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座123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算命大全 > 《焦氏易林注》 >

卷十六

时间:2015-08-30 01:16:40 来源:星座123

卷十六
  中孚之第六十一
  中孚。鸟鸣譆譆,天火将下。燔我屋室,灾及姤后。详《兑》之《革》。鸟鸣,宋元本作乌鸟,依汲古。譆譆,汲古作喈喈,兹依宋元本。
  乾。黄虹之野,贤君所在。管叔为相,国无灾咎。此用《中孚》象。震为玄黄、为虹、为君,艮为野、为叔,《孝经援神契》黄虹抱曰辅臣纳忠。《帝王世纪》少昊生,虹流华渚。《洛书》黄帝起,黄云扶日。又《东方朔别传》凡占长吏下车,当视天有黄云来覆车。震为竹,故曰管叔。艮为国。○叔,汲古作仲,非。中孚无仲象也,兹依宋元本。
  坤。符左契右,相与合齿。乾坤利贞,乳生六子。长大成就,风言如母。详《兑》之《大过》。宋元本石下多梁叔有若四字,断为衍文,兹依汲古。
  屯。蝗啮我稻,驱不可去。实穗无有,但见空藳。详《小畜》之《大壮》。
  蒙。婴孩求乳,母归其子,黄麑悦喜。详《履》之《同人》。孩,元本作孙,依宋本。
  需。折若蔽目,不见稚叔。失旅亡民,远去家室。详《师》之《蒙》。第二句元本作父旅相逐,父乃失之讹。第四句元本作不见卫国,均依宋本、汲古。若,汲古作叶,非。
  讼。牂羊羵首,君子不饱。年饥孔荒,士民危殆。《诗·小雅》牂羊坟首,兹作羵。按:鲁语云土之怪曰羵,注:羵,羊雌雄未成者,亦作坟。然则羵坟古通用,是焦诗与毛诗异字,非讹字也。伏震为羊,羵,大也。乾为首、为大,故曰羵首。乾为君子,离虗,故不饱,故饥。乾为年,坎为民、为危殆。○牂,汲古作?,从宋元本。羵,宋元本作肥,依汲古。
  师。灵龟陆处,盘桓失所。伊子退耕,桀乱无辅。详《归妹》之《剥》。
  比。威约拘囚,为人所诬。臯陶平理,几得脱免。脱免,元本作免脱,依宋本、汲古。
  小畜。乌升鹊举,照临东海。尨降庭坚,为陶叔后。封于英六,福履绥厚。详《需》之《大畜》。
  履。四目相视,稍近同轨。日昳之后,见吾伯姊。详《益》之《需》。近,汲古作延,轨作执,均依宋元本。
  泰。大步上车,南至喜家。送我狐裘,与福载来。详《节》之《观》。
  否。穿都相合,未敢面见。媒妁无良,使我不乡。坤为都。穿,元本作卒,相作和,乡作香,均依汲古,然义皆难解,恐仍有讹字。
  同人。鸿飞遵陆,公出不复,伯氏客宿。详《剥》之《升》。出,汲古作母,依宋元本。
  大有。代戍失期,患生无知。惧以发难,为我开基,邦国忧愁。《左传·庄八年》齐侯使连称管至父戍葵丘,瓜时而往,曰及瓜而代,期戍,公问不至,故与无知等作乱。伏艮为守、为戍、为期,坎为失,故曰失期。坎为患、为忧惧,坤为我、为邦国,全用旁通。○生,汲古作至,依宋元本。知,各本皆作聊,依《渐》之《谦》校。
  谦。伯氏争言,战于龙门。构怨结祸,三世不安。详《坤》之《离》。正反震相背,故争言。震为伯,故曰伯氏。○伯氏,宋元本作齐鲁,兹依汲古。
  豫。周政养贼,背生人足。陆行不安,国危为患。震为周,坎为贼,坤为政、为育,故曰周政养贼。震为足,艮为背,足在背上,故曰背生人足。坤为陆,坎险,故不安。坤为国,坎为患也。此全用卦象制辞,未必有故实。○贼,宋元本作贱,兹依汲古。
  随。蜩螗欢喜,草木畅茂。百果蕃生,日益富有。详《谦》之《解》。喜,宋元本作翘,富作多,依汲古。
  蛊。魃为灾虐,风吹云却。止不得复,复归其宅。首句汲古作薄灾暴虎,宋元本作薄灾暴虐,依《小畜》之《中孚》校。薄为魃之音讹字。
  临。乘骝驾骊,游至东齐。遭遇行旅,逆我以资,厚得利归。震为马,坤亦为马,故曰乘骝驾骊。震为东,伏巽为齐,故曰东齐。震为行旅,坤为资财,逆行,故曰逆我以资。坤多,故曰厚得利。
  观。凤生七子,同巢共乳,欢悦相保。坤文,故曰凤。艮数七,故曰七子。艮为巢、为乳,伏震为欢悦。
  噬嗑。桃雀窃脂,巢于小枝。动摇不安,为风所吹。心寒漂摇,常忧殆危。详《损》之《涣》。
  贲。东山西山,各自止安。虽相登望,竟未同堂。详《姤》之《坤》。竟未,汲古作不得,依宋元本。
  剥。匍匐出走,惊惧惶恐。白虎生孙,蓐收在后。匍匐,以手行也。艮为手,手在地上,故曰匍匐。阳在上,故曰出。坤为恐惧,艮为虎、为孙,伏兑为西方,色白,故曰白虎。兑为秋,故曰蓐收。《月令》孟秋之月其神蓐收是也。○匐,宋元本作伏,依汲古。惶,宋本、汲古作皇,依元本。
  复。重弋射隼,不知所定。质疑蓍龟,告以肥牡。明神答报,宜利止居。详《困》之《蹇》。弋,元本讹或,牡作性,依宋本、汲古。四五句宋元本倒,依汲古。
  无妄。开门内福,喜至我侧。加以善祥,为吾室宅。宫城洛邑,以昭文德。震为开,艮为门,上乾,故曰纳福。震为喜、为善祥,艮为室宅、为宫城、为邑,乾为王,故曰洛邑。洛邑,王城也。伏坤为文。○加以,宋元本作嘉门,依汲古。室,汲古作家,昭作招,依宋元本。
  大畜。鸟飞狐鸣,国乱不甯。下强上弱,为阴所刑。艮为鸟、为狐,震为飞、为鸣,故曰鸟飞狐鸣。艮为国,兑毁,故曰不甯。四五阴爻,乾为艮所畜,故曰为阴所刑。
  颐。三鸡啄粟,八雏从食。饥鹰卒击,失亡两叔。伏巽为鸡,震数三,故曰三鸡。伏兑为啄。巽为粟,震为雏,坤数八,故曰八雏。震为从、为食,艮为鹰,坤虗,故曰饥鹰。艮为击、为叔,坤数二,坤丧,故曰失亡两叔。
  大过。叹息不悦,忧从中出。丧我金罂,无妄失位。兑口,故曰叹息。互大坎,故不悦,故忧从中出。乾为金,震为罂,震伏,故曰丧我金罂。○罂,宋元本作婴,依汲古。从,汲古作逆,依宋元本。
  坎。刚柔相呼,二姓为家。霜降既同,惠我以仁。详《家人》之《损》。二,宋元本作三,依汲古。
  离。襄送季女,至于荡道。齐子旦夕,留连久处。详《屯》之《大过》。末句元本作久流连处,依宋本、汲古。襄送,各本多作送我,依《屯》之《大过》校。
  咸。低头窃视,有所畏避。行作不利,酒酢鱼馁,众莫贪嗜。艮为头,泽下,故曰低头。艮为视,巽为盗,故曰窃视。巽伏,故曰畏避。兑毁,故不利。兑为泽、为酒,巽为鱼、为木,木作酸,故曰酒酢。酢,酸也。巽为烂,故曰馁。馁,烂也。○畏,宋元本作遇,依汲古。酢,宋本、汲古作酸。馁,汲古作败,依元本及宋元本。
  恒。典册法书,藏阁兰台。虽遭乱溃,独不遇灾。详《坤》之《大畜》。阁,汲古作在,依宋元本。
  遯。旦醉病酒,暮即瘳愈,独不及咎。伏震为旦,坤迷,故曰旦醉。○即,宋元本作多,末句作不反为咎,均依汲古。
  大壮。画龙头颈,文章未成。甘言美语,说辞无名。详《蒙》之《噬嗑》。
  晋。日月运行,一寒一暑。荣宠赫赫,不可得保。颠踬殒堕,更为士伍。详《巽》之《震》。
  明夷。争利王市,朝多君子。苏氏六国,获其荣宠。伏巽为利市,震君,故曰王市。坤为朝,震为君子、为苏,坤为国,坎卦数六,故曰六国。言苏秦说六国,佩六国相印也。
  家人。六蛇奔走,俱入茂草。惊于长途,畏惧啄口。详《丰》之《巽》。
  睽。悬貆素餐,食非其任。失轝剥庐,休坐徙居。详《颐》之《益》。
  蹇。欢欣九子,俱见大喜。提携福至,王孙是富。此用《中孚》象。震为欢欣,数九,故曰九子。艮手为提携、为孙,震君,故曰王孙。○至,元本作善,依汲古。
  解。伯夷叔齐,贞廉之师。以德防患,忧祸不存。详《革》之《否》。
  损。雄圣伏名,人匿麟惊。走凤飞北,乱溃未息。详《否》之《大过》。
  益。久鳏无偶,思配织女。求其非望,自令寡居。艮为鳏,坤女,巽为绳、为织,故曰织女。艮为求、为望,巽为寡,言织女为天孙不能求也。
  夬。破亡之国,天所不福,难以止息。兑为破,坤为国,坤伏不见,故曰天所不福。乾为天。
  姤。老慵多却,弊政为贼。阿房骊山,子婴失国。伏坤为老,坤柔,故曰老慵。巽为隙,却隙同。巽伏为贼,坤为弊、为政,故曰弊政为贼。中孚艮为房、为山,震马,故曰骊山。艮少,故曰子婴。○却,汲古讹欲,依宋元本。
  萃。三羖六牂,相随俱行。迷入空泽,经涉虎庐。为所伤贼,死于牙腹。详《同人》之《蒙》。经,元本作遥,依汲古。
  升。喋嗫噱嚾,昧冥相抟。多言少实,语无成事。震言,正反兑亦为言,故曰喋嗫。喋嗫,多言也。震为笑乐,故曰噱嚾。噱,大笑。嚾,音讙。諠嚣也。坤为黑,故曰昧冥。伏艮为抟,正反艮,故曰相抟。正反兑,故曰多言。坤虚,故曰少实,语无成事。坤为事。○喋,宋本讹嗫,汲古讹噬,兹依元本。噱嚾,宋元本讹处惧,依汲古。噱,汲古讹作??,于是宋元本又由??而竟作处矣,以此证汲古所据之,本前于宋元。嚾,汲古《明夷》之《豫》、《谦》之《豫》、《谦》之《乾》皆讹为耀,独此处存其真,而宋元本则讹为惧。《明夷》之《豫》、《谦》之《乾》则又皆讹为曜,于此见汲古本之可贵也。抟,各本皆作搏,然与嚾不韵,故决其为抟字,以抟与搏形太近也,且《明夷》之《豫》宋本作传,尤为作抟确证。
  困。舞阳渐离,击筑善歌。慕丹之义,为燕助轲。阴谋不遂,矐目死亡,功名何施。《史记·刺客传》荆轲奉樊于期首函,秦舞阳奉地图,及事败,秦人大索太子丹及荆卿之客,高渐离善击筑,秦王乃矐其目,使击筑于侧,后以铅实筑中击秦王,乃被杀。伏震为舞、为筑、为歌,艮手为击,故曰击筑善歌。坎赤,故曰丹。兑为燕,震为轲,故曰为燕助轲。坎为阴谋,离为目,坎为失,故曰矐目。矐,《索隐》曰以马矢薰目,令失明也。坎为棺椁,故曰死亡。震为功,艮为名,艮震皆伏,故曰功名何施。○舞,宋元本作武,依汲古。矐,汲古作霍,依宋元本。目,宋元本作自,何作贾,均依汲古。助,汲古作荆,依宋元本。
  井。尹氏伯奇,父子分离。无罪被辜,长舌为灾。详《讼》之《大有》。
  革。五精乱行,政逆皇恩。汤武赫怒,共伐我域。《东京赋》辨方位而正,则五精帅而来摧,注:五精,五方星也。伏艮为星,坤为乱,震为行,故曰五精乱行。伏坤为政,坤逆行,故曰政逆皇恩,为怠遑讹字。《诗·商颂》不敢怠遑,《笺》:怠惰,遑暇也。怠遑,言怠惰敖嬉也。坤柔,故曰怠遑。震为王,故曰汤武。震为怒、为伐,坤为域,全用旁通象。
  鼎。西厯玉山,东入玉门。登上福堂,饮万岁浆。通《屯》。坎位西,震为玉,互艮,故曰玉山,故曰玉门,震为东也。震为登、为福,艮为堂,坤为万岁、为浆,震口,故曰饮万岁浆。
  震。行触大忌,与司命忤。执囚束缚,拘制于吏,幽人有喜。震为行,坎为忌讳。讳,避也。坎隐,故曰忌。伏巽为命,坎为忤,故与司令忤。艮为执囚、为枸制,伏巽为束缚,艮为官吏、为幽人,震为喜。○大忌,宋本作夫忌,元本作天忌,汲古作忌讳,依《剥》林校,因夫天皆大之讹,故知决为大字。忤,宋元本作牾,似为啎之讹字,兹依汲古。
  艮。机父不贤,朝多谗臣。君失其政,保家久贫。机疑为皇之讹,《诗·小雅》皇父卿士,谗口嚣嚣。林似本此。艮初至五正反震,故曰谗。互震为君,艮为臣,坎为失,保疑为使之讹。○家,汲古作我,依宋元本。艮为家。
  渐。三人俱行,北求大牂。长孟病足,倩季负粮。柳下之宝,不失我邦。详《大有》之《丰》。不失我邦者,按:《家语》齐求岑鼎于鲁,鲁与??鼎,齐侯曰:柳下季谓是则受之,鲁侯请季,季曰:与齐鼎,求免君国也。但臣亦有国,免君之国,破臣之国,亦君之所恶也。鲁乃以真鼎往。此林屡见,皆作骊黄,惟此作我邦,于事独切。长孟,汲古作孟长,依宋元本。邦,宋元本作粮,亦后人所改,以求叶韵,独汲古于此字存其真。负粮,依《革》之《恒》校,各本皆作囊。渐下艮为季、为负,上巽为粮,事详《革》之《恒》。
  归妹。鹄思其雄,欲随凤东。顺理羽翼,出次须日。中留北邑,复返其室。详《需》之《离》。须日中,汲古作日中须,依宋元本。
  丰。常德自如,不逢祸灾。离为祸灾。
  旅。白鹄游望,君子以甯。履德不愆,福禄来成。互巽为白,艮为鹄、为望,故曰白鹄游望。艮为君子,艮安,故曰甯伏。震为履、为福禄。
  巽。肤敏之德,发愤晨食。虏豹禽说,为王得福。详《大有》之《困》。晨,汲古作忘,说作越,皆非。
  兑。百足俱行,相辅为强。三圣翼事,王室宠光。国富民康。详《屯》之《履》。宋元本无第四句,依汲古。
  涣。生不逢时,困且多忧。年老衰极,中心悲愁。艮为时,震为生,下坎,故曰困且多忧。艮为寿,故曰年老。坎为中心、为悲愁。
  节。出门蹉跌,看道后旅。买羊逸亡,取物逃走。空手握拳,坐恨为咎。艮为门,震为出,坎蹇,故曰蹉跌。震为大涂、为后,兑为羊,与震连体,故曰逸亡。艮为手,正反艮相对,故曰空手握拳。坎为恨。
  小过。牧羊稻田,闻虎喧讙。畏惧悚惕,终无祸患。详《随》之《渐》。
  既济。龙潜凤北,箕子变服。阴孽萌作。北,汲古作池,依宋元本。箕,宋元本作其,依汲古。其子与蜀才读同,且其箕音同,非讹字,不过他林皆作箕,故从汲古。
  未济。国无比邻,相与争强。纷纷匈匈,天下扰攘。○匈匈,汲古作凶凶,依宋元本。攘,宋元本作忧,依汲古。
  小过之第六十二
  小过。初虽惊惶,后乃无伤。受其福庆,永永其祥。震为惊、为后、为福庆。
  乾。积德累仁,灵佑顺信,福祉日增。乾为仁德、为信、为福,顺行纯乾,故曰积、曰累。
  坤。谨慎重言,不幸遭患。周召述职,脱免牢门。此用《小过》象。艮为谨慎,震为言,正反震故曰重言。互大坎为患。震为周、为召,坎为牢狱,艮为门,震出在外,故曰脱免。○门,宋元本作开,依汲古。
  屯。鸟飞鼓翼,喜乐尧德。虞夏美功,要荒宾服。艮为鸟,震为翼、为鼓、为飞、为帝,故曰尧,故曰虞夏。坤为要荒。
  蒙。牙孽生齿,室堂启户。幽人利贞,鼓翼起舞。详《临》之《姤》。
  需。使伯采桑,拒不肯行。与叔争讼,更相毁伤。依《离》之《明夷》校。采桑,各本皆讹东求。
  讼。手足易处,头尾颠倒。公为雌妪,乱其蚕织。详《夬》之《蹇》。惟此用《小过》象。艮为手,在下,震为足,在上,故曰易处。艮为头,在下,覆艮为尾,在上,故曰颠倒。震为公,与兑连体,故曰公为雌妪。巽为蚕、为织,巽陨,故曰乱。
  师。匠卿操斧,豫章危殆。袍衣脱剥,禄命讫已。刘毓松云《左传·襄四年》匠庆用蒲围之檟,庆卿古通用。匠卿即匠庆,鲁匠人也。伏巽为工,故曰匠卿。震为木,故曰豫章。坎为危殆,震为袍衣。伏巽为命,坤丧,故曰讫已。讫,终也。○卿,或为庆之音讹字。豫章,大木也。
  比。天女踞牀,不成文章。南箕无舌,饭多沙糠。虐众盗名,雌雄折颈。详《大畜》之《益》。糠,元本讹糖,依汲古。
  小畜。大椎破毂,长舌乱国。墙茨之言,三世不安。艮为椎,震为毂,兑毁,故曰破毂。兑为舌,震为大兑,故曰长舌。巽为墙,坎为茨,《毛传》茨,蒺藜也。震为言,数三,艮为世,故曰三世。
  履。衔命辱使,不堪厥事。中堕落去,更为斯吏。巽为兑口,巽为命,故曰衔命。巽为陨落,故曰中堕落去。伏艮为僮仆,故曰斯吏。《后汉·左雄传》职斯禄薄,注:斯,贱也。○堕,各本皆作坠,斯吏作负载,兹依《未济》之《坎》校。
  泰。三蛇共室,同类相得。甘露时降,生我百谷。伏巽为蛇,艮为室,数三,故曰三蛇共室。兑为露,震为生、为百谷。
  否。衣宵夜游,与君相逢。除患解惑,使我不忧。详《归妹》之《大有》。衣宵,原作衣绣,遭作逢,《归妹》之《大有》、《旅》之《小过》绣皆作宵。按:《礼记》郑注:宵,即缯也,与绣义略同,兹作绣,似宵之音讹字,以焦用礼记字此不应独否,又逢字上下不协,皆依《归妹》之《大有》校。
  同人。被髪兽心,难与为邻。来如风云,去如绝弦,为狼所残。此用《小过》象。震为髪,艮为兽,互大坎为心,故曰兽心。巽为风,坎为云,故曰来如风云。巽为弦,兑为绝,艮为狼,兑口,故曰为狼所残。○云,汲古作雨,依宋元本。
  大有。刚柔相呼,二姓为家。霜降既同,惠我以仁。详《家人》之《损》。
  谦。牛马聋瞆,不晓齐味。委以鼎俎,治乱愦愦。马,依《颐》之《鼎》校,各本皆作耳。
  豫。低头窃视,有所畏避。行作不利,酒酢鱼餧,众莫贪嗜。详《鼎》之《解》。作,汲古作旅,酢作酸,依宋元本。
  随。两师娶妇,黄岩季子。成礼既婚,相呼南去。膏泽下土,年岁大有。详《否》之《坤》。○去,汲古作上,依宋元本。
  蛊。戴盆望天,不见星辰。愿小失大,遁逃墙外。详《贲》之《蒙》。
  临。二人辇车,徙去其家。井沸釜鸣,不可以居。兑卦数二,震为人、为车、为行,故曰徙。伏艮为家,兑为井,坤水在上,故曰井沸。坤为釜,震为鸣,故曰釜鸣。艮为居,艮伏,故曰不可居。
  观。坏臂反肘,怒不可止。狼戻腹心,无与为市。艮为臂、为肘,伏震为归,故曰反肘。震为怒,艮为狼,坤为腹心,巽为市。○止,宋元本作二,狼讹佷,与作以,俱依汲古。狼戻腹心者,言心怀毒佷叵测也。
  噬嗑。汤火之忧,转解喜来。离火,坎水,故曰汤火。震为解、为喜,言由坎忧转为震喜也。○火,宋元本作世,依汲古。
  贲。忠信辅成,王政不倾。公刘肇基,文武绥之。坎为忠信,震为王,艮成终,故曰成王,言周公辅佐成王也。震为公,艮为基,离为文,震为武,故曰文武绥之。○基,宋元本作举,依汲古。
  剥。登高斩木,顿踬蹈险。车倾马罢,伯叔吁嗟。一阳在上,故曰登高。艮为木、为刀劒,故曰斩木。震为车,震覆,故曰车倾。坤为马、为劳,故曰马罢。罢疲同,音婆,与蹉韵。○罢,汲古作疲,依宋元本。第四句汲古作叔伯蹉嘘,乃后人所改,以与疲叶,岂知疲音皮,皮音婆,古经传罢倦之罢固皆读婆也。凡易林罢字无不协婆,以此见易林用字之古,与经传同,《易·中孚·六三》罢与歌韵是其证也。
  复。桑之将落,陨其黄叶。失势倾侧,而无所立。首二句宋本作桑之陨落、黄败其叶,元本作桑之落陨,次句同宋,汲古作桑方陨落、黄叶败散,兹依《履》之《噬嗑》校。
  无妄。鸾凤翺翔,集于家国。念我伯姊,与母相得。伏坤为文,艮鸟,故曰鸾凤。艮为家国,巽长女,故曰伯姊。伏坤为母。○家,宋元本作喜,依汲古。惟汲古作国家,非,依宋元本。
  大畜。阴淫所居,盈溢过度,伤害禾稼。通《萃》。坤为阴、为水,兑泽亦为水,故曰阴淫、曰盈溢。巽为禾稼,兑毁,故曰伤害禾稼。○盈,宋元本作益,非,依汲古。
  颐。霄冥高山,道险峻难。王孙罢极,困于阪间。艮为天,故曰霄。《玉篇》霄,云气也。霄冥高山,言山高入霄汉青冥之间也。震为王,艮为孙,坤为劳,故曰罢极。艮为道、为阪,坤为困苦,正反艮,故曰困于阪间。
  大过。和璧隋珠,为火所烧。冥昧失明,夺精无光,弃于道旁。通《颐》。震为珠、为玉,艮为火,故曰为火所烧。坤为黑,故曰冥昧失明、曰夺精无光。震为精,艮为光、为道。○夺,宋本讹奋,依元本、汲古。于,元本作其,依宋本、汲古。
  坎。虞君好神,惠我老亲。恭承宗庙,虽愠不去,复我内室。《左传·僖五年》虞公曰:吾享祀丰洁,神必据我,故曰好神。互震为神。艮为宗庙,坎为愠。○神,汲古作田,非,依宋元本。惠,元本作恶,依宋本、汲古。虽,汲古作长,依宋元本。
  离。爪牙之士,怨毒祈父。转忧与己,伤不及母。详《谦》之《归妹》。士,宋元本作夫,依汲古。祈,元本作圻,依宋本、汲古。
  咸。仓盈庾亿,宜稼黍稷,年岁有息。详《乾》之《师》。
  恒。窗牖户房,通利明光。贤智辅圣,仁德大行。家给人足,海内殷昌。详《大畜》之《升》。房,汲古讹傍。
  遯。切切之患,凶重忧荐,为虎所吞。伏坤为忧患、为凶,艮为虎,伏兑口,故曰为虎所吞。○切切,汲古作忉忉,依汲古。
  大壮。水无鱼滋,陆为海涯。君子失居,小人相携。坤为水、为鱼,坤伏,故曰水无鱼滋。滋,生也。伏艮为陆,坤为海,艮坤相连,故曰陆为海涯。艮为君子、为居,巽陨落,故失居。坤为小人,重坤,故曰相携。○滋,宋元本作池,依汲古。
  晋。九疑郁林,沮湿不中。鸾凤所恶,君子攸去。详《无妄》之《巽》。
  明夷。六翮泛飞,走归不及。脱归王室,亡其騂特。震为翮、为飞,坎数六,故曰六翮泛飞。震为走、为归,坎陷,故不及。震为王,坎为室、为马,坎为赤,故曰騂。騂,赤色马也。坤为牛,故曰特。坤丧,故曰亡其騂特。○泛,宋元本作况,依汲古。
  家人。不直庄公,与我争讼。媒伯无礼,自令壅塞。详前。庄,前作杜,莫知孰是,姑两存之。
  睽。疮痍多病,宋公危残。吴子巢门,殒命失所。详《兑》之《蛊》。疮痍多病,元本、汲古作仓庚多亿,依宋本。
  蹇。失羊捕牛,无损无忧。兑为羊,兑伏,故曰失羊。艮为牛,艮手,故曰捕牛。
  解。夏麦麸?,霜击其芒。疾君败国,使我诛伤。详《泰》之《贲》。麸?,依宋元本,汲古作麸??,非。
  损。昧昧闇闇,不知白黑。风雨乱扰,光明伏匿,幽王失国。坤黑,故曰昧闇。巽为白,巽伏,故不知。坤为风、为乱,兑为雨,故曰风雨乱扰。艮为光明,坤闭,故伏匿。震为王,坤黑,故曰幽王。坤为国、为丧,故曰失国。
  益。执斧破薪,使媒求妇。和合二姓,亲御饮酒。色比毛嫱,姑公悦喜。详《家人》之《渐》。毛嫱,古美女名。第四句宋元本作亲迎斯须,非,依汲古。
  夬。六疾生狂,痴走妄行。北入患门,与祸为邻。伏坤为疾,乾数六,故曰六疾。兑刚鲁,故曰狂、曰妄、曰痴。乾为行,坤为祸患、为门,位北,故曰北入患门。○第二句元本作妄痴走行,依宋本、汲古。
  姤。驱羊就羣,佷不肯前。庆季愎谏,子之被患。通《复》。震为羊,坤为羣,坤闭,故不前。震为谏,坤为患。《左传·襄二十八年》庆嗣谓庆封曰:祸将作矣,请速归,庆封不听。又其女卢蒲姜曰:夫子愎,莫之止,将不出。子之,即庆舍,为庆封子。庆季,即庆封。后子之被卢蒲癸刺死,庆封奔鲁。○佷,汲古作狼,依宋元本。
  萃。二人共路,东趋西步。十里之外,不相知处。共,依《比》之《损》校,各本皆作异,非。
  升。义不胜情,以欲自营。几利危躬,折角摧颈。详前。危,汲古讹为,依宋元本。几皆作覩,依《坤》之《丰》校。
  困。骚骚扰扰,不安其类。疾在颈项,凶危为忧。巽进退不果,故曰骚扰、曰不安。坎为疾,艮为项颈,艮伏,兑见,兑毁在上,故曰疾在头颈。坎为危忧。
  井。三河俱合,水怒涌跃。坏我王室,民困于食。详《蛊》之《颐》。
  革。阳曜旱疾,伤病稼穑,农人无食。离火,故曰阳曜、曰旱。伏坎为疾病,巽为稼墙,伏震为耕,故曰农人。坤虚,故无食。
  鼎。流浮出食,载豢入屋。释辔系马,西南庑下。通《屯》。坎水,坤水,故曰流浮。震为出、为食,坤为载豢,《说文》以谷圈养豕也。坎为豕,故曰载豢入屋。艮为屋,震为马、为释,巽为辔、为系,故曰释辔系马。坤为西南、为下,上艮,故曰庑下。○辔,宋元本作鞍,依汲古。
  震。门户之居,可以止舍。进仕不殆,安乐相保。互艮为门户、为居,艮止,故曰舍。艮为官,故曰仕。震为进、为乐,坎为殆,震解,故不殆。○仕,汲古讹士,依宋元本。
  艮。过时不归,雌雄苦悲。徘徊外国,与母分离。详《豫》之《大壮》。
  渐。中田有庐,疆埸有瓜。献进皇祖,曾孙寿考。坎为中,艮为田、为庐、为疆埸、为瓜,艮为寿、为祖,又为曾孙。林词皆小雅诗句。
  归妹。失时无友,覆家出走,傫如丧狗。艮为时、为友、为家,艮覆,故曰失时、曰无友、曰覆家。震为出走,艮为狗,艮覆,故曰丧狗。全取反艮象。《家语》孔子在卫东门外,傫傫如丧家之狗。○傫,汲古作何,依宋元本。
  丰。反鼻歧头,二寡独居。艮为鼻,上卦艮反,故曰反鼻。《释名》物两为歧,艮为头,艮反向上,故象形曰歧头。巽为寡,二至五正反巽,又兑卦数二,故曰二寡。○二,宋元本作三,依汲古。
  旅。衣裳颠倒,为王来呼。成就东周,封受大福。通《节》。震为衣裳,正反震,故曰衣裳颠倒。震为王,兑为呼,《诗·齐风》颠倒衣裳,自公召之。震为东、为周,艮为成,故曰成就东周。震为福,义与毛异。
  巽。飞不远去,还归故处,兴事多悔。巽进退不果,故曰飞不远去、还归故处。伏震为飞、为反,故曰还归。
  兑。含血走禽,不晓五音。瓠巴鼓瑟,不悦于心。瓠巴,人名。《荀子》瓠巴鼓瑟,游鱼出听;《列子》瓠巴鼓瑟,而鸟舞鱼跃。首二句言鸟兽含有气血,并不晓音律,然一闻瓠巴鼓瑟而感于心也。伏坎为血,艮为禽。伏震为音,巽卦数五,故曰五音。艮为瓠,震为鼓、为瑟。坎为心,坎忧,故不悦。○瓠,汲古讹匏,依宋元本。
  涣。求玉获石,非心所欲,祝愿不得。震为玉,艮为求、为石,故曰求玉获石。坎为心愿,坎失,巽陨,故不得。
  节。山崩谷绝,大福尽竭。泾渭失纪,玉厯既已。厯,各本皆作石,依《屯》之《蒙》校。既,尽也。
  中孚。嗔目惧怒,不安其居。散涣府藏,无有利得。震为怒,互大离,故曰瞋目惧怒。艮为居、为安,风陨落,故不安其居。艮为府,巽为散涣、为利。此指吕嬃散弃财实事。
  既济。众邪充侧,凤凰折翼。微子复北,去其邦国。多用半象。
  未济。六月采??,征伐无道。张仲方叔,克敌饮酒。详《离》之《坎》。○方叔克敌,汲古作叔季孝友,依宋元本。
  既济之第六十三
  既济。玄兔指掌,相与相恃。证讯诘问,诬情自直。宛死谁告,口为身祸。多用半象。指,汲古作捐,恃作视,诬作注,直作侣,宛死谁告作死诬难告,均依宋元本。
  乾。游驹石门,騄耳安全。受福西邻,归隐玉泉。乾为门、为石、为马,故曰游驹石门、曰騄耳。坎为西邻、为泉,乾为玉。○隐,宋元本作邑,依汲古。
  坤。阳春草生,万物风兴。君子所居,祸灾不到。坤为茅茹,故曰草、曰万物。坤为风、为祸灾。○风,宋元本作盛,依汲古。坤为风失传象。
  屯。人无足,法缓除。牛出雄,走羊惊。不失其家。前四句三字句,末四字句。震为人、为足,伏巽,下断,故曰无足。坎为法律。除,授官也。坤柔,故曰缓除,言人有疾不能授官也。坤为牛,震为出、为雄、为羊、为惊。艮为家。家,音姑,与除韵。○缓,汲古作绂,依宋元本。牛,宋元本作才,依汲古。
  蒙。泰山上奔,变见太微。陈吴废忽,作为祸患。艮为山,震东,故曰泰山。泰山,东岳也。震为奔,艮为星,故曰太微。坤坎皆在北。太微,北极星也。陈吴,皆讹字,疑吴为突之形讹,陈为臣之音讹,言祭仲臣突废忽也,事见《左传·桓十一年》突,郑厉公;忽,郑昭公。坤为臣,坎为祸患。○山,元本作上,上作止,依宋本、汲古。吴,汲古作吾,微作傲,依宋元本。
  需。乘龙吐光,先暗后明。燎猎大得,六师以昌。乾为龙,离为光,互兑口,故曰吐光。坎为暗,离为明、为燎,坎数六,坎众,故曰六师以昌。言文王因猎得太公也。○第二句宋元本先作使,依汲古。后,宋本、汲古作复,依元本。又吐光,汲古作光土,六作太,均依宋元本。《山海经》天不足西北,有龙衔烛照天门。
  讼。羊头兔足,羸瘦少肉。漏囊败粟,利无所得。详《剥》之《恒》。
  师。因祸受福,喜盈其室。螟虫不作,君无苛忒。坤为祸,震为福、为喜,坎为室。巽为螟虫,巽伏,故曰不作。震为君,坤为苛忒,震解,故无。○苛忒,宋元本讹可得,依汲古。
  比。舜升大禹,石夷之野。徴诣王庭,拜治水土。王庭,汲古作黄门,依《乾》之《中孚》。
  小畜。乌子鹊雏,常与母俱。顾类羣族,不离其巢。伏艮为鸟,震为鹊。坤为母、为羣、为族类。艮为巢。○族,汲古作聚,依宋元本。
  履。夷羿所射,发辄有获。矰加鹊鹰,双鸟俱得。元本注:夷羿,古之善射者。伏震为射,坎为获。系缴于矢曰矰。巽为矰。艮为鹰,震为鹊,坤数二,故曰双鸟。○矰,汲古讹增,鹊作仓,俱依宋元本。
  泰。晨风文翰,大兴就温。昧过我邑,羿无所得。详《小畜》之《革》。文翰,鸟也。
  否。六喜三福,南至欢国。与喜同乐,嘉我洁德。乾为喜福,数六,艮数三,故曰六喜三福。乾为南,坤为国,乾为金玉,故曰洁德。○同,宋本作忻,嘉作珪,均依汲古。
  同人。鬬龙股折,日遂不明。自外为主,弟伐其兄。《左传·庄十四年》内蛇与外蛇鬬于郑南门中,内蛇死,后宋人劫祭仲,纳厉公,所谓自外为主也。厉公入,昭公出奔,所谓弟伐其兄也。同人巽为股,伏震为龙,坎为折,故曰折股。离为日,在下,故不明。震为主、为兄,坎为震弟。
  大有。蒙庆受福,有所获得,不利出域。通《比》。坤为民,拱向九五,故曰有获。坤为域,坤闭,故不利出域。○域,宋元本作门,非,依汲古。
  谦。蛮夷戎狄,太阴所积。涸冰沍寒,君子不存。详前《师》之《巽》。
  豫。畏昏潜处,候旦昭明。卒逢白日,为世荣主。详《大有》之《中孚》。世荣,依校,各本皆作荣禄。
  随。水流趋下,欲至东海。求我所有,买鲔与鲤。详《益》之《无妄》。
  蛊。冠带南行,与福喜期。徼于嘉国,拜位逢时。○拜位,依《坎》之《井》校,宋元本作拜为,汲古作释为,均非。
  临。莎鸡振羽,为季门户。新沐弹冠,仲父悦喜。莎鸡,蟋蟀也。《诗·豳风》六月莎鸡振羽。伏艮为季,坤为门户、为疑为在之讹,言莎鸡在季门户也。《诗》九月在户是其证。伏艮为冠,艮手,故曰弹冠。仲父,管仲也。管仲初至,齐桓公为三薰三沐,然后见,即以为相。震为乐,乾为父,故曰仲父悦喜。
  观。结衿流粥,遭谗桎梏。周召述职,身受大福。坤为衿、为结、为浆,故曰粥。伏震为周召,坤为身。按:管子初见桓公,绌缨捷衽,使人操斧,结衿,即捷衽,罪人之服也。粥鬻通,养也。结衿流粥者,言得罪而流寓在外也。周召者,周召公也。《扬子法言·先知篇》云召公述职,蔽芾甘棠,言甘棠诗为召公述职时,听讼树下也。身受大福者,言罪人蒙召公思得释也。盖鲁韩诗说只言听讼,齐说兼平反冤狱也。○粥,汲古作弼,局本作溺,兹从宋元本,但仍恐有讹字。
  噬嗑。田鼠野鸡,意常欲逃。拘制笼槛,不得动摇。详《需》之《随》。
  贲。居华巅,观浮云。风不摇,雨不濡。心平安,无咎忧。艮为华颠,为观,坎为云。伏巽为风,坎为雨,风雨皆在山下,故不被其祸。坎为心、为忧。○三字句,依宋元本。不,元本作之,依宋本,汲古作“居华山巅,游观浮云。有雨不濡,心乐无忧”作四字句,皆后人妄改,非。
  剥。倾倚将颠,乱不能存。英雄作业,家困无年。阳穷上反下,故曰将颠。坤为乱、为亡,故不能存。艮为家,坤为年,坤丧,故无年。○乱不能存,宋本作不能得存,依汲古。
  复。心愿所喜,今乃逢时。保我利福,不离兵革。详《兑》之《蹇》。
  无妄。灵龟陆处,盘桓失所。阿衡退耕,夏封于国。艮为龟、为陆,艮止,故盘桓。巽为衡、为夏,坤为国,故曰夏封于国。○夏,元本作忧,依宋本、汲古。
  大畜。弱水之右,有西王母。生不知老,与天相保。不利行旅。伏坤为水,坤柔,故曰弱水。互兑为右、为西,伏坤为母,乾为王,故曰王母。乾为老、为天,震为行旅,兑折,故不利。元注:柳宗元曰:西海之山有王母,神山所居,其下有水,散涣无力,不能负芥。
  颐。抱瑰求金,日暮坐吟。终月卒岁,竟无成功。瑰,《说文》珠也。震为珠,艮为抱、为求、为金,抱瑰求金,必不能得,故日暮坐吟也。艮为日,坤为暮,震为吟,伏兑为月,坤为岁,艮为终,故曰终月卒岁。坤丧,故无功。○月,汲古作身,依宋元本。
  大过。言笑未毕,忧来暴卒。身加槛缆,囚系缚束。详《明夷》之《大过》。○槛缆,宋本作搤槛,元本作搤揽,兹依汲古。
  坎。望幸不至,文章未成。王子逐兔,犬踦不得。详《谦》之《既济》。
  离。震悚恐惧,多所畏忌。行道留难,不可以步。详前《蒙》之《涣》。
  咸。雄狐绥绥,登山崔嵬。昭告显功,大福允兴。详《咸》之《贲》。
  恒。火起吾后,喜炙我庑。苍龙衔水,泉噀屋柱。虽忧无咎。详《噬嗑》之《兑》。我,宋元本作仓,依汲古。衔,汲古作含,屋作吾,均依宋元本。泉噀,宋元本作潠注,汲古作深噀,依《噬嗑》之《兑》校。
  遯。危坐至暮,请求不得。膏泽不降,政戻民忒。详《需》之《颐》。
  大壮。孟春和气,鹰隼搏鸷,众雀忧愦。震为长、为春,兑悦,故曰和气。伏艮为鹰隼、为雀,伏坤为众,故曰众雀。坤为忧。
  晋。缓怯长奸,不能理冤。沈湎失节,君受其患。坎为法,坤柔,故曰缓法。坎为奸、为冤、为酒,故曰沈湎。艮为节,坎失,故曰失节。震为君,二至四震覆,坤为患,故曰君受其患。○能,宋元本作肯,沈作浮,均依汲古。湎,宋元本作沈,汲古讹酒,依局本。
  明夷。鱼鳖贪饵,死于网鈎。受危因宠,为身殃咎。坤为鱼,离为鳖,震为饵,离为网,坎为矫輮,故为鈎。坎为危,震为宠,坎震连,故曰受危因宠。坤为身、为殃咎。○鈎,汲古作钓,依宋元本。因,宋元本作国,依汲古。
  家人。金精耀怒,带剑过午。徘徊高库,宿于山谷。两虎相拒,弓弩满野。详《噬嗑》之《泰》及《震》之《豫》。耀,宋元本作辉,依汲古。库,汲古作原,依宋元本。高库,地名。
  睽。四目相望,稍近同光,并坐鼓簧。离为目,兑西,数四,故曰四目,重离,故曰相望、曰同光。兑为舌,故曰簧。
  蹇。茹芝饵黄,涂饮玉英。与神流通,长无忧凶。详《旅》之《复》。涂饮,依校,各本作饮酒。
  解。求獐嘉乡,恶蛇不行。道出岐口,复反其牀。伏巽为蛇、为牀,震为行、为道、为口、为反,獐、岐似用半艮象。○道出岐口,汲古作豳岐口还,依宋本,元本岐作歧。复反,宋元本作还复,依汲古。
  损。天门地户,幽冥不覩,不知所在。艮为天、为门,在戌亥,《乾凿度》以戌亥为天门,以辰巳为地户,兑在辰巳,故曰天门地户。坤为地、为户也。坤黑,故曰幽冥不覩。○覩,汲古作观,依宋元本。此林皆言先天卦位。
  益。跛足息肩,有所忌难。金城铁郭,以铜为关。藩屏自卫,安止无患。详《遯》之《旅》。
  夬。三雁俱飞,欲归稻池。经涉萑泽,为矢所射,伤我胸臆。萑,宋元本作雚,汲古作山,依《屯》之《旅》校。
  姤。济深难渡,濡我衣袴。五子善櫂,脱无他故。通《复》。坤为水、为济,重坤,故曰深。乾为衣,巽为袴,数五,故曰五子。震为子、为櫂、为脱。○五,汲古作王,依宋元本。
  萃。饮酒作酗,跳起争鬬。伯伤叔僵,东家治丧。详《比》之《鼎》。
  升。跛踬未起,失利后市。蒙被殃咎,不得鹿子。详前第二句。宋元本作后失利市,依汲古。殃咎,宋本作咎殃,依元本。宋元本无末句,依汲古。
  困。辰次降娄,建星中坚。子无远行,外颠霄陷。遂命讫终。降娄九月辰次,伏艮,居戌,艮为星,《月令》孟秋之月,建星昬中。兑为秋。降娄,伏象。艮建星,本象兑也。伏震为子、为行,艮止,故曰无行。外颠句有讹字。巽为命,困三至上互大过,大过死,故曰讫终。○命,汲古讹合,从宋元本。
  井。商风召寇,来呼外盗。间牒内应,与我争鬬。殚己宝藏,主人不胜。详《豫》之《革》。
  革。甘露醴泉,太平机关。仁德感应,岁乐民安。详《屯》之《谦》。
  鼎。祭仲子突,要门逐忽。祸起子商,弟代其兄,郑文不昌。《左传·桓十一年》宋人执郑祭仲与之盟,以厉公归而立之,郑忽出奔卫。祸起子商者,谓祸起于宋也,或谓子应作于,非也。哀九年不利子商,注:子商,谓宋,宋,子姓,商后,故曰子商。厉公名突,郑忽之弟,故曰弟代其兄。忽,即昭公。昭,明也,文也。故曰郑文不昌。鼎通屯。上坎为仲,本卦兑刚鲁,故曰子突。艮为门,震为逐、为子,震为兄,在下坎为弟,居五爻君位,故曰弟代其兄。坤为文、为郑,坤丧,故不昌。○忽,汲古讹急,商讹伤,均依宋元本。代,宋元本讹伐,文讹久,均依汲古。
  震。反孼难步,留不及舍。露宿泽陂,亡其襦袴。《左传·昭十年》蕴利生孼。孼,害也,疾病也。反孼难步者,言身反向后,不能步也。艮为舍,艮止,故留不及舍。坎为露、为宿、为泽陂,巽为襦袴,襦袴,皆里衣。巽象伏不见,故曰亡。○及舍,宋元本作反舍,依汲古。
  艮。虎狼结谋,相聚为保。伺候牛羊,病我商人。详《贲》之《宋》。
  渐。明德克敏,重华贡举。放勋徴用,八哲蒙佑。伏兑为华,兑卦数二,故曰重华。八哲,八元,八恺也。艮后天数八。○徴,汲古讹御,依宋元本。
  归妹。贫鬼守门,日破我盆。毁罂伤瓶,空虚无子。详《损》之《剥》。
  丰。天命赤乌,与兵徼期。征伐无道,箕子游遨。《史记》武王观兵盟津,有火至于王屋,流为乌,其色赤,其声魄云。离为乌,离南方,故曰赤乌。伏艮为天,巽为命,故曰天命。艮为兵、为时。徼期者,言赤乌之瑞与兵事相应也。震为征伐、为箕子、为遨游。○与或作兴。
  旅。威约拘囚,为人所诬。臯陶平理,剖械出牢。脱归家闾。伏震为威,巽绳为约,艮为拘囚,正反兑口,故曰为人所诬。艮为臯陶,伏坎为械、为牢,震在坎下,故曰剖械出牢、曰脱归家闾。艮为家也。
  巽。羊惊虎狼,耸耳羣聚。无益威强,为齿所伤。详《坎》之《临》。皆以兑为耳。
  兑。初虽啼号,后必庆笑。光明照耀,百喜如意。兑口,故啼号。伏震为后、为笑,互离,故曰光明照耀。震为百喜。○喜,汲古讹嘉,依宋元本。
  涣。马服长股,宜行善市。蒙佑楷耦,获金五倍。《诗·郑风》两服上襄,《笺》两服,中央夹辕者。震为车、为驾,故曰马服。巽为股、为长。长股,鼄也。鼄亦巽象也。巽为市,艮为金,巽为倍,卦数五,故曰获金五倍、股长善走。
  节。应门内崩,诛贤杀暴。上下咸悖,景公失位。长归元洹,望妻不来。《诗·大雅》乃立应门《笺》:诸侯之宫外门曰臯门,朝门曰应门。兑毁,二三四艮覆,艮为门,故曰应门内崩。兑为斧,故曰诛贤杀暴。艮上泽下,二至五正反艮,故曰上下咸悖,言相反也。艮纳丙,故曰景。景,日也。震为公,坎为失,故曰景公失位。○崩,元本作萌,依宋本、汲古。元洹,宋元本作无恒,依汲古。
  中孚。执斧破薪,使媒求妇。和合二姓,亲御饮酒。色比毛嫱,姑悦公喜。详《小过》之《益》。和,汲古作好,依宋元本。酒,宋元本作须,依汲古。末句元本作姑公悦喜,依宋本、汲古。
  小过。两轮日转,南上大阪。四马共辕,无有险难,与禹笑言。详《贲》之《需》。
  未济。千柱百梁,终不倾僵,周宗宁康。详《谦》之《未济》。
  未济之第六十四
  未济。志慢未习,单酒糗脯。数至神前,欲求所愿,反得大患。坎为志、为酒。单,尽也,厚也。坎为糗脯,言厚备酒糗脯也。坎为愿、为患。○志,宋元本作忠。愿,宋本作顾,依汲古。
  乾。旦生夕死,名曰婴鬼,不可得祀。详《小畜》之《升》。
  坤。大步上车,南到喜家。送我狐裘,与主俱来。详《大过》之《困》。到,汲古作至,依宋本。
  屯。西多小星,三五在东。早夜晨兴,劳苦无功。详《大过》之《夬》。兴,各本多作行,依《大过》之《夬》校。
  蒙。北陆藏冰,君子心悲。困于粒食,鬼惊我门。坎为北陆,《左传》日在北陆而藏冰。坎为冰,坤为藏。艮为君子,坎为心、为悲、为困。震为粒、为食,故曰困于粒食。坤为鬼、为门,震惊,故曰鬼惊我门。
  需。山水暴怒,坏梁折柱。稽难行旅,流连愁苦。详《咸》之《豫》。
  讼。[原缺]
  师。狡兔趯趯,良犬逐咋。雄雌爰爰,为鹰所获。详《谦》之《益》。逐,元本作齚,依宋本、汲古。
  比。增禄益福,喜来入室,解除忧惑。坎为室、为忧惑。阳居五,故吉。
  小畜。骑龙乘风,上见神公。彭祖受刺,王乔赞通。巫咸就位,拜福无穷。详《家人》之《剥》。风,汲古作凤,刺讹制,均依宋元本。
  履。天火卒起,烧我旁里。延及吾家,空尽己财。通《谦》。艮为天、为火,震起,故曰天火卒起。坤为里,艮为家,坤为财,坤虚,故空。
  泰。金帛黄宝,宜与我市。嫁娶有息,利得过倍。乾为金玉,坤为帛、为黄,故曰金帛黄宝。伏巽为市,震为嫁娶、为息。巽为利、为倍。○黄,宋元本作共,依汲古。过,汲古作万,依宋元本。
  否。鬼魅之居,凶不可舍。坤为鬼,艮为居、为舍,坤凶,故不可舍。
  同人。鸟飞兔走,各有畏恶。雕鹰为贼,乱我室舍。通《师》。震为鸟、为飞、为兔、为走。坎为畏恶,艮为雕鹰,艮反与坎连,故曰雕鹰为贼。坤为乱,坎为室。○首句汲古作飞鸟逐兔,非,依宋元本。
  大有。初虽惊惶,后乃无伤,受其福庆。乾为福庆。
  谦。两金相击,勇气均敌。日月鬬战,不破不缺。详《同人》之《噬嗑》。
  豫。曳纶河海,挂钓鲂鲤。王孙利得,以享众友。伏巽为纶,坤水坎水,故曰河海。坤为鱼,故曰鲂鲤。艮手,故曰挂钓鲂鲤。艮为孙,震为王,坤为利,故曰王孙利得。坎为仲,艮为友。○得,宋元本作得[有误],依汲古。友,汲古作发,依宋元本。
  随。犬畏狼虎,依人作辅。三夫执戟,伏不敢起,身安无咎。艮为犬、为狼虎,震为人、为夫,数三,故曰三夫。艮为戟、为手,故曰执戟。巽为伏,艮为身。狼虎,汲古作虎狼,依宋元本。作,宋元本作有,依汲古。
  蛊。蜘蛛结网,以伺行旅。青蝇嚵聚,以求膏腴。触我罗域,为网所得。巽为蜘蛛、为绳,故曰作网。震为行旅,艮止,故曰伺。巽为蝇,震为青,故曰青蝇。艮为求,震为触。○第四句依宋元本,汲古无。
  临。所望在外,鼎命方来。拭爵涤罍,炊食待之,不为季忧。伏艮为望。巽为命,震为鼎、为爵、为罍,按:《前汉·贾谊传》天子春秋鼎盛,注:鼎,方也。又《南史·王僧辩传》若鼎命中沦,请从此逝,又徐陵《为陈武帝与周宰相书》:钦若唐风,推其鼎命,又鼎贵、鼎臣、鼎族为古所常用,似有大意盛意。鼎命方来者,言大命方来也。伏艮为手,故曰拭、曰涤。兑为食,艮为季,坤为忧,震解,故曰不为季忧。○命,宋元本作金,涤讹条,均从汲古。
  观。日月并居,常暗匪明。高山崩颠,丘陵为谿。详《蹇》之《咸》。○谿,汲古作溪,依宋元本。
  噬嗑。春服既成,载华复生。茎叶盛茂,实穗泥泥。震为春、为服,艮为成,故曰春服既成。震为华、为生,震车,故曰载华复生。震为茎叶、为茂盛,艮为果蓏,故曰实穗。泥泥,盛茂。
  贲。华首山头,仙道所游。利以居止,常无咎忧。详《临》之《颐》。
  剥。三狐嗥哭,自悲孤独。野无所游,死于丘室。艮为狐,数三,故曰三狐。震为歌,震反则哭,《易·中孚·六三》或泣或歌,即以艮为泣也,自覆象失传,其辞遂不能解矣。坤寡,又一阳在上,皆孤独之象也。坤为悲、为野、为死,艮为丘室,《礼》狐死正首丘,仁也。○嗥,宋元本作羣,依汲古。游,汲古作由,依宋元本。
  复。火中暑退,禾黍其食。商人不至,市空无有。《月令》季夏之月,火昏中,《诗》七月流火,《传》云:火,大火也,流,下也。盖火星未月昏中,申月西流,故谓之下。又《笺》云火星中而寒暑退,暑退而禾稼熟,故曰禾黍其食。火中用未济象。离居五中,故曰火中。离为暑,中则退矣。复下震为禾、为食、为商人,巽为市,巽伏,故市空。坤虚,故无有。○禾黍,汲古作求藿,依宋元本。
  无妄。独立山巅,求麋耕田。草木不辟,秋饥无年。巽为寡,故曰独立。艮为山、为求,震为麋、为耕。震为草木,伏兑为秋,无妄汉人多作无望,无望故无年,言麋非耕田之畜,故草木不辟也。○麋,宋本作鹿,依汲古。
  大畜。火虽炽,在吾后。寇虽近,在吾右。身安吉,不危殆。详《归妹》之《震》。三字句。
  颐。????啮啮,贫鬼相责。无有懽怡,一日九结。详《丰》之《晋》。
  大过。追亡逐北,至山而得。稚叔相呼,反其室庐。依《需》之《涣》校。各本皆作“追亡逐北,呼还幼叔。至山而得,反归其室”,不协,惟《需》之《涣》是原词,韵协象合。
  坎。衔命辱使,不堪厥事。遂堕落去,更为斯吏。伏巽为命,兑口,故曰衔命。震为使,伏巽为堕落,艮为僮仆,故曰斯吏。斯,贱役也。
  离。被珠函玉,沐浴仁德。应聘唐国,四门穆穆。蟊贼不作,凶恶伏慝。伏震为珠玉、为仁德,伏坎,故曰沐浴仁德。震为帝,故曰唐国。伏艮为国也。艮为门,震卦数四,故曰四门。本卦互巽为蟊贼,《诗·小雅》及其蟊贼,《传》食根曰蟊,食节曰贼。巽为伏匿。○函,汲古作衔,衔,兑象。函,伏艮象,兹从宋元本。
  咸。机关不便,不能出言。精诚适通,为人所冤。坎为机关,三上互大坎,故曰不便。震为言,震伏,故不能言。乾为精诚、为往,故曰精诚适通。适通,即感通也。乾为人,兑为言,正反兑,故曰为人所冤,言被诳也。易林每遇正反兑或正反震,不曰谗佞,即曰诬罔,皆本易与左氏。○第三句宋元本作精成通道,皆讹字,故依汲古。
  恒。瓮破缶缺,南行亡失。震为瓮、为缶,巽下断,故破缺。震为南、为行,巽陨落,故曰亡失。○缶,宋元本作盆,依汲古。失,元本作夫,依宋本、汲古。
  遯。唇亡齿寒,积日凌根。朽不可用,为身灾患。兑为唇齿,二四兑覆,故曰唇亡齿寒。乾为日,乾实,故曰积日。艮为根。凌,寒也,言日久根冷也。巽下断,故曰朽。伏坤为身、为灾患。○灾,元本讹哭,依宋本、汲古。凌,疑讹。
  大壮。蒙惑憧憧,不知西东。魁罡指南,告我失中。利以宜止,去国忧患。通《观》。坤迷,故曰蒙惑憧憧。本卦震为东,兑为西,惑故不知。艮为星,数七,故曰魁罡。《参同契》二月榆魁临于卯,天罡据西,注:天罡即北斗。《梦溪笔谈》斗杓谓之刚,盖前四星斗之魁,后三星斗之柄,故曰魁罡。震为南,伏艮为指,震言,故曰告。艮为止,坤为国、为忧患也。○失,局本讹室。
  晋。乌鸱抟翼,以避阴贼。盗伺二女,赖厥生福。旱灾为疾,君无黍稷。艮为黔啄、为乌鸱。抟,束也,卷也。《考工记》鲍人卷而抟之是也。乌鸱抟翼者,言鸟下击物时必戢其两翼不开张,若卷束然,正以防不测也。震为翼,二四震覆,故曰抟翼。坎为盗贼、为隐伏,故曰以避阴贼。坤为女,数二,艮止,故曰伺二女。离火,艮火,故曰旱。震为君、为黍稷,震覆,故无黍稷。
  明夷。名成德就,项领不试。景公耄老,尼父逝去。详《履》之《剥》。
  家人。言与心诡,西行东坐。鲧湮洪水,佞贼为祸。离两兑口相背,互坎为心,故曰言与心诡。坎为西,离为东,离为恶人,故曰鲧。坎为水、为贼,离两兑口相对,故曰佞。明夷以离为有言,故此曰诡、曰佞。
  睽。猃狁匪度,治兵焦获。伐镐及方,与周争强。元戎其驾,衰及夷王。《诗·六月篇》玁狁匪茹,整居焦获,注:焦获,地名。坎为北,玁狁,北狄。离为甲兵,重离,故曰焦获。镐、方,皆地名。兑西象也。震为周,兑折震,故曰与周争强。○焦,汲古作元,元作焦,今依宋元本。刘云,毛诗作匪茹,笺云,度也。郑盖用齐诗以申毛义。又云:夷王虽亦命将出师,而未能攘逐,故曰衰。按:夷王始下堂,迎诸候,周室衰。
  蹇。三火起明,雨灭其光。高位疾颠,骄恣诛伤。详《大有》之《师》。
  解。阴涿川决,水为吾祟。使我心愦,毋树麻枲,居止凶殆。重坎,故曰阴涿川决。涿,《说文》流下滴也,《方言》泷涿谓之沾。溃,言阴盛川决也。坎为祟、为心,震为麻枲,水多,故不可树艺也。○首二句宋元本作承川决水、为吾之祟,兹依汲古。
  损。厌浥晨夜,道多湛露。瀸衣濡袴,重难以步。详《革》之《豫》。第三句宋本、汲古作沽我濡袴,依元本。
  益。宜行贾市,所求必倍。载喜抱子,与利为友。详《大过》之《恒》。
  夬。阴变为阳,女化作男。治道得通,君臣相承。详《屯》之《离》。
  姤。树蔽牡荆,生●山旁。仇敌背憎,孰肯相迎。《本草》牡荆,一名黄荆,《淮南万毕术》曰南山牡荆,指病自愈。巽为树、为荆,震亦为荆,震伏,故牡荆不见。○牡,元本讹壮,孰讹熟,从宋本、汲古。
  萃。坐茵乘轩,据德宰臣。虞叔受命,六合和亲。巽为茵,艮为坐,故曰坐茵。坤为车。轩,车也。坤为臣,伏震为帝,艮少,故曰虞叔。巽为命,坤为合,伏乾,数六,故曰六合。○据于德,见论语,汲古作握德,兹依宋元本。
  升。云兴蔽日,雨集草木,年茂岁熟。坤为云,乾为日,乾伏,故曰蔽日。兑为雨,巽为草木,故曰雨集草木。坤为年岁、为丰熟。○年茂,元本作茂年,非,今依宋本、汲古。
  困。播梅折枝,与母别离,绝不相知。详《旅》之《大过》。○播,宋本作蟠,依元本、汲古。播,种也。
  井。天旱水涸,枯槁无泽。困于沙石,未有所获。通《噬嗑》。艮为天、为火,故曰天旱水涸。坎上下皆火,故涸也。离为枯槁,艮为沙石。
  革。圭璧琮璜,执贽见王。百里甯戚,应聘齐秦。通《蒙》。震为玉、为王,坤为贽,艮手,故曰执贽。坤为里、为百、为忧,故曰百里甯戚。本卦巽为齐,兑为秦,言百里奚相秦,甯戚相齐也。
  鼎。龙渴求饮,黑云景从。河伯捧醴,跪进酒浆,流潦滂滂。通《屯》。震为龙,艮为求,坤为云,坤黑,故曰黑云景从。坤为河海,震为伯,坎为酒,艮手,故曰河伯奉醴。坤为浆,坎水,坤水,故曰流潦滂滂。○黑云,汲古作云黑,依宋元本。
  震。雹梅零堕,心思愦愦,乱我灵气。首句依《大有》之《蒙》校。各本皆作零蔕。思,元本作积,依宋本、汲古。
  艮。鹿求其子,虎庐之里。唐伯李耳,贪不我许。详《随》之《否》。
  渐。穿匏挹水,篝铁然火。劳疲力竭,饥渴为祸。详前《艮》之《坤》。
  归妹。龙生马渊,寿考且神。飞腾上天,舍宿轩辕,常居乐安。震为龙、为马、为生,下兑,故曰渊。震为神,伏艮为寿、为天,震为飞腾,在艮上,故曰上天。坎为宿,艮为舍、为星,故曰轩辕。轩辕,星名也。震为乐,伏艮为安、为居。○第三句汲古无,依宋元本增。常居乐,汲古作居乐常,依宋元本。三四句指傅说骑箕事。
  丰。崔嵬北岳,天神贵客。温仁正直,主布恩德。闵哀不已,蒙受大福。详《屯》之《家人》。闵哀,依校,各本皆作衣冠,非。
  旅。鬼夜哭泣,齐失其国,为下所贼。二五互大坎为鬼、为夜,下卦震覆,故曰哭泣。本《中孚·六三》爻词也。巽为齐,艮为国,兑毁,坎失,故曰齐失其国。巽为盗贼。按:《战国策》齐湣王时,有当阙而哭者,求之则不得,后果失国,为淖齿所杀。
  巽。二政多门,君失其权。三家专制,祸起季孙。伏震。互艮为门,初至四正反艮,故曰多门。震为君,巽为权,互坎,故曰失权。艮为家,震数三,故曰三家。艮为孙、为少,故曰季孙。季氏三家之一,曾逐昭公,故曰祸起季孙。
  兑。望幸不到,文章未就。王子逐兔,犬踦不得。详《涣》林。王,汲古作三,依宋元本。
  涣。伯虎仲熊,德义渊泓。使布五教,阴阳顺序。元刊注高辛氏有伯虎、仲熊佐伯益治水。互艮为虎熊。震长,坎中,故曰伯虎仲熊。震为德,坎水,故曰德义渊泓。巽为命,卦数五,故曰五教。○渊泓,宋元本作昭明,兹依汲古。
  节。两足四翼,飞入家国。宁我伯姊,与母相得。详《同人》之《谦》。姊,宋元本作叔,依汲古。
  中孚。春秋祷祝,解祸除忧,君无灾咎。互震为春,兑为秋、为祷祝、为君、为解。○祝,宋元本作祀,灾咎作咎忧,均依汲古。
  小过。牧羊稻园,闻虎喧讙。畏惧悚息,终无祸患。详《随》之《渐》。
  既济。大蛇巨鱼,相搏于郊。君臣隔塞,卫侯庐漕。详《噬嗑》之《讼》。第四句依校。各本皆作郭公出庐。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