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座123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算命大全 > 《焦氏易林注》 >

卷十五

时间:2015-08-30 01:17:02 来源:星座123

卷十五
  巽之第五十七
  巽。温山松柏,常茂不落。鸾凤以庇,得其欢乐。详《需》之《恒》。
  乾。采唐沬乡,要期桑中。失信不会,忧思约带。详《师》之《噬嗑》。○期,汲古作我,思约作在鈎,均依宋元本。
  坤。有鸟飞来,集于宫树。鸣声可恶,主将出去。详《屯》之《夬》。○可恶,汲古作畏恶,依宋元本。
  屯。仁政之德,参参日息。成都就邑,日受厥福。详《旅》之《临》。○参参,局本作恭恭。
  蒙。他山之错,与璆为仇。来攻吾城,伤我肌肤,邦家搔忧。详《明夷》。○错,宋元本作储,来,汲古作夹,依宋元本。
  需。??贝赎狸,不听我辞。系于虎须,牵不得来。详《否》之《革》。
  讼。一簧两舌,佞言谄语。三奸成虎,曾母投杼。详《师》之《乾》。○佞,宋元本作妄,依汲古。
  师。魁行摇尾,逐云吹水。污泥为陆,下田宜稷。详《同人》之《渐》。首句宋元本汲古皆作薄行搔尾,依《同人》之《渐》校。
  比。天门九重,深内难通。明登至莫,不见神公。艮居戌亥,故曰天门。内经以戌亥为天门,辰巳为地户是也。坤为重,数九,故曰天门九重。《汉上易》谓坤纳癸,自乙至癸,故数九也。重坤,故曰深,坤闭,故曰难通。艮为光明,坎为莫,震为神、为公,三五震覆,又坎为隐,故不见也。《后汉·郎顗传》神在天门,出入听候,言神在戌亥,司候帝王兴衰得失。○深,汲古作泽。登,宋元本作坐,依汲古。至,汲古作到,依宋元本。
  小畜。闇目失明,耳阏不聪。陷入深渊,灭顶忧凶。二至四兑,易以兑为眇,故曰闇目失明。又离为目,伏坎,故曰闇目也。伏坎为耳、为塞,故曰耳阏不聪。阏,音遏,壅塞也。伏坤为渊,坎陷。艮为顶,坤为灭、为凶,故曰灭顶忧凶。坎水,坤水,故有此象。○目失,汲古作昧不,阏作聋,忧作成,均依宋元本。不聪,宋元本作听聪,非,依汲古。顶,元本讹顷。
  履。雾露早霜,日暗不明。阴阳孽疾,年谷大伤。伏坎为雾露,坤为霜,离为日,伏坎,故不明。但林词似全用旁通,艮亦为日,与坎连体,故曰不明也。坎为疾,震为谷,坤为年岁、为丧,故曰年谷大伤。
  泰。三阶土廊,德义明堂。交让往来,享燕相承。箕伯朝王,锡我玄黄。《汉书·东方朔传》注:泰阶者,天之三阶也。上阶为天子,中阶为诸侯公卿大夫,下阶为士庶人。坤为阶,震数三,故曰三阶。艮为廊、为明堂,兑为燕享。震为伯、为箕,乾为王,天玄地黄,故曰锡我玄黄。○阶,宋元本讹谐,依汲古。
  否。争鸡失羊,利得不长。陈蔡之患,赖楚以安。巽为鸡,兑为羊,兑伏,故失羊。巽为利、为长,坤丧,故曰不长。震为陈、为蔡、为楚,坤为患,艮为安。《史记》孔子厄于陈蔡,楚昭王发兵救之,得免。
  同人。天旱水涸,枯槁无泽,未有所获。火在天下,故曰天旱。坎伏,故曰水涸。离为枯槁。
  大有。陶朱白圭,善贾息赀。公子王孙,富利不贫。乾为大赤,离火,故曰陶朱。乾为玉,乾金色白,故曰白圭。遇卦巽为商贾、为利,故曰善贾息赀。伏震为公、为子、为王,艮孙,故曰公子王孙。重巽,故曰富利不贫。○赀,宋元本作资,依汲古。
  谦。龟厌江海,陆行不止。自令枯槁,失其都市,忧悔无咎。详《泰》之《节》。
  豫。黄鸟采蓄,既嫁不答。念吾父兄,思复邦国。《诗·小雅·黄鸟篇》言旋言归,复我诸兄,复我诸父;《我行篇》言采其蓫,尔不我畜,复我邦族,皆刺礼教不行、妇中道见弃之诗。蓫,《释文》云本又作蓄,今易林即作蓄,是焦与毛诗异读也。震为黄,艮为鸟、为采,震为蓄。蓄,冬菜也。震为嫁,二至四震反,故云不答。坎为思念,伏乾为父,震为兄,坤为吾、为邦国,震反,故曰复。
  随。田鼠野鸡,意常欲逃。拘制笼槛,不得动摇。详《需》之《随》。
  蛊。平国不君,夏氏作乱。乌号窃发,灵公殒命。详《临》之《晋》。
  临。巨蛇大?,战于国郊。上下闭塞,君主走逃。详《剥》之《艮》。
  观。谗言乱国,覆是为非。伯奇流离,共子忧哀。详《丰》之《鼎》。
  噬嗑。郁??不明,为阴所伤。众雾集聚,共夺日光。详《噬嗑》之《艮》。○??,宋元本讹映,依汲古。
  贲。望城抱子,见邑不殆。公孙上堂,大君欢喜。离为望,艮为城、为抱,震子,故曰望城抱子。艮为邑,坎为殆,震解,故不殆。艮为孙、为堂,震为公,故曰公孙上堂。震为君、为喜。殆,音以。
  剥。三虫为蛊,剗迹无与。胜母盗泉,君子弗处。详《观》之《困》。○虫,从宋元,汲古作虫。为,宋元本作作,兹依汲古。
  后。车驰人趋,卷甲相求。齐鲁寇战,败于犬丘。详《坤》之《兑》。战,宋元本作戎,依汲古。
  无妄。欲访子车,善相欺绐。桓叔相迎,不见所期。初至四正反震,故曰欺绐。艮为叔、为木,故曰桓叔。《说文》桓,邮亭表也。其事未详。
  大畜。争鸡失羊,亡其金囊,利得不长。陈蔡之患,赖楚以安。详《恒》之《夬》。
  颐。岁暮花落,阳入阴室。万物伏匿,利不可得。坤候卦为亥,故曰岁暮。兑为华,兑伏不见,故曰花落。乾本居亥,坤行至亥阴牝阳,故曰阳入阴室。艮为室,即文言所谓阴凝于阳也。坤为万物所藏,故曰伏匿。巽为利,巽伏,故曰利不可得。○匿利,宋元本作藏匿,依汲古。
  大过。晨风文翰,大举就温。昧过我邑,羿无所得。详《小畜》之《革》。翰,宋元本作翮,依汲古。第三句宋本、汲古作过我成邑,元本作过我城邑,依《小畜》之《革》校。
  坎。时鹄抱子,见蛇何咎。室家俱在,不失其所。详《否》之《鼎》。
  离。隐隐大雷,雾霈为雨。有女痴狂,惊骇邻里。伏震为雷,重坎,故曰雾霈为雨。巽为女,巽进退,故曰痴狂。伏震为惊骇,艮为里。
  咸。无足断跟,居处不安,凶恶为患。详《革》之《蹇》。
  恒。破筐敝筥,弃捐于道,不复为宝。震为筐筥、为道、为宝,兑毁,故破敝,故弃捐。
  遯。三鸡啄粟,十雏从食。饥鸢卒击,亡其两叔。详《中孚》之《颐》。
  大壮。乘车七百,以明文德。践土葵丘,齐晋受福。详《兑》之《剥》。
  晋。百足俱行,相辅为强。三圣翼事,王室宠光。详《屯》之《履》。
  明夷。典册法书,藏阁兰台。虽遭溃乱,独不遇灾。详《坤》之《大畜》。阁,汲古作在,依宋元本。此以坤为书册,火在下,故不遇。
  家人。西诛不服,恃强负力。倍道趋敌,师徒败覆。详《需》之《屯》。西,宋元本作四,依汲古。趋,汲古作奔,依宋元本。
  睽。春阳生草,夏长条??。万物蕃滋,充宝益有。详《井》之《巽》。
  蹇。磝硗秃白,不生黍稷。无以供祭,只灵乏祀。此用遇卦巽象。巽为白,寡髪,故曰秃白。艮山,故曰磝硗。磝硗,山田小石也。巽为黍稷,兑毁,故不生。震为祭、为神,故曰只灵。震伏,故乏祀。○磝硗,宋元本作磝磝,依汲古。乏,汲古作代,依宋元本。
  解。牵衣涉河,水深渍罢。幸赖舟子,济脱无他。详《坤》之《萃》。第二句汲古作涧流浚多,依宋元本。罢,音婆。《唐韵正》云:凡经传中罢倦之罢皆音婆,今人音皮而误。按:林以罢与河韵,正与韵正说合。
  损。宜行贾市,所求必倍。载喜抱子,与利为友。详《大过》之《恒》。戴,汲古作载,依宋元本。
  益。兄征东夷,弟伐辽西。大克胜还,封居河间。震为兄、为东、为征,互坤,故曰东夷。伏兑为西,坤水,故曰辽西、曰河间。艮为封。○居,宋元本作君,依汲古。
  夬。初虽惊惶,后乃无伤。受其福庆,相孝为王。乾为福庆、为王,相孝为王,言辅相秦孝公,使秦称王也。似指商鞅。兑西,故曰商。
  姤。随风乘龙,与利相逢。田获三倍,商旅有功。憧憧之邑,长安无他。巽风干龙,故曰随风乘龙。巽为利、为三倍,伏震为田,故曰田获三倍。巽为商旅,伏坤为邑、为安,巽为长,故曰长安。他蛇古通,巽为蛇,中孚初爻有他不燕,即以巽为蛇,林本易也。
  萃。鱼扰水浊,寇围吾邑。城危不安,惊恐狂惑。坤巽皆为鱼,而坤为水,坤黄,故曰水浊。风散,故曰鱼扰。坤为吾、为邑,巽为寇,故曰寇围吾邑。艮为城,风陨,故曰城危。坤为忧惧,为迷,故曰惊恐狂惑。
  升。虽塞复通,履危不凶,保其明功。坤为闭塞,震为通、为履,互大坎为危,故曰履危。坤为凶,震解,故不凶。○汲古多以道立宗四字,宋元本无。塞,宋元本作穷,依汲古。
  困。坤厚地德,庶物蕃息。平康正直,以绥大福。巽为庶物,伏震为蕃鲜,故曰蕃息。伏坎为平、为正直,震为大福。
  井。山水暴怒,坏梁折柱。稽难行旋,留连愁苦。详《咸》之《豫》。
  革。使燕筑室,身不庇宿。家无聊赖,瀸我衣服。兑为燕,伏艮为室、为筑、为身、为庇,艮伏,故曰身无庇宿,曰家无聊赖。坎为宿,艮为家也。伏震为衣,坤水,故曰瀸我衣服。瀸,湿也。○瀸,汲古作织,依宋元本。
  鼎。矢石所射,襄公?剧。吴子巢门,伤病不治。通《屯》。坎为矢、为射,艮为石,震为公、为辅佐,故曰襄公。?,病也。按:宋襄公与楚战,伤股而病,坤死,故曰?剧。震为子、为言,故曰吴子。《说文》吴,大言也。《诗·周颂》不吴不敖,《鲁颂》不吴不场,《传》吴,哗也,故震为吴,坤为门,艮为巢,故曰巢门。襄二十五年,诸樊伐楚门于巢,巢牛臣射之,卒。坤死,故曰伤病不治。○?,《公羊传》大灾者何,紵也。注:疾病也。元本讹痢,依宋本、汲古。门于巢,杜注云:将攻巢门。
  震。日月运行,一寒一暑。荣宠赫赫,不可得保。颠颠坠坠,更为士伍。详《中孚》之《晋》。
  艮。宫门悲鸣,臣围其君,不得东西。艮为宫门,互坎为悲,震为鸣、为君。艮为臣,上艮下艮,震君在中,故曰臣围其君。震东,坎西,坎陷,艮止,故曰不得东西。
  渐。戴盆望天,不见星辰。顾小失大,福逃墙外。详《贲》之《蒙》。
  归妹。天之所明,祸不遇家。反目相逐,终得知美。小畜以离为反目,兹二至四互离,故亦曰反目。震为逐,坎为和。○目,宋元本作自,美作鸣,均依汲古。
  丰。天阴霖雨,涂行泥潦。商人休止,市无所有。详《夬》之《大过》。
  旅。嘉门福喜,增累盛炽。日就有德,宜其家国。艮为门,伏震为福喜、为盛炽。离为日,艮为家国。○第四句宋元本作宜民宜国,兹依汲古。
  兑。南山之阳,华叶将将。嘉乐君子,为国宠光。详《革》之《大有》。此皆用旁通象。
  涣。画龙头颈,文章未成。甘言美语,诡辞无名。详《蒙》之《噬嗑》。诡,宋元本作说,兹依汲古。
  节。婴儿孩子,未有知识。彼童而角,乱我政事。详《损》之《大畜》。以震为孩子可证《明夷》五爻非箕子也。
  中孚。阴作大姧,欲君勿言。鸿鹄利口,发其祸端。荆季怀忧,张伯被患。通《小过》。坎为姧,互大坎,故曰大奸。震为君、为言,艮止,故曰勿言。震为鸿鹄,兑为口,互巽,故曰利口。震为荆、为张伯,艮季,坎为忧患。○其,宋元本作患,依汲古。端,汲古作乱,依宋元本。
  小过。德之流行,利之四乡。雨师洒道,风伯逐殃。巡狩封禅,以告成功。详《益》之《复》。
  既济。禹将为君,装入崑仑。稍进阳光,登见温汤,功德昭明。坎为汤,下离,故曰温汤。离为阳光、为照明,余皆用半震半艮。
  未济。五岳四渎,含润为德。行不失理,民赖恩福。详《颐》之《明夷》。
  兑之第五十八
  兑。班马还师,以息劳疲。役夫嘉喜,入户见妻。详观之既济。役,宋元本作后,依汲古。
  乾。践履危难,脱厄去患。入福喜门,见诲大君。详震之家人。厄去,宋元本作危去,汲古作去厄,依元本。
  坤。子鉏执麟,春秋作经。元圣将终,尼父悲心。经元,宋元本作元阴,兹依汲古讼之同人校。
  屯。夹河为婚,期至无船。摇心失望,不见所欢。详屯之小畜。摇汲古作淫,非,依宋元本。
  蒙。天孙帝子,与日月处。光荣于世,福禄祉祉。详解之临。祉祉,宋元本作繁祉,依元本。
  需。三羊争雌,相随奔驰。终日不食,精气劳疲。羊、雌,依乾之大畜校,宋本、汲古羊作年,元本作人,雌皆作妻。
  讼。禹召诸侯,会稽南山。执玉万国,天下康安。康安,宋元本作康甯,汲古作安甯,皆不协,依损之旅校。
  师。早霜晚雪,伤我禾麦。损功弃力,饥无所食。详比之遯。损,元本、汲古作捐,依宋本。
  比。嵩融持?,杜伯荷弩。降观下国,诛逐无道。夏商之季,失福逃走。艮为山,为?,艮手,故曰嵩融持?。翟云升云:《国语》:祝融降于崇山。崇即嵩字。按下文曰诛逐无道,其事必与杜伯相类,翟说非也。《墨子·非攻下》云:汤之时有神来告曰,夏德大乱,往攻之,予必使汝大堪之。予既受命于天,天命融隆火于夏之城。疑融隆即嵩融。又《国语》云:夏之亡也以回禄,回禄仍火神也。是墨子说与林词诛除无道夏商之季合,与《国语》亦合。惟《墨子》不言持?,或焦氏别有所据,若其事则无疑也。且嵩融与融隆皆音近字转。又按《楚辞》云:“吾令丰隆乘云兮”王逸注:云师。《淮南子》云:季春三月,丰隆乃出。许慎注:雷师。吴挚父先生云,《墨子》之融隆即丰隆,依许注则雷师也。《墨子》所谓火其城,以雷火烧其城也。然则融隆为雷师而非祝融,尤与《国语》合。以《国语》“夏之兴也祝融降,其亡也以回禄”,明回禄非祝融也。艮为弩、为负何。杜伯似用覆震象。艮为观、为国,坤杀,故曰诛。伏离为夏,兑为商,艮为季,坤凶,故曰失福。《国语》杜伯射王于镐,注:宣王杀杜伯,而非其罪,后王猎,杜伯起于道左,以朱弓矢射王中心而死。○夏,汲古讹忧,依宋元本。福,宋元本作势,逃作外,兹依汲古。
  小畜。生有圣德,上配太极。皇灵建中,受我以福。详《家人》之《需》。
  履。下田陆黍,万华生齿。大雨霖集,波病溃腐。通《谦》。坤为下田,艮为陆,震为黍。兑为华、为齿,坤多,故曰万华生齿。坤水,坎水,故曰大雨霖集。坎为波、为病,巽为腐。
  泰。子畏于匡,困厄陈蔡。明德不危,竟得免害。详《大过》之《晋》。
  否。有两赤鹞,从五隼噪。操矢无筈,趋释尔射。扶伏听命,不敢动摇。艮为鹞、为隼,乾为大赤,故曰赤鹞。坤数二,故曰两。巽卦数五,故曰五隼。艮为矢,艮手为操。筈,矢未受弦处也。按:卦象兑应为筈,兑伏,故曰无筈。震为射,震覆,故曰趋释尔射,言矢既无筈应,释矢不射,而扶伏听命也。巽为命,艮手在地,故曰扶伏。扶伏,匍匐也。《说文》伏地也。《诗·大雅》诞实匍匐,《传》以手行也。《前汉·霍光传》扶服叩头。扶伏、扶服义皆同也。艮止,故不动。动亦有去声,与命为韵。动摇,应作摇动。○黄丕烈云俯当从《无妄》之《中孚》作扶,岂知前四句皆当依之,不止此一字也。鹞,各本皆作头,隼噪作岳游,或作岳来,三四句汲古作谣言无佑、趋尔之丘,宋元本同,惟丘作林。若依汲古摇与头游丘为韵,亦协,惟义皆不适,且尔趋等字皆仍旧。谣言无佑,无为矢之讹,佑为括之讹,以宋元本筈作括也,故全林皆依《无妄》之《中孚》校。鹞与噪韵,筈与射韵,命与动韵,且卦象皆符合。
  同人。当得自知,不逢凶灾。衰者复兴,终无祸来。离为灾,乾福,故不逢,故无祸。○知,宋元本作如,依汲古。无祸,汲古作得福,依宋元本。
  大有。朽根刖树,华叶落去。卒逢火焱,随风僵仆。详《屯》之《坎》。惟此用遇卦兑象须知。
  谦。葛生衍蔓,絺綌为愿。家道笃厚,父兄悦喜。震为葛、为蕃鲜,故曰衍蔓。坤为帛、为絺綌、为愿,艮为家、为笃厚,震为公,故曰父。为兄、为喜,《诗·周南·葛覃篇》为絺为綌。服之无斁。
  豫。东行求玉,反得弊石。名曰无直,字曰丑恶,众所贱薄。详《家人》之《否》。
  随。瞻白用弦,驽孱恐怯。任力堕劣,如猬见鹊。偃视恐伏,不敢拒格。互大坎,故曰恐怯,故曰猬。震为鹊,巽伏,故曰偃。巽为弦、为白,然首句恐有讹字。○用,宋元本作因。按:兑为月,兑月上弦,白或为月之讹。
  蛊。疮痍多病,宋公危殆。吴子巢门,陨命失所。艮为节,故曰疮痍。艮为宋,震为公,巽为病,正反巽,故曰多病、曰危殆。宋襄公战泓伤股,震为吴、为子,艮为巢、为门,巽为命、为陨落,故曰陨命。详《巽》之《鼎》。○陨,各本皆作无,依《小过》之《睽》校。
  临。东山西岳,会合俱食。百喜送从,以成恩福。伏艮为山岳,震东,兑西,故曰东山西岳。兑为食,坤为会、为百,震为喜福。○百喜,汲古作为吴,送从作从送,依宋元本。
  观。舞非其处,失节多悔,不合我意。巽进退,故曰舞。舞在山上,故曰非其处。艮为节,坤为亡,故曰失节。坤为悔、为意。
  噬嗑。南循汝水,伐树斩枝。过时不遇,惄如周饥。离为南,互坎,故曰汝水。震为树,二至四互艮,艮为刀劒,故曰斩枝。《诗·周南》遵彼汝坟,伐其条枚;未见君子,惄如调饥。艮为时,坎为伏,故不遇。惄,思也,忧也。坎象也。离虚,故曰饥。周,《毛诗》作调,《传》云朝也。丁晏云:周,《释文》作輖,周即輖之省文。按:震为周、为旦,是焦诗与毛异文,犹韩诗惄作溺也。○第四句惄元本作?,周作旦,依宋本、汲古。
  贲。公孙驾骊,载游东齐。延陵说产,遗季紵衣。详《艮》之《未济》。○季,宋元本作我,依汲古。
  剥。乘舆八百,以明文德。践土葵丘,齐晋受福。详《剥》之《同人》。
  复。雄处弱水,雌在海滨。别离将食,悲哀于心。详《剥》之《同人》。
  无妄。结网得鲜,受福安坐,终无患祸。巽为绳,故曰结网。巽为鱼,故曰得鲜。乾为福,艮为坐。
  大畜。秋南春北,随时休息。处和履中,安无忧凶。兑为秋,震为春,乾南,坤北,艮为时,艮止,故曰休息。兑悦,故曰和。震足,故曰履。坤为忧凶,坤伏,故无。○安无,汲古作无有,依宋元本。
  颐。启户开门,巡狩释冤。夏台羑里,汤文悦喜。坤为门户,震为启、为巡狩,坤为忧、为冤,震解,故曰释冤。艮为台,纳丙,故曰夏台。坤为里,震为帝,故曰汤文悦喜。○羑,宋元本作牖。
  大过。符左契右,相与合齿。乾坤利贞,乳生六子。长大成就,风言如母。详《大畜》之《未济》。大过通颐。艮节震符,震为左,兑为右,故曰符左契右。兑为齿,正反兑,故曰合齿。大过为亥月卦,坤与乾相遇于亥,阴牝阳,故曰乾坤利贞。艮为乳,震为生,为子,乾数六,故曰六子。巽为风,震为言,巽亦为母,故曰如母。《坤·上六》龙战于野,其血玄黄。即林所言之义,详《焦氏易诂》。
  坎。饥蚕作室,丝多乱绪,端不可得。详《豫》之《同人》。
  离。东壁余光,数暗不明。主母嫉妬,乱我事业。详《谦》之《屯》。
  咸。白茅缩酒,灵巫拜祷。神嗜饮食,使君寿考。详《小畜》之《坎》。缩,元本作醴,汲古作??,依宋本。
  恒。范公陶朱,巧贾货资。东之营丘,易字子皮。抱珠载金,多得利归。巽为虫,故曰范。震为公,乾为大赤,伏艮火,故曰陶朱。巽为利、为商贾,故曰巧贾货资。震为东,伏艮,故曰营丘。坤为字、艮为皮,震为子,坤艮皆伏,故曰易字子皮,言陶朱公范蠡后适齐,改名曰鸱夷子皮,隐居贸易也。事见《史记》。震为珠,艮为金,艮手,故曰抱珠。震车,故曰载金。巽为利,震为归。○朱,宋元本作夷,依汲古。营,汲古讹荣,依宋元本。
  遯。三羖五牂,相随俱行。迷入空泽,循谷直北。经涉六驳,为所伤贼。详《同人》之《蒙》。汲古泽下多经涉虎庐,贼下多死于牙腹二句,依宋元本。
  大壮。雄鹄延颈,欲飞入关。雨师洒道,瀸我袍裘。车重难迁,侍者稽首。震为鹄、为飞,伏艮为关,兑为雨,震为道,故曰雨师洒道。乾为衣,故曰袍裘。坤为车、为重,艮止,故难迁。艮为斯役,故曰侍者。艮为首,艮止,故曰稽首。末二句皆伏象。○首,宋元本作上,依汲古。
  晋。中年蒙庆,今岁受福。必有所得,荣宠受禄。互坎为中,坤为年岁,艮为荣,伏乾为福禄。○宠,依宋元本,汲古无此句。局本宠作庆。
  明夷。禄如周公,建国洛东,父子俱封。详《革》之《明夷》。
  家人。安牀厚褥,不得久宿。弃我嘉?,困于东国。投杼之忧,不成灾福。详《家人》之《睽》。灾福,汲古作祸灾,不韵,依宋元本。
  睽。蓄积有余,粪土不居。汲古多利有所得四字,依宋元本。
  蹇。心愿所喜,乃今逢时。得我利福,不离兵革。坎为心愿,艮为时、为兵革。
  解。目不可合,忧来搔足。怵惕危惧,去其邦族。详《萃》之《睽》。
  损。福德之土,欢悦日喜。夷吾相桓,三归为臣,赏流子孙。震为福德、为上、为欢悦,艮为桓。桓,木表也,言管仲相齐桓公也。艮为台、为臣,故曰三归为臣。震为归,数三,三归亦震象。《论语》曰管氏有三归,官事不摄焉得俭,朱注:三归,台名,后儒不知朱注本《说苑》,颇讶与古注异,今易林以艮为三归,是亦以三归为台也。
  益。夏姬附耳,心听悦喜,利以博取。巽为夏,震为姬,伏兑为耳,坤为心,震为喜,巽为利。○末句汲古作利后博取,兹以字从宋元本。博,从汲古。
  夬。叔迎伯兄,遇巷在阳。君子季姬,并坐鼓簧。此用兑象。伏艮为叔,伏震为伯兄,艮震相对,故曰迎。艮为君子,兑为季姬,重兑,故曰并坐。震为鼓簧。○伯兄,宋元本、汲古皆作兄弟,依《咸》之《震》校。巷,宋元本作恭,仍不惬,恐有讹字。《诗·秦风》既见君子,并坐鼓簧。
  姤。徙巢去家,南遇白乌。东西受福,与喜相得。此仍用兑象。伏艮为巢、为家。伏震为南,艮为乌,互巽,故曰白乌。震为东、为喜福,兑为西。○乌,元本作鸟,非,依宋本。汲古乌与家为韵。家,音姑。
  萃。舜登大禹,石夷之野。徵诣王庭,拜治水土。详《乾》之《中孚》。王庭,宋元本作玉阙,依汲古。
  升。江河淮海,天之都市。商人受福,国家富有。坤为江河淮海、为都,巽为市,伏乾,故曰天之都市。震为商人、为福,坤为国家、为富有。
  困。隐隐填填,火烧山根。不润我邻,独不蒙恩。详《贲》之《蹇》。填填,汲古作烦烦,不作下,依宋元本。
  井。闇昧不明,耳聋不聪。陷入深渊,灭顶忧凶。详《巽》之《小畜》。顶,元本作倾,依宋本、汲古。
  革。鸟鸣喈喈,天火降下。燔我馆舍,灾及妃后。详《屯》之《晋》。譆譆,宋元、汲古本皆作喈喈。喈,音稽。譆同喜,疑喈喈与嘻嘻通用。焦即作喈,不必定为讹字也。
  鼎。十鸡百雏,常与母俱。抱鸡捕虎,谁肯为侣。详《旅》之《夬》。鸡与第四句皆依校,各本皆作雉,皆作谁敢难者,均非。
  震。营城洛邑,周公所作。世建三十,年厯八百。福佑盘结,坚固不落。详《井》之《升》。盘结,宋元本作盟执,依汲古。
  艮。三人俱行,别离将食。一身五心,反覆迷惑。详《坤》之《贲》。
  渐。三虎搏狼,力不相当。如鹰格雉,一击破亡。艮为虎狼,纳丙,故曰三虎搏狼。艮为鹰,离为雉。格,敌也。《史记·张仪传》驱羣羊攻猛虎,不格明矣,注:格,敌也。坎为破,艮为击。○第三句元本作如雉鹰格,则格宜训为鬬,《国语》谷洛鬬。韦昭曰:二水格雉鹰,格即雉,鹰鬬也,亦可从。击,宋元本作发,依汲古。
  归妹。养虎畜狼,还自贼伤。无事招祸,自取灾殃。详《井》之《蛊》。宋元、汲古下二句皆作年岁息长,疾君拜祷,虽危不凶,与上文意不属,定为由他林窜入,故依《井》之《蛊》校。
  丰。后时失利,不得所欲。
  旅。雉兔之东,以野为场。见鹰惊走,死于谷口。离为雉,伏震为兔、为东,艮为野、为场。兑为见,艮为鹰,伏震,故曰见鹰惊走。兑毁,故曰死。兑为口,艮为谷。○野场,宋元本作理伤,依汲古。惊,汲古作奔,依宋元本。
  巽。秋蛇向穴,不失其节。夫人姜氏,自齐复入。详《临》之《损》。
  涣。鸟鸣葭端,一呼三颠。摇动东西,危魂不安。详《复》之《井》。
  节。命夭不遂,死多鬼祟。妻子啼喑,早失其雄。伏巽为命,兑毁,故曰死。坎为鬼,兑为妻,震为子,兑口为啼。啼失声曰喑。坎失,故曰啼喑。震为雄。○鬼,汲古作为,依宋元本。
  中孚。茆屋结席,崇我文德。三辰旗旗,家受其福。巽为茆,互艮,故曰茆屋。互震为席,巽为结,艮为崇、为我,震为德,故曰崇我文德。震为旗、为辰,数三,故曰三辰。艮为家,震为福,故曰家受其福。○其,汲古作行,依宋元本。
  小过。罗网四张,鸟无所翔。征伐困极,饥穷不食。巽为绳,故曰罗网。震为张,卦数四,故曰四张。艮为鸟,止于网下,故曰鸟无所翔。震为征伐,互大坎为劳,故曰困极。伏大离,离虚,故曰饥。兑为食,艮止,故不食。○四,汲古作一,所亦作一,兹依宋元本。
  既济。天成地安,积石为山。润洽万里,人赖其欢。乾坤爻皆当位,故曰天成地安。三半艮,故曰积石为山。坎为润洽,半震为欢。○首句宋元本作天城地安,兹依汲古。汲古洽讹给。又按:此林似用兑象。
  未济。铜人铁柱,暴露劳苦。终月卒岁,无有休止。此用兑象。伏艮为铜铁、为柱,伏坎为劳苦。艮为终、为时,故曰终月卒岁。艮为休止,艮伏,故曰无。
  涣之第五十九
  涣。望幸不到,文章未就。王子逐兔,犬踦不得。详《谦》之《既济》。王,汲古作羊,非,依元本。
  乾。猋风阻越,车驰揭揭。弃古追思,失其和节,忧心惙惙。详《需》之《小过》。第三句汲古作弃名追亡,元本作弃古退思,兹依宋本。又揭揭,汲古讹竭竭,依宋元本。
  坤。蛇得泽草,不忧危殆。此用涣象。巽为蛇,震为草,草在坎中,故曰泽草。坎为危殆,震解,故不危。
  屯。两犬争鬬,股疮无处。不成仇讐,行解却去。互艮为犬,正反艮,故曰两犬争斗。艮为节、为疮,巽为股,巽伏,故曰股疮无处。坎为仇,巽为隙,震解,巽伏,故曰不仇、曰解隙。○却,同隙,宋元本作邪,汲古作却,依局本。
  蒙。因祸受福,喜盈其室,求事皆得。坤为祸,震为福喜,艮为室,坤多,故曰喜盈其室。
  需。江有宝珠,海多大鱼。亟行疾去,可以得财。乾为江河、为玉,故曰宝珠。伏坤为海、为鱼、为疾、为财。○有,宋元本作多,亟疾作疾亟,依汲古。
  讼。三牛生狗,以戌为母。荆夷上侵,姬伯出走。详《坤》之《震》。三牛,宋元本作三年,依汲古。
  师。安息康居,异国穹庐。非君习俗,使伯忧惑。详《蒙》之《比》。末句宋元本作使伯心忧,兹依汲古。惑与俗韵,忧不协。
  比。行触天罡,马死车伤。身无聊赖,困穷乏粮。《参同契》二月榆魁临于卯,麦生,天罡据西。注:天罡,即北斗。睽之渐曰:魁罡所当,初为败殃,是天罡所指之处亡也。艮为星,故曰天罡。艮卦数七,北斗七星,象尤切也。坤为车马、为死伤、为身、为穷乏,震为粮,震覆,故曰乏粮。○罡,汲古讹纲,局本又讹网,依宋元本。
  小畜。裸裎逐狐,为人观笑。牝鸡司晨,主母乱门。详《大有》之《咸》。母,元本作作,非。
  履。为季求妇,家在东海。水长无船,不见所欢。详《屯》之《蹇》。
  泰。男女合室,二姓同食。婚姻孔云,宜我多孙。乾男坤女,伏艮为室,乾坤交,故曰合室。坤为姓,兑为食,兑卦数二,故曰二姓同食。震为嫁,故曰婚姻。伏艮为孙。○末句元本作宜室我家,兹依宋本、汲古。
  否。太微帝室,黄帝所直。藩屏周卫,不可得入。常安长在,终无祸患。太微,即紫微。《史记·天官书》中宫天极星,其一明者,太一常居也。注云:紫微大帝室,太微帝室者,言紫微垣为天帝之中宫也。《天官书》又云:填星中央土,主季夏日戊己,黄帝主德。兹曰黄帝所直。黄帝,即轩辕星,言黄帝直中宫。中宫,即中央。藩屏周卫者,《天官书》太一旁三星三公,后句四星未大星正妃余三星后宫之属环之,匡卫十二星藩臣皆曰紫宫,言各星藩卫太微,周环紫宫,故曰不可入也。否互艮为星,而与乾连,乾为帝,艮为室,故曰帝室。坤为黄、为直,故曰黄帝所直。艮为屏藩、为卫,艮坚,故不得入。○长在,宋元本作常存,兹依汲古。
  同人。齎金观市,欲买骝子。猾偷窃发,盗我黄宝。乾为金,互巽为市,下离,故曰观市。乾为马,伏震为子,故曰骝子。巽为盗、为偷窃,离为黄,乾为金玉,故曰黄宝。
  大有。三人俱行,欲归故乡。望邑入门,拜见家亲。此用涣象。震为人,数三,故曰三人。震为行、为归,艮为乡邑、为门、为拜、为家、为观,故曰望。○人,汲古作思,依宋元本。亲,宋元本作欢,依汲古。
  谦。娶于姜吕,驾迎新妇。少齐在门,夫子悦喜。详《否》之《涣》。
  豫。伯仲旅行,南求大牂。长孟病足,倩季负粮。柳下之宝,不失我邦。震为伯,坎为仲、为众,故曰旅行。旅,众也。震为南,艮为求,伏兑为羊,故曰大牂。震为长、为孟、为足,互坎,故曰病足。《家语》叔梁纥施氏生九女,其妾生孟皮,孟皮病足。长孟即谓孟皮也。艮为季、为负,伏巽为粮,故曰负粮。季,季路也。《家语》子路为亲负米百里之外。震为柳,坤下,故曰柳下。艮为邦。事详《同人》之《丰》。○长孟,汲古作孟长,依宋元本。宝,各本皆作贞,依《同人》之《丰》校。我邦,宋元本作骊黄。独汲古存其真,于事实皆切。粮,各本皆作囊,独汲古《革》之《恒》作粮,故依校。
  随。洁身白齿,衰老复起。多孙众子,宜利姑舅。艮为身,兑为齿,巽白,故曰洁身白齿。艮为寿,故曰衰老。下卦艮覆为震,故曰衰老复起。艮为孙,震为子,巽为姑,震为舅。
  蛊。独宿憎夜,嫫母畏昼。平王逐建,荆子忧惧。巽为寡,巽伏,故曰独宿。互大坎为夜、为憎,巽为母,兑鲁,故曰嫫母。互大离,故曰畏昼。坎为平,震为王、为逐、为建,言楚平王逐太子建也。震为子、为草莽,故曰荆子。○憎,与下畏对文,汲古作深,虽与大坎象切,于文终不适,故依宋元本。独宿无耦,故憎夜长;嫫母貌丑,故畏昼见。
  临。追亡逐北,至山而得。稚叔相呼,反其室庐。依《需》之《涣》校。各本下三句皆作呼还幼叔,至山而得,复归其室。
  观。鸟飞无翼,兔走折足。虽欲会同,未见其功。震为翼、为足、为兔,震覆,故无翼,故折足。艮为鸟。由此证《明夷》初爻之垂其翼,以六四震为翼,诸家以离为翼,皆非。○见其,宋元本作得毉,兹依汲古。
  噬嗑。抱空握虗,鴞惊我雏,利去不来。详《离》之《家人》。去来,汲古作出成,依宋元本。
  贲。山作大池,陆地为海。艮为山、为陆地,坎为池、为海,汲古多各得其所四字,宋元本无。大,宋元本作天,依汲古。
  剥。为虎所啮,泰山之阳。众多从者,莫敢救藏。艮为虎,伏兑为啮,艮为山,纳丙,故曰山阳。坤为众多,丁云事见檀弓。按:檀弓记孔子过泰山,谓苛政猛于虎,于此亦不甚合。
  复。逶迤四牡,思归念母。王事靡盬,不得安处。详《旅》之《渐》。
  无妄。猕猴所言,语无成全。误我白马,使乾口来。艮为猕猴,震言,乾马,巽色白,故曰白马。震为口,艮火,故曰乾口。
  大畜。飞不远去,卑斯内侍,禄养丰富。详《丰》之《涣》。斯,汲古作厮,非。
  颐。大尾细要,重不可摇。阴权制国,平子逐昭。艮为尾,震为大,故曰大尾。坎为腰,今中爻皆阴,故曰细腰。《庄子》细要者化。谓蜂也。坤为重,震为摇,艮止,故不可摇。坤为国,伏巽为权,故曰阴权制国。坤为平,震为子、为逐,震为光明,故曰平子逐昭。○要,汲古作??,非,依宋元本。西汉时??多作要,故知要为本字,??是后人所改。
  大过。旦生夕死,名曰婴鬼,不可得祀。详《小畜》之《升》。祀,宋元本讹视,依汲古。
  坎。子畏于匡,困于陈蔡。明德不危,竟免厄害。坎为畏,艮邑,故曰匡。坎为困,震为陈、为蔡、为德,艮为光明,故曰明德。坎为困厄,震解,故曰危。○厄,元本作危,非,依汲古。
  离。畏昏潜处,候时昭朗。卒逢白日,为世荣主。详前。昭朗,元本作朗昭,依汲古。
  咸。白鸟衔铒,鸣呼其子。旋枝张翅,来从其母。详《晋》之《震》。旋枝,宋元本作旋翼,依汲古。
  恒。宫商角徵,五音和起。君臣父子,弟顺有序。唐虞龙德,国无灾咎。伏坤,故曰宫。兑秋,故曰商。巽居巳,故属夏。乐书徴配夏,《月令》孟春之月,其音角,故震为角。宫商角徴,皆卦象也。震为音,巽卦数五,故曰五音。震为君,伏艮为臣,乾父震子,故曰君臣父子。巽顺,故曰悌。震为帝,故曰唐虞。伏坤为国。
  遯。季姬踟蹰,望孟城隅。终日至暮,不见齐候。详《同人》之《随》。
  大壮。鬼哭于社,悲商无后。甲子昧爽,殷人绝祀。详《大过》之《坤》。
  晋。天之所予,福禄常在,不忧危殆。详《小畜》之《遯》。之,宋元本作子,依汲古。
  明夷。比目四翼,相恃为福。姜氏季女,与君合德。离为目,坤偶,故曰比目。震为翼,卦数四,故曰四翼、为福。伏巽为姜,坎为合,震为君、为德,《左传·桓九年》纪季姜归于京师,为桓王后。
  家人。翕翕??,稍崩堕颠。灭其令名,长没不全。详《泰》之《谦》。
  睽。折若蔽目,不见稚叔。三足孤乌,远去家室。详《师》之《蒙》。若,汲古作叶,稚作雉,孤乌作飞鸟,均依宋元本。此用涣象。
  蹇。羊肠九萦,相推稍前。止须王孙,乃能上天。详《履》之《师》。
  解。坤厚地德,蔗物蕃息。平康正直,以绥大福。详《泰》之《解》。
  损。有莘外野,不逢尧主。复归穷处,心劳志苦。震为莘。莘,草名也。坤为野,震为主、为帝,故曰尧主。震为归,坤为心志、为劳苦。鲧取有莘氏女,本在野之人,后尧用以治水。倘鲧不逢尧,则穷老于有莘之野耳。○归,宋元本作居,依汲古。
  益。咠长景行,来观柘桑。土伯有喜,都叔允藏。咠为邑之讹字,《礼·檀弓》以吾为邑长于斯也。震为长、为行、为柘桑,艮为观,故曰来观柘桑,言邑长出巡也。震为伯,互坤,故曰土伯。土伯,即周礼地官之土训,土训掌辨地物而原其生。震乐,故曰有喜。坤为都,艮为叔,故曰都叔。都叔,盖都士都则之属。○咠,音缉。篆书作●,而邑篆作●,形近,故邑讹为咠。宋元本作胷,依汲古。士,宋元本作上,汲古作止,依局本。
  夬。周师伐纣,战于牧野。甲子平旦,天下大喜。详《谦》之《噬嗑》。战,宋元本作胜,依汲古。大,依宋元本,汲古作喜悦。
  姤。踰江求橘,并得大栗。烹羊食豕,饮酒歌笑。乾为木果,故曰橘、曰栗。乾为河、为江、为大,故曰大栗。伏震为羊,巽为豕,震为歌笑。○豕,宋元本作炙,依汲古。酒,汲古作食,依宋元本。
  萃。敝笱在梁,鲂逸不禁。渔父劳苦,焦喉乾口,虚空无有。第四句宋元本作筐筥乾口,汲古作口焦喉乾,兹依《遯》之《大过》校。
  升。生有阴孽,制家非阳。逐送还牀,张氏易公。忧祸重凶。送,汲古作受,牀作作,公作休,均依宋元本。祸,元本作福,依宋本、汲古。然仍有讹字,故义皆不能通。
  困。绝域异路,多有畏恶。使我惊惧,思吾故处。详《渐》之《无妄》。思吾,依校,各本皆作思我。
  井。迷行失道,不得牛马。百贾逃亡,市空无有。坎为失、为隐伏,故曰迷行失道。伏震为行、为道也。艮为牛,震为马,艮震伏,故不得。巽为市贾,离虚,故曰空。○牛马,汲古作马牛,依宋元本。
  革。雌鷟生雏,神异兴起。乘云龙腾,民戴为父。通《蒙》。艮为鷟,震为生、为雏、为神、为起。坤为云,震为龙、为乘、为腾、为父,坤为民,艮为戴。○鷟,宋本、汲古皆作鸑,兹依元本。乘,宋元本讹束,依汲古。
  鼎。曡曡累累,如岐之室。畜一息十,古公治邑。详《恒》之《小过》。○曡,宋元本作垒,治作始,均依汲古。
  震。疮疡疥瘙,孝妇不省。君多疣赘,四牧作去。互艮多节,故曰疮疡疥瘙。瘙,亦疮也。巽为妇,巽顺,故曰孝妇。巽伏,故曰不省。艮为疣赘,震君,故曰君多疣赘。震为马,卦数四,故曰四牧。震往,故曰去。○瘙,宋元本作搔,非,依汲古。牧去,汲古作时灾,不协,依宋元本。
  艮。羊头兔足,羸瘦少肉。漏囊败栗,利无所得。详《剥》之《恒》。
  渐。孽蔑徙靡,空无谁是。言季不明,乐减少解。字既多讹,义都未解。孽徒,宋元本作孽从,不作子,亦未知孰是。
  归妹。妹为貌慹,败君正色。作事不成,自为心贼。震为嫁,兑为妹。伏艮为须,以女而有须,故曰貌慹。《庄子·田子方》老聃新沐,被发而乾慹,然似非人。慹,音慴,言可怖也。坎为畏惧,故曰慹。震为君,兑毁,故曰败、曰不成。艮为成,艮伏,故不成。坎为心、为贼。○慹,宋元本、汲古均作熟,局本作热,盖由慹讹为热,又由热讹熟,兹依局本。又为貌汲古作貌亲,是又因熟字而妄改,局本热字即是慹字,而微异耳。
  丰。四马共辕,东上太山。騂骊同力,无有重难,与君笑言。详《剥》之《解》。
  旅。阴变为阳,女化作男。治道得通,君臣相承。详《比》之《离》。涣之旅中四爻艮为兑,震为巽,亦巽为震,故曰女化男。《左传》震之离,亦离之震是其例也。君臣相承者,言阳为君,阴为臣,卦形上一阴承一阳,下二阴承二阳也。○作,汲古作为,依宋元本。
  巽。南国少子,材略美好。求我长女,贱薄不与。反得丑恶,后乃大悔。详《比》之《渐》。
  兑。昭公失常,季氏悖狂。逊齐处野,丧其宠光。详《遯》之《蛊》。
  饰。文山紫芝,雍梁朱草。生长和气,王以为宝。公尸侑食,福禄来处。详《同人》之《剥》。
  中孚。牵羊不前,与心戾旋。闻言不信,误绐丈人。兑羊,艮手,故曰牵羊。艮止,故曰不前。兑为耳,中爻正反震,故曰闻言不信、曰误绐丈人。震为丈人。
  小过。东山西山,各自止安。心虽相望,竟未同堂。详《姤》之《坤》。艮为望、为堂,正反艮,故曰相望、曰未同堂。
  既济。鹿求其子,虎庐之里。唐伯李耳,贪不我许。详《随》之《否》。
  未济。三虎上山,更相喧唤。心志不亲,如仇与怨。详《姤》之《小过》。首二句用半象。
  节之第六十
  节。海为水王,聪圣且明。百流归德,无有叛逆,常饶优足。详《蒙》之《乾》。汲古下多不利攻玉,所求弗得二句,注云疑衍,今从宋元本。
  乾。虎豹怒咆,慎戒外忧。上下俱搔,士民无聊。此用《节》象。艮为虎豹,震怒。坎为忧,艮为上,震为下、为士,坎为民。
  坤。探穴得雏,鸠鹊俱来,使我心忧。此仍用《节》象。艮为巢,艮手,故曰探巢。震为鹊、为雏。坎为心忧。
  屯。日望一食,常恐不足,禄命寡薄。艮为日、为望,震为食,坤虗,故不足。乾为禄,巽为命,坤为寡,坎为薄,乾巽伏,故曰禄命寡薄。
  蒙。良马疾走,千里一宿。逃难它乡,谁能追复。震为马、为走,下坎,故曰疾走。坤为千里、为宿,坎数一,故曰一宿。坎为难,坤为乡、为蛇,故曰它乡。它蛇同字,它乡有毒,故不能追复。震为追、为归,故曰追复。○逃难,汲古作离逃,兹依宋元本。
  需。鹊巢鸠成,上下不亲。外内乖畔,子走失愿。互离为巢、为鸠,《诗》维鹊有巢,维鸠居之。鹊巢鸠成者,言鹊营巢成,为鸠居也。坎水性下,乾阳上升,故曰不亲。○鸠成,宋元本作鸟城,汲古作鸠城,兹从局本。外内,汲古作内外,依宋元本。失愿,宋元本作矢顽,依汲古。
  讼。云龙集会,征讨西戎。招边定众,谁敢当锋。坎云,乾龙,坎为积,故曰集会。伏震为征讨,坤为戎,坎为西,故曰西戎。坤为边、为众,坤安,故曰定。坎为矢,故曰锋。
  师。春多膏泽,夏润优渥。稼穑成熟,亩获百斛。详《临》之《明夷》。
  比。僮妾独宿,长女未室,利无所得。详《豫》之《益》。
  小畜。四野不安,东西为患。退身止足,无出邦域。乃得全完,赖其生福。详《大有》之《睽》。野,宋元本作乱。第三句宋元本作退止我足,兹依汲古。
  履。长宁履福,安我百国。嘉宾上堂,与季同牀。通《谦》。震为履、为福,坤为安、为百国,故曰安我百国。震为宾,艮为堂、为季、为牀。○履福,宋元本作理福,依汲古。
  泰。骐骥绿耳,章明造父。伯夙奏献,衰续厥绪。佐文成霸,为晋元辅。详《革》之《夬》。骥绿,宋元本作驎騄。伯夙奏献,宋元本作伯夙成季,汲古作夙伯奏献。宋元无第四句。第五句作共成霸功,兹依汲古。奏,进也,言进仕献公也。只伯夙依宋元。
  否。张陈嘉谟,赞成汉都。主欢民喜,其乐休休。伏震为张、为陈、为嘉,坤为谋、为都、为水,故曰汉都。坤为民,震为主、为欢乐,言张良陈平主张都关中也。
  同人。大面长头,来解君忧。乾为头,互巽,故曰长头。○汲古下多遗吾福善,与我嘉惠二句,依宋元本。
  大有。畏昏不行,待旦昭明。燎猎受福,老赖其庆。详《夬》之《损》。
  谦。伯去我东,首髪如蓬。长夜不寐,辗转空牀。内怀惆怅,忧摧肝肠。详《姤》之《遯》。宋元本无下二句,第四句作忧系心胸,兹依汲古。
  豫。朽条腐索,不堪施用。安静候时,以待亲知。伏巽为索、为腐,故曰朽条腐索。艮为时,坤为安,艮止,故曰候时。
  随。比目四翼,相倚为福。姜氏季女,与君合德。详《涣》之《明夷》。女,宋元本作氏,非,依汲古。
  蛊。履阶升墀,高登崔嵬。福禄洋溢,依天之威。艮为阶墀,震为履、为登,巽为高。震为福禄。艮为天。
  临。奢淫吝啬,神所不福。灵只凭怒,鬼瞰其室。坤多,故曰奢。坤闭,故曰吝啬。震为神、为福、为灵只、为怒。坤为鬼,伏艮为室、为观,故曰鬼瞰其室。○吝,宋元本作爱,瞰作障。灵只,元本作只灵,均依汲古。
  观。大步上车,南到喜家。送我狐裘,与福载来。伏震为步,坤为车,震为南、为喜,坤为家、为狐。○上,宋元本作小,狐作豹,兹依汲古。
  噬嗑。南行西步,失次后舍。乾候野井,昭公失居。与彼作期,不觉至夜。震为东,坎为西,震为后,艮为舍,坎失,故曰失次后舍。震为诸侯,上离,故曰乾候。坎为井,艮为野,故曰野井。震为公,上离,故曰昭公。坎为夜,言照公为季氏所逐,次于乾候野井也。○舍,汲古讹含,依宋元本。彼,元本作陂,觉作真,依宋本、汲古。三四与五六两句宋元本倒置,不协,依汲古。
  贲。喜乐踊跃,来迎名家。鹊巢百两,以成嘉福。震为踊跃、为乐。艮为名、为家,故曰名家。震为鹊,艮为巢,震为车,故曰百两。《诗·周南》维鹊有巢,维鸠居之。之子于归,百两御之。艮为成,震为嘉福。○踊,宋元本作拚。名家,汲古作欢客,依宋元本。宋元本第四句作获利养福,均依汲古,惟汲古下多多获利益四字,兹从宋元本删。名家与大家同,与福亦协。
  剥。非理所求,谁敢相与。往来不获,徒劳道路。艮为求,坤为理,艮止,故不与。艮为道路,离虗,故不获而徒劳也。坤役万物,故亦曰劳。○所求,宋元本作后来,依汲古。
  复。北虏匈奴,数侵边境。左衽为长,国犹未庆。坤为北、为夷,故曰匈奴。坤为境,震为侵、为左、为衽、为长,坤为国。末句疑有讹字。
  无妄。狂不以理,伐乃无名。纵获臣子,伯功不成。震为征伐、为子、为伯,艮为臣、为拘系,故曰获。○汲古作“续事康域,针折不成。婴儿短舌,说辞无名”,兹依宋元本。
  大畜。景星照堂,麟游凤翔。仁施大行,颂声作兴。详《豫》之《节》。
  颐。文明之世,销锋铸耜。以道顺民,百王不易。坤为世、为文,艮为明,故曰文明之世。艮为锋、为耜,艮火,故曰销锋铸耜。坤为民、为顺,震为大涂,故曰以道顺民。震为王,坤为百,艮止,故不易。○耜,宋元本作镝,依汲古。民,汲古作昌,依宋元本。
  大过。鸟飞无羽,鸡鬬折距。徒自长嗟,谁肯为侣。震为鸟、为飞,巽寡髪,故曰无羽。巽为鸡,震为距,震伏不见,故曰折距。巽为长,兑口为叹。巽寡,故无侣。
  坎。羣队虎狼,啮彼牛羊。道路不通,妨农害商。互艮为虎狼,正反艮,故曰羣队。伏兑为啮,离为牛,兑为羊。震为道路,坎塞,故不通。震为商旅,坎为害。
  离。商伯沈酒,庶兄奔走。淫女荡夫,仁德并孤。伏震为商、为伯,坎为酒,故曰商伯沈酒。震为兄,坎为众,故曰庶兄。庶,众也。震为奔走,言商纣沈湎于酒,庶兄微子抱祭器奔周也。兑为媚,正反兑,故曰淫女,谓妲己也。伏坎为未,坎水,故曰荡夫,谓纣也。震为仁德,坎为孤。
  咸。三狸搏鼠,遮遏前后。当此之时,不能脱走。通《损》。震为狸,数三,故曰三狸。艮为鼠,故曰三狸搏鼠。艮为前,震为后,二至上正反艮,艮止,故曰遮遏前后,不能脱走。
  恒。陶叔孔圉,不处乱国。初虽未萌,后受庆福。陶叔,谓陶朱公,去越适齐,以避勾践。孔圉未详。按:《史记·孔子世家》孔防叔畏华氏之乱,奔鲁。疑圉或防叔之名。恒通益。艮为叔,艮火,故曰陶叔。震为孔,艮止,故曰孔圉。坤为国、为乱,震为福庆、为后。萌疑为明字。
  遯。奋翅鼓翼,翺翔外国。逍遥北域,不入温室。伏震为翼,坤为国、为北。本卦艮为室,艮火,故曰温室。
  大壮。德音孔博,升在王室。八极蒙佑,受其福禄。震为德、为音、为孔、为升、为王,伏艮为室,伏坤数八,故曰八极蒙佑。乾为福禄。
  晋。当变立权,摘解患难。涣然冰释,大国以安。详《升》之《震》。涣,宋元本作霍,依汲古。
  明夷。羽动角,甘雨续。草木茂,年岁熟。坎为冬,故曰羽。《月令》冬月其音羽。震为春,故曰角。《月令》春月其音角。羽动角者,言羽音发动,以后角音继之,至春而有甘雨也。坎为雨,震为草木,坤为年岁,三字句。
  家人。天所佑助,福来祸去,君王何忧。此用节象。艮为天,震为福,在内,故曰福来。坎为祸,在外,故曰祸去。震为君王,坎为忧,祸去,故不忧。
  睽。方喙宣口,圣智仁厚。释解倒悬,唐国大安。详《小畜》之《噬嗑》。
  蹇。葛藟蒙棘,华不得实。谗佞乱政,使恩壅塞。详《师》之《中孚》。华,元本作棘,从宋本、汲古。
  解。皇母多恩,字养孝孙。脱于襁褓,成就为君。褓,元本作抱,依宋本、汲古。
  损。积冰不温,北陆苦寒。露宿多风,君子伤心。详《睽》之《巽》。首句汲古作积冰下湿,依宋本。
  益。伯夷叔齐,贞廉之师。以德防患,忧祸不存。详《革》之《否》。祸,元本作福,存作凶,兹依宋本、汲古。
  夬。一雌三雄,子不知公。乱我族类,使吾心愦。此用《节》象。下兑为一雌,上坎互艮震为三雄,震为子、为公,坎隐,故不知。坎为心。○知,汲古作得,依宋元本。愦,宋元本作愤,依汲古。
  姤。主安多福,天禄所伏。居之宠昌,君子有光。详《剥》之《观》。
  萃。千岁槐根,身多斧瘢。树维枯屈,枝叶不出。详《家人》之《乾》。
  升。周师伐纣,胜殷牧野。甲子平旦,天下大喜。详《谦》之《噬嗑》。
  困。日走月步,趋不同舍。夫妻反目,主君失礼。详《小畜》之《同人》。
  井。宣髪龙叔,为王主国。安土成稷,天下蒙福。巽为髪、为白,故曰宣髪。宣,明也。《说卦》巽为寡髪,《释文》云本又作宣,黑白杂为宣髪,易林遇巽多谓秃,是读为寡,兹曰宣是兼读也。伏震为龙,艮为叔,故曰龙叔。震为王、为主,艮为国、为土、为稷,言筑土立稷以祭也。《左传·昭二十九年》共工氏有子曰勾龙,为后土,后土为社;又曰有烈山氏之子曰柱为稷,自夏以上祀之,周弃亦为稷,自商以来祀之,龙叔即勾龙,言勾龙为社稷神,筑土为坛祀之,而天下蒙福也。艮为天,震为福。○首句汲古作宣劳就力,依宋元本。
  革。讽德诵功,美周盛隆。奭旦辅成,光济冲人。详《明夷》之《蒙》。
  鼎。三夜不寝,忧来益甚。戒以危惧,弃其安居。通《屯》。坤为夜,震数三,故曰三夜。坤为寝,震动,故不寝。坎为忧惧、为险,故曰弃其安居。○寝,元本作寐,其作去,兹依宋本、汲古。
  震。思愿所之,乃今逢时。洗濯故忧,拜其欢来。详《睽》之《艮》。濯,元本作宅,依宋本。拜,汲古作并,依宋元本。
  艮。噂噂嗫嗫,夜作昼匿。谋议我资,来窃吾室。空尽己财,几无以食。三至上正反震,故曰噂噂嗫嗫。噂嗫,对语也。坎为夜,与震连,故曰夜作。对象离为昼,与巽连,故曰昼匿。巽为伏也。坎为谋议、为窃、为室。○作,汲古作行,窃作攻,均依宋元本。宋元本无下二句,依汲古。
  渐。騂牛无子,鸣于大野。申复阴徴,还归其母,说以除悔。离为牛,坎赤,故曰騂牛。震伏,故曰无子。《左传》介葛庐来朝,闻牛鸣,曰:是生三牺皆用之矣。艮为大野,震巽同声,故曰鸣于大野。三四句或谓申者,申后先为幽王所废,后平王立,后复还,然第三句终难解,疑有讹字。又《比》之《蹇》有申生见母之语,盖自《虞初志》亡后,故事多遗失,故莫定其是非也。
  归妹。王良善御,伯乐知马。周旋步骤,行中规矩。止息有节,延命寿考。详《遯》之《豫》。○骤,宋元本作趍,依汲古。
  丰。释然远咎,避患害早。田获三狐,以贝为宝。详《贲》之《谦》。
  旅。仁兽所处,国无凶咎。市贾十倍,复归惠里。艮为兽,互巽,故曰仁兽。艮为国,巽为市贾、为倍,兑数十,故曰十倍。艮为里,伏震为归、为仁,故曰复归惠里。
  巽。六目俱视,各欲有志。一言不同,乘戻生讼。互离为目,数六,故曰六目。伏坎为心志,兑为言,初至四正反兑,故曰一言不同,乖戻生讼也。○一言,宋元本作心意,非,依汲古。
  兑。傅说王良,骖御四龙。周径万里,无有危凶。傅说、王良,皆星名。《庄子》傅说相武丁,奄有天下,骑箕尾上,比于列星,故张衡《周天六象赋》云:天江为太阴之主,傅说奉中闱之祠。《史记·天官书》天驷旁一星,曰王良。王良策马,车骑满野,故下云骖御四龙。惟《星经》云:傅说一星在尾后,主子嗣,兹与王良并言,似亦与天驷有关,抑以傅说骑箕尾箕主风喻马行之神速欤。兑通艮,艮为星,互震为龙、为骖驾、为周、为万,艮为里,故曰万里。互坎为危,震解,故不危。
  涣。伯仲叔季,日暮寝醉。醉醒失明,丧其贝囊,卧拜道旁。详《谦》之《蛊》。首句宋本作仲伯季叔,非,依汲古。寝醉,宋本、汲古作寝寐,依元本。汲古第三句元本作醒失期明,宋本、汲古作醉醒失明,明与囊旁韵,元本非。卧拜,《谦》之《蛊》作衔却,拜或为却之形讹字。
  中孚。江有宝珠,海多大鱼。亟行疾至,可以得财。详《涣》之《需》。可,宋本作所,依元本、汲古。
  小过。远视千里,不见所持。离娄之明,无益于耳。艮为视,艮手为持,艮为光明,兑为耳,伏巽,故不见所持。○持,汲古作视,依宋元本。
  既济。弱足刖跟,不利出门。市贾无嬴,折亡为患。详《乾》之《鼎》。
  未济。利尽得媒,时不我来。鸣雌深涉,寡宿独居。似用半象,而语特难解。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