五行三合论之,则以生龙朝旺反受其祸又向巽龙见酉水到虽不向西水则三合难收,故特举之耳余仿此亦且余仿此亦且有害而况可以向之耶独巽龙。仙曰坎龙忌辰水坤龙忌卯水震龙忌申水巽龙忌酉水乾龙忌午水兑龙忌已水艮龙忌寅水离龙忌亥水向亦相同互相避忌者何也,殊不知坎水受辰土克坤土受卯木克震木受申金克巽木受酉金克乾金受午火克兑金受已火克艮土受寅木克离火受亥水克此名八曜杀纵真龙古地犯之召祸不轻故八卦之刑害有如此。 

二十四山之兴衰七十二龙之关杀甲之空亡曜气之侵凌惟明觉者,为能察之而不昧或避或忌领会于心通其神妙然后能尽美尽善夺造化改天命救济人贫。 


作者按:其意是,因此,辨方定位,要看二十四山向正五行驳换的属性。而审明它的兴旺或衰败。立穴朝迎,就要明察七十二龙的关煞(如正针子宫的甲子金龙为休龙,丙子水为旺龙,戊子火龙为死龙等)。龙若是落十二支气大空亡或二十四山小空亡,就必须避忌。其坐穴定向,又必须慎于推移。其次审察阴阳相见,而不可阴阳驳杂,以及曜气的侵凌,而明其咎。所有上述,都要明察不昧,领会通神。
 

节评: 

一、本节名为审势篇是错误的,其内容纯属审龙,应为《审龙篇》。 
二、审龙,就是审龙气,因此,《审气篇》是多余的篇名。 

三、本节末段所述,态度明显,纯属江西之法的以向为主正五行,论阴阳玄关窍风水法。与郭杨风水,与七十二龙为主的玄窍法不相同。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