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座123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算命大全 > 算命口诀 >

八字古论今解之《五言杂歌》 上

时间:2015-08-08 16:55:03 来源:星座123

女人逢沐浴。三嫁也不足。人命逢冠带。兄弟无陷害。临官帝旺奇。黄甲脱麻衣。临官帝旺逢。箕裘耀祖宗。衰病死并值。到老无妻子。胎养两重神。推命常闭论。

"人命逢冠带。兄弟无陷害",这句话直接从字面来解释,即人的八字上出现十二运冠带时,代表该人的兄弟姐妹间,能够相亲相爱、和平相处,不会有大的争执冲突事生。
"临官帝旺奇。黄甲脱麻衣"及 "临官帝旺逢。箕裘耀祖宗",这两句话直接由字面来解释,即人的八字上出现十二运为临官和帝旺时,代表着该人出身贫贱或寒微,但终究能飞黄腾达、大官大贵而光宗耀祖。

"衰病死并值。到老无妻子",这句话直接从字面来解释,即人的八字上出现十二运为衰病死的时候,代表着该人一生到老,始终无缘娶妻并生儿育女。另外"胎养两重神。推命常闭论",这句话直接从字面来解释,即人的八字出现十二运为胎和养的时候,通常于命理推论上是不去引申和应用的。

事实上,古贤直接用:逢沐浴、逢临官、逢帝旺....等言词或方式,来发表命理见解,非仅太过于笼统、含糊,后学者根本无法去引申和运用,或根本就无法了解古贤的真实义,诚所谓的语焉不详、语意不明,甚至毫无半点意义可言。
 

八字古论今解之《五言杂歌》 上

八字古论今解之《五言杂歌》
印绶若逢官。定许入朝班。印绶若逢财。官场定遭灾。
正官逢正印。名利自然顺。正官逢正财。举步上金阶。
正官入墓乡。克破退田庄。正官落囚刑。家业渐消停。
一官一伤重。财轻破田庄。官多若逢印。家业消磨尽。
正财若逢印。祖业根基盛。财多逢比劫。官旺八殷富。
财轻逢比劫。家资汤泼雪。伤官若逢财。富贵自天来。
伤官若逢印。富贵绵绵定。伤官若逢官。灾殃祸百端。
伤官又逢伤。晚景很凄凉。食神若逢印。田产年年进。
食神若逢枭。家资渐渐消。身旺财官旺。富贵压乡党。
身弱财官绝。贫困不可说。五行得均平。富贵享遐龄。
财官印若全。福寿永绵绵。偏枯多夭折。驳杂主孤贫。
损用八九死。冲提七成亡。财轻逢劫死。刃重见财亡。
身旺逢印死。身弱遇财亡。贪财而破印。天元要伤尽。
众劫来分财。不日用土埋。用食若逢枭。灾难免不了。
用神若见劫。生命为大忌。伤强日主弱。伤入墓身亡。
食神若入水。身投波涛死。食神若逢枭。不贫也要夭。
财印若交逢。身遭波涛凶。主弱行杀地。腰驼又背曲。
财绝为僧道。官绝做尼姑。男多女儿少。因阳盛阴衰。
男少女儿多。因阴盛阳衰。比肩劫财重。几度新郎逢。
刃无杀不威。杀无刃不贵。伤官女再嫁。羊刃男重婚。
年冲月离祖。日破提损妻。食入墓子亡。官坐空子伤。
财逢众杀党。少年见阎王。甲乙向春生。主人安有寿。
羊刃冲岁君。灾祸不须论。羊刃合岁君。灾祸也不轻。
六乙逢子时。定是鼠贵论。阳水逢辰位。是壬骑龙背。
要寅多则富。要辰多则贵。庚辛伤甲乙。丙丁见无危。
丙丁克庚辛。壬癸见无畏。戊己愁甲乙。干头要庚辛。
壬癸遇戊己。甲乙临有救。壬来克丙火。戊土见不危。
癸水克丁火。却喜己土制。甲逢己生旺。人怀中正心。
丁遇壬合过。定知淫乱人。丙临申壬水。生命难延年。
己入亥见乙。愁为损其寿。乙逢庚金旺。长存仁义风。
辰戌丑未墓。开库要刑冲。财官藏库中。不冲财不丰。
有辰休见戌。有戌休见辰。柱中来冲运。生死仔细定。
男怕走天罗。女怕闯地网。不是鱼陷网。便是破罗网。
男坐印婚变。女坐印流产。魁罡怕刑冲。彻骨守贫穷。
日时逢比刃。当须父亡论。偏财遇比肩。父亡早登仙。
羊刃劫两居。外光内面虚。比透兄弟多。透多克父看。
四柱有财星。羊刃定克刑。偏财发他乡。风流性最强。
偏印主心杂。当头主外看。长生命长荣。食神怕落空。
沐浴是凶神。逢之乱人伦。桃花沐浴逢。外面找老公。
女人逢沐浴。三嫁也不足。人命逢冠带。兄弟无陷害。
临官帝旺奇。黄甲脱麻衣。临官帝旺逢。箕裘耀祖宗。
衰病死并值。到老无妻子。胎养两重神。推命常闭论。
财居库不动。有钱常叫穷。财通明与户。定知其人富。
偏财立他乡。宠妾伤妻房。命求中和好。偏枯贱与凶。
男伤官损子。女伤官克夫。身强爱七杀。身旺要官伤。
印乃生身物。身弱好扶身。身弱财难任。身弱更怕官。
水旺冬令旺。生平乐无忧。乙日午阴年。十九是寡妇。
酉年若火日。五人四鳏夫。财星临长生。积谷千万仓。
壬年生寅时。非贫死有期。财源若被劫。父命早先克。
印绶有损伤。母命要早亡。正官若被伤。有子各分乡。
七杀挂两头。到老终无后。食神若太多。子息无一个。
重浊钝顽贱。刑冲克害贫。财官库要冲。官星要旺逢。
伤官逢财子。杀制有多儿。正偏财会合。妻妾多偷情。
财多而身弱。妻话多偏听。正官重重见。男儿很少现。
印绶重重见。一个子不见。日财时逢劫。妻妾多产亡。
偏财空印空。父命定早亡。财多而印死。幼年早离母。
男命合多晦。女命合多情。男命木多聪。女命水多淫。
年上伤不富。月伤亲不完。有病方为贵。无伤不是奇。
用损八九死。杀冲无救亡。男命宜健旺。女命宜纯和。
庚辛破甲乙。其人头面损。火遭水盛伤。其人眼目盲。
印轻行财运。九死不须论。身印俱是强。平生病不生。
天月二德助。逢凶化吉途。印旺若身强。十人酒店忙。
归禄载伤官。女命极吉看。男命逢羊刃。身弱得为奇。
运行合财星。男儿早娶亲。桃花若会禄。因酒色亡身。
官坐桃花福。桃花杀不良。财禄若坐马。为经商之客。
金多若木少。行船坐贾人。土凝若木竭。破祖离乡客。
金生秋土重。贫无寸铁圆。火若长夏天。金叠富千钟。
春木逢水多。身背一口锅。冬水逢金盛。定是懦弱人。
春金逢多火。不夭受折磨。秋木逢金重。贫贱两相逢。
财星因得位。因妻致富足。魁罡遇刑冲。贫寒士相逢。
身弱逢比助。比助自然强。比肩七杀制。七杀食神刑。
食前杀居后。武职不须愁。羊刃合七杀。凶事十去八。
印化杀生印。财利自可胜。争合与妒合。量小不须说。
天若不得时。日月无光期。地若不得时。草木生长迟。
人若不得时。到处都发霉。生逢得时令。财官自亨通。
喜神与忌神。论命最要分。格局与强弱。分清看用神。
用神若有助。生计十分通。用神遭克破。提早见阎罗。
身旺财官旺。官袍必穿身。身旺财为子。身弱印作儿。
女命官为夫。男命官为儿。女命伤食子。男命七杀儿。
日支看妻室。时支论子孙。年柱看祖上。月柱看爹娘。
大运行十载。干支五年分。日元与运气。用神作定论。
好坏看生克。助损宜分清。有病要藉医。药到病已除。
有病方为贵。无伤不是奇。印旺人俊雅。食旺处公平。
食旺好饮食。印旺少子孙。水旺人聪明。木多体身高。
土厚身体肥。金火小个子。火明逢木秀。五典三坟精。
三奇贵得逢。贵为上将军。水浊而金顽。双目不识丁。
羊刃驾七杀。身为偏将军。一官若清贵。四海扬名定。
大贵者用财。当权者用杀。刃无杀不威。杀无刃不贵。
杀印若相生。功名定显达。少怕走墓运。中年喜长生。
少怕绝地运。老怕生旺运。女透食伤秀。禄伴桃花美。
天干与支同。男女配偶伤。食神若生财。羊步上金阶。
伤官若佩印。命好不须定。一官骑一马。风度又文雅。
财绝官又凶。妻迟子晚收。偏财若见劫。定损妻和妾。
财多身又弱。如富屋穷人。杀旺库中藏。只好作偏房。
解析:印绶若逢官。定许入朝班。印绶若逢财。官场定遭灾。
正官逢正印。名利自然顺。正官逢正财。举步上金阶。
古贤的这几句话,从表面上、字面上看起来,似乎很简单、很单纯的样子。事实上,必须注意的是在什么前题、情况下?古贤所说的道理方可以成立。
"印绶若逢官。定许入朝班。",这句话直接由字面来解释:八字上有印星时,若有正官星来生扶,或行运碰到官杀之乡,代表着该人官运亨通,一定能够从政为官掌大权。但是否八字出现如此官印相生的状况,皆可以如此论法吗?当然不可以。因为,假如印星为命上忌神时,得正官星来生扶,乃更增加忌神的凶力,如何能有官运亨通之吉呢?故本道理若能成立,必须有一个大前题:印星必须为命上的用神,至少才得是命上的喜神。
同理, "印绶若逢财。官场定遭灾。",这句话成立、成理之前,仍须有一个大前题:印星必须是八字的喜用神。印星为用神,本命主为贵命也,能得官星生扶,如鱼得水之助,故言"定许入朝班" 。因此, "印绶若逢财。官场定遭灾。",这句话就能够成立、言之有理了。试想,假如印星为命上忌神,逢财坏印,乃是为吉象喜兆,如何反有官场定遭灾之说法呢?故印星必须是命上的用神,至少亦得是喜神。
以上所述,非常重要,研学者若不弄清楚,直接按照字面来解释、来引申和应用,结果必然是大错特错矣。接下这句 "正官逢正财。举步上金阶。",同样必须加上一个前题:正官星必须是命上的喜用神。若不是如此的话,假如正官为命上的忌神,再碰上正财星的生扶,其忌神的凶力必大为增强,如何能有"举步上金阶" 之吉呢?故本句当解释为:当正官为命上喜用神时,若能得正财星的生扶之助,必能够官运亨通、步步高升。
至于 "正官逢正印。名利自然顺。"这句话,恐怕得仔细推敲一番。因为,古昔在推命论运的时候,总主观的将正官、正财、正印三者,视为八字所喜之物,完全不管身强或身弱。故有所谓的财官印三宝,或官印相生皆吉的说法。此处"正官逢正印" ,即指的是官印相生的情况下,不论求名或求利,都会很自然的顺利成功。
不过,官印相生一定是喜是吉吗?当然不一定。因为,喜官忌印化官,喜印喜官生印,忌官喜印化官,忌印忌官生印。很显然,古贤不管喜忌如何?就直接将正官逢正印,即断为名利自然顺是不太正确的。换言之,正官逢正印,名利是否自然顺?当先分辨出官、印之为喜为忌方是。
另外,若纯只论正官的话,一旦正官逢上正印,皆属一种泄力,即正官的力量减小:正官为喜神则吉力减小,正官为忌神则凶力降低。若论名利,前者由顺而变得较不顺的意思,后者由不顺转为不那么不顺的涵意。也就是说,正官逢正印,绝对不是"名利自然顺" 所意谓的佳况。除非命式上,伤官克正官太过时,喜逢正印克制伤官有护官之意,但此时的重点意义在于正印也。
以上种种之所述,乍看之下,可能有点转不过来的感觉。但却是提供研读古论述者,一个很重要的观念,即必先弄清楚是在什么状况、前题下?古贤方会讲述那些道理,绝对不可光从表面文字来解释、引申其义。不仅研读本文如此,亦可适用其他诸八字古文古论。
解析:正官入墓乡。克破退田庄。正官落囚刑。家业渐消停。
一官一伤重。财轻破田庄。官多若逢印。家业消磨尽。
前曾述及,古昔于八字推命时,常会很主观的认定,某些十神是好的,某些十神是坏的。
于是,诸多命理的解释和观念,即由此种心态而产生。如本节古贤所要表达的道理,很明显的乃以正官星为命上最喜之物的立场:古贤视正官为六格为首。再来谈论正官星之种种命理解释,类似此种先入为主的论理情况,八字古文古论中常常出现,研学者自然得审慎分辨取舍之。
首先,我们仔细思索一下,正官入墓乡、落囚刑、逢伤官皆系为凶吗?真的会克破退田庄、财轻破田庄、家业渐消停吗?答案当然不一定,至少得视正官为八字喜用神或仇忌神?
二者解释起来,必然有相当不同的结果。今将以上正官所碰到的三种情况,分析如下:
"伤官见官祸百般"这句话,相信人人耳熟能详,而且于八字推命时,最常被人引申和运用。唯多半是小题大作,或是错误的、失义的解释,为什么呢?因为,在古昔正官为六格之首的观念下,伤官正克正官,当然被认为是一大凶象。故本节言"一官一重伤,财轻破田庄" ,影响所及,凡八字上出现正官与伤官时,即认定是为祸百般之大凶大厄将到临。
事实上,伤官克正官,与正财克正印、食神克七杀、比肩克偏财....等,有什么差异呢?
纯主观的偏好正官而夸张其凶其祸。其实,伤官克正官,尚可能是大吉大利之象,为什么呢?假如说,一个八字日主是为甚弱,其因素在于命式上正官星超旺之故,微有比劫而无印星时,反当取伤官克正官为用神,大病在官而真药在伤,自是大吉大利之象也。因此,很显然,正官必须是命上喜用神的前题下,"一官一重伤,财轻破田庄" 的说法方真能成立。
至于正官落囚刑、入墓乡为何一定是大凶兆呢?依然是主观认定正官为八字最喜之物的立场下,所衍生出来的道理或论点。假如正官为命上仇忌神时,逢上刑冲克破害等等,其忌神的凶力必减弱,应该是种吉利之兆啊。故必须加上一个大前题:正官为命上喜用神时,"正官落囚刑,家业渐消停",这句话方能成立、成理。同样的道理, "正官入墓乡,破克退田庄",这句话欲言之有理,仍必须有一个前题:正官为八字的喜用神。
"官多若逢印,家业消磨尽" ,这句话很有问题。上一节提到 "正官逢正印,名利自然顺",二者只差在一个 "多"字。照理来说,此处用官多指的应该官为忌的意思,即正官星多旺为命上忌神必定克日较烈,当喜印一仁以化 (化官杀续生扶日主),诚乃大吉大利也。
岂成家业消磨尽之大凶兆呢?故很明显是矛盾的、讹误的。不过,假如改成 "官用若逢印",用神正官碰上正印来泄其气,那么方可言"家业消磨尽" 。
另外,必须加以说明一下,本篇古论述中,常会用些较夸张文字文句,来形容各种命理解释的结果。如:破田庄、定遭灾、损其寿、波涛凶、遇财亡、淫乱人、定早亡、眼目盲、多产亡、乱人伦、多偷情、父亡论、伤配偶、作偏房、见阎罗、终无后....等。但事实上,于八字推命运用之时,最好不要跟着引用那些太过于武断、粗俗、失礼且具伤害性的语言和文字。须知,夸张渲染不代表权威,无法以理服人、服众更不是权威。
§解析:正财若逢印。祖业根基盛。财多逢比劫。官旺八殷富。
财轻逢比劫。家资汤泼雪。伤官若逢财。富贵自天来。
我们都知道,财、印星乃对立之星,财克印、财能坏印系基本原理。譬如说,木为财则土为印,木克土则财克印,即基本上是木胜土、财胜印。但是,首二句"正财若逢印,祖业根基盛",似乎意谓着:财星为忌神,若有印星出现的时候,代表该人出生于富裕家庭,有着丰盛的家产祖业。不过,必然有人会质疑,既然财本坏印(如木克土) ,那么此处的逢印星,真有 "祖业根基盛" 的吉利作用吗?
若说此印星为命上用神,但有财坏印能算是很好的用神吗?很显然是古贤有点夸张之词。
不过,假如此印星有同类比助或官杀星生扶,或许就为较合理些。因为,好比说:木能克土,士旺木折:财能坏印,印旺财坏。但直接以正财若逢印,而不管是否尚有其他的前题、情况、条件等等,即断定为出生家世背景甚佳,诚非真理也。
接下 "财多逢比助,官旺八殷富",这句话只要再加上个前题:财多身弱,就非常合乎逻辑、言之有理。财多身弱难任,若能逢比劫星来克财助身旺,当然是大吉大利之象,所谓日弱逢比劫主为富也。不过,接下这句"财轻逢比劫,家资汤泼雪",就十分矛盾了。假如说,虽然日主为强,但八字上财星微弱,此时逢比劫星,则可谓是种凶象,言家资汤泼雪并不为过。然而,若财轻却仍然是日主为弱时,逢比劫助身,反主为有富之吉象。故很显然,必须加上一个大前题:日主强。亦即日主强而财轻时,命岁运碰上了比劫星,代表该人的家业和财富,将如用汤去泼到雪上面,很快的就会溶化而消失无踪了。
同理, "伤官若逢财,富贵自天来",这句话也是须要一个大前题方能成立,即日主必须为强,或财星必须是命上喜用神。否则,日主弱而财星为忌神时,得伤官生财、发财源,增加的只是忌神之凶力而已。诚如所谓的日弱逢财贫,伤官生财根本是"贫穷自天来" ,而非 "富贵自天来"。古昔总将正财星视为养命之源,即很主观的把正财星当为喜神,所以伤官若逢财,就好像财将源源不绝,如自天上而来,富贵当然可期。详阅本节所述,相信真正的道理就很清楚明白了。
解析:伤官若逢印。富贵绵绵定。伤官若逢官。灾殃祸百端。
伤官又逢伤。晚景很凄凉。食神若逢印。田产年年进。
食神若逢枭。家资渐渐消。
前面曾解析 "正财若逢印,祖产根基盛" ,现在我们来对照这句 "伤官若逢官,灾殃祸百端",看看此二句话有什么不同的地方?若财为木则印为土,若伤为木则官为土,木克土则等于财坏印、伤官克正官。很显然, "正财若逢印" 和"伤官若逢官" ,二者于命理意义上并无不同,但为何一解释成 "祖产根基盛" 一解释为 "灾殃祸百端" 呢?
前面亦曾稍为提及,古昔论命常主观认定正官为命上最喜之物。故凡八字有正官星的时候,就很不喜欢看到伤官星,所以会去强调"伤官若逢官,灾殃祸百端" 。事实上,这种论法并不太正确、贴切,而且对照 "正财若逢印" 的说词,更知是相当矛盾的。
不过,我们该如何来解析此句话呢?当然,必须有加个前题:伤官为命上的喜用神。唯有伤官是命上喜用神,碰到正官来耗逆的时候,方可做非吉、凶象来解释(但若言灾殃祸百端,实夸张了些) 。相反,若伤官为命上仇忌神的时候,一旦碰到有印星来克制之,则是种吉佳吉利之象,故即可谓是"伤官若逢印,富贵绵绵定" 。
同理,伤官为命上的仇忌神,当然不喜欢命式上再见伤官星比助,亦不喜欢逢伤官主事之行运。不过,是否可解释为晚境很凄凉呢?这应该看伤官主事之行运年岁而定,若前半世行伤官运里,即不可言"伤官又值伤,晚境很凄凉" 了。
许多人常搞不清楚,何谓倒食?何谓枭神?简言之,偏印原本正克食神,故偏印又名倒食。若一个八字上,明现出偏印近克食神的情况,且此食神为命上之喜用神,则此偏印即称之为枭神:枭乃不仁之鸟也。
因此,当食神为命上喜用的时候,碰到偏印星 (枭神) 近克之,乃为背逆非吉之凶象,故言 "食神若逢枭,家资渐渐消"。相反,若食神为命上的仇忌神,能逢偏印星克制之,乃为大吉大利之象,故言 "食神若逢印,田产年年进" 。
§解析:身旺财官旺。富贵压乡党。身弱财官绝。贫困不可说。
五行得均平。富贵享遐龄。财官印若全。福寿永绵绵。
我们都知道,日主强喜克耗泄之理。故首二句言 "身旺财官旺。富贵压乡党",诚真理也。因为,日主强喜财耗、官克,乃吉利之象。若财官有力且能取为命上喜用之神,即代表着是一上等吉佳命式,可以言富论贵矣。此处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和争议才是。
但,接下这句 "身弱财官绝,穷困不可说" ,显然有点矛盾了。试想,日主弱乃忌财耗、官克,而财官星偏偏旺得很,当是非吉之凶象,若言"穷困不可说" ,诚为合情合理也。
假若,一旦财官 "绝" :微弱或未明现,应该倾向于吉兆论,至少不可用 "穷困不可说"来形容。应该说 "身弱财官旺,穷困不可说",方合乎真理与逻辑。
最末二句话 "财官印若全。福寿永绵绵",古昔论命最喜财官印三者齐现于八字上,谓之财官印三宝。如此之论点,实有必要检讨检讨一下。不错,财生官、官生印,具有续生作用,但结果是印的力量加大了。若印星为命上喜神,则喜神的力量增强,自为大吉大利之象,当然可言"福寿永绵绵" 。但是,假如印为命上的仇忌神,续生的结果是印的力量加大了,亦是忌神的力量增强,自是非吉背逆之凶象,自然不可言"福寿永绵绵" 了。
不过,财官印之续生,亦具有五行流畅的意义,且昔时古贤论命时总主观的认为此三者为命上所喜之物。因此,于八字推命时,出现财官印三宝,或可偏向于吉论,但用福寿永绵绵来形容,就不免太夸张了些。
解析:五行得均平。富贵享遐龄。财官印若全。福寿永绵绵。
偏枯多夭折。驳杂主孤贫。损用八九死。冲提七成亡。
何谓 "五行得均平"?当一个八字干支上,五行出现颇为平均,且干支间五行多相生、少冲克、无交战等等,谓之五行得均平。五行均平是种吉利之兆,代表该人能富贵且健康又长寿,故言"五行得均平,富贵享遐龄" 。
何谓 "偏枯多夭折"?当一个八字干支上,某种五行特多特强旺,而某种五行特少特微弱,即谓之五行偏枯,五行偏枯之人必寿不长而易早夭折,故言 "偏枯多夭折"。何谓 "驳杂主孤贫" ?当一个八字干支间,多有刑冲克破交战等等情况,即称之为五行驳杂,五行驳杂之人必一生孤苦贫穷,故言"驳杂主孤贫" 。
何谓 "损用八九死"?用神乃八字的灵魂字,一旦用神字受到了冲克刑害等等,乃为大凶大恶之事,十人中有八九人,可能会因此而死亡。此处的损用,通常指的是岁运来克冲。
又何谓 "冲提七成亡"?冲提指的是月支逢六冲,乃所谓的犯旺,通常指的是岁运冲月令,系大凶大恶之兆,十人中有七人,可能会因此而死亡。用神,本命也。用神受损伤,即本命受损害,故有死亡之虞。提,指的是最旺的月令,故冲之为犯旺。犯旺易自伤,因此有死亡之虑也。
解析:财轻逢劫死。刃重见财亡。身旺逢印死。身弱遇财亡。
贪财而破印。天元要伤尽。众劫来分财。不日用土埋。
前曾解析过 "损用八九死" 的道理,引伸至 "财轻逢劫死"这句话,即:正财为命上之用神,但此正财星微弱、势单力薄,非一甚理想吉佳之用神,故一碰到劫财星来正克冲,乃大凶大恶之象,严重则有死亡之虞。以上本节首句的解析,应该很清楚明白,但第二句"刃重见财亡" ,恐怕就不单纯了。
何谓 "刃"?刃者宰割也、禄前一位也。简言之,日主于地支得最强之根。那么,刃重指的乃是日主于地支有两个以上的强根,亦代表日主为强的意思(若日弱则不必言刃重) 。
既然日主为强,自喜食伤财官杀来克耗泄,但此处为何言 "刃重见财亡" 呢?很显然颇为矛盾、不合理。若引用古论中的 "刃头财"来解释,主人有被盗而致命之说法,但重点在于财与刃同柱,不干刃重之事。
我们都知道,日主强:喜食伤财官杀克耗泄,忌印比劫生扶比助。日主弱喜忌正好相反。
因此, "身旺逢印死,身弱遇财亡",这两句话就很容易了解了。只不过于实际推命论运时,实不必用死或亡等夸张的字眼。因为,身旺用财时,逢印未必死。身弱用比劫,遇财未必亡。
八字命学上会用到 "贪" 字,不外乎贪生或贪合两种意思。但此处 "贪财而破印,天元要伤尽"的贪字,应该解释为贪多之意。亦即财本克印,若财星更多更旺时,甚至会彻底破坏印星,那么就是一个大凶大恶之象,严重则有丧命之虞。当然,这里的印星必然是命上的喜用神,故甚忌财星旺来坏印。
最后两句 "众劫来分财,不日用土埋" ,其实和首句 "财轻逢劫死",可以说是相同的意思。日主强,财星微或弱,却取财星为用神时。一旦本命有劫财星,又碰到了劫财星主事的大运和流年,成了众劫分财之象,即用神受到了严重的伤害,乃大凶极恶之兆,生命恐怕速危难保矣。
解析:用食若逢枭。灾难免不了。
用神若见劫。生命为大忌。伤强日主弱。伤入墓身亡。
食神若入水。身投波涛死。食神若逢枭。不贫也要夭。
前面曾经提过,偏印又名倒食,但八字上出现偏印及食神的时候,偏印则称之为枭神。因此,当一个八字以食神为其用神的时候,一旦碰到了偏印(枭神)主事的岁运,必定是大凶极恶之兆,恐怕免不了有危难灾厄事生。以上的解析,应该很清楚明白,但接下的两句话,就有点问题了。
"用神若见劫,生命为大忌" ,对八字命学稍有研究者,一看便知如此论点是不正确的。
岂有用神一碰到劫财星,就有生命威胁之理呢?很显然,此言必须加个大前题:正财为用神,或根本是流传误植,正确的应该是"用财若见劫,生命为大忌" ,与前述众劫分财、财轻逢劫系同样的道理。
又, "食神若入水。身投波涛死" ,古贤的这句话,不仅语焉不详,甚至根本不知所云。
从字面表象来看,似乎是食神为用神,当碰到了水星主事之行运,乃为大凶大恶之兆,该人可能会去投海自杀,或落入海中而死亡。不过,食神为何会忌入水乡?
当日主为强,水为印星时,火为食神为用神时,一旦碰上了水印主事之行运,克冲食神 (用神),自是大凶之象,严重则有投海丧命灾。以上的解析若能成立的话,必然得水为印、火为食神。但是,食神也可能是土、是金、是水、是木等等。故很显然"食神若入水,投身波涛死" ,这句话太不合理、毫无意义,难道说凡是食皆不宜逢水吗?
最后两句话 "食神若逢枭,不贫也要夭" ,很明显乃和首两句"食神若逢枭,灾难免不了",可谓完全相同的命理意涵。只不过,一是强调灾难之凶,一是点出贫夭之恶。若要严格区分二者之不同处,前者指的食神较倾向于命上喜神,后者较倾向于食神为命上用神。
解析:财印若交逢。身遭波涛凶。主弱行杀地。腰驼又背曲。
财绝为僧道。官绝做尼姑。男多女儿少。因阳盛阴衰。
男少女儿多。因阴盛阳衰。比肩劫财重。几度新郎逢。
刃无杀不威。杀无刃不贵。
"财印若交逢。身遭波涛凶",这句话直接从字面来看,很明显意谓着财印星碰在一起,即是一个大凶大恶之象。但必然须有一个前题,系喜财忌印、喜印忌财呢?前者可做凶象来解,后者须做大凶论。因为,财克印、印逆财,故后者凶意必然较大了。唯为何断"身遭波涛凶" 呢?纯属夸大其词罢了,绝对不可照着去引申和应用。
我们都知道,当日主身弱时,自忌食伤财官杀来克耗泄。一旦行运又逢上七杀主事之期,由于克身太过而不利于身体健康。故言:"主弱行杀地,腰驼又背曲" 。另外,顺便补充说明一下,八字命学上提到 "乡" 或 "地" 的时候,皆代表着行运之意。
"财绝为僧道,官绝作尼姑" ,这两句话的重点全在于一个 "绝" 字,为什么呢?因为,这个绝字必须解释为 "无、没有"的意思。也就是说:男命八字上无财星出现,主妻缘、异性缘平淡、淡薄,较不易成婚成家,故甚易出家成道成僧。同理,女命八字上无官杀星明现,主夫缘、异性缘平淡,较不易成婚成家,故甚易出家去当尼姑。唯,男命八字无财星,女命八字无官星,即可论断男必僧道、女必尼姑吗?当然是过于夸张之言词,较客观的说法,应该是夫缘、妻缘平平,易有迟晚婚之象,夫妻间偶易有些隔阂,宜多注重沟通工作。
"刃无杀不威、杀无刃不贵",古贤的这句话,很普遍的为人所熟知和应用。唯大部分的人,似乎总直接从字面来引伸其义。总认为:八字上有看到羊刃时,若不见七杀星出现,这个羊刃的权威性就不易彰显。若八字上出现七杀星,却不见羊刃时,亦无法显现七杀星的权贵性。一旦八字上二者俱现,即断为是能掌生杀大权、权威盖世之命也。
不过,以上直接由字面所做的解释,合理吗?若合理的话,必然七杀具有生扶比助羊刃之意,或羊刃能生扶比助七杀作用。但事实上,七杀和羊刃正好相反,二者乃对立之星:羊刃乃日主最强之根,七杀乃克日主最强之星。故任何八字,绝不可能既喜羊刃又喜七杀。
但假如说加个前题,即日主强因刃重而喜七杀,或日主弱因杀旺而喜见刃,是否较为合理?前者解释为刃无杀不威:刃重比劫旺而取为七杀为用神,是较为合理。后者解择为杀无刃不贵:杀旺日弱而取刃为用神,则较不合理。因为,七杀旺日弱真用神在印或食伤星,取刃之劫财乃次等之用神,如何特别强调其贵呢?
再来看看古贤对羊刃的解说:如甲人见卯,由于甲木为阳,故曰阳刃,卯中乙木,乙为甲弟,乙能劫其兄之财 (土),能冲酉中辛官,能合其庚妻,庚乃甲之七杀,劫财冲官合杀。亦即因卯木 (羊刃) 能冲官合杀,所以说 "刃无杀不威"。另外古贤认为七杀好比凶暴小人,若不制伏必伤其主,若能制伏则贵,而能制伏的方法有食制与合杀,羊刀即能合杀,故言 "杀无刃不贵"。
然而,古贤对羊刃的说法合理吗?如甲见卯为刃时,因卯中乙,乙能合庚 (七杀),即代表此八字不畏七杀,且因有七杀而显刃之威吗?这是不合逻辑的,假如日主弱的时候,能不畏七杀之克吗?刃能因杀而显威吗?很显然,古贤只重杀刃之论,而不管日主强弱。八字论命以日为主,喜羊刃或喜七杀?均须以日主为中心、为标准而来判定,所谓的须先明辨出喜和忌。
另须知,五阳干之刃乃劫财也,五阴干之刃为正财、食神、正印、比肩、七杀等等,故于八字推论时,亦无法光凭刃重即当日强论。因此,"刃无杀不威。杀无刃不贵" ,这句话在引伸和应用时,必须审慎思量一番,或许不用更是正途。
解析:男多女儿少。因阳盛阴衰。
男少女儿多。因阴盛阳衰。比肩劫财重。几度新郎逢。
刃无杀不威。杀无刃不贵。伤官女再嫁。羊刃男重婚。
也许是古贤的经验之谈,或是统计的结果,认为八字上阳干阳支较多,阴干阴支较少,较易多生男而少生女。相反,阴干阴支较多,阳干阳支较少,较易多生女少生男。故言"男多女儿少。因阳盛阴衰。男少女儿多。因阴盛阳衰" 。
唯须知,所谓的经验或统计,并非百分之百的正确无误,当然更无理据可言。若依照笔者的试睑与求证,并不足以采信。事实上,人欲生儿育女,必须夫妻二人八字合参,且须配合受孕之年岁,如何光凭八字干支阳阴即可下论断?故古贤所言参考即可,实无应用的价值。
至于 "比肩劫财重,新郎几度逢",这句话基本上是有点道理。因为,男命八字上若比劫星甚旺,自然克制财妻星甚烈,即具有排妻之象或妻有体弱多病之兆。因此,夫妻间不免易有争执冲突事生,即婚姻易生问题。故言"几度新郎逢",不过用此言词是太夸张了些。事实上,比肩劫财重,亦可解释为妻缘、异性缘不佳,易有迟晚婚倾向,未必一定全意谓着会婚破、再婚、多重婚姻事。
最后两句 "伤官女再嫁。羊刃男重婚",说得十分坦白直接。古贤认为伤官克正官,正官乃女命的丈夫,故八字碰到如此情况,即认为必当婚破而女必再嫁。但此种说法合理吗?
八字上出现伤官星的机会,可谓非常之多,难道离婚率有非常之高吗?很显然是过分武断之论法。
事实上,伤官与正官星,原本为对立之星。若解释为:夫缘较差些,会和先生起冲突,较不易肯定先生的作为,较无法和先生沟通,应该是较为客观合理且为人接受。另外虽然伤官克正官,但伤官未必一定克胜、克倒正官,如木本克土,土旺木折,故女命伤官亦未必一定不利于先生或婚姻。同理,"羊刃男重婚" ,亦属太主观武断的论法,皆不宜直接套用之。
 
八字古论今解之《五言杂歌》 上

解析:年冲月离祖。日破提损妻。食入墓子亡。官坐空子伤。
财逢众杀党。少年见阎王。甲乙向春生。主人安有寿。
我们都知道,年柱为祖上宫,月柱为父母宫,日柱为夫妻宫,时柱为子女宫。因此,年月支逢冲,代表着该人必须背井离乡、早出社会、出外打拼等等。古昔农业社会,并不喜欢如此现象,视背井离乡是一种离祖的行为,故言"年月冲离祖"。当然,于今日社会而言,八字逢年月支冲,可解释为早出社会即可,或引申书念不高、家庭不是很安定,但若言离祖实毫无义。
至于日月支冲,乃夫妻宫逢冲,代表着夫妻间易有争执冲突事生。但此处言"日破提损妻",实耐人寻味了。我们都知道,月支谓为当令司权,乃命上最旺之物。因此,日支与月支逢冲,月支的力量必大于日支,如何能言日破提呢?很显然是矛盾的,只有日月支冲,并无日破月提之事。再说,日月支冲乃夫妻宫逢冲,意谓着夫妻间有争执冲突事生,若主观的判断为"损妻" ,实很不合理、不妥当,故应审慎引用古贤此言。
古云: "伤官入墓寿难全,食神入墓早夭亡" 。这里却又说 "食神入墓子亡",到底何者方是正确?事实上,皆不太正确,并无理论依据。试想,伤官或食神既然入墓,即未明现于干支上,自无受到刑克冲之理,若说藏于墓中,一旦墓库逢冲,重点在于本气之冲,其中所藏食伤星若仍言冲,亦只是次要冲,其凶力必然不大。因此,古贤言"伤官入墓寿难全,食神入墓早夭亡" ,实在没什么道理。这里更言 "食入墓子亡" ,当然更没有意义了。
至于 "官坐空子伤",这句话则较为合理。我们都知道,正官代表着男命的儿子,而空亡乃虚无之意。若一旦正官星逢上空亡,即意谓着此正官星虚无,主子女有早丧者或子女薄弱不多不旺也。故,古贤言"官坐空子伤" ,系有些道理,只不过于实际八字推论时,仅凭此理即断子伤,是太过于夸张、武断的言词。
"财逢众杀党,少年见阎王",这句话很明显指的是:财星逢七杀星强旺的时候,系一大凶大恶兆,必然会少年寿短。不过,必须再加上几个前题方可成立,即本命必须是日主为弱,财星与七杀星必为命上仇忌神,且少年行运必须逢七杀值事。很显然,直接从字面来解释,而未加上前题或情境,古贤所讲的道理,反会误导后人研学罢了。
"甲乙向春生,主人安有寿",古贤的这句话,更是没头没脑的令人衲闷不已。直接从字面来解释,乃甲乙木生于寅卯月,主其人寿不长也。这个道理百分之百是错误的,根本也说不上是什么道理。但,古贤为何如是言呢?很显然,必须有前题或另有下文,只不过古贤仅留下此句话而已。木生寅卯月,其实仅八字中的两个字,只凭两个字则要断人寿不长,当然是不可能之事。简言之,甲乙向春生,与人寿之长短一点也扯不上任何关系。
解析:羊刃冲岁君。灾祸不须论。羊刃合岁君。灾祸也不轻。
六乙逢子时。定是鼠贵论。
古云:羊刃是凶煞,太岁是凶神,若羊刃来冲合岁君,乃攒凶聚煞,其祸难免。或言:羊刃冲合岁君,勃然祸至。所以,这里会说:"羊刃冲岁君,灾祸不须论。羊刃合岁君,灾祸也不轻。"很显然,以上乃古来对羊刃与岁君的看法,且皆以凶象论之。唯是否可以直接跟着引用呢?
譬如说:甲人支见卯 (羊刃),逢酉岁君时,卯酉六冲,乃羊刃冲岁君,是否灾祸不轻呢?答案是不一定。假如八字喜卯忌酉时,此冲是凶象。相反,喜酉忌卯时,此冲是吉兆。
因为,流年岁君之为喜为忌,乃针对日主而言。换言之,卯之羊刃为命上所忌,亦是病也。酉之岁君为命上所喜,乃是药也。二者一冲如药治病,当是吉利之象。相反,卯之羊刃为喜神(无病) ,酉之岁君为忌神 (病原),二者一冲必然生病,故为凶兆。虽然冲皆是一种动兆、不安定之兆,但欲言勃然祸至必定得岁君是忌神方是。
至于 "羊刃合岁君,灾祸也不轻" ,此言合理吗?如前例甲人支见卯 (羊刃),逢亥、未、戌岁君时,亥卯三合、卯未三合、卯戌六合,乃羊刃合岁君,是否灾祸不轻呢?答案是不一定。假如羊刃卯为命上忌神,岁君是忌神,二者一合是凶象,但因合而拘绊其凶力。
若卯羊刃是喜神,岁君亦是喜神,二者一合是吉象,但因合而拘绊其吉力。换言之,羊刃合岁君乃和合象、拘绊象,亦是种安定象,仍应局趋吉之兆,绝对不是勃然祸至般的大凶兆。
"六乙逢子时。定是鼠贵论",古贤此句话讲的是什么道理呢?简言之,凡日主为乙木时,再碰上地支有子的时候,若不见午火来冲、丑土合绊、卯木相刑,即代表是一个大贵命格。由于子代表的生肖为鼠,故谓之鼠贵。当然,古贤对于鼠贵论,尚有诸多论点。不过,我们从乙和子两字来切入观之,子水乃乙木之偏印罢了,如何可以说是贵论的基因呢?
其余六字的影响力不必考虑吗?其余六字加上去,大可左右日主之为强为弱,亦即可决定子水的为喜或忌。很显然,六乙子鼠贵的论点,纯主观喜恶下所生造出来,再附加于种种的理论罢了,当取当舍答案应该很清楚明白方是。
解析:阳水逢辰位。是壬骑龙背。要寅多则富。要辰多则贵。
"阳水逢辰位。是壬骑龙背。要寅多则富。要辰多则贵。",古贤此四句,乃在陈述壬骑龙背格的道理。用最简单的方式言之,阳水为壬,辰为龙,故"阳水逢辰位。是壬骑龙背"二句话,指的是壬辰日。古贤认为:壬日坐辰,壬以丁为财、己为官,壬用支辰,暗冲戌中丁戊。壬日得财官之贵,柱中须辰多,方能冲起,再得一寅字,合住财官更妙。因此,壬辰日"要寅多则富,要辰多则贵" 。
以上即壬骑龙背格的最基本涵义,当然尚有诸多古贤对壬骑龙背的论述,如:壬骑龙背,五行偏喜寅辰,见戌无情,寅多则富,辰多则荣,逢丁为破,见戊己临灾,见巳午为逆....等。不过,古贤以壬辰日为准来推命的方式,实在很有待商榷。古昔从徐子平以来,八字推命皆以日为主,此处怎么是以日柱干支为主呢?若能以壬辰日为准来推命论喜忌,那么其他59日,是否也应当如此吗?
很显然,壬骑龙背诸论点,乃纯主观喜恶认定下所生造出来的。诚如上一节中所述的六乙鼠贵论一般,当取当舍答案应该很清楚明白方是。
解析:庚辛伤甲乙。丙丁见无危。丙丁克庚辛。壬癸见无畏。
戊己愁甲乙。干头要庚辛。壬癸遇戊己。甲乙临有救。
壬来克丙火。戊土见不危。癸水克丁火。却喜己土制。
凡研习八字命学者,对于本节应当融会贯通、运用自如方是。古贤所要表达的是干克解救法,系最基本、最简单亦是最重要的道理。于八字实际推演时,将是很重要的部分。今详述如后:
* 庚克甲:逢丙克庚,谓之甲有救。
* 辛克乙:逢丁克辛,谓之乙有救。
* 丙克庚:逢壬克丙,谓之庚有救。
* 丁克辛:逢癸克丁,谓之辛有救。
* 甲克戊:逢庚克甲,谓之戊有救。
* 乙克己:逢辛克乙,谓之己有救。
* 戊克壬:逢甲克戊,谓之壬有救。
* 壬克丙:逢戊克壬,谓之丙有救。
*癸克丁:逢己克癸,谓之丁有救。
另须明白的是,天干之克有近克、隔克、遥克三种:年月、月日、日时为近克,年日、月时为隔克,年时为遥克。唯不论何种之克?一碰到日干不可论克制或受克。因为,日干必须和其他七个干支字发生作用,综合参断以明喜忌,亦即日干之克未必就不好,未必须有救助之物。
解析:甲逢己生旺。人怀中正心。乙逢庚金旺。长存仁义风。
丁遇壬合过。定知淫乱人。
丙临申壬水。生命难延年。己入亥见乙。愁为损其寿。
"甲逢己生旺。人怀中正心",这句话指的乃甲己五合:中正之合也。甲己合,为何说是中正之合呢?因为,甲阳木其惟仁,位居十干之首。己阴木镇静淳笃,有生物之德。故甲己谓之中正之合。主其人光明磊落、正直无私、尊崇重大、性耿介不可屈等等。
"乙逢庚金旺。长存仁义风",这句话指的乃乙庚五合:仁义之合也。乙庚合,为何说是仁义之合呢?因为,乙木其性仁且阴柔。庚金阳刚,坚强不屈,义理分明。故乙庚之合谓之仁义之合。主其人刚柔并济,仁义相资,进退惟义,果决有守等等。
"丁遇壬合过。定知淫乱人",这句话指的是丁壬五合:淫匿之合也。丁壬合,为何说是淫匿之合呢?因为,壬者纯阴之水,三光不照。丁火藏阴之火,自昧不明。故丁壬之合谓之淫匿之合。主其人习下无志,不事高洁,亲小人,慢君子,于我吝,于彼贪等等。
以上纯就本节文字来解释,事实上,古来对于天干五合,即有诸多不尽相同的论法。譬如说,甲日五合己土,己日五合甲木,一为正财五合日主,一为正官五合日主,二者解释起来,就大异其趣。若再加上其他干支间的生克制化关系,自不难想像将有多错综复杂。本节所述只不过是个点,研学者自当全面去研讨方是。
解析:丙临申壬水。生命难延年。己入亥见乙。愁为损其寿。
辰戌丑未墓。开库要刑冲。财官藏库中。不冲财不丰。
"丙临申壬水。生命难延年" ,古贤的这句话,若直接从字面来解释或引用,必然是大错特错,毫无半点意义。因为,此处的主词 "丙",到底指的是日主或用神呢?如果指的是日主,那么必然为日主弱,方会忌金水来克耗日主。但,为何临申金和壬水生命难延年?
必然得视八字干支所出现的状况,以及其彼此间的生克制化关系如何,方能下结论。很显然,日主为丙时,而即言 "临申壬水,生命难延年",是不合情理的。
如果此处的主词 "丙",指的是八字用神字,那么壬水克丙火,自是大凶大恶之象,若再逢申金生助壬水,当然凶力更是加倍,严重自有生命之虞。以上的解释就比较合情合理,唯此乃平常的简单道理:用神最怕正克冲,何必大做文章?而且,何必特别提"丙" 来做
文章呢?很显然,古贤的说法颇有商榷之处,取用与否自当审慎。
事实上,接下这句 "己入亥见乙,愁为损其寿" ,亦是相同的情形,真可谓语焉不详。何谓 "己入亥见乙"?应该有两种解释,第一种解释:即日主己土生于亥水月,八字上又出现乙木时,或行运逢乙木时,代表此人的寿命不长也。但是,如此的推论合理吗?试想,冬月之土,局寒且湿,须调候暖局为急为先,大喜在火,亦喜木助火燃。虽乙木阴柔,但仍有小吉,至少亦不致于言见之损其寿之大凶啊。
第二种解释:即日主己土生于亥月而造成身弱时,一旦碰上乙木值事之行运,七杀克身太烈,代表此人寿命不长也。如此解释是比较合理,不过必须弄清楚:己土生亥月、日主不一定必然为弱,尚有可能是强。尤其己土生亥月,除非能入变格八字,否则当重调候论法而非强弱论法。因此,古贤所言的道理,必须审慎思索研判后,再决定去芜或存菁之。
我们都知道,丑中己癸辛、辰中戊乙癸、未中己乙巳、戌中戊辛丁等等。也就是说,辰戌丑未四库中,尚藏有其他天干字,唯有逢刑冲的时候,库中所藏方能显现出来,故言"辰戌丑未库,开库要刑冲"。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相信人人都能明白。由于库中所藏的天干字,就日主而言,可能是财星、印星、食伤星或官杀星。譬如说,甲日见丑土,丑中癸为甲之印星,丑中辛为甲之官星,类推其余。前言及开库要刑冲,一旦逢刑冲时,库中所藏的财官星即显现出来,故言"财官藏库中不冲财不丰"。也就是说,财官星原本暗藏于库,必因库逢刑冲时,主其人有大发大富之兆,或言有突发或意外性之财富可得。有辰休见戌。
解析:有辰休见戌。有戌休见辰。柱中来冲运。生死仔细定。
男怕走天罗。女怕闯地网。不是鱼陷网。便是破罗网。
我们都知道,辰中戊乙癸、戌中戊辛丁,辰戌二者碰在一起,谓之六冲。此六冲等于是辛乙、克丁癸克,很明显乃交战激烈之象,故言"有辰休见戌,有戌休见辰" 。假如八字有以上情形的时候,一旦行运又逢辰戌来冲,很可能会有生命之虞,必须仔细研判,此即"柱中来冲运,生死仔细定" 的道理。
唯,为何说 "男怕天罗,女怕地网"呢?因为,戌亥为天罗,辰巳为地网。龙为辰、巳为蛇,辰人得巳,巳人得辰,谓龙蛇混杂。男命逢之无妨,女命逢之则破婚伤子、薄命抱疾,故言女命怕闯地网。又,戌为狗、亥为猪,戌人得亥,亥人得戌,谓猪犬侵凌。女命逢之无妨,男命逢之则妨祖克妻、多阻多逆,故言男命怕走天罗。
从上的分析,很明显可知古贤的意思,乃八字有辰行运最好勿见到戌字,或八字有戌行运最好勿见到辰字,尤其男怕天罗女怕地绍。事实上,最主要的因素,诚辰成一冲时,其中所藏天干间将产生激烈的交战:大凶之象也。
解析:男坐印婚变。女坐印流产。魁罡怕刑冲。彻骨守贫穷。
日时逢比刃。当须父亡论。偏财遇比肩。父亡早登仙。
何谓 "男坐印、女坐印" ?指的乃八字的日支为印星。我们都知道,印星克食伤,而食伤星为女命的子女星。但,我们可以光凭 "女坐印",即断该女命怀孕必会流产吗?当然不可以如此草率,须知:如木克土而土旺木折之理,印克食伤而食伤旺则印坏同理。换言之,八字上印星与食伤星俱现时,亦不可贸然断定印必胜食伤,而直言女命有克子女或不利子女之兆。
尤其,此处只凭 "女坐印",未言及食伤星状况,即立断会有流产事生,就更加的不合理。再说,日支为夫妻宫,实亦不干子女事、怀孕生产事。同理,财星和印星为对立之星,财本坏印而印旺财坏。但,男命八字日支为印星时,即能直断有婚变事生吗?当然不能,虽说日支为夫妻宫,但日支所现之十神,却非断婚变与否的依据。再说,八字日支出现印星的机率为五分之一,离婚率有这么高吗?另外,若言"男坐印婚变" ,不如说坐 "比劫"还更合理,毕竟比劫克财星比印星逆财星更具说服力。
从以上的说明和分析,很明显可知 "男坐印婚变,女坐印流产"之论,实在太主观且一点也不合理,当取当舍自甚清楚明白。前即一再重复八字古论中,存在着诸多语焉不详、语义不明或言不及义的论点,以上即是最佳例证。
何谓魁罡?乃庚辰、壬辰、庚戌、戊戌等四日也,辰为天罡,戌为河魁,故名魁罡。古贤认为魁罡,运行身旺发福百端,一见财官祸患立至,尤忌刑冲重临,必是小人而贫穷彻骨。因此,五言杂歌:"魁罡怕刑冲,澈骨守贫穷",就是根据以上道理引申而来。重点在于魁罡遇刑冲,即辰戌冲、辰辰刑、丑未戌刑,等于库中所藏之天干间,将产生激烈的交战和冲克,所以视之为不安定的凶兆,而言彻骨守贫穷。
"偏财遇比肩,父亡早登仙",古贤的这话亦颇不合理。我们都知道,比肩星是克偏财星没错。但,诚如前曾述及,木克土而土旺木折之理,偏财遇比肩亦未必是偏财即输于比肩。
譬如说,财星当令为旺时,比肩则为囚,反偏财胜于比肩。因此,偏财遇比肩,即论父亡早登仙绝对是太主观且不合理的。
同理, "日时逢比劫,当须父亡论",这句话更没有道理。试想,日时逢比劫最多出现于日支及时柱干支,共居三位,假如其余干支俱出现官杀可正克比劫星,如此又如何言父亡论呢?另外,若八字上偏财星未明现,不正面受到比劫星的克制,又如何言"当须父亡论"呢?很显然,古贤这种没前题没后语的说法,甚易误导后人研学。诚如前述,古贤是以说理的心态而非以教理的立场来发表命理观点,能了解此道理,古论古着就较能深入去研究。
解析:羊刃劫两居。外光内面虚。比透兄弟多。透多克父看。
四柱有财星。羊刃定克刑。偏财发他乡。风流性最强。
"羊刃劫两居,外光内面虚",最明显的乃劫财又是羊刃,二者俱明现于八字上。但如此现象即能解释该人外华内虚吗?也许古贤乃根据统计而来。不过,从理论上而言,日主弱有劫有刃乃为富命之象。除非加上个前题:日主为强,忌劫忌刃,方可言有外光内面虚的情况或道理。
我们都知道,比劫星代表着人的兄弟姐妹,若其明透出于天干,亦可解释该人兄弟姐妹甚多,故言 "比透兄弟多" 。但 "透多克父看",此话就不太客观、不太合理。请参考前一节关于比肩遇偏财克父之解释,即可知道此种说法的可信度如何?
至于, "四柱有财星。羊刃定克刑",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从字面来解释,即四柱干支有出现财星,且命式上出现羊刃时,此羊刃必定会去刑克财星,意谓著有财星不宜再见羊刃之意。不过,必须加上个前题:喜财星而忌羊刃时,方可以言之有理、成理。
最后, "偏财发他乡,风流性最强" ,这句话不知是古贤的经验谈或统计学?偏财主慷慨多情、重人情义理、不执着、不惜财、肯付出等等,或"有风流性最强"的意谓。但偏财何以发他乡?除了说是古贤的经验谈或统计而来之外,命理上实在找不出一个能说服人的理由或依据。
解析:偏印主心杂。当头主外看。长生命长荣。食神怕落空。
沐浴是凶神。逢之乱人伦。桃花沐浴逢。外面找老公。
前曾多次述及,古贤论命多有主观性之见解,并非很合理、很合逻辑,甚至有较过分之论法。诚如本节所云:"沐浴是凶神,逢之乱人伦。桃花沐浴逢,外面找老公。",实太过于偏颇和夸张。我们都知道沐浴是凶神没错,但逢之乱人伦,就相当的匪夷所思。试想,八字逢沐浴的机率有多高,而真有那么多人在乱人伦吗?再说,乱人伦之用词亦甚不妥当,若后学者不察,即照着引申和应用,恐引人诸多争议和困扰。
既言逢沐浴会乱人伦,那么沐浴再加上桃花,自然是更加的恐布、凶恶。于是,古贤又说: "桃花沐浴逢,外面找老公"。当然是指女命逢之,代表着十分下流和淫贱。不必多费言,亦可知是非常不妥当、不正确、不合理的论法。事实上,古昔重男轻女的观念,常被加入于命学推论中,而有诸多偏颇的论法,这点研学者亦必须审慎,切勿跟着以讹传讹。
另,古来论命时,总视食神为喜神,称食神为寿星、爵星或进神,系人福禄寿之源。八字能见食神星的出现,乃是种吉利之兆。因此,八字一旦出现食神,最怕它碰到空亡,此即"食神怕落空"之理。至于偏印星,由于偏印克倒食神,故古来总视其为凶神来立论。尤其, "偏" 印相较于 "正"印星,似乎给人有先入为主的不正当观感,所以这里会说 "偏印主心杂" ,意谓着该人心意不定、三心两意的,甚易受到外界的引诱或影响,故言"当头主外看" 。
关于十二运中的长生,通常被视之如人之初生,充满着喜气洋洋、希望无穷的象征,系最为吉祥吉利之兆。所以,古贤认为 "长生命长荣",凡人八字逢长生是种大吉大利之富贵命也。不过,此当属古贤推崇长生之词,于实际八字推论时,当然无法光凭长生即可推论人命必定官贵长荣,这点一定得分辨清楚,千万不可混淆。
解析:女人逢沐浴。三嫁也不足。人命逢冠带。兄弟无陷害。
临官帝旺奇。黄甲脱麻衣。临官帝旺逢。箕裘耀祖宗。
衰病死并值。到老无妻子。胎养两重神。推命常闭论。
"人命逢冠带。兄弟无陷害",这句话直接从字面来解释,即人的八字上出现十二运冠带时,代表该人的兄弟姐妹间,能够相亲相爱、和平相处,不会有大的争执冲突事生。
"临官帝旺奇。黄甲脱麻衣" 及 "临官帝旺逢。箕裘耀祖宗",这两句话直接由字面来解释,即人的八字上出现十二运为临官和帝旺时,代表着该人出身贫贱或寒微,但终究能飞黄腾达、大官大贵而光宗耀祖。
"衰病死并值。到老无妻子",这句话直接从字面来解释,即人的八字上出现十二运为衰病死的时候,代表着该人一生到老,始终无缘娶妻并生儿育女。另外"胎养两重神。推命常闭论",这句话直接从字面来解释,即人的八字出现十二运为胎和养的时候,通常于命理推论上是不去引申和应用的。
事实上,古贤直接用:逢沐浴、逢临官、逢帝旺....等言词或方式,来发表命理见解,非仅太过于笼统、含糊,后学者根本无法去引申和运用,或根本就无法了解古贤的真实义,诚所谓的语焉不详、语意不明,甚至毫无半点意义可言。
另,上一节中亦曾提及,沐浴逢之乱人伦之说,根本是不合理的偏颇论点。此处 "女人逢沐浴。三嫁也不足"之言,当然亦是不合理的谬论,实无半点可取用之价值,请详阅上一节所述,自不难明白其间的道理。
解析:财居库不动。有钱常叫穷。财通明与户。定知其人富。
偏财立他乡。宠妾伤妻房。男伤官损子。女伤官克夫。
何谓 "财居库"?简言之,财星藏于墓库之中。譬如说:火日地支为丑,丑中巳癸辛,辛即为财星。金日地支为辰,辰中戊乙癸,乙即为财星。水日地支为未,未中乙己巳,巳即为财星....类推其余。由于财星未明现于八字干支上,乃暗藏于墓库中、地支内,故言"财居库不动" 。
于是,古贤认为 "财居库不动" ,即意谓着该人 "有钱常叫穷" :小气、装穷、守财奴。
相反,财星明现于八字干支上时,代表着该人一定十分富裕,故言 "财逢门与户,定知其人富"。很显然,古贤乃依财星之明现或暗藏的状况,来推断人的财富事,而且似乎财星干支明现较佳于暗藏。因此,方有以上的两种论点。
然而,我们必须弄清楚的是:财星明现或暗藏,未必是人财富有无的绝对条件。譬如说,八字忌财星时,那么财通门与户,反成财旺而身弱难任,又如何言富呢?研学者一定要了解一个最重要的道理:日主弱逢财主穷、日主强逢财主富,绝不可光凭财居库或财通门户,即急着下结论,当先明辨喜忌后再妥适引申应用之。
"偏财立他乡。宠妾伤妻房",古贤的这句话,纯太过于主观之喜恶之见,而且毫无半点理据可言。若说正财代表人之妻子,那么偏财即为人之妾的话,亦不能说八字一出现偏财星,就推论该人会宠妾伤妻房:其"理"何在呢?若说正财为正,偏财为偏,故言八字现正财立本乡,而言偏财立他乡,其真正的道理又何在呢?很显然,纯属古贤主观之见,绝非是真理也。
"男伤官损子。女伤官克夫",古贤的这句话是有一点点道理,为何说有一点点的道理呢?因为,基本上,伤官正克正官,而伤官乃男命的儿子、女命的先生。不过,前面亦曾多次提及,木虽克土,但土旺木折,故伤官克正官,一旦正官旺时反仍不利于伤官。因此,本句话直接从字面意思,即引用至八字推论上,实在不太正确、不很妥适。
尤其,使用 "偏财宠妾伤妻房。伤官男损子女克夫"等言词,来做为八字推命的结果,最不客观、不理性,严重影响后学者去误用之,岂不增人困扰吗?当然,这更不是研学八字、应用八字的目的。
解析:命求中和好。偏枯贱与凶。身强爱七杀。身旺要官伤。
印乃生身物。身弱好扶身。身弱财难任。身弱更怕官。
研习八字命学者,都知道一个道理,即 "八字中和为贵"。笔者前已曾述及,八字绝对不可能完全正好中和,即一点也不强、一点也不弱。当然,这里讲的 "命求中和好",指的必然八字干支的五行均匀,多生扶助少刑冲克等等,这就是代表着好也。相反,八字五行偏强旺或偏衰弱,或干支间多刑冲克等等,这就是代表着凶命或贱命。基本上,古贤此种论点是正确的。唯,不论是中和或是偏枯,重点在于能否于其八字上找到一理想的用神,方能做出最正确的判断。
"身强爱七杀。身旺要官伤",古贤这句话是绝对正确的。唯,尚必须分辨清楚,何谓身强?何谓身弱?当比劫星强旺而造成身强,自最喜七杀星来克制之。若印和比劫星搀杂而造成身旺,则喜官星来克制之。强是比旺更强一些,七杀是比正官更强一些。故言"身强爱七杀,身旺要官伤" 。
"印乃生身物,身弱好扶身",古贤的这句话亦十分正确。印星乃生扶日主之物,一旦八字的日主为弱时,自然很喜欢印来生扶日主。尤其,日主为弱的因素在于食伤、或官杀星超旺时,印能克食伤亦能化泄官杀,更能见印星之大功。
"身弱财难任。身弱更怕官" ,古贤的这个道理更为简单。我们都知道,身弱最怕官杀克、财星耗、食伤泄,故所谓的 "身弱难任财官"之说,诚真理也。
解析:水旺冬令旺。生平乐无忧。乙日午阴年。十九是寡妇。
酉年若火日。五人四鳏夫。财星临长生。积谷千万仓。
壬年生寅时。非贫死有期。
我们都知道,水旺于冬,冬季水最旺,故首句 "水旺冬令旺" ,应该是很容易理解的。但,最让人无法明白的乃水旺冬令旺,为何古贤言"生平乐无忧"?也许古贤有什么特别的理由或见解,不过却只留下此两句话而已。事实上,不论我们如何去强加附会?亦绝对无法找出任何理由,来解释"水旺冬令旺。生平乐无忧" 的古贤论。
"乙日午阴年,十九是寡妇" ,古贤的这句话,实在没什么道理。试想:乙日午阴年,只不过两个字,仅凭八字中的两个字,即能推论出"十九是寡妇" 这么大的事情吗?很显然是讹误不实之论。同理, "酉年若火日。五人四鳏夫",亦毫无道理可言。试想:酉年一年当中,将有多少个火命之人?这些人中五人有四人是鳏夫吗?同样亦仅八字中的两个字,如何能推论出这么重要的人生大事呢?故依然系属讹误不实也。
至于末句 "壬年生寅时。非贫死有期" ,自然更是天大歪理。八字推命乃以日为主,不知日干为何?光凭年及时二字,如何能断至 "非贫死有期"之大事呢?壬年一年中,将有多少人寅时出生?这些人都贫且殁吗?可信与否自不用再多赘言了。
本节古贤所言诸理,诚无一理可信服于人,当然亦毫无半点可供人引申和应用。或许有人会怀疑,古贤为何亦有颇离谱之言论?前亦曾多次提及,八字命学流传既久且远,不免有诸多讹传讹论搀杂,古贤或今人皆难免有失察而照着引用,所以必须审慎去芜存菁之。
解析:财星临长生。积谷千万仓。财源若被劫。父命早先克。
印绶有损伤。母命要早亡。正官若被伤。有子各分乡。

偏印主心杂。当头主外看。长生命长荣。食神怕落空。沐浴是凶神。逢之乱人伦。桃花沐浴逢。外面找老公。

前曾多次述及,古贤论命多有主观性之见解,并非很合理、很合逻辑,甚至有较过分之论法。诚如本节所云:"沐浴是凶神,逢之乱人伦。桃花沐浴逢,外面找老公。",实太过于偏颇和夸张。我们都知道沐浴是凶神没错,但逢之乱人伦,就相当的匪夷所思。试想,八字逢沐浴的机率有多高,而真有那么多人在乱人伦吗?再说,乱人伦之用词亦甚不妥当,若后学者不察,即照着引申和应用,恐引人诸多争议和困扰。

既言逢沐浴会乱人伦,那么沐浴再加上桃花,自然是更加的恐布、凶恶。于是,古贤又说: "桃花沐浴逢,外面找老公"。当然是指女命逢之,代表着十分下流和淫贱。不必多费言,亦可知是非常不妥当、不正确、不合理的论法。事实上,古昔重男轻女的观念,常被加入于命学推论中,而有诸多偏颇的论法,这点研学者亦必须审慎,切勿跟着以讹传讹。

另古来论命时,总视食神为喜神,称食神为寿星、爵星或进神,系人福禄寿之源。八字能见食神星的出现,乃是种吉利之兆。因此,八字一旦出现食神,最怕它碰到空亡,此即 "食神怕落空"之理。至于偏印星,由于偏印克倒食神,故古来总视其为凶神来立论。尤其, "偏" 印相较于 "正"印星,似乎给人有先入为主的不正当观感,所以这里会说 "偏印主心杂" ,意谓着该人心意不定、三心两意的,甚易受到外界的引诱或影响,故言"当头主外看" 。

关于十二运中的长生,通常被视之如人之初生,充满着喜气洋洋、希望无穷的象征,系最为吉祥吉利之兆。所以,古贤认为 "长生命长荣",凡人八字逢长生是种大吉大利之富贵命也。不过,此当属古贤推崇长生之词,于实际八字推论时,当然无法光凭长生即可推论人命必定官贵长荣,这点一定得分辨清楚,千万不可混淆。

羊刃劫两居。外光内面虚。比透兄弟多。透多克父看。四柱有财星。羊刃定克刑。偏财发他乡。风流性最强。

"羊刃劫两居,外光内面虚",最明显的乃劫财又是羊刃,二者俱明现于八字上。但如此现象即能解释该人外华内虚吗?也许古贤乃根据统计而来。不过,从理论上而言,日主弱有劫有刃乃为富命之象。除非加上个前题:日主为强,忌劫忌刃,方可言有外光内面虚的情况或道理。

我们都知道,比劫星代表着人的兄弟姐妹,若其明透出于天干,亦可解释该人兄弟姐妹甚多,故言"比透兄弟多" 。但 "透多克父看",此话就不太客观、不太合理。请参考前一节关于比肩遇偏财克父之解释,即可知道此种说法的可信度如何?

至于,"四柱有财星。羊刃定克刑",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从字面来解释,即四柱干支有出现财星,且命式上出现羊刃时,此羊刃必定会去刑克财星,意谓着有财星不宜再见羊刃之意。不过,必须加上个前题:喜财星而忌羊刃时,方可以言之有理、成理。

最后, "偏财发他乡,风流性最强",这句话不知是古贤的经验谈或统计学?偏财主慷慨多情、重人情义理、不执着、不惜财、肯付出等等,或 "有风流性最强"的意谓。但偏财何以发他乡?除了说是古贤的经验谈或统计而来之外,命理上实在找不出一个能说服人的理由或依据。

男坐印婚变。女坐印流产。魁罡怕刑冲。彻骨守贫穷。日时逢比刃。当须父亡论。偏财遇比肩。父亡早登仙。

何谓 "男坐印、女坐印"?指的乃八字的日支为印星。我们都知道,印星克食伤,而食伤星为女命的子女星。但我们可以光凭 "女坐印",即断该女命怀孕必会流产吗?当然不可以如此草率,须知:如木克土而土旺木折之理,印克食伤而食伤旺则印坏同理。换言之,八字上印星与食伤星俱现时,亦不可贸然断定印必胜食伤,而直言女命有克子女或不利子女之兆。

尤其,此处只凭 "女坐印",未言及食伤星状况,即立断会有流产事生,就更加的不合理。再说,日支为夫妻宫,实亦不干子女事、怀孕生产事。同理,财星和印星为对立之星,财本坏印而印旺财坏。但男命八字日支为印星时,即能直断有婚变事生吗?当然不能,

虽说日支为夫妻宫,但日支所现之十神,却非断婚变与否的依据。再说,八字日支出现印星的机率为五分之一,离婚率有这么高吗?另外,若言"男坐印婚变" ,不如说坐 "比劫"还更合理,毕竟比劫克财星比印星逆财星更具说服力。

从以上的说明和分析,很明显可知"男坐印婚变,女坐印流产"之论,实在太主观且一点也不合理,当取当舍自甚清楚明白。前即一再重复八字古论中,存在着诸多语焉不详、语义不明或言不及义的论点,以上即是最佳例证。

何谓魁罡?乃庚辰、壬辰、庚戌、戊戌等四日也,辰为天罡,戌为河魁,故名魁罡。古贤认为魁罡,运行身旺发福百端,一见财官祸患立至,尤忌刑冲重临,必是小人而贫穷彻骨。因此,五言杂歌:"魁罡怕刑冲,澈骨守贫穷",就是根据以上道理引申而来。重点在于魁罡遇刑冲,即辰戌冲、辰辰刑、丑未戌刑,等于库中所藏之天干间,将产生激烈的交战和冲克,所以视之为不安定的凶兆,而言彻骨守贫穷。

"偏财遇比肩,父亡早登仙",古贤的这话亦颇不合理。我们都知道,比肩星是克偏财星没错。但,诚如前曾述及,木克土而土旺木折之理,偏财遇比肩亦未必是偏财即输于比肩。譬如说,财星当令为旺时,比肩则为囚,反偏财胜于比肩。因此,偏财遇比肩,即论父亡早登仙绝对是太主观且不合理的。

同理, "日时逢比劫,当须父亡论",这句话更没有道理。试想,日时逢比劫最多出现于日支及时柱干支,共居三位,假如其余干支俱出现官杀可正克比劫星,如此又如何言父亡论呢?另外,若八字上偏财星未明现,不正面受到比劫星的克制,又如何言"当须父亡论"呢?很显然,古贤这种没前题没后语的说法,甚易误导后人研学。诚如前述,古贤是以说理的心态而非以教理的立场来发表命理观点,能了解此道理,古论古着就较能深入去研究。

有辰休见戌。有戌休见辰。柱中来冲运。生死仔细定。男怕走天罗。女怕闯地网。不是鱼陷网。便是破罗网。

我们都知道,辰中戊乙癸、戌中戊辛丁,辰戌二者碰在一起,谓之六冲。此六冲等于是辛乙、克丁癸克,很明显乃交战激烈之象,故言"有辰休见戌,有戌休见辰" 。假如八字有以上情形的时候,一旦行运又逢辰戌来冲,很可能会有生命之虞,必须仔细分析,此即"柱中来冲运,生死仔细定" 的道理。

唯,为何说 "男怕天罗,女怕地网"呢?因为,戌亥为天罗,辰巳为地网。龙为辰、巳为蛇,辰人得巳,巳人得辰,谓龙蛇混杂。男命逢之无妨,女命逢之则破婚伤子、薄命抱疾,故言女命怕闯地网。又,戌为狗、亥为猪,戌人得亥,亥人得戌,谓猪犬侵凌。女命逢之无妨,男命逢之则妨祖克妻、多阻多逆,故言男命怕走天罗。

从上的分析,很明显可知古贤的意思,乃八字有辰行运最好勿见到戌字,或八字有戌行运最好勿见到辰字,尤其男怕天罗女怕地绍。事实上,最主要的因素,辰戌一冲时,其中所藏天干间将产生激烈的交战:大凶之象也。

丙临申壬水。生命难延年。己入亥见乙。愁为损其寿。辰戌丑未墓。开库要刑冲。财官藏库中。不冲财不丰。

丙临申壬水。生命难延年。己入亥见乙。愁为损其寿。

辰戌丑未墓。开库要刑冲。财官藏库中。不冲财不丰。

"丙临申壬水。生命难延年",古贤的这句话,若直接从字面来解释或引用,必然是大错特错,毫无半点意义。因为,此处的主词 "丙",到底指的是日主或用神呢?如果指的是日主,那么必然为日主弱,方会忌金水来克耗日主。但为何临申金和壬水生命难延年?必然得视八字干支所出现的状况,以及其彼此间的生克制化关系如何,方能下结论。很显然,日主为丙时,而即言"临申壬水,生命难延年",是不合情理的。

如果此处的主词 "丙",指的是八字用神字,那么壬水克丙火,自是大凶大恶之象,若再逢申金生助壬水,当然凶力更是加倍,严重自有生命之虞。以上的解释就比较合情合理,唯此乃平常的简单道理:用神最怕正克冲,何必大做文章?而且,何必特别提"丙" 来做文章呢?很显然,古贤的说法颇有商榷之处,取用与否自当审慎。

事实上,接下这句 "己入亥见乙,愁为损其寿" ,亦是相同的情形,真可谓语焉不详。何谓"己入亥见乙"?应该有两种解释,第一种解释:即日主己土生于亥水月,八字上又出现乙木时,或行运逢乙木时,代表此人的寿命不长也。但是,如此的推论合理吗?试想,冬月之土,局寒且湿,须调候暖局为急为先,大喜在火,亦喜木助火燃。虽乙木阴柔,但仍有小吉,至少亦不致于言见之损其寿之大凶啊。

第二种解释:即日主己土生于亥月而造成身弱时,一旦碰上乙木值事之行运,七杀克身太烈,代表此人寿命不长也。如此解释是比较合理,不过必须弄清楚:己土生亥月、日主不一定必然为弱,尚有可能是强。尤其己土生亥月,除非能入变格八字,否则当重调候论法而非强弱论法。因此,古贤所言的道理,必须审慎思索分析后,再决定去芜或存菁之。

我们都知道,丑中己癸辛、辰中戊乙癸、未中己乙巳、戌中戊辛丁等等。也就是说,辰戌丑未四库中,尚藏有其它天干字,唯有逢刑冲的时候,库中所藏方能显现出来,故言"辰戌丑未库,开库要刑冲"。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相信人人都能明白。由于库中所藏的天干字,就日主而言,可能是财星、印星、食伤星或官杀星。譬如说,甲日见丑土,丑中癸为甲之印星,丑中辛为甲之官星,类推其余。前言及开库要刑冲,一旦逢刑冲时,库中所藏的财官星即显现出来,故言"财官藏库中不冲财不丰"。也就是说,财官星原本暗藏于库,必因库逢刑冲时,主其人有大发大富之兆,或言有突发或意外性之财富可得。有辰休见戌。

阳水逢辰位。是壬骑龙背。要寅多则富。要辰多则贵。

"阳水逢辰位。是壬骑龙背。要寅多则富。要辰多则贵。",古贤此四句,乃在陈述壬骑龙背格的道理。用最简单的方式言之,阳水为壬,辰为龙,故"阳水逢辰位。是壬骑龙背"二句话,指的是壬辰日。古贤认为:壬日坐辰,壬以丁为财、己为官,壬用支辰,暗冲戌中丁戊。壬日得财官之贵,柱中须辰多,方能冲起,再得一寅字,合住财官更妙。因此,壬辰日"要寅多则富,要辰多则贵" 。

以上即壬骑龙背格的最基本涵义,当然尚有诸多古贤对壬骑龙背的论述,如:壬骑龙背,五行偏喜寅辰,见戌无情,寅多则富,辰多则荣,逢丁为破,见戊己临灾,见巳午为逆....等。不过,古贤以壬辰日为准来推命的方式,实在很有待商榷。古昔从徐子平以来,八字推命皆以日为主,此处怎么是以日柱干支为主呢?若能以壬辰日为准来推命论喜忌,那么其它59日,是否也应当如此吗?

很显然,壬骑龙背诸论点,乃纯主观喜恶认定下所生造出来的。诚如上一节中所述的六乙鼠贵论一般,当取当舍答案应该很清楚明白方是。

羊刃冲岁君。灾祸不须论。羊刃合岁君。灾祸也不轻。六乙逢子时。定是鼠贵论。

古云:羊刃是凶煞,太岁是凶神,若羊刃来冲合岁君,乃攒凶聚煞,其祸难免。或言:羊刃冲合岁君,勃然祸至。所以,这里会说:"羊刃冲岁君,灾祸不须论。羊刃合岁君,灾祸也不轻。"很显然,以上乃古来对羊刃与岁君的看法,且皆以凶象论之。唯是否可以直接跟着引用呢?

譬如说:甲人支见卯 (羊刃),逢酉岁君时,卯酉六冲,乃羊刃冲岁君,是否灾祸不轻呢?答案是不一定。假如八字喜卯忌酉时,此冲是凶象。相反,喜酉忌卯时,此冲是吉兆。因为,流年岁君之为喜为忌,乃针对日主而言。换言之,卯之羊刃为命上所忌,亦是病也。酉之岁君为命上所喜,乃是药也。二者一冲如药治病,当是吉利之象。相反,卯之羊刃为喜神(无病) ,酉之岁君为忌神 (病原),二者一冲必然生病,故为凶兆。虽然冲皆是一种动兆、不安定之兆,但欲言勃然祸至必定得岁君是忌神方是。

至于 "羊刃合岁君,灾祸也不轻" ,此言合理吗?如前例甲人支见卯 (羊刃),逢亥、未、戌岁君时,亥卯三合、卯未三合、卯戌六合,乃羊刃合岁君,是否灾祸不轻呢?答案是不一定。假如羊刃卯为命上忌神,岁君是忌神,二者一合是凶象,但因合而拘绊其凶力。若卯羊刃是喜神,岁君亦是喜神,二者一合是吉象,但因合而拘绊其吉力。换言之,羊刃合岁君乃和合象、拘绊象,亦是种安定象,仍应局趋吉之兆,绝对不是勃然祸至般的大凶兆。

"六乙逢子时。定是鼠贵论",古贤此句话讲的是什么道理呢?简言之,凡日主为乙木时,再碰上地支有子的时候,若不见午火来冲、丑土合绊、卯木相刑,即代表是一个大贵命格。由于子代表的生肖为鼠,故谓之鼠贵。当然,古贤对于鼠贵论,尚有诸多论点。不过,我们从乙和子两字来切入观之,子水乃乙木之偏印罢了,如何可以说是贵论的基因呢?其余六字的影响力不必考虑吗?其余六字加上去,大可左右日主之为强为弱,亦即可决定子水的为喜或忌。很显然,六乙子鼠贵的论点,纯主观喜恶下所生造出来,再附加于种种的理论罢了,当取当舍答案应该很清楚明白方是。

年冲月离祖。日破提损妻。食入墓子亡。官坐空子伤。财逢众杀党。少年见阎王。甲乙向春生。主人安有寿。

我们都知道,年柱为祖上宫,月柱为父母宫,日柱为夫妻宫,时柱为子女宫。因此,年月支逢冲,代表着该人必须背井离乡、早出社会、出外打拼等等。古昔农业社会,并不喜欢如此现象,视背井离乡是一种离祖的行为,故言"年月冲离祖"。当然,于今日社会而言,八字逢年月支冲,可解释为早出社会即可,或引申书念不高、家庭不是很安定,但若言离祖实毫无义。

至于日月支冲,乃夫妻宫逢冲,代表着夫妻间易有争执冲突事生。但此处言"日破提损妻",实耐人寻味了。我们都知道,月支谓为当令司权,乃命上最旺之物。因此,日支与月支逢冲,月支的力量必大于日支,如何能言日破提呢?很显然是矛盾的,只有日月支冲,并无日破月提之事。再说,日月支冲乃夫妻宫逢冲,意谓着夫妻间有争执冲突事生,若主观的判断为"损妻" ,实很不合理、不妥当,故应审慎引用古贤此言。

古云:"伤官入墓寿难全,食神入墓早夭亡" 。这里却又说 "食神入墓子亡",到底何者方是正确?事实上,皆不太正确,并无理论依据。试想,伤官或食神既然入墓,即未明现于干支上,自无受到刑克冲之理,若说藏于墓中,一旦墓库逢冲,重点在于本气之冲,其中所藏食伤星若仍言冲,亦只是次要冲,其凶力必然不大。因此,古贤言"伤官入墓寿难全,食神入墓早夭亡" ,实在没什么道理。这里更言 "食入墓子亡" ,当然更没有意义了。

至于 "官坐空子伤",这句话则较为合理。我们都知道,正官代表着男命的儿子,而空亡乃虚无之意。若一旦正官星逢上空亡,即意谓着此正官星虚无,主子女有早丧者或子女薄弱不多不旺也。故,古贤言"官坐空子伤" ,系有些道理,只不过于实际八字推论时,仅凭此理即断子伤,是太过于夸张、武断的言词。

"财逢众杀党,少年见阎王",这句话很明显指的是:财星逢七杀星强旺的时候,系一大凶大恶兆,必然会少年寿短。不过,必须再加上几个前题方可成立,即本命必须是日主为弱,财星与七杀星必为命上仇忌神,且少年行运必须逢七杀值事。很显然,直接从字面来解释,而未加上前题或情境,古贤所讲的道理,反会误导后人研学罢了。

"甲乙向春生,主人安有寿",古贤的这句话,更是没头没脑的令人衲闷不已。直接从字面来解释,乃甲乙木生于寅卯月,主其人寿不长也。这个道理百分之百是错误的,根本也说不上是什么道理。但,古贤为何如是言呢?很显然,必须有前题或另有下文,只不过古贤仅留下此句话而已。木生寅卯月,其实仅八字中的两个字,只凭两个字则要断人寿不长,当然是不可能之事。简言之,甲乙向春生,与人寿之长短一点也扯不上任何关系。

男多女儿少。因阳盛阴衰。比肩劫财重。几度新郎逢。伤官女再嫁。羊刃男重婚。

也许是古贤的经验之谈,或是统计的结果,认为八字上阳干阳支较多,阴干阴支较少,较易多生男而少生女。相反,阴干阴支较多,阳干阳支较少,较易多生女少生男。故言"男多女儿少。因阳盛阴衰。男少女儿多。因阴盛阳衰" 。

唯须知,所谓的经验或统计,并非百分之百的正确无误,当然更无理据可言。若依照笔者的试瞼与求証,并不足以採信。事实上,人欲生儿育女,必须夫妻二人八字合参,且须配合受孕之年岁,如何光凭八字干支阳阴即可下论断?故古贤所言参考即可,实无应用的价值。

至於 "比肩劫财重,新郎几度逢",这句话基本上是有点道理。因为,男命八字上若比劫星甚旺,自然剋制财妻星甚烈,即具有排妻之象或妻有体弱多病之兆。因此,夫妻间不免易有争执冲突事生,即婚姻易生问题。故言"几度新郎逢",不过用此言词是太夸张了些。事实上,比肩劫财重,亦可解释为妻缘、异性缘不佳,易有迟晚婚倾向,未必一定全意谓著会婚破、再婚、多重婚姻事。

最后两句 "伤官女再嫁。羊刃男重婚",说得十分坦白直接。古贤认为伤官剋正官,正官乃女命的丈夫,故八字碰到如此情况,即认为必当婚破而女必再嫁。但此种说法合理吗?八字上出现伤官星的机会,可谓非常之多,难道离婚率有非常之高吗?很显然是过分武断之论法。

事实上,伤官与正官星,原本为对立之星。若解释为:夫缘较差些,会和先生起冲突,较不易肯定先生的作为,较无法和先生沟通,应该是较为客观合理且为人接受。另外虽然伤官剋正官,但伤官未必一定剋胜、剋倒正官,如木本剋土,土旺木折,故女命伤官亦未必一定不利於先生或婚姻。同理,"羊刃男重婚" ,亦属太主观武断的论法,皆不宜直接套用之。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