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座123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算命大全 > 《焦氏易林注》 >

卷十四

时间:2015-08-30 01:17:21 来源:星座123

卷十四
  渐之第五十三
  渐。别离分散,长子从军。稚叔就贼,寡老独居,莫为种瓜。巽陨落,故别离分散。震为长子、为争战,震伏,故曰长子从军。艮为少男,故曰身叔。艮坎连,故曰就贼。巽为寡,艮为老,坎为孤独,故曰寡老独居。艮为果蓏,故曰瓜。○居,汲古作安,非,依宋元本。
  乾。旦种谷豆,暮成藿羹。心之所愿,志快意惬。详前。以其为乾卦,故再释之,此用渐象。伏震为旦,巽为谷豆、为藜藿,坎为暮、为羹。旦种暮食,言其速也。坎为心志,兑悦,故曰快、曰惬。○谷,宋元本作菽,菽,亦豆也,故从汲古。
  坤。牡飞门启,忧患大解,不为身祸。坎为牡,艮为门,渐变,坤中虚,故曰牡飞门启。坎为忧患,变坤,故曰忧患大解。坤为身、为祸,风散,故不为身祸。
  屯。东山西山,各自止安。虽相登望,竟未同堂。详《姤》之《坤》。艮山,震东,坎西,艮为止、为望、为堂,震为登。
  蒙。众鸟所翔,中有大怪。九身无头,魂惊魄去,不可以居。详《否》之《同人》。丁云:郭璞《江赋》奇鶬九头,《御览》:《典略》云:齐园有九头鸟,赤色,似鸭,九头皆鸣,又引《岭表录异》云:鬼车入人家链人魂气。又《酉阳杂俎》亦云鬼车十首,后为犬爵落一首。
  需。交侵如乱,民无聊赖。追戎济西,敌人破阵。通《晋》。坤为乱、为民,坤丧,故民无聊赖。坤为戎,坎为西,坎水,故曰济西。坎为破,坤为师,故曰破阵。《左传·庄十八年》追戎于济西,不言其来,讳之也。○戎,汲古讹我,敌人破阵作狄人便殚,均依宋元本。
  讼。麟凤所翔,国无咎殃。贾市十倍,复归惠乡。互离为文,故曰麟凤。伏坤为国,巽为贾市、为倍,坤数十,故曰贾市十倍。坤为乡,震为归、为惠。
  师。凿井求玉,非卞氏宝。身困名辱,劳无所得。互震为宝玉,坎为井、为困辱、为劳,坤为身,艮为名,二四艮覆,故曰名辱。○宝。宋元本作室。汲古作宅,依局本。
  比。文山鸿豹,肥腯多脂。王孙获愿,载福巍巍。陆佃《埤雅》引郭璞曰鸿似雁,无后趾,毛有钓文,亦名鸿豹。易林文山鸿豹谓此也。坤为文,艮为山、为鸿、为豹,故曰文山鸿豹。伏乾为肥,坎为膏、为脂,艮为孙,伏乾,故曰王孙。艮山形长,故曰巍巍。
  小畜。周成之隆,刑措除凶。太宰费石,君子作人。通《豫》。震为周,艮为成,坎为刑法,坤为凶,艮止,故曰刑措除凶。艮为官、为石,故曰太宰费石。按:《左传·庄八年》反诛屦于徒人费,鞭之见血出,遇贼于门,袒而示之臂,请先入,伏公而出,鬬死于门中,石之纷如死于阶下。费石皆忠于襄公者,故下曰作人。艮为君子。○石,汲古作佑,依宋元本。
  履。珪璧琮璋,执贽见王。百里甯戚,应聘齐秦。详《需》之《井》。○璋,宋元本作璜。
  泰。穿空漏彻,破坏残缺。陶弗能冶,瓦甓不凿。伏巽为空漏,兑为破缺,伏艮为火,故曰陶冶破缺,故不能陶冶。艮为瓦甓,坤虚,故不必凿。
  否。鸿飞遵陆,公出不复,伯氏客宿。详《损》之《蹇》。
  同人。虾蟇羣聚,从天请雨,云雷运集,应其愿所。详《大过》之《升》。末句汲古作“应时輙下,得其所愿”,依宋元本。又运汲古作连,亦非。
  大有。老弱无子,不能自理。为民所忧,终不离咎。管子治国,侯伯宾服。乘舆八百,尊我桓德。通《比》。坤为老弱,三至五震覆,故曰无子。坤为民、为咎,坎为忧,艮为终。离,同罹。后四句与上文意不属,定为崔篆虞翻等林辞所窜人者。○桓,元本讹恒,依宋本、汲古。
  谦。播梅折枝,与母别离,绝不相知。详《讼》之《谦》。播,种也,言折枝种于他处。与母别离者,言此枝与母树分离也。震为梅、为枝、为耕种,坤为母,丁宴释文引《说苑》执一枝梅事为解,皆由播讹为蟠之误也。○播,各本皆作蟠,依《讼》之《谦》校。
  豫。盛中不绝,衰老复拙。盈满减亏,瘯??腯肥。郑昭失国,重耳兴起。震为盛,坎为中,坤为老、为减亏,艮为节,故曰瘯??、曰肥腯。坎为郑,艮为光明,故曰郑昭。坎为失,坤为国,故曰失国。坎为耳,坤为重,震起,故曰重耳兴起。○瘯,元本作痴,依宋本、汲古。《左传·桓六年》谓其不疾瘯蠡也。注:瘯蠡,疥癣,蠡不从病即瘰字。
  随。闻虎入邑,必欲逃匿。走据阳德,不见霍叔,终无忧慝。艮为邑、为虎,巽为入,兑为闻,故曰闻虎入邑。《战国策》夫市无虎明矣,然而三人言而成市虎。巽为隐伏,故曰逃匿。震为走,艮纳丙为山阳,故曰走据阳德。艮为叔、为山,故曰霍叔。巽伏,故不见。艮为终,丁宴所释至为牵强,不可从,阙疑可也。○心,宋元本作必,走作无,阳作易,均依汲古。霍叔,元本作藿菽,依宋元本、汲古。终,汲古作绝,依宋元本。易林以兑为耳,故为闻。
  蛊。随时逐便,不失利门。多获得福,富于封君。艮为时,震为逐,巽为利,艮为门,故曰利门。震为福、为君。
  临。禹作神鼎,伯益衔指。斧斤既折,憧立独坐。贾市不雠,枯槁为祸。详《小畜》之《益》。憧,宋元本作撞,依汲古。坐,各本皆作倚,依《小畜》之《益》校。市,宋元本作万,依汲古。雠,宋本、汲古皆作售,依元本。
  观。春鸿飞东,以马货金。利得十倍,重载归乡。详《比》之《中孚》。
  噬嗑。金齿铁牙,寿考宜家。年岁有余,贪利者得。虽忧无咎。艮为金铁、为寿考,伏兑为齿牙,震为年岁、为有余。伏巽为利,坎为忧,震解,故无咎也。○余,宋元本作储,依汲古。
  贲。膏泽沐浴,洗去污辱。振除灾咎,更与福处。互坎故曰膏沐、曰洗去污辱。离为灾,震为福。
  剥。履阶登墀,高升峻巍。福禄洋溢,依天之威。坤形似阶墀,而一阳在上,故曰履阶登墀,高升峻巍。伏乾为福禄、为天,坤水,故曰洋溢。○升,宋元本作登,依汲古。
  复。坤厚地德,庶物蕃息。平康正直,以绥大福。坤为庶物,震为生,故曰蕃息。坤为平、为直,震为福。
  无妄。绝域异路,多所畏避。使我惊惶,思吾故处。伏升。坤为域,兑决,故曰绝域。震为大涂,巽为歧,故曰异路。巽伏,乾惕,故曰畏避。坤为我,震为惊。○惶,宋元本作惧,依汲古。
  大畜。襁褓孩幼,冠带成家。出门如宾,父母何忧。详《遯》之《恒》。兹取象旁通萃。
  颐。一寻百节,绸缪相结。其指诘屈,不能解脱。八尺曰寻,坤卦数八,故曰一寻。艮多节,坤为百,故曰一寻百节。伏巽为结,艮为指,震为解脱,下卦艮反,故曰其指诘屈。○屈,元本作诎,依汲古。
  大过。鹰鸇猎食,雉兔困极。逃头见尾,为人所贼。通《颐》。艮为鹰鸇,震为食,坤文为雉,震为兔,正反艮故曰困极。艮为头,在上,故曰逃。而下为覆艮,艮为尾,故曰见尾。本卦兑为见,巽为贼,震为人,坤杀,故曰为人所贼。贼,害也。○人,宋元本作害,非,依汲古。
  坎。危坐至暮,请求不得。膏泽不降,政戾民忒。忒,宋元本、汲古作惑,依局本。民,汲古作弗,非,依宋元本。艮为坐、为请求,坎为暮,坎失,故不得。坎为膏泽,艮止,故不降。坤为政、为民,坎折坤,故政戾民忒。
  离。刚柔相呼,二姓为家。霜降既同,惠我以仁。详《家人》之《损》。
  咸。慈母念子,飨赐得士。蛮夷来服,国人懽喜。伏损。坤为慈,母为思念,震为子、为士。兑时,故曰飨。坤为夷狄、为国,震为人、为喜。
  恒。良夫孔姬,胁悝登台。柴季不扶,卫辄走逃。详《损》之《恒》。
  遯。子长忠直,李陵为贼。祸及无嗣,司马失福。互巽为长、为直、为桃李,艮山,故曰李陵。巽为贼,巽下断,故曰无嗣。乾为马、为福,阴消阳,故曰司马失福,谓司马子长因救李陵,而被腐刑也。○李陵,宋本作李氏,汲古作季氏,依元本。
  大壮。节度之德,不涉乱国。虽昧无光,后大受庆。伏艮为节。坤为乱、为国,坤伏,故曰不涉乱国。坤为黑,故曰昧、曰无光。震为后,乾为大。
  晋。驱羊南行,与祸相逢。狼惊我马,虎盗我子,悲恨自咎。伏兑为羊,离为南,中爻坎,故曰与祸相逢。艮为虎狼,坎为马、为盗,震为子,二至四震覆,故子为虎盗。坎为悲恨。
  明夷。尼父孔丘,善钓鲤鱼。罗网一举,获利万头,富我家居。网,宋元作鈎,依汲古。○震为陵、为父、为孔、为丘,故曰尼父孔丘。坤为鱼,离为罗网,坤为利、为万,坎为首,故曰获利万头。坎为室家,坤为富。
  家人。本根不固,华叶落去,更为孤妪。本,宋元本讹大。○巽为枯,下断,故曰本根不固。伏震为华叶,巽陨落,故曰华叶落去。巽为寡、为妇,故曰孤妪。
  睽。设罟捕鱼,反得屠诸。员困竭忠,伍氏夷诛。此用《渐》象。互离为罔罟,巽为鱼,艮手为捕,故曰设罟捕鱼。坎为匕、为刺,故曰屠诸,言得屠者专诸也。坎为弓、为员、为忠,坎数五,巽颠陨,故曰伍氏夷诛,谓伍员也。《左传》伍员进专诸于吴公子光,《吴越春秋》专诸曰:王何好,光曰:好鱼炙,专诸乃去,从太湖学鱼炙。○屠,汲古讹居,今依宋元本。
  蹇。敏捷亟疾,如猿集木。彤弓虽调,终不能获。水流动故曰敏捷亟疾。艮为猿、为木,坎为集,故曰如猿集木。坎为弓、为赤,故曰彤弓。艮为终。
  解。冠带南行,与福相期。邀于嘉国,拜位逢时。此用《渐》象。位,汲古作为,音讹字,依宋本。行,宋元作游,渐艮为冠,巽为带。互离,故曰南行。震为福、为嘉,艮为国、为拜、为时。
  损。年丰岁熟,政仁民乐,禄入获福。坤为年岁、为多,故曰丰熟。坤为政、为民,震为仁、为乐、为福禄。
  益。筑阙石颠,立基泉源。疾病不安,老孤无邻。详《艮》之《复》。泉,汲古作水,依宋元本。
  夬。逐狐东山,水遏我前。深不可涉,失利后还。详《蒙》之《蛊》。
  姤。麟子凤雏,生长嘉国。和气所居,康乐温仁,邦多圣人。伏坤为麟凤,震为子、为雏、为生长。坤为国、为邦,震为乐、为仁,乾为圣人。
  萃。西行求玉,冀得瑜璞。反得凶恶,使我惊惑。兑为西,伏震为瑜璞、为玉,艮为求,故曰西行求玉。坤为凶恶、为忧惑。○瑜,汲古作卞,依宋元本。
  升。心狂老悖,视听聋盲。正命无常,下民多孽。坤为心、为老悖,易以兑为眇,二至四互兑,故曰视盲。初至四互大坎,故曰听聋。巽为命,巽进退不果,故曰无常。坤为民、为孽、为下、为多。
  困。南国少子,材略美好。求我长女,贱薄不与。反得丑恶,后乃大悔。详《比》之《渐》。此亦用渐象。
  井。逶迤高原,家伯妄施,乱其五官。伏艮为高原。伏震为伯,艮为家,故曰家伯。家伯,幽王臣助王为虐者也,《诗·小雅》家伯冡宰是也。离为乱,艮为官,互坎,卦数五,故曰五官。
  革。谢恩拜德,东归吾国,欢乐有福。震为恩德,艮为拜、为国,震为东、为反,故曰东归吾国。震为乐、为福。全用旁通象。
  鼎。鸡鸣同兴,思配无家。执佩持凫,无所致之。巽为鸡、为鸣,伏震为兴。艮为家,艮伏,故曰无家。艮为执持、为凫,震为玉,故曰佩。坤虚,故曰无所致之。《诗·郑风》女曰鸡鸣,士曰昧旦;将翔将翔,弋凫与雁,又知子之来之,杂佩以赠之。○兴,汲古讹举,佩作佩,无所作莫使,兹均依宋元本。
  震。凶重忧累,身受诛罪,神不能解。坎为凶忧、为桎梏,艮为身,故曰身受诛罪。震为神、为解,坎陷,故不能解。○累,汲古作虑,依宋元本。
  艮。虎豹熊罴,游戏山谷。仁贤君子,得其所欲。详《谦》之《中孚》。
  归妹。海隅辽右,福禄所至。柔嘉蒙佑,九夷何咎。兑为海、为右,震居东北,故曰辽右。震为福禄,数九,故曰九夷。坎为夷也。
  丰。华首之山,仙道所游。利以居止,长无咎忧。详《谦》之《井》。
  旅。甲乙戊庚,随时转行。不失常节,萌芽律屈。咸达生出,各乐其类。详《噬嗑》之《坤》。乐,汲古作顺。
  巽。跛踬未起,失利后市,不得鹿子。伏《震》。震为起,坎蹇,故跛踬。巽为利市,坎为失,震为后,故曰失利后市。震为鹿、为子,风散,故不得。
  兑。怙恃自负,不去于下。血从地出,诛罚失理。伏艮为负,二阳皆在上,故曰不去于下,言有所恃不肯居下也,《诗》曰无父何怙,无母何恃。坎为血,居重阴之间,故曰血从地出。坎为刑罚。
  涣。江河淮海,天之都市。商人受福,国家饶有。详《谦》之《小畜》。
  节。节情省欲,赋歛有度。家给人足,且贵且富。坎为情欲,艮止,故曰节、曰省。坎为聚,故曰赋歛。度,《说文》法制也。坎为法,故曰有度。艮为家,震为人,艮贵震富。○末句宋元本作利以富贵,依汲古。
  中孚。?池鸣呴,呼求水潦。云雨大会,流成河海。巽为?,兑为池,震为鸣呼。伏大坎为潦、为云雨、为河海。○?池,宋本、汲古作牝马,元本作牝牛,依《随》之《临》校。呴,宋元本作哅,依汲古。水,各本皆作其,依《随》之《临》校。
  小过。日月之涂,所行必到,无有患故。艮为日,兑为月,震为大涂、为行,震乐,故无有患故。
  既济。乘风而举,与飞鸟俱。一举千里,见吾爱母。详《明夷》之《鼎》。
  未济。阴配阳争,卧木反立。君子攸行,丧其官职。卦三阳三阴,故曰阴配阳争,言阴盛与阳争也。昭帝元凤三年春,上林有柳树枯僵自起生,故曰卧木反立。时眭孟言僵柳复起,将有匹夫为天子者,被诛。三四句亦似指其事。
  归妹之第五十四
  归妹。坚冰黄鸟,常哀悲愁。不见白粒,但覩藜蒿。数惊鸷鸟,为我心忧。详《乾》之《噬嗑》。○白,汲古作甘,覩作叹,蒿作荆,依宋元本。鸟常,元本作裳鸟,似非。
  乾。荆木冬生,司寇缓刑。威权在下,国乱且倾。此仍用遇卦象。归妹上震为荆木、为生,坎为冬,故曰冬生。坎为寇、为刑,震生,故曰缓刑。伏艮为国,离为乱,故曰国乱且倾。
  坤。喘牛伤暑,不能耕亩。草莱不辟,年岁无有。世说:满奋曰,臣犹吴牛见月而喘。盖吴牛畏暑,见月以为日,故喘也。又《汉书·丙吉传》见牛喘吐舌而问之。此用遇卦《归妹》象。离为牛,震声,故曰喘牛。离为夏,故曰伤暑。震为草莱、为年岁,坎折,兑毁,故无有。○耕,宋元本作成,依汲古。
  屯。鱼欲负流,众不同心。至德潜伏。坤为鱼,艮为负,坎为流,坤上艮,艮上坎,故曰鱼欲负流。坤为众,坎为心,震起,艮止,故不同心。震为德,坎隐,故曰潜伏。○潜伏,宋元本作安乐,依汲古。
  蒙。春耕有息,秋入利福。献豜私豵,以乐成功。互震为春、为耕、为生,故曰有息。伏兑为秋,伏巽为入、为利,震为福,故曰秋入利福。《诗·豳风》言私其豵,献豜于公,《传》豕一岁曰豵,三岁曰豜。坎为豕,艮手为献,艮为小,坎隐,故曰私豵。震为乐、为功,艮为成。○豵,汲古作豭,依宋元本。
  需。生有圣德,上配太极。皇灵建中,授我以福。详《家人》之《需》。
  讼。右抚琴头,左手援带。凶讼不已,相与争戾,失利而归。此似用《归妹》象。兑为右,坎为首,震为乐,故曰右抚琴头。震为左,伏艮为手、为援,巽为带,故曰左手援带。兑口,震言,故曰讼、曰争。巽为利,坎失,故曰失利。
  师。炙鱼棝斗,张伺夜鼠。舌不忍味,机发为祟,笮不得去。详《井》之《坎》。棝,依校,宋元本作枯,汲古作拈。卦旁通《同人》。巽为鱼,下离,故曰炙鱼。坤为闭,故曰棝斗。震为斗也。张、夜,汲古作阴、作硕,忍作思,机作讥,均依宋元本。《说文》棝斗可以射鼠。
  比。申酉脱服,牛马休息。君子以安,劳者得懽。坤位申,坎位酉。服,犹驾也。坤为牛,坎为马,艮止,故脱服而休息也。艮为君子、为安,坎为劳,五统羣阴,故曰得懽。
  小畜。尧问尹寿,圣德增益。使民不疲,安无怵惕。详《遯》之《随》。尹寿,人名,《新序》尧学乎尹寿。寿,汲古作爵,非。
  履。孤公忧妇,独宿悲苦。目张耳鸣,莫与笑语。详《讼》之《归妹》。巽为寡,乾父,故曰孤公。
  泰。外得好畜,相与嫁娶。仁贤集聚,谘询厥事。倾夺我城,使家不宁。坤为养、为畜,在上,故曰外得好畜。震为嫁、为娶、为仁贤、为言,故曰谘询。坤为集聚,艮为城、为家,三五艮覆,故曰倾城、曰家不宁。按:上六城复于隍,即谓三至上艮覆也。
  否。煎砂盛暑,鲜有不朽。去河千里,败我利市。老牛盲马,去之何悔。艮为砂、为火,故曰煎砂。候卦乾在己,巽后天亦居己,艮火,故曰盛暑。巽为朽、为利市,坤为河、为千里、为我、为败、为老牛,乾为马,坤迷,故曰盲马。○千,元本、汲古、丁本作三,依宋本。牛盲,汲古讹手育,依宋元本。
  同人。甲乙戊庚,随时转行。不失常节,萌芽律屈。咸达出生,各乐其类。详《渐》之《旅》。
  大有。衣宵夜游,与君相遭。解除烦惑,使心不忧。乾为衣,《说文》衣,依也。伏坤为帛,故曰衣宵。宵绡同。《士昬礼》宵衣注宵读为《诗》素衣朱绡之绡,绡,绮属也。又《特牲馈食礼》主妇宵衣南面,郑注:宵,绮属也,此衣染之以黑,其缯本名曰宵。《诗》有素衣朱宵,《记》有玄宵衣,然则衣宵夜游者,即衣锦夜游也。伏坎为夜。乾为君,坎为心、为忧惑,坎伏,故解除。○衣,各本皆作依,依《小过》之《否》校。
  谦。死友绝朋,巧言为谗。覆白污玉,颜叔哀喑。艮为朋友,坤为死,故曰死友绝朋。正反震,故曰巧言、曰谗。震为白、为玉,坤黑,故曰覆白污玉。艮为颜、为少子,故曰颜叔。坎为悲哀。颜叔未详。
  豫。逐利三年,利走如神。展转东西,如鸟避丸。震为逐,伏巽为利,坤为岁,震数三,故曰三年。震为神、为东,坎位西,为丸、为隐伏,艮为鸟,故曰如鸟避丸。
  随。堤防坏决,河水泛溢。伤害禾稼,君孤独宿。没溺我邑。艮为堤防,兑附决,故曰坏决。互大坎,故曰河水泛溢。震为禾稼,兑毁折,故曰伤害禾稼。震为君,坎为孤,坤为寡,故曰君孤独宿。艮为邑。○泛溢,宋元本作放逸。稼下汲古多民流去室四字,宋元本无。君,宋元本作居,依汲古。
  蛊。阴阳隔塞,许嫁不答。旄丘新台,悔往叹息。详《晋》之《无妄》。旄,无妄作宛,宛丘,陈诗,旄丘,卫诗,姑两存之。
  临。伯夷叔齐,贞廉之师。以德防患,忧祸不存。详《泰》之《乾》。
  观。阳为狂悖,拔剑自伤,为身生殃。详《明夷》之《井》。
  噬嗑。进士为官,不若服田,获寿保年。艮为官,震为士、为进,故曰进士。艮为田、为寿、为保,震为年。
  贲。耕石不生,弃礼无名。缝衣失针,襦袴不成。震为耕,上艮,故曰耕石。离为礼,艮为名,坎隐伏,故曰弃礼、曰无名。震为衣,坎为针,伏巽绳,故曰缝衣。坎失,故曰失针。震为襦,伏巽为袴,坎破,故不成。
  剥。灵龟陆处,一旦失所。伊子复耕,桀乱无辅。艮龟,处坤上,故曰陆处。
  复。室当源口,漂溺为海。财产殚尽,衣食无有。坤水,故曰漂溺。
  无妄。鷄方啄粟,为狐所逐。走不得食,惶惧喘息。巽为鷄,震为粟、为逐,艮为狐,乾惕,故曰惶惧。
  大畜。家在海隅,桡短流深。岂敢惮行,无木以趋。详《观》之《明夷》。桡短,依校,各本多作绕旋,绕,形讹,旋,音讹字。
  颐。他山之错,与璆为仇。来攻吾城,伤我肌肤,国家骚忧。艮为山、为错,《禹贡》厥贡磬错注:治玉之石曰错,《诗·小雅》他山之石,可以为错。惟错玉,故曰与璆为仇。璆,亦玉也。坤为仇、为城、为国、为伤,艮手为攻、为肌肤、为家,坤为忧也。○璆,宋元本作环,吾作我,均依汲古。
  大过。弊镜无光,不见文章。少女不嫁,弃于其公。离为镜,卦上下皆半离,故曰弊镜。互大坎,故无光。坤为文章,坤伏,故曰不见文章。巽为少女,震为归、为嫁、为公,震伏,故曰不嫁、曰弃于其公也。《易·大过》以巽为少女,兑为老妇,故易林本之。
  坎。大蛇巨鱼,相搏于郊。君臣隔塞,戴公庐漕。详《噬嗑》之《讼》。庐漕,依校,各本多作出庐,不协。第二句汲古作相辅杀之,第四句作郭公失庐。按:郑有内蛇外蛇鬬之事,未有鱼相搏者,据此林似为郭国将亡之事,而今不能考。
  离。绝世无嗣,福禄不存。精神涣散,离其躬身。艮为世,震为子,艮震皆伏,而兑为附决,故曰绝世无嗣、曰福禄不存。震又为福禄也。震为精神,互巽风,故曰涣散。艮为身,艮伏不见,故曰离。○不,元本作无,从宋本、汲古。
  咸。文德之君,养人致福。年无胎夭,国富民实。忧者之望,曾参盗息。通《损》。坤为文,震为德、为君、为人、为福,坤为养、为年岁,震为胎,坤为死、为夭,震福,故无。坤为国民、为富实。下二语有讹字,难解。○曾,宋本作憎,元本作增,姑从汲古,以俟再考。
  恒。合欢之国,喜为我福。东岳南山,朝跻成恩。通《益》。坤为国,初至五正反震相对,故曰合欢之国。震为东,又为南,上艮,故曰东岳南山。震为朝、为跻、为恩德。案:《周礼》眡祲注云:隮,虹也。《鄘风》朝隮于西,崇朝其雨,疏亦训隮为虹,言虹见于西方则雨气应也。隮跻同字,然易林数见皆作跻,朝跻成恩者,言山岳虹见雨应以成其恩泽也。○跻,汲古作济,依宋元本。恩,宋元本作息,依汲古。恩与山韵。
  遯。忧人之患,履悖易颜。为身祸残,率身自守。与喜相抱,长子成老,封受福祉。乾为畏惕,故曰忧患。伏震为履,坤为悖,艮为颜,坤为身、为祸。艮为守、为抱,震为喜、为长子,坤为老。后四句与前三句吉凶相反,定为衍文,本林至第三句而此。○老,汲古作考,义同。
  大壮。太公避纣,七十隐处。卒逢圣文,为王室辅。详《明夷》之《坤》。逢,宋元本作受,依汲古。
  晋。江汉上流,政逆民忧。阴代其阳,雌为雄公。互坎为水,坤亦为水、为江汉、为流。坤为政、为民,逆行,故曰政逆民忧。坎为忧也。坤为阴、为雌,五阳位,阴居之,故曰代阳、曰雌为雄。○代,宋元本作伐,非,依汲古。
  明夷。缩绪乱丝,举手为灾。越亩逐兔,丧其衣袴。伏巽为绪、为丝,震为反,故曰缩绪。坤乱,故曰乱丝。坤为亩、为丧,震为兔、为越、为衣,伏巽为袴,坤丧,故曰丧其衣袴。○绪,汲古作缩,非,依宋元本。
  家人。臭彘腐木,与狼相辅。亡夫失子,忧及父母。巽为臭,坎豕,故曰臭彘。巽为木、为腐,狼象未详。震为夫、为子,震伏,故曰亡失。坎为忧,巽为母,伏震为父。○木,宋元本作水,依汲古。
  睽。刲羊不当,女执空筐。兔跛鹿踦,缘山坠堕,谗佞乱作。此用《归妹》象。上二句归妹上六意也。兑为羊,坎为刺,故曰刲羊。兑为女,震为筐,震虚,故曰女执空筐。震为兔、为鹿,互坎,故曰跛踦。伏艮为山,伏巽为坠堕,兑口震言,故曰谗佞乱作。
  蹇。拔剑伤手,见敌不喜。良臣无佐,困忧为咎。艮为剑、为手,坎为伤,故曰拔剑伤手。坎忧,上坎中爻坎,坎遇坎为敌,故曰见敌不喜。离为见,坎病,故不喜。艮为臣、为佐,坎为孤,故曰无佐。坎为困忧,《艮·彖传》云上下敌应,即以艮见艮为敌也。○喜,宋元本作善,困作国,均依汲古。
  解。三羖五牂,相随俱行。迷入空泽,循谷直北。径涉六驳,为所伤贼。详《无妄》之《观》。贼,宋本、汲古作败,依元本。径皆作经,依汲古《无妄》之《观》校。
  损。争鸡失羊,亡其金囊,利得不长。陈蔡之患,赖楚以安。详《恒》之《夬》。
  益。三骊负衡,南取芷香。秋兰芬馥,盈满神匮,利我仲季。震为马,数三,故曰三骊。艮为负、为衡,巽为香、为兰芷,震为南,故曰南取。伏兑为秋,故曰秋兰。震为神、为匮,坤多,故曰盈满。巽为利,艮为季。○衡,宋元本作衔,取芷作芷取,均依汲古。骊,汲古讹洒。
  夬。孟夏己丑,哀呼尼父。明德讫终,乱虐滋起。详《睽》之《恒》。夏,汲古作春,非。
  姤。履不容足,南山多叶。家有荥兰,乃无病疾。震为履、为足,震伏,故不容足。乾为山、为南,巽为芝兰,坤为疾病,坤伏,故无。○叶,宋本作草,元本作革。芝,宋元本作芳,均依汲古。
  萃。三足无头,不知所之。心狂睛伤,莫使为明,不见日光。伏震,故曰三足。乾为头,乾伏,故曰无头。三至上正反震,故曰不知所之。坤为心,巽风,故曰心狂。兑为半离,易履卦谓之眇,故此曰睛伤。艮为日、为光,互巽为伏,故曰不见。○日,宋元本作月,非,依汲古。心狂睛伤,汲古作心在精伤,依宋元本。
  升。戴尧扶禹,松乔彭祖。西过王母,道路夷易,无敢难者。详《师》之《离》。松,汲古讹从,依宋元本。
  困。式微式微,忧祸相绊。隔以岩山,室家分散。详《小畜》之《谦》。绊,汲古作半,依宋元本。
  井。灵龟陆处,一旦失所。伊子复耕,桀乱无辅。详《剥》林。
  革。仁德覆洽,恩及异域。泽被殊方,祸灾隐伏。蚕不作室,寒无所得。通《蒙》。震为恩德,坤为巽域、为殊方。兑为恩泽,坤为祸灾,坎为隐伏,巽为蚕,坎为室,坎伏,故曰不作室。坎为寒室,茧也。
  鼎。夏麦??,霜击其芒。疾君败国,使年夭伤。详《泰》之《贲》。??,汲古作????,依宋元本。
  震。火虽炽,在吾后。寇虽多,在吾右。身安吉,不危殆。详《大有》之《需》。
  艮。辽远绝路,客宿多悔。顽嚣相聚,生我畏恶。详《明夷》之《小畜》。辽远,元本作远辽,依宋本、汲古。
  渐。悬悬南海,去家万里。飞兔腰褭,一日见母,除我忧悔。详《晋》之《坎》。腰褭,各本作褭骏,依《晋》之《坎》校。
  丰。困而后通,虽厄不穷。终得其愿,姬姜相从。震为姬,巽为姜。
  旅。西贾巴蜀,寒雪至毂。欲前不还,得反空屋。详《家人》之《解》。○空,元本作窒,依宋本。
  巽。新作初陵,烂陷难登。三驹摧车,踬顿伤颐。伏艮为陵,巽为烂,伏震为登,坎陷,故难登。震为驹,数三,坎破,故曰三驹摧车。伏坎为蹇,初至四互颐,故曰踬顿伤颐。
  兑。延颈望酒,不入我口。深目自苦,利得无有,幽人悦喜。详《无妄》之《大畜》。
  涣。仲春孟夏,和气所舍。生我嘉福,国无残贼。坎为仲,互震,故曰仲春。对卦离为夏,震为长,故曰孟夏。坎为和,震出,故曰舍。震为生、为嘉福,艮为国,坎为贼,风散,故无贼。舍,发也。
  节。张网捕鸠,兔离其灾。雌雄俱得,为罝所贼。通《旅》。离为网、为鸠,艮为捕,震为兔,旅下卦震覆,故曰兔罹其灾。离罹通用。艮为雄,互巽为雌,离罝在上,故曰雌雄俱得。巽为贼也。
  中孚。三人俱行,一人言北。伯仲欲南,少叔不得。中路分争,道鬬相贼。详《剥》之《巽》。争道,汲古作道争,依宋元本。
  小过。然诺不行,欺绐误人。使我露宿,夜归温室。神怒不直,鬼击其目。欲求福利,适反自贼。详《恒》之《观》。后三句宋元本作鬼欲求独,刺击其目,反言自贼,依汲古。
  既济。陈辞达诚,使安不倾。增禄益寿,以成功名。详《明夷》之《晋》。
  未济。火烧公床,破家灭亡。然得安昌,先忧重丧。半艮为床,重离,故曰烧。坎为破、为忧。
  丰之第五十五
  丰。诸孺行贾,经涉山阻。与狄为市,不忧危殆,利得十倍。孺,《说文》乳子也。震为子,兑少。诸,《尔雅·释诂》诸诸便便辩也。震为言,故曰诸孺。震为商贾,故曰行贾。伏艮为山,兑为狄,按:《吕览》有西翟,翟狄通用。《周语》自窜于戒[当作戎]翟之间是也。《尔雅》注称东夷、西戎、北狄,然观各书,戎狄于西北实不分,故林以兑西为狄也。巽为市,坎为忧,坎伏,故不忧不殆。巽为利、为倍,兑数十,故曰十倍。林意言者孺行贾当危殆,而竟得利也。○山,宋元本作火,狄作杖,均依汲古。
  乾。鼎足承德,嘉谋生福。为王开庭,得心所欲。详《晋》之《大壮》。
  坤。曳纶江海,钓鲂与鲤。王孙列俎,以飨仲友。此用丰卦。互巽为纶,兑为江海,巽为鱼,故曰鲂鲤。伏艮为王孙,伏震为俎,兑食,故曰飨。兑为朋友,伏坎,故曰仲友。○列俎,宋元本作利得,皆形讹字,依汲古。第二句宋元本作钓挂鲂鲤,依汲古。
  屯。东山臯落,叛逆不服。兴师征讨,恭子败覆。艮山,震东,臯亦小山,故曰东山臯落。臯落,赤狄别种。坤为叛逆、为师,震为征讨、为子,坤顺,故曰恭子。坤为败覆,恭子,太子申生也。闵二年晋侯使太子申生伐东山臯落氏,后申生卒被谮死。
  蒙。千里騂驹,为王服车。嘉其丽荣,君子有成。坤为千里,震马,故曰千里騂驹。震为王、为车、为荣,艮为君子、为成。为王服车,即为王驾车也。
  需。二龙北行,道逢六狼。莫宿中泽,为祸所伤。乾为龙,兑卦数二,故曰二龙。坎北,故曰北行。伏艮为道、为狼,坎数六,故曰六狼。坎为莫、为宿,兑为泽,坤为祸。○二,宋本、汲古作三,非,依元本。莫,宋元本作暮,亦非,西汉时多作莫,暮为后人妄改,故依汲古。
  讼。天灾所游,凶不可居。转徙获福,留止危忧。乾为天,离为灾凶,伏震为转徙、为福,坎陷,故曰留止。坎为危、为忧也。
  师。狐狸雉兔,畏人逃去。分走窜匿,不知所处。详《益》之《解》。知,宋元本讹如,非。
  比。雨师娶妇,黄岩季女。成礼既婚,相呼南去。膏润田里,年岁大喜。详《损》之《益》。女,汲古作子,去作上,均依宋元本。喜,各本皆作有,依《损》之《益》校。田里,各本皆作下土,依《恒》之《晋》校。
  小畜。外栖野鼠,与雉为伍。疮痍不息,即去其室。伏坎为鼠,离为雉,坎离夫妇,故曰为伍。伏艮为疮痍,坤死,故不息。坎为室,震为去,言将死而去其室也。○雉,宋元本作鸡,依汲古。
  履。天命绝后,孤阳无主。彷徨两社,独不得酒。乾天,巽命,巽下断,故曰绝。乾阳,巽寡,故阳孤。震为主,震伏,故曰无主。伏坤为社,兑卦数二,故曰两社。元本注春社、秋社也。坎为酒,坎伏,故不得酒。古者社祭饮食宴乐,故曰得酒,或谓周社亳社亦为两社,然下曰得酒,似指春秋社祭也。○天,宋元本讹夭。
  泰。鹄思其雄,欲随凤东。顺理羽翼,出次须日。中留北邑,复反其室。详《需》之《离》。理,宋元本作里,依汲古。须日中,汲古作日中须,依宋元本。留,元本讹苗。
  否。蜲蛇九子,长尾不殆。均明光泽,燕自受福。巽为蛇,震数九,故曰九子。艮为尾,巽为长,故曰长尾。乾大明,艮光明,故曰均明光泽。伏兑为燕,乾为福。殆,音以。
  同人。日走月步,趋不同舍。夫妻反目,君主失国。详《小畜》之《同人》。
  大有。定房户室,枯薪除毒。文德渊府,害不能贼。通《比》。艮为星,艮止,故曰定。定,星名也。房方通用,《诗·小雅》既方既皁,《郑笺》方,房也。定方者,离乾皆在南,坎坤皆在北,《鄘诗》定之方中,作于楚宫,言定星中四方定可作宫作室也。艮为室,坤为毒、为薪,离为枯。枯薪除毒者,按:《管子》萩室熯造注:熯谓火乾之也。三月之时,阳气盛发,易生瘟疫,楸树鬰臭,以辟毒气,故烧之于新造之室,以为禳祓。枯薪除毒,即此事也。离为文,坤为渊、为府、为害,坎为贼。○定,宋元本作宣,薪作期,兹依汲古。宣字疑为后人所改,谓武帝筑宫于瓠子河上,名曰宣房,独不思下曰除毒,确非治河之事,而祓除之事也。枯,汲古作括,依宋元本。定房户室应为定方作室,此林皆以诗为本,诗定之方中、作于楚室注:定昏中四方正是也,诗秉心塞渊,兹曰渊府,皆依附诗词,故知定房必为定方,户室必为作室,丁宴依宋本作宣房,以为宣房与史记合,岂知宣为讹字,方房通用,然各本皆作房户,亦不敢竟改为方作论定,以俟知者。
  谦。齐东郭卢,嫁于洛都。骏美良好,利彼过倍。详《坤》之《坎》。卢,宋本、汲古作庐,依元本。嫁,往也,见列子。
  豫。病笃难医,和不能治。命终期讫,下即蒿里。详《临》之《益》。
  随。开郭绪业,王迹所起。姬德七百,报以八子。定四年武王之母弟八人,又卜年七百。廓,宋本、汲古讹郭,依元本。绪,汲古讹聚,依宋元本。震为开廓、为王、为足,故曰王迹。震为姬,数七,故曰姬德七百。艮数八,故曰八子。
  蛊。丰年多储,河海饶鱼。商客善贾,大国富有。震为年,艮止,故曰储。巽为鱼,兑泽,故曰河海饶鱼。巽为商贾,艮为国,震为富。○河,宋元本作江,依汲古。
  临。鹄求鱼食,过彼射邑。缯加我颈,缴挂羽翼。欲飞不能,为羿所得。震为鹄、为口,坤为鱼,故曰鹄求鱼食。坤为邑,震为射,故曰射邑。伏巽为缯缴,伏艮为颈,震为羽翼、为飞,坤闭,兑折,故不能飞。坤恶,故曰羿。坤丧,故为所得。
  观。望城抱子,见邑不殆。公孙上堂,文君悦喜。艮为望、为城、为抱,坤为邑、为文,艮为孙、为堂,伏震为君,故曰文君。伏震为喜,兑为悦。○文,宋元本作大,非,依汲古。悦,元本作欢,依宋本。殆,音以。
  噬嗑。左指右麾,邪淫侈靡。执节无良,灵君以亡。震左,坎右,艮手为指麾,坎为邪淫,震富,故曰侈靡。艮为执、为节,震为君,坎为棺椁,故曰亡灵。君谓陈灵公通夏姬,为夏徵舒所弑也。○君,宋元本作公,依汲古。
  贲。日中为市,各持所有。交易资贿,函珠怀宝,心悦欢喜。详《泰》之《升》。
  剥。山没丘浮,陆为水鱼,燕雀无庐。艮为山丘,在坤水上,故曰山没丘浮。艮为陆,坤为水、为鱼,故陆为水鱼。艮为庐,伏兑为燕雀,水大,故庐圮也。
  复。马服长股,宜行善市。蒙佑谐偶,获利五倍。震为马,伏巽为长、为股。服,犹驾也。巽为市,马而长股,必得善市,伏巽为市、为利、为倍,巽卦数五,故曰获利五倍。
  无妄。三狸捕鼠,遮遏前后。死于圜城,不能脱走。详《离》之《遯》。圜城,宋本作环城,元本作环域,依汲古。
  大畜。鬼舞国社,岁乐民喜。臣忠于君,子孝于父。伏坤为鬼、为国、为社,震为舞,乾为年岁,坤为民,震为喜乐,乾为君父,艮为臣,震为子,坤顺,故曰孝、曰忠。
  颐。慈母望子,遥思不已。久客外野,我心悲苦。详《咸》之《旅》。
  大过。雨师娶妇,黄岩季女。成礼既婚,相呼南去。膏泽田里,年岁大喜。校详本林比。
  坎。两狗同室,相啮争食。枉矢西流,射我暴国。高宗鬼方,三年乃服。艮为狗、为室,中爻正反艮,故曰两狗同室。震为口、为食,正反震相对,故曰相啮、曰争食。坎为矢、为曲屈,故曰枉矢。枉矢,星名。《史记·天官书》枉矢如大流星。坎位西,故曰西流。震为射,艮为国,震健躁,故曰暴国。震为宗,坎为鬼,震为年,数三,故曰三年。○两,宋元本作百,依汲古。同,汲古作围,啮作咬,兹依宋元本。
  离。早霜晚雪,伤禾害麦。损功弃力,饥无可食。详《离》之《蛊》。
  咸。腐臭所在,青蝇集聚。变白为黑,败乱邦国。君为臣逐,失其宠禄。巽为腐臭、为青蝇。青蝇,《小雅》篇名戒王信谗也。伏坤为集聚,巽为白、为败乱,艮黔,故曰黑。艮为邦国、为臣,乾为君,在艮外,故曰君为臣逐。乾为宠禄,兑毁折,故曰失。○第三句宋本作变●白黑,元本作辩●白黑,●疑为更讹,依汲古。
  恒。牵羊不前,与心戾旋。闻言不信,误绐丈人。兑为羊,震为后,故曰不前。伏坤为心,正反兑,故曰戾旋。戾旋,不合也。兑口为言,正反兑,故曰不信。兑为耳,故曰闻。《夬·九四》闻言不信,以兑口与乾言背也。恒二至四与夬体同也,不信,故曰误绐。震为丈人。○元本作牵羊不前。与心戾旋。闻言语不信,误绍丈人。今依宋本、汲古。
  遯。甘忍利害,还相克贼。商子酷刑,鞅丧厥身。互巽为利,巽陨落,故曰害。巽伏,故曰贼。言甘于刻害,还自贼也。巽为商贾,故曰商子。伏坤为酷,坤杀,故曰酷刑。坤为身、为丧,故曰鞅丧厥身,言商鞅用酷刑终自害也。巽为绳、为鞅,《说文》鞅,颈系也。○害,元本作疟,酷作造,鞅作鞭,均依宋本、汲古。贼,宋本、汲古作敌,依元本。
  大壮。刲羊不当,血少无羹。女执空筐,不得采桑。采桑,汲古作桑根,依《随》之《艮》校,元本下三句作女执空筐,兔跛鹿踦,缘山坠堕,依汲古。
  晋。????啮啮,贫鬼相责。无有懽怡,一日九结。详《震》之《既济》。
  明夷。两足四翼,飞入嘉国。寜我伯姊,与母相得。详《贲》之《同人》。
  家人。文山紫芝,雍梁朱草。生长和气,王以为宝。公尸侑食,福禄来处。详《师》之《夬》。文,宋元本作天,依汲古。
  睽。绝世游魂,福禄不存。精神涣散,离其躬身。互坎为魂,兑决,故曰绝。震为福禄、为精神,兑折震,故曰福禄不存、曰精神涣散。艮为身,艮伏,故曰离。京房以七世卦为游魂卦,《系辞》云:精气为物,游魂为变,郑云九六为游魂。
  蹇。北辰紫宫,衣冠立中。含和建德,常受大福。详《坤》之《解》。和,宋本、汲古作弘,依元本。
  解。伯蹇叔盲,莫为守装。失我衣裘,代尔阴乡。详《鼎》之《离》。盲,宋元本作瘖,为作与,装作株,今依汲古。
  损。两女共室,心不聊食。首髪如蓬,忧常在中。详《艮》之《剥》。首艮象,汲古作乱,非,依宋元本。
  益。去辛就蓼,毒愈酷甚。避穽遇坑,忧患日生。《说文》蓼,辛菜。震为草莽,故曰蓼。震纳庚,巽纳辛,庚辛,西方,味辛,故曰去辛就蓼。《诗·周颂》自求辛螫,未堪家多难,予又集于蓼。坤为毒、为酷,兑为穽,兑伏,故曰避穽。坤为渊,故曰坑、曰忧患。震生,艮为日,故曰日生。○酷,宋元本作苦,依汲古。
  夬。初病终凶,季为死丧,不见光明。通《剥》。坤为病,坤死,故曰凶、曰丧。艮为终、为季、为光明,坤黑,故不见。
  姤。三鸟飞来,是我逢时。俱行先至,多得大利。详《同人》之《大有》。
  萃。鹿食山草,不思邑里,虽久无咎。伏震为鹿,兑食,艮山,巽草,坤为思、为思、为邑里,艮为久。
  升。羊肠九萦,相推稍前。止须王孙,乃能上天。详《履》之《师》。
  困。管仲遇桓,得其愿欢。胶目启牢,振冠无忧。笑戏不庄,空言妄行。胶目二句依《明夷》之《旅》校。宋本作胶目振冠,冠带无忧,元本作胶牢振寇,寇带无忧,汲古作胶目胶口。
  井。桀跖并处,民困愁苦。旅行迟迟,留连齐鲁。详《复》之《离》。
  革。魂孤无室,衔指不食。盗张民馈,见敌失肉。民馈,宋元本作民饵,汲古作氏馈,今民字从宋元本,馈从汲古。乾为魂,巽为寡,故曰魂孤。坎为室,坎伏,故无室。兑为衔、为食,伏艮为指,伏坤为闭,故不食。伏坎为盗,坤为民,民畏盗故馈之。坎为肉,坤丧,故失肉。
  鼎。谗言乱国,覆是为非。伯奇乖离,恭子忧哀。详《巽》之《观》。
  震。卫侯东游,惑于少姬。亡我考妣,久迷不来。详《乾》之《升》。
  艮。鷄鸣同兴,思配无家。执佩持凫,莫使致之。详《渐》之《鼎》。配,宋元本作邪,佩作佩,依汲古。
  渐。义不胜情,以欲自萦。觊利危躬,摧角折颈。详《坤》之《丰》。
  归妹。臣尊主卑,权力日衰。侵夺无光,三家逐公。详《升》之《巽》。权,宋元本作拥,依汲古。
  旅。叔仲善贾,与喜为市。不忧危殆,利得十倍。通《节》。艮为叔,坎为仲,震为商贾、为喜,巽为市。坎为危殆、为忧,震解,故不忧。巽为利、为倍,兑数十,故曰十倍。
  巽。六蛇奔走,俱入茂草。惊于长路,畏惧啄口。详《井》之《兑》。
  兑。水坏我里,东流为海。凫??讙嚣,不得安居。详《泰》之《兑》。??,宋元本作鼃,依汲古。得,汲古作可,依宋元本。
  涣。飞不远去,卑斯内侍,禄养未富。互震为飞,艮止,故飞不远去。互艮为斯,《旅·初六》云旅琐琐,斯其所,注:斯,贱役也,故曰卑斯。
  节。阴变为阳,女化为男。治道大通,君臣相承。详《屯》之《离》。
  中孚。践履危难,脱厄去患。入福喜门,见诲大君。详《震》之《家人》。
  小过。罟密网缩,动益蹶急,困不得息。伏大离为网罟。缩,朿缚也,卦象似之。互大坎,故曰蹶、曰困。○罟网,汲古作网纲,蹶作蹙,均依宋元本。
  既济。负牛上山,力劣行难。烈风雨雪,遮遏我前,中道复还。详《同人》之《无妄》。汲古多忧者得欢四字,依宋元本。○此用丰象。
  未济。喁喁嘉草,思降甘雨。景风升上,沾洽时澍,生我禾稼。此仍用丰象。兑口,震言,故曰喁喁。喁,向慕之义。震为嘉草、为禾稼,巽风,坎雨,坎伏,故曰思降。
  旅之第五十六
  旅。罗网四张,鸟无所翔。征伐穷极,饥渴不食。详《革》之《泰》。
  乾。寄生无根,如过浮云。立本不固,斯须落去,更为枯树。详《小畜》之《蛊》。此用旅象。以艮为寄生,象形,艮下阴,故无根。坎为云,互巽为枯。
  坤。人无足法,缓除牛出。雄走羊惊,阳不制阴,男失其家。前四句从《既济》之《屯》,下二句从《观》之《临》,各本原作人无定法,缓降牛出。蛇雄走趋,阳不制阴,宜其家困,非。解详《观》之《临》。
  屯。众鸟所翔,中有大怪。九身无头,魂惊魄去,不可以居。详《渐》之《蒙》。翔,宋元本作聚,依汲古。
  蒙。封豕沟凟,灌溃国邑。火宿口中,民多病疾。《史记·天官书》奎曰封豕,为沟凟。正义曰:奎一名天豕,亦曰豕封,主沟凟,故曰灌溃国邑。坎为豕、为沟凟,坤为国邑。火,荧惑也。箕为口舌,火宿口中,言荧惑守箕也。艮为火,震为口,艮止,故曰火宿口中。坤为民、坎为疾病。又案:艮为星,故林辞多即星言。
  需。奋翅鼓翼,翺翔外国。逍遥徙倚,来归温室。详《损》之《观》。
  讼。秋蚕不成,冬种不生。殷王逆理,弃其宠荣。巽为蚕,旅互兑为秋,兑毁,故不成。坎为冬、为种,震为生,震伏,故不生。震为王、为子,故曰殷王。殷,子姓也。伏坤为理、为逆,震为荣,震伏,故曰弃。○荣,汲古作名,依宋元本。
  师。卫侯东游,惑于少姬。忘我考妣,久迷不来。详《乾》之《升》。忘,汲古作亡,依宋元本。此林屡见而事不见于左传,疑邶风日居月诸之诗,齐诗家说如此。
  比。乌合卒会,与恶相得。鸱鴞相酬,为心所贼。艮为乌、为鸱鴞,坤坎皆为聚,故曰会合。坤为恶,坎为心、为贼。○首句元本作鸟合卒会,汲古作鸟会雀合,兹依宋本。
  小畜。眵鸡无距,与鹊格鬬。翅折目盲,为鸠所伤。巽为鸡,兑半离,故曰眵。《说文》目眦伤也。震伏,故曰无距。伏震为鹊、为鬬,为翅,坎为折,故曰翅折。离为目,兑半离,《易》曰眇,故此曰目盲。离为鸠,兑毁故伤。○鹊,汲古作雀,依宋元本。眵,各本皆作鸣,鸠作仇,今依《乾》之《遯》校。
  履。木内生蠧,上下相贼,祸乱我国。巽为木、为蠧、为贼,天上兑下,正反巽,故上下相贼。离为乱,伏坤为国。
  泰。延陵适鲁,观乐太史。车辚白颠,知秦兴起。卒兼其国,一统为主。详《大畜》之《离》。其为六之形讹字,各本六往往讹其。
  否。辅相之好,无有休息。时行云集,所在遇福。艮为时,坤为云、为集,乾为福。
  同人。牀倾箦折,屋漏垣缺,季姬不惬。巽为牀箦,巽陨,故倾折。巽为垣墉,伏坎为室、为屋,巽下缺,故曰漏。伏震为姬,易林本大过,每以巽为少,故曰季姬。
  大有。东入海口,循流北走。一高一下,五邑无主。七日六夜,死于水浦。详《睽》之《蹇》。
  谦。羣虎入邑,求索肉食。大人守御,君不失国。正反艮,故曰羣虎。伏巽为入,坤为邑,艮为求,坎为肉,故曰求索肉食。伏乾为大人。艮为守御、为国,震为君,故曰君不失国。○虎,宋元本讹需,依汲古。不失,汲古作失其,依宋元本。
  豫。四乱不安,东西为患。退身止足,无出邦域。乃得完全,赖其生福。详《大有》之《睽》。止,汲古作山,依宋元本。
  随。叔肸抱冤,祁子自邑。乘遽解患,羊舌以免,赖其生全。详《蹇》之《乾》。
  蛊。延颈望酒,不入我口。深目自苦,利得无有。详《讼》之《益》。
  临。仁政之德,参参日息。成都就邑,人受厥福。震为仁德,坤为都邑。参参,多貌。朿晳《补亡诗》参参其稼,宋本作恭恭,依汲古。《史记》舜陶河滨三年,成都邑。
  观。牵头系尾,屈折几死。周世无人,不知所归。详《升》之《大畜》。周,汲古作雕,人作仁,依宋元本。
  噬嗑。教羊逐兔,使鱼捕鼠。任非其人,费日无功。详《需》之《噬嗑》。捕鼠,宋元本作相捕,依汲古。
  贲。生角有尾,张孽制家。排羊逐狐,张氏易公,忧祸复凶。震为生,艮为角、为尾、为家,坎为孽,与震连,故曰张孽。《左传·昭十年》蕴利生孽,注:孽,妖害也。震为羊,艮为狐。震为张、为公,上艮为反震,故曰易公。坎为忧祸、为凶,生疑为牛之讹。
  剥。去安就危,坠陷井池,破我玉螭。坤为安,孤阳在坤上,故曰去安就危。坤为渊,故曰井池。震为玉、为螭,上卦震覆,故曰破我玉螭。○螭,丁本作蝺,失韵,依宋元、汲古本。
  复。茹芝饵黄,涂饮玉英。与神通流,长无忧凶。震为芝、为玄黄,震食,故曰茹、曰饵。黄,黄精也,二者皆延年益寿之草。震为大涂、为玉、为萌芽,故曰玉英。震为神,坤为忧凶。
  无妄。体重难飞,未能越关,不离室垣。详《震》之《鼎》。宋元本无末句,依汲古。
  大畜。巢成树折,伤我彝器。伯踒叔跌,亡羊乃追。艮为巢、为成,震木,兑毁,故曰树折。震为器,艮虎,故曰彝器。《书》宗彝《释文》引郑云彝,虎也。兑毁,故伤。震为伯,艮为叔,兑折,故曰跌。兑为羊,震往,故曰亡羊、曰追。
  颐。六人俱行,各贵其囊。黄鹤失珠,无以为明。详《贲》之《噬嗑》。
  大过。播梅折枝,与母分离,绝不相知。详《大有》之《坤》。播,种也。宋元本作蟠,依汲古。梅折枝,汲古作枝迁岐,依宋元本。
  坎。迎福开户,喜随我后。曹伯恺悌,为宋国主。中爻震为福,艮为户,震为开,故曰迎福开户。震为喜、为后、为伯、为主,艮为宋、为国。元本旧注宋以曹师杀公子游,立桓公,依此注则国字似为立字方适。
  离。既痴且狂,两目又盲。箕踞喑哑,名为无中。巽进退不果,故曰痴狂。中互大坎,坎黑,故曰目盲。伏震为箕,兑为喑哑。○箕,宋元本作踑,《集韵》踑,长踞也。兹依汲古。中,汲古作用,喑哑作坐喑,依宋元本。
  咸。金梁铁柱,千年牢固。完全不腐,圣人安处。乾为金铁,艮为梁柱,乾为千年,艮坚,故曰牢固。互巽为腐,乾为圣人,艮止,故曰安处。
  恒。裹糗荷粮,与跖相逢。欲飞不得,为罔所获。巽为糗粮,艮为荷。巽为盗贼,故曰与跖相逢。震为飞,坤为网罟。○罔,宋本作网,依元本。
  遯。彭生为豕,暴龙作灾。盗尧衣裳,聚跖荷兵。青禽照夜,三旦夷亡。首句依《比》之《蒙》校,各本多作彭名为矢,或彭生为妖。
  大壮。独夫老妇,不能生子。鳏寡居处。震为夫,兑为老妇,震为子,兑折,故不能生子。伏巽为寡,故曰独夫。伏艮为鳏。○独,汲古讹褐,依宋元本。
  晋。鹪鹩窃脂,巢于小枝。摇动不安,为风所吹。心寒栗栗,常忧殆危。栗栗,依《谦》之《遯》,各本多作飘摇。
  明夷。素车木马,不任负重。王子出征,忧危为咎。震为白,坤为车,故曰素车。震为木、为马,坤为重,下互坎,坎险,故不任负重。震为王子、为出征,坎为忧危。○马,汲古作舆,危作疑,均依宋元本。
  家人。土陷四维,安平不危。利以居止,保有玉女。未详。
  睽。负牛上山,力劣行难。烈风雨雪,遮遏我前,中道复还。详《讼》之《剥》。
  蹇。金城铁郭,上下同力。政平民亲,寇不敢贼。艮为金铁、为城郭,坎为平、为贼寇、为民。
  解。清洁渊塞,为人所言。证讯诘情,系于枳温。甘裳听断,昭然蒙恩。详《师》之《蛊》。
  损。臯陶听理,岐伯悦喜。西登华首,东归无咎。艮为山、为火,故曰臯陶。舜时士官,故曰听理。兑为耳、为听,坤为理也。震为伯,艮山,故曰岐伯。《本草经》黄帝问岐伯,《汉书人物表》上古之时,有岐伯,中古有扁鹊,盖与黄帝创制医药者。兑为西,艮山,故曰华首。震为东、为归,华,华山;首,雷首山,在蒲阪。
  益。低头窃视,有所畏避。行作不利,酒酸鱼败,众莫贪嗜。详《鼎》之《解》。不,宋元本作未,依汲古。众,宋本作重,依元本、汲古。
  夬。十鸡百雏,常与母俱。抱鸡捕虎,谁肯为侣。此用旅象。旅互巽为鸡,兑数十,故曰十鸡。伏震为雏、为百,故曰百雏。巽为母,故曰常与母俱。艮为虎、为抱、为捕,巽为寡,故曰无侣。
  姤。高阜山陵,陂陁颠崩。为国妖祥,元后以薨。《左传·僖十四年》沙麓崩,晋卜偃曰:期年将有大咎,国几亡,次年,惠公被执;又九年怀公杀于高梁。姤通复。艮为山陵,初至三艮覆,故曰颠崩。坤为国、为妖祥、为丧,故曰薨。震长,故曰元。震为君,故曰元后。○陂,汲古作峻,依宋元本。又《国语》岐山崩,三川竭,幽王亡。
  萃。六鷁退飞,为襄败祥。陈师合战,左股夷伤。遂以崩薨,霸功不成。详《蹇》之《蛊》。
  升。异国殊俗,情不相得。金木为仇,百贼擅杀。末句依《夬》之《比》校,宋元本作百战檀谷,汲古作酋贼擅役。
  困。鸦噪庭中,以戎灾凶。重门击柝,备忧暴客。详《大过》之《涣》。《左传·襄十三年》有鸟呌于宋太庙,曰譆譆出出,后果灾。
  井。慈母念子,享赐得士。蛮夷来服,以安王室,侧陋逢时。巽为母,巽顺,故曰慈母。坎为念,伏震为子,故曰念子。兑为享,伏震为土、为王,艮为室、为时,坎为侧陋。○念,各本皆作赤。第三句皆作获夷服除,兹依《渐》之《咸》校。士,宋元本作土,依汲古。室,宋本、汲古作家,兹依元本。
  革。迁延恶人,使德不通。炎旱为殃,年谷大伤。迁延,依《坤》之《大有》校,宋元本作剗迹,汲古作迹造。殃,宋元本作灾,不协,依汲古。
  鼎。躬履孔德,以待朿帛。文君燎猎,吕尚获福。号称太师,封建齐国。通《屯》。坤为躬,震为履、为德、为孔。孔,大也。本卦巽为帛,离为文,乾为君。文君,文王也。震为猎,艮火,故曰燎猎,言文王出猎,遇吕尚也。乾为福、为师,巽齐坤国,故曰封建齐国。○第二句汲古作以带朿带。
  震。征将止恶,鼓鞞除贼。庆仲奔莒,子般获福。震为征、为鼓鞞。坎为邪、为恶、为贼,《月令》仲夏命乐师修鞀鞞鼓。坎为仲,震喜,故曰庆仲。互艮为邑,震往,故曰奔莒。按:《左传·庄三十二年》共仲使圉人荦贼子般于党氏,共仲即庆父,闵二年奔莒,兹云获福,于事正反,疑福为偪之讹字,抑如丁宴说般为谷之讹。谷,共仲孙,文十年鲁人立之,所谓谷也,丰下必有后于鲁国也。般谷形近,疑要丁说是也。
  艮。良夫淑女,配合相保。多孙众子,懽乐长久。艮为夫,伏兑为女,震为善,故曰良夫淑女。坎为合,艮为保,艮兑为夫妇,故曰配合相保。艮为孙,震为子,坎众,故曰多孙众子。震乐,艮久。○众,汲古作寿,依宋元本。
  渐。蜲蛇四牡,思念父母。王事靡盬,不得安处。渐上巽,巽为蛇,伏震为马,卦数四,故曰蜲蛇四牡。坎为思念,震父巽母,震为王,巽陨落,故曰王事靡盬。盬,恶也。《前汉·息夫躬传》器用盬恶。艮为安,坎险,故曰不得安处。按:林词皆《诗·小雅》语。○蜲蛇,汲古作逶迤,依宋元本。牡,宋本讹壮,依元本、汲古。得,元本作我,依宋本。
  归妹。水坏我里,东流为海。龟凫讙嚣,不得安居。详《泰》之《兑》。龟凫,汲古作龟鼍,宋元本作凫龟,依《泰》之《兑》校。
  丰。朿帛戋戋,赙我孟宣。徵召送君,变号易字。巽为帛,伏艮为手,故曰朿帛戋戋。马云委积貌,《子夏传》作残,兹曰赙我孟宣,是焦义与马同也。伏震为孟、为宣、为君。事实未详。○第四句汲古作处号易子,依宋元本。
  巽。乾行天德,覆赡六合。呕喣成熟,使我福德。二五皆阳,故曰乾行天德。覆赡六合者,言乾天覆徧六合也。赡,《说文》给也,《玉篇》周也。伏坎为合,数六,故曰六合。呕喣,犹吹嘘养育也。兑口,故曰呕喣。伏艮为成、为我,伏震为福德。○覆赡,局本作履赡,象亦合,兹依宋元、汲古本。喣,元本作呴,依宋本、汲古。呕喣,音欧诩。
  兑。秦晋大国,更相尅贼。获惠质圉,郑被其咎。兑西为秦,伏震为晋,艮为国,互巽为贼,兑毁折,三至上正反兑巽,故曰更相尅贼。伏震为德惠,艮为圉守也。《诗·大雅》孔棘我圉,《左传》亦聊以固吾圉。惠,晋惠公,僖十五年为秦所获,后秦放惠公归,以子圉质于秦。伏艮,故曰获、曰质。伏坎为郑,庆郑也,庆郑以惠公违谏,不救惠公,及被释,杀庆郑而后入。○首句汲古作秦并六国,非,依宋元本。
  涣。晦昧昏冥,君无纪纲。甲午成乱,简公丧亡。坎隐伏,故曰晦冥。震为君,巽为绳、为纪纲,艮为时、为甲,纳丙,故曰甲午。春秋哀十四年甲午,齐陈恒弑其君王于舒州。壬,简公名也。陈恒,陈成子也。甲午成乱者,言成子作乱,弑简公也。震为简、为公,巽陨,故丧亡。冥,宋元本作明,依汲古。午,元本、汲古作子,依丁本。
  节。三足无头,莫知所之。心狂睛伤,莫使为明,不见日光。详《小畜》之《复》。日,宋元本作月,非,依汲古。睛,汲古作精,依宋元本。兑半离,故曰睛伤。
  中孚。长夜短日,阴为阳贼。万物空枯,藏于北陆。详《谦》之《渐》。
  小过。依宵夜游,与君相遭。除烦解惑,使我无忧。详《归妹》之《大有》。依《小过》之《否》作衣,《说文》衣,依也,义同。
  既济。逐鹿南山,利入我门。阴阳和调,国无灾残。长子出游,须其仁君。此皆用半象。阴阳和调,谓阴阳爻相等而当位也。
  未济。请骋左耳,啬不我与,驱我父母。未详。骋,宋元本作冀,与驱作驱与,均依汲古。左,汲古作作,依宋元本。按:《周礼·夏官大司马》,大兽公之,小兽私之,获者取左耳以计功,然曰骋则左耳或为绿耳。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