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座123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算命大全 > 六壬银河棹 >

射覆门

时间:2015-08-30 02:07:48 来源:星座123

射覆门
  日为阳,为天,为尊长;辰为阴,为地,为卑幼。刚日视干上之神,柔日视支上之神,兼用神合而决之。

  月将加时,专取发用,不论中末,如发用在日辰,其物堪食,更详五行之类。

  月起月建为正发,后一辰为已过,前一辰为未来。

  用在日辰上亦为正发,用神旺相加临本方,为近贵堪食之物。囚死加临休、废、墓、绝,其物不堪用。

  旺相而加休囚之地,其物先可用,今则废弃。

  日辰入传,主物有表里。如甲午日三传寅午戌,或戌午寅,其物外青内赤之类。

  天乙临日辰为尊人衣物。若休囚死,为不堪用者。

  螣蛇临日辰,或发用,在春夏其物形长,在秋冬其物盘曲。

  射物有无法:

  天空发用落空亡,为无物。天空作空亡,临日辰,说然。若无天空,但空亡,为有物。

  射物新旧法:

  旺相临日辰发用者,为新物。遇休囚死气,为旧物。又天罡主新,大吉主旧。

  射物完缺法:

  四课阴阳俱备,不值刑破,其物完好。又壁宿主图书,翼宿主斑文,皆不备之象。

  射物堪食法:

  日辰上用起旺相,堪食。囚死者已坏而不堪食。若非日辰发用,得小吉旺相有气乘吉将,为堪食物。囚死乘凶将,为不堪食物。又发用吉神乘龙合常,旺相有气,亦是可食之物。若魁罡,其物有毒,不可食。

  射物生死法:

  不论刚柔,并视辰上神及发用。若旺相相生,其物必活。休囚死气相克,其物必死。数目则以上下相乘定之。

  射物虚实法:

  火神临日辰为虚,水神为实。日辰得水神,发用为火神,为半虚半实。

  射物水陆法:

  火土木神,自相加临发用,临日辰,其物出陆地。寅午戌、亥卯未及辰戌丑未是也。

  金水神,自相加临发用,临日辰,其物出水中。

  又巳酉丑金神相加,在日辰者,多主金石,出山谷中。

  申子辰临发用日辰上者,主水中物。

  日辰发用,上下加临,虽少一字,亦可吉局。

  润下为水中物,或形象屈曲之物。

  曲直为曲木器物,或斜长草木物。炎上为烟火虚心之物,或尖锐器。稼穑为近土可食物,或圆厚泥土物。从革为山中所生物,及方形、坚硬、雕镂物。

  伏吟为近处伏匿之物,返吟为远路往来之物。

  用孟物方,有棱角,亦为题。用仲物本直,有口,亦为箸。用季物圆实,或尖长,亦为钵。阳为碗,阴为碟。

  五行射物法

  木主园林草木、田虫、木虫、木器、缯帛,色青,味酸,苍谷。加日辰发用,旺相为林木,休囚为蒿莱,死为朽腐器用之余。

  附:木上见木竹木器,见水带花生物,见金冶铸刀剑物,见土凶具物,见火焦枯物。

  水主珍珠,酱汁,鳞虫,水日,色黑,味咸,元谷,旺相为水中所产,休囚为流转圆曲之物。

  附,水上见水,其物中足好走;见金生命物,见土土器故物;见火半实半虚,见木轮转、活动物。

  金主五金,毛虫,砖石,刀剑,利刃。色白,味辛,白谷,旺为金银,相为铜铁,休囚为铅锡,死为砖石瓦碟。

  附,金上见金成器之物,见土瓦石物、炉冶物,见木雕刻物,见水沙石玲珑物。

  土主泥土、石子、螺虫、蛇蚓、尘沙;色黄,味甘,黄谷。旺相为土神及土物,休囚死为尘埃。

  附,土上见土墙壁物,见火光明物,见木坚牢物,见水桑扣原文如此物,见金瓦石。

  火主光明毛羽,锦物,灯烛,烟煤,心虚,上炎。色赤,味苦,丹谷。

  附,火上见火好行之物,见金花果物,见水破损物,见金冶铸物,见土碑碣石块等物。

  十二支射覆法

  子为纯水主毛,兼丝帛物,有爪窍,或水生,或音乐中所用,或在沙石中及妇女裁帛之物,为螺、蛤、鱼、龟水族,为大豆,味咸。

  丑为土中杂金,主土兼铁、谷物,有皱绉,似有眉目,土金所产,或出自冢墓中,及瓦石物,为牛肉油酥,为蟹,为杓,味甘。

  寅为大木,又为竹木,兼衣服,其物丛杂,似手足,贵重有棱角及斑点,或结实细长。旺为花果,为文书,为羽族,属碗,味酸。

  卯为纯木,主草,兼丝绵物,有口腹,水陆逆转动用,或无根,或园林,或盘盒、丝轮及门户动用,为驴兔,为果碟,味酸。

  辰为杂水,主药,兼皮角,其物水土所成,近水而坚刚,囚死为火熏焦破物,为形方圆,为鱼咸海味,为罗网,樽铛,味咸。

  巳为杂金,主火,兼气其物造,似多手足,或不完,或弓驽锁钥之余,或出自炉冶、煅炼,为盏子,为臭物,味苦。

  午为太阳纯火,果品兼文书,其物偏斜,头有孔窍,彩色光明,或书画丝蚕,为马,为獐鹿,为小豆之类。为盏,味苦。

  未为杂木,主酒食,兼衣服之物,有甜味,堪食。或细碎尘土,及绢帛女衣,或女子所成,庖丁所用,或祭祀酒馔之余,为羔鹰,为碓物,味苦。

  申为少阴金,主铜铁坚钢之物,有四角,或硬而心虚,从道路中来,为宝器,为兵器,为砂石,磁器、铁器及丝绵,或为骨殖,药饵,碓磨之物,为糟物,瓯,味辣。

  酉为纯金,兼主珠玉,其物坚硬,有耳目,丛杂,形或尖圆,斫削所用,为钱刀锥钻,金玉,或仓库小麦之余,为鸡鸟,为鱼酢酱,为纯钢利器,细花磁器,味辣。

  戌中杂火,主瓦物,兼谷角,其物坚硬,土虚而经火气,为印位,兵器,塑画细碎物,为五谷,铁石,磁器,为犬,为樽瓶瓮,味甘。

  亥为重阳杂木,主墨,兼屑细,其物无定,逐人情意,或近水曲形之物,及小儿戏耍物,为管钥图车,为豕,鱼鳖,虾鲎水族,为水果,为台格磁器,味咸。

  十干射物色法

  甲青,乙碧,丙赤,丁紫,戊黄,己红,庚白,辛缥,壬黑,癸绿。

  刚日视日上,柔日视辰上,阳辰则视阳干之色,阴辰则从阴干之色,兼以四时五行为断,旺从本色,相从子色,死从妻色,囚从鬼色,休从母色。

  总论活套法

  凡用神旺,主圆软,相主方嫩,死主僵直,囚主细碎,休主轻缺,长生新小,沐浴滑泽,冠带色枯,临官新壮,帝旺近贵争用物,自衰至养皆废弃旧物。

  罡加孟,物在右手,加仲季,物在左手。年为万,月为千,日为百,辰为十,时为零,钱一为一,人十为一。兽八为一,兽八为一,禽五为一,旺数倍,相数因,囚数乘,休本数,死无气及空亡减半,孤空十减三。

  射覆物类

  以月将加正时,于方位上传成四课,天官为体段,月将为物类,人元定颜色,方位验其真伪,尤当变通言之。五行、十干分配颜色已引于上。

  五行所主

  水主柔软细碎之物,当旺亦为水类。

  诗:平生柔软赖梳头,冗杂纷纷不肯休。恰待修为清净节,倏然功相一时休。

  火主其物有花纹,经手火气,其形尖峭也。

  诗:温柔性格有文花,生长炎炎富贵家。误落贫寒禁不得,英雄端的向谁夸?

  木主其物柔长,或竟是木类。

  诗:本来形貌自柔绵,矫糅辰为意惘然?异日功成长几许?昂昂端不负苍天。

  金主其物坚刚,亦是方物。

  诗:头角峥嵘得自由,须妆体态性风流。莫将方正终身恃,若遇红光一旦休。

  土主变化装造之物,其形圆如包裹。

  诗:形体团圆变化妆,层层包裹亦非常。若还参透其中意,只好呵呵笑一场。

  十二长生所主

  旺藏袖中之物,当从本属断之。

  诗:形体周全气象新,成材何用掌中珍?东君收拾身无恙,莫向人前乱惹尘。

  相主怀中之物,从子属断之。如水生木,木乃水之子也。

  诗:器具修来形貌方,生从水土近山冈。主人少失些儿意,漫向人前说短长。

  休主藏置之物,从母色断。如金生水,金乃水之母也。

  诗:扪形已觉身如削,惆怅王孙后乖约。首尾狼籍已不堪,谁人肯与平复药?

  囚亦藏置之物,从妻属断。如水克火,火乃水之妻也。

  诗:此物从来本自稀,积积块垒自相依。只因顽钝如铜铁,久在人前说是非。

  天官月将所主

  天官与月将相克,藏细之物必是形状空虚,其中多有损坏。

  行藏坦坦腹中虚,年貌虺羸就似芜。莫到伪枯人不取,也曾终日伴侏儒。

  月将加临方位所主

  子午占,遇子卯午酉相临,多是可食之物。子午主斜头,有孔窍。

  诗:不扁不方又不圆,慝慝侧侧易中难。休将头面人前去,孔窍丛丛不忍看。

  卯酉占,遇太冲,谓之木乡临仲,岁置之物,多是果食。亦主团圆,口有损伤。

  诗:生意真从树上来,味中清馥最为魁。食余留得些儿种,好向园林取次栽。

  寅申遇寅申,其物四角,亦是寻常,所有必是贵人手中来也。

  诗:四角方方缟素身,不论高下总相亲,而今体骨如柴瘦,尽为多情乱识人。

  巳亥占遇巳亥,其物不完,多手足,必自私心乞索中来也。

  诗:手足丛丛有许多,不圆不扁任推呵。休将气局归无用,好向闱中战睡魔。

  辰戌占遇辰戌,其物肩皮带角,或是狱中及刑法印信、锁钥等。

  诗:杳杳从来未可为,崭然露出更谁推?总教皮骨当身裹,切忌相逢惹是非。

  丑未占遇丑未,必主其物有眉目文绉。

  诗:尽力描摩貌不扬,纹纹绉绉却颠狂。腰中或勾闲文字,漫向人前说短长。

  月将所主

  功曹旺临旺,从本属木类断之。

  诗:身居岩谷有名声,作用全凭刀斧成。半富半贫人不解,空排四柱说枯荣。

  又当旺受克,或本课化成金,或将金遇伏,当断以铜铁钱物。

  诗:形色苍苍扁且圆,曾将丝缕腹中穿。上清童子君知否,一见交人守不坚。

  又值休囚,必是近厨所放之物。

  诗:可堪万事转头空,不见啬兮不见丰。终日庖丁来使役,盛寒时节暖烘烘。

  太冲遇相,则为木类。若临四仲,却是果品可食。

  诗:圃内生来体质圆,清香味美自天然。谁知青帝生生意,反作肩斜口有伤。

  又为丝竹之类,音书之用。

  诗:朱门锦帐得身游,功业萧曹不定休。老迈于今虽莫用,幽闱终日见人羞。

  又为草箕之类。

  诗:头焦发秃但心存,力尽尘埃不隐沦。记得当年曾贵重,贤人拥抱立柴门。又为竹器或箫笛。

  诗:当时得意喜填心,一曲君前值万金。今日不如亭下竹,风来犹得学龙吟。

  天罡值相为土类,乃造化所成,又为磁瓮之分。

  诗:陶冶场中几度难,而今始得至仙坛。酸咸诸味皆当过,只是空虚口腹乾。

  又为药物,又骨角盐酒。

  诗:毛类生从玉版坡,苍公采取用以过。只因性格刚如铁,春碾成膏内外科。

  又为蒲、柳、藤、葵、绵织之器。

  诗:昔时曾住一邱田,资用千金不记季。半俭半丰从子便,也应终日到华筵。

  太乙旺相近火气之物,或烧铸陶冶之器。

  诗:居近炎炎两泪垂,终朝烦恼着蒸炊。近来身体犹狼狈,却要为时不得为。

  若带休囚,则为钢铁,经火煅成。

  诗:形圆身著上清裳,贵贱相亲愈不忌。文字眼看能几许,终得开口论九黄。

  以下又拟:

  诗:拔宅徙来谓水滨,贤愚不论总相亲。只因颜色经人眼,致使王孙逐后尘。

  胜光旺相,火土之气凝结而成。

  诗:贵重将军笼内收,有时筵席东优游。楼阁用尽浑无事,只恐收场火盖头。

  又临仲位而值旺相,为可食之物,或颗粒之余。

  诗:碧干青枝叶更苍,发荣处处竞芬芳。而今结果成何用,只好临风任箕扬。

  小吉旺相,原从土气所生,其物必是妇人筵会上拿来,或是食残之物。

  诗:裸体匆匆入上都,转为衙内作奚奴。主人退却嫌生硬,好去暄燃问火厨。

  以下又拟:

  诗:纹纹绉绉逞娇情,运转全凭土内成。知味迎欢人不舍,爱人不亚孔方兄。

  传送旺相,主为金银铜铁之类,亦主远路上拿来之物,或贵人,或军兵,刑法之余。

  诗:征袍蓝褛久生尘,不近人君不近神。看透世间兴废事,朱门难当不如贫。

  以下又拟:

  诗:来往经营笑语频,不相亲处也相亲。伫看才入东邻富,舍我西邻却又贫。

  从魁旺相,主为金玉铜铁之物。临仲,或为饮食之器,更为妆镜可知之物。

  诗:轩帝洪炉早炼成,斑痕磨落月轮生。澄澄表里虚明体,一挂当前邪魅惊。

  又为珠石钱物,若临仲位,必是刚气,或酒食。

  诗:山川精蕴气偏荣,合浦曾交为政荣。堪笑家人怀燕石,却羞赵璧匪连城。

  河魁旺相,为火土合成之物。

  诗:体象端由泥土成,曾居窑内费柴薪。迩来得用入珍重,不记从前在水滨。

  若带休囚,主为竹木棉帛之物。

  诗:蒲葵也解归掌握,绢素本应捐箧中。莫把暗尘浣明月,好驱大暑来消风。

  登明旺相,为细碎柔绵,如丝绵纸料。

  诗:生长名圆本姓桑,身遇蚕母任颠狂。迩来变化真无比,福将绵绵庆自长。

  若带生气,必是树木,或园圃中所来之物。

  诗:春归闲院绿阴生,极是枝疏未见清。几度斜易新雨过,鸣蝉聒耳不堪听。

  神后旺相,为细软之物,亦主竹木。

  诗:微渺修长软且娇,黑身细体怕风腰。凭人手段难乘器,到底还庆被火炖。

  又临于仲位,若带生气,其物可食。

  诗:身在田畴已有时,拾来贫士可充饥。而今有此腌臜病,形体虺羸不可医。若带休囚,主为砖瓦铜铁之属。

  诗:可叹从前未得安,赤身无倚近效原。有时得意翻青眼,便把亲朋白眼看。

  大吉旺相,为变化妆造之物,其形如包裹,出园林也。或并作土类推之。

  诗:园林深处是家乡,今日身轻入大荒。性躁心粗身不检,被人舞毒每郎当。

  若见休囚,则为钢铁之物。

  诗:顽梗非钢秉性坚,寒泉才隔急趋炎。向来槌打方成器,一得人拈却带贤。

  以下又拟:

  诗:不藉斧斤惟务入,全凭钻引亦休嫌。鼎新深去无抽拔,革故归与有铁钳。

  天官所主

  天乙,土神也。四季旺,夏相,秋休,春死,冬囚,旺相为贵重之物,或自贵人手中来,亦由土气而成。

  诗:润泽光明价若鼎,山辉川媚用心求。汉宫解处因情弊,不遇知音莫相揣。

  若带休囚,为刚硬之物,或近神祠佛座之物,亦禀庚辛之气而成。

  诗:生来细碎接庚辛,刚硬全凭火煅成。曾向神祠依附坐,而今始近孔方兄。

  螣蛇旺相,遇火气,其物可食。又临旺为火土合成之类,非贵也。

  诗:昔日炎炎火炼成,鸳鸯鸠尾立高明。如今抛弃长街里,何日良士为我营。

  若课内带生气,必为蠢动之物,而扑取以藏置也。

  诗:两手如常把美须,从前鏖战不曾输。留侯纵有千般计,真待淮阴为妇除。

  朱雀为火神,夏旺、秋囚、春相、冬死、四季休,若旺相为丝绵文绡之物,或花文之类,经火气而成,亦窑灶所出之物。

  诗:众类随时色不同,云霞幻出夺天工。文章今古人相比,只恐将来不令终。

  又为毛羽纸竹之物。

  诗:光明翠黛一身轻,作用人将手内擎。千古才名忆诸葛,貔貅百万指挥中。

  六合木神也,春旺冬理,秋死夏休,四季囚。旺相为竹木盘盒上携来之物,或是门户上取下之物,亦为筐笼已坏之物。

  诗:团圆体象甚于亲,生木全凭矫揉为。莫道胸中空落落,用时一饱自巍巍。

  或带休囚,主火土之物,亦是草木之灰。

  诗:济用谁知不自昌,傍人门户倚人墙。近来形体如柴瘦,反被儿童削木榔。

  勾陈土神也,同天乙,旺相为土类,亦主硬物砖石等名。

  诗:泥土陶成性格坚,堆堆积积满山川。莫言在世无遭架,入海曾经神将鞭。

  青龙木神也,同六合,旺相为钱货铁木之类,亦拟喜庆中来者。

  诗:举世昏昏名利间,方兄气势自滔天。只因久贮黄金窟,今日偏能化紫蝉。

  又:

  诗:卯酉真形两配合,刚柔成器任琢磨。迩来变化将成用,不似从前怨斧柯。

  天后水神,冬旺秋相,夏囚春休,四季死。旺为水族,或丝竹杂项,自妇女手中所成者。

  诗:溪边低首隐形踪,玉体修长兴自浓。待得春雷惊蛰兆,此中自有万般龙。

  太阴,金神也,秋旺冬囚,春休夏死,四季相。旺则为坚刚铜铁之物。

  诗:欧冶当年独铸锤,从来形瘦强安排。庖丁不解谁能使,留与冯谖取次弹。

  又为丝绢,或手帕四方之物。

  诗:端的平平软且方。腹中云雁自成行,推将蜀锦频珍重。屡向人前斗宠光。

  又

  诗:谁道胸中方斛宽,因何形象小团圆。有时舒展高楼上,贵重人家自取看。

  元武水神,旺相为柔软之物,亦主纸笔之具,要与天后相称,更是阴人携带之物。

  诗:身样轻轻冗更长,蒙恬未遇不为良。有时攒戏凭挥洒,废弃还应作冢藏。

  诗:能教音信通千里,解使文章运入边。惆怅江郎惊梦里,姻缘自负好文章。

  太常土神也,同天乙,旺相主物生土中,或食物从妇女手中来。

  诗:物类端从妇女来,不妨庖内自安怀。还经火气成时用,莫去匆匆乱照埃。

  又主丝绵之物

  诗:双股携来软且长,人人用汝系轻狂。有时腐冻还留得,送入他人作猪浆。

  白虎金神也,同太阴,旺相为刚硬之物,或铜铁刀刃之类。若带休囚之气,主角骨尾舌。

  诗:顽铁人言刚且奇,而今扯得嫩如丝。良工买取妆花样,且向风前折树枝。

  天空土神也,同天乙,旺相亦为土类,或自僧道中来。若带水火金气,为炉冶所成之物。

  诗:一气呵成体益坚,空空如也出新鲜。虽然不作佳宾用,终日房中不宜闲。

  又药物之类

  诗:腰细尼姑腹痛忙,红红产下几儿郎。心灵计巧团圆了,更是消灾赴道场。

  射人身上衣物

  子丑寅卯,此四支属足,遇一发用,即以此断。

  诗:蛟宫织就染血青,不用珠穿步步轻。可爱东廊行雪里,半弯蟾迹印纵横。

  卯酉辰戌,此四支属于腰膝,遇一亦可类推。

  诗:满怀异气飘飘起,曾向宫中寒月娇。形象曲弯团数尺,平时最喜沉郎腰。

  午未巳申,此四支为衣领,更属网巾等物。

  诗:功成清品驻蓬山,不在涧兮不在巅。近岭一弯随处有,任他名利不相干。

  占时克应

  以所用时及初传神将决之。

  子为云雨或鼠燕。丑为牛马或车盖。寅为贵人或书吏。卯为风雷或狐兔。辰为微雨或恶人。巳为晴明或赤云,或绯衣宾客。

  午为南方绛云,或人乘马驴及紫衣。未为老人,或人携酒食,及羔鹰。申为白云,或白衣人送物。酉主西方有鸟飞过,或白云,或白衣人送物。戌为胥吏,及驴犬,或争讼。亥为黑云,或皂衣人、猪、犬。

  天乙五色云,或贵官,及异服尊长。螣蛇惊怕、忧戚事。

  朱雀南方鸟鸣,或南方有人将文字来。

  六合风雷,兼买卖交易,或彩服亲朋,及美色妇人。

  勾陈争斗田土事,或褐衣喧哗。青龙人送钱物,或僧道至。

  天空奴婢持物,或欺诈之事。白虎病人,或丧服人。

  太常贵官医儒,或赠酒食。元武黑云阴雨,或皂衣人,或失物。

  太阴孝服,或白衣人,或送物。天后微云,或命妇,及异服妇人、僧道。

  旺相推详则应,休囚天空空亡皆不应。

  维扬旧本六壬银河棹真本卷终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