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座123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算命大全 > 贺氏六壬小手册 >

12、大六壬判断入手1-7

时间:2015-08-30 02:55:51 来源:星座123

12、大六壬判断入手1-7
第一讲 判断的原则

  一、分合。

  为论述方便,我们把壬课依所占事体分类单一性和复合性的两种。

  所谓单一型的壬课,指的是只需要回答“是”与“否”的课体。比如能否发财,能否升官,能否恋爱成功,比赛胜负等等。

  所谓复合型的壬课,指的是事情比较复杂,不是“单项选择”这一类型的“题目”。在这类壬课中,有些课体涉及的方面还相当宽泛,诸如:

  我这段时间运气如何?

  未来找个什么样的对象?

  终生仕运如何?

  巴以局势将会如何发展?

  总体说来,前一类型的判断相对较为简易,但在求占中遇到的机率较小;后一类型判断相对复杂,有时甚至让人不知从哪里着手,但这类事体在占问中占的比率相当大。

  显然,要想会断比较复杂的事体,必须从简单的事体学起。因为所谓复合型的事体,必是由单一型的事体组合而成,只是因为组合而互相纠结包含,水乳交融,课体拿到手中,容易使人炫目,思维混乱,不知如何着手。实际上,如果我们用“分析”的方法,把复合的整体分成几个部分或者几个方面,化整为零,对事体的方方面面进行深入研究之后,再组合在一起,即可取得对事体的各个方面、各个阶段全面的把握。

  所以,我们讨论壬课的判断,还应从简单的、有“猜测“、”嫌疑的“是”与“否”中学起。

  二、主次。

  六壬的判断,与纳甲判断的最大不同,就在于它的判断并不是单一的就卦论卦,就爻论爻,执定一个用神,看其旺相休囚、死墓绝生即可断定整体吉凶。一个六壬课吉凶判断的主要因素,一是课体,二是类神。又因为大部分的课,类神实际上是课体的一部分,故壬课判断,以课体判断为主。

  这里所说的课体,并不仅仅指元首、重审等九宗门,也不仅仅指课经中所列的六十四课课名,而在于课传组合的实质。也就是说,它把课名、类神都包含在内,囊括了天地盘、四课、三传、年命的信息。

  有人会说:“你这么一说,不是把六壬所有的东西都包容进去了?说了还不等于不说?”在这里,提出这样一个“课体”涵义的目的,就在于我们以“课名”为中心,把其他因素包容于内。

  为了表述方便,我们把《毕法赋》中的一百法,诸如“初末引从”、“干支皆败”等均称为课体,或称课名。

  先贤立一课体,定一课名,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它是多种因素的组合,有益于我们迅速发现课中的有用信息,提高思维效率,提高判断准确率。

  如果一个学壬者,他比较熟悉《课经》、《毕法》,课拿到手中,他会分析出相当多的课名,这么多的课名,我们不一定全用得到,这就有个取舍的问题。

  先贤张次功在《六壬辨疑》中说:

  课名多有兼取,须以课象最著及所占最切者为主,其余只可参看。

  卦主既得,大象判然,易所谓“观其彖”,思过半矣。

  所谓卦主者,课名中之最主要者也。

  这个“最主要”指的是什么呢?

  不是论“大象”,论大象当然是九宗门为最大。必须注意,在实际判断中,由九宗门决定“是否”的,十课中遇不到一课。而“卦主”六十四课课名、毕法法则中选取,用起来多有准。

  需要指出的是,六十四课每一课均有变体,这些变化与原课是同等重要的。比如“间传”中的“顾祖”、“时遁”,“轩盖”中的“乘轩落马”等等。

  我们举一个例子来说明:

  辛巳年子月,丑将戌时丙寅日,电视新闻报道“印巴局势甚紧张,印以战争相威胁,大有一触即发之势。”占开战否。

  财 申 蛇

  官 亥 阴

  父 寅 虎

  蛇 勾 阴 蛇

  申 巳 亥 申

  巳 寅 申 丙

  申酉戌亥

  未  子

  午  丑

  巳辰卯寅

  此课属单一型问题,即“战”与“不战”的选择。

  从课名来看,至少有如下课名:

  重审法,一下贼上为用,为重审课。

  不备,丙寄巳宫,第四课与第一课相同,实际上只有三课,故为不备。刚日算不备,从干课算起,第一课占了课数,则第四课无矣。第四课为辰阴,故阴课不备。

  玄胎,三传皆孟,课名玄胎。三传各加生地,为生玄胎。

  亨通,三传递生日干,为亨通课。

  富贵,干上有支马,支上有日禄,为富贵权印课。

  杜传,发用实而中末空,谓之杜传。

  日禄临支,干丙之禄临支。

  初遭夹克,发用申受地盘丙巳之克,又被天将所克,故为夹克。

  外好里槎枒,干上神相合,干支相刑害。

  断课必须认真考察已知因,且据课体来断,不可师心自用,亦不可依样画葫芦。

  此课占“战”与“不战”,先看课体是否与所问事体相符否。干支上勾蛇相争,合中有刑,干上申金乘蛇,武器变化之举;支上勾陈太乙,争执之形。日阴辰阴又复相害,外在我内心均有极大怨恨。又马星发用,马乃动也,事情将动,大战在即。

  这说明,事情发展的主线集中在了三传上,这样的课最为准验。

  断到这一步,就用到课名了。到底哪个是“卦主”呢?

  可以这样认为,问战与不战,就是问“战事是否会进行?”。凡事要进行,必有进升之意,凑巧传送马星发用,说明此事欲动。卦主之选择,即应从此处着手,顺藤摸瓜,问题就会迎刃而解。

  此课马遭夹克,又被缚足所谓缚足,指的是马星得地盘长生或是被合,这马是动不了的。故大战不会爆发。而且,马动必有后果,动入亥寅,为旬内之空陷,马既不动,亦无后果,这战争是打不起来的。

  可见,在这一课里,“杜传”和“发用马星夹克”是卦主,其余的课体也显现,比如干神归支,外加在内,代表印方以泰山压顶之势对巴基斯坦进行威慑,但这都不决定事情的结果,故只在断出主线后才兼看之,把事情看细。

  曰:看似气势汹汹,但中末空陷,初传蛇主变化,乘马变化更大,但变入空陷之地,则中途而止,两国嘴上官司而已。果然磨擦不断,但战争至辛未尚未起。

  有人会问,如果此课中末空陷和马星夹克缚足只遇其一,如何判断?我们说,断课不是办家家酒,不应该有那么多的“假设”。今贤徐伟刚先生提到“课聚传遇”之说,就是说课传是一种“巧合”,一种巧妙的组合,一种天机的泄露,遇上什么课,就用什么法断,不可生搬硬套。我初学壬就是爱犯这一毛病,事实证明“阴势赋形,圆折如意。”是断壬课的无上心诀。(待续)

第二讲 类神杂说

  剑虹大师指出,六壬模型的建立是基于《易经》“同声相应,同气相求。”的“对应”原理,课传中的某一地支可代表现实中的某一事物,此即所谓“类神”。

  类神之功用,大体相当于六爻中的“用神”。六壬习惯于把初传称作“发用”或“用神”。

  六爻法预测,“须向宫中看用神”是最大宗的原则,事情之吉凶,多是取决于以“六亲”关系为主的“用神”。如占财看妻财爻,占车看父母爻,占飞禽走兽看子孙爻,用神之旺相休囚、长生墓绝即决定事情之判断,也就是说,事情之吉凶,一个单一的因素即可决定。

  六壬的判断,并不仅仅是看类神,这与六爻迥然不同。所以有不少学过六爻的易友,初学六壬或金口,不大适应六壬的思路,觉得六壬头绪多,不象六爻“宫中看用”,一目了然。一个课拿到手中,不知如何下手,越看越是目炫神迷,只好望而兴叹了。

  实际上,六壬的判断,一看课体,二看类神。先贤韦千里在《六壬秘笈》中指出:

  壬占吉凶虽见于课传,尚须以类神核定。

  六爻预测中,一类事情只须看一个用神。而六壬预测,同一类事情,所遇课体不同,就会用不同的神、将甚至是神煞作类神。有时在断一件事情,在一个课里,甚至会有多个类神同时出现。

  我们来看两个古例:

  课例一、癸亥正月己亥日辛未时,予在金陵卞圣瑞书房,偶有两客进坐索占,涉害、曲直、回环,辰巳空、申酉落空。

  朱蛇

  六 酉戌亥子 贵 龙玄 玄蛇比 乙未 青

  勾 申  丑 后 未卯 卯亥 财 己亥 蛇

  龙 未  寅 阴 卯亥 亥己 鬼 癸卯 玄

  空 午巳辰卯 玄

  虎常

  断曰:龙神发用,传课结成官局,来意必占今年功名事。六月即有钦召之应。盖春得进旺之木,遇夏则枝叶茂密,将来事业远大。曰:六月之说何也?缘岁建皇恩发用,中传天诏,是以六月定有佳音。后知来占者即赵忻城昆弟也。果于是月奉诏进京授京营提督,甲申又升京营戎政。

  课例二、辛巳十月己未日癸酉时,东省莘县孙兴功父师仕扬刻文时占功名,八专、铸印、绝嗣,子丑空、巳午落空。

  蛇贵

  朱 戌亥子丑 后 虎贵 虎贵 父 丁巳 虎

  六 酉  寅 阴 巳子 巳子 兄 壬戌 朱

  勾 申  卯 玄 子未 子己 鬼 乙卯 阴

  龙 未午巳辰 常

  空虎

  断曰:仲冬月令必有起膏之征。因子上贵虽空,幸乘进气,交仲冬子水司令,填实旬空矣。且喜虎马丁神发用,作岁君生日,又四墓覆生,已废复兴之象。起官何疑?后果然。凡有官君子得此,定主迁官转职,面君奏事。次年冬,推补兵部车驾司。

  这两个课都是占官,但判断依据不同:第一课,一是三传官局,二是发用青龙,都是类神。第二课,主要是依课体而断,因为得到的是铸印课,而这个铸印课是“成格”的。在这个层面上,课体是更高一级的“类”神!

  我们再回头看韦千里的论述,“壬占吉凶虽见于课传,尚须以类神核定。”,看来他是主张占课以课体为主,而以类神为辅助的。他又说:

  盖按类神视之,吉凶两歧者,可归于一是,而似吉而凶、似凶而吉者,亦不致混淆。如不视类神,则凶吉茫茫,何所取准耶?

  但类神的作用,确实不可忽视。《毕法赋》中就有“所筮不入仍凭类”一法。实际上“只凭类”的时候并不是很多,我们考察一下古例和自己的实践,发现课体与类神大多数是统一的。我们的经验是,如果一个课中各种吉凶因素缠绕不清,让人无所适从,也就是所谓的“信息不明显”,这件事情的结果往往是向着反面发展。而验而有准的课,往往都是类神上传而课体鲜明的课。

  但类神在不同课体中的表现确实是多种多样的,我们必须坚持一个原则,那就是“无巧不成课”,“依其巧而断课”,照着课上出现的断。比如占官,到底取什么类神?是禄?是官?是月将青龙?是铸印?是龙德课?都不一定,要看课上出现的最显明的信息是什么,比如上面课例二,最明显的就是铸印课成格,而虎马月建,末官助初印之类,都是较为次要的信息。

  比如下课:

  申将午时庚戌日,丙辰命男,在某通讯公司任驻某城办事处主任,因最近欲提拔一名经理助理,有人大力推荐,因占能否成功。

  子 后

  寅 蛇

  辰 六

  蛇 后 后 玄

  寅 子 子 戌

  子 戌 戌 庚

  未申酉戌

  午  亥

  巳  子

  辰卯寅丑

  此课一出,凶象已定。

  间传而中末空亡,半途而废。官运类神,官、禄、龙、贵、马均不现于课传,用韦千里先生的理论,算是“核定”一下,更是没戏了。

  果然癸亥日得信息,上面以年龄不到规定年龄为由,第一轮即将其淘汰了。

第三讲 散论六亲

  六亲在中国预测学中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壬学中应用亦十分广泛,是敬演壬课必学的功课之一。

  1、在六壬中,我们往往常提到“官”、“鬼”、“德”、“禄”、“印绶”、“泄气”、“救神”而不说“克干”、“比劫”、“父母”、“子孙”。

  这并不是为了标新立异,炫奇求怪!

  直接用其鬼气、德气、印爻、福德、损耗的意义,体现了六壬重象的特点。

  六壬中的“六亲”,是作为一种“象”而存在的,它们的组合体现出课体中各个因素对干支的作用和相互作用。

  这似乎才是一种六壬的思维!

  这样说比较抽象,我们举《大六壬谭张行军遗迹》的例子来说明:

  庚寅日四月十五日申将未时,占国内大局。

  壬辰 六

  癸巳 朱

  空午 蛇

  六 勾 玄 阴

  辰 卯 戌 酉

  卯 寅 酉 庚

  午未申酉

  巳  戌

  辰  亥

  卯寅丑子

  断曰:辰发用生干合干上神,又天将乘六合,大局庶有和合之象。然中传巳、末传午,皆为日鬼,乘雀蛇火将克干,四五两月界内纷起兵戈,必不能免。巳为湖广分野,兵事且有牵及湖广之虑。妙在巳遁干得癸水有救,午又逢空,祸尚易止也。干支上各乘旺神,阴阳神各相冲,阴神与阳神又各相合,纷争之后,乃可宁息,八九可验。惟德禄均落空亡,利国福民,尚未今年事耳。

  此课判断的总体原则,德、禄、印、长生为吉,以鬼、脱为凶。

  以四课为现状,以三传为事情之发展过程。

  干支各乘旺气,代表一种表面的繁荣,因为此种课体静则守福,动则罹祸。但静极必生动,器满必倾;而一下克上,有动作之意;课为蓦逢,且为进茹,主事急速,树欲静而风不止也。必有大变化。

  发用印绶,乘六合,必有南北和谈之象。

  惜中末皆鬼,《大六壬大全》云:“鬼者,贼也,害也!”火神火将,兼巳为战雄、午为鲁都,战端必起。

  剑虹大师给出了六亲的场态概念,即印来、子去等,对兄弟爻的论述,尚须我们深入去理解。而我们断课也经常遇到兄爻如何判断的问题,不生不克,如何下断?《大全》虽有“忽然兄弟为鬼吏,哪知还被兄弟累。”之语,似是以天将与日干论六亲,试之有验。但窃以为这并不是六亲在判断中应用的主流,主流是什么?是“象”!

  以卢武铉竞选韩国总统的课论之,干支上皆乘比肩爻,四课无克,八专取用,如何下断?恐怕单单用六亲,用五行生克、旺相休囚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天罡领袖之神,加临干支,中末又逢,当选之“象”甚明。六亲中财发用,中见比肩,代表什么意义,另有他说。

  2、我们多次提到,但以课体为主,类神作参考,是六壬判断大方向,切记!

  在六壬中,六亲是“类神”体系的一个重要方面。所以,六亲又是判断的一个重要参考。

  在个别占断门类中,类神是判断的核心,比如占某一笔钱能不能到手就要看财爻,青龙、天财等均不必视。

  但六壬运用类神,更多的是以天神、天将为主。如占胎产,若天后乘神被地盘乘死气、死气所克,防损其母。

  再如,占官运,类神是多方面的,天吏、天城是支神的范畴,贵人、龙神是天将的范畴,官鬼是六亲的范畴,禄神、天马等是神煞的范畴,而催官符是综合的一种象。

  我们在判断中,一定要坚持多次提到的一个原则,“缘其巧而断”,什么信息显明照什么信息断。

  比如,申将未时辛酉日,与电信局签了合同装宽带,占何日可通。

  亥 虎

  子 空

  丑 龙

  虎 常 空 虎

  亥 戌 子 亥

  戌 酉 亥 辛

  午未申酉

  巳  戌

  辰  亥

  卯寅丑子

  装宽带是短期之事,以日计之。

  传进茹亦主速。

  虎马发用,亦主速。

  发用虎马,中末空亡,事必在初传管事范围内完成,酉日占,亥居支前二位,居干前一位,亥支出现,即以亥日断。

  果于癸亥日辰时接通。

  这儿没有用到六亲的内容。

  再看徐养浩先生解《大六壬指南》之课:

  己丑五月癸酉日辛酉时,占婚。

  贵后

  蛇 辰巳午未 阴 阴玄 空龙 鬼 辛未 阴

  朱 卯 申 玄 未申 亥子 财 庚午 后

  六 寅 酉 常 申酉 子癸 财 暗鬼己巳 贵

  勾 丑子亥戌 白

  青空

  友人李庚占得,干支上下相合,支上神又生干,女愿与乾宅联姻。火土财妻官旺相,夫妇偕老,有子之象。此占婚成且利之课。

  虽然,初传官鬼太旺,中末传又生扶初鬼,财遁旬鬼,种种克害日上龙神,必主因妻致讼。果然娶月余,以前夫之弟告理损钞。

  男以乏嗣续娶,于庚寅年得此,连获佳儿。

  此课成婚与否,课体为主,六亲亦参考言之。

  干支上下半合,支神生干,生则和顺之象,此课体之吉,可断婚成。

  以六亲“核定”之,三传中财、官旺相,财妻也,官夫也,干支生合,又有夫有妻,岂非成婚之象?

  另一六亲用法,财乘遁鬼,官讼之象;以财生鬼,耗费之征。

第四讲 四课的分析

  经常有壬友提起,六壬课的判断到底是以四课为主呢,还是以三传为主呢?抑或是以类神为主呢?

  我们在前面我次提到“课聚传遇”的说法,要求依课之巧而巧断,即每一课都是一个“这个”,每个课都有它独特的解法。到底以何为主,还得从课的具体情况来。

  当然,我们首先必须确立一个观点,那就是:一件事儿的发展过程中有许多因素,但这些因素有主有次,这就是“矛盾的主要方面”,它决定了事情的发展,其余的是支流,起到一定的缓冲或加剧作用,但不起决定作用。这个“主要方面”,有时有四课上,有时在三传上,有时在天地盘内,有时甚至在占人年命上,千变万化,要找最突出的信息,最突出的信息,往往也就是事情的主导方面。

  我们来看四课如何看法。

  先看四课的结构:

  例如,申将戌时庚申日。

  第 第 第 第

  四 三 二 一

  课 课 课 课

  辰 午 辰 午

  午 申 午 庚

  第一课又称为干阳或日阳,第二课又称干阴或日阴,第三课又称辰阳或支阳,第四课又称辰阴或支阴。

  在六壬中经常会遇到涉及双方的课,如婚姻中的男女,词讼主的原被告,交易中的双方,交战中的敌我……等等,这种关系称为“对待”。

  于是我们可以用另一种标准再把六壬占的整体分为两类,一类是对待关系课,一类是非对待关系课。

  六壬中常以日、辰代表双方。有时候,这个所谓的“日”包括日两课,“辰”包括辰两课。有时指的是干上和支上。

  关系于四课如何看,古人有很多论述,分得极为细至深入。作为初学者,可以重点学习两个内容,一个是《六十四课经集》,因为有不少课的定名是由四课而来;另一个是《毕法赋》,百法之中,有不少是讲四课的;百法的变格讲四课的就更多了。记住这些内容,我们分析四课就差不多了。例如:

  第二法:首尾相见始终宜。

  第七法:旺禄临身徒妄作,第八法:权摄不正禄临支。

  第十五法:脱上逢脱防虚诈,第十六法:空上乘空事莫追。

  第二十一法:交车相合交关利,第二十二法:上下皆合两心齐。

  第二十三法:彼求我事支传干,第二十四法:我求彼事干传支。

  第三十五法:人宅受脱俱招盗,第三十六法:干支皆败事倾颓。

  第四十一法:富贵干支逢禄马,第四十二法:尊崇传内遇三奇。

  第五十三法:两蛇夹墓凶难免,第五十四法:虎视逢虎力难施。

  第五十五法:所谋多拙逢网罗,第五十六法:天网自裹己招非。

  第五十九法:华盖覆日人昏晦,第六十法:太阳射宅屋光辉。

  第六十一法:干乘墓虎无占病,第六十二法:支乘墓虎有伏尸。

  第六十三法:彼此全伤防两损,第六十四法:夫妇芜淫各有私。

  第七十法:鬼临三四讼灾随。

  第七十一法:病符克宅全家患,第七十二法:丧吊全逢挂缟衣。

  第七十三法:前后逼迫难进退,

  第七十五法:宾主不投刑在上,第七十六法:彼此猜忌害相随。

  第七十七法:互生俱生凡事益,第七十八法:互旺皆旺坐谋宜。

  第七十九法:干支值绝凡谋决,第八十法:人宅皆死各衰羸。

  第八十七法:人宅坐墓甘招晦,第八十八法:干支乘墓各昏迷。

  有时有些课,我们看上一眼,背一背百法,就能看出不少信息:

  壬午年巳月酉将卯时甲戌日,闻勒庞口出大言,说虽总统选举失败,但在议会选举中会占有数十席,起课占之。勒庞1928年生。

  比 寅 后

  鬼 申 龙

  比 寅 后

  六 玄 后 龙

  戌 辰 寅 申

  辰 戌 申 甲

  亥子丑寅

  戌  卯

  酉  辰

  申未午巳

  四课分析:干为人气,支为席位。今干上龙马乘空,人气无有。无人气则无选票,无选票则无席位,故决不会占有“数十席”!

  我们再照韦千里先生“以类神核定课体”的理论,用三传核定一下四课,德禄发用空亡,三传俱空,事情未发生已有了结果,这个结果就是四课的结果——人气为零。

  德者,得也。《六壬粹言》云“最忌德丧禄绝期”,勒庞虽出大言,奈天不佑之,奈何?

  午月丙辰日看新闻,右翼胜出,左翼败,勒庞代表的极右翼全军覆没,一票也没有。

  我们再看徐养浩先生《大六壬金铰剪》上的例子。

  先介绍一下历史背景:

  1943年除夕这一天,正是抗日战争进入第七个年头的时候,次日就是1944年的春节了,徐养浩的流寓在外的,这一天有几个朋友来,要求徐养浩占一占时局,当然内容就是甲申这一年抗战的形势了。

  癸未戊子日寅时除夕子将,蓍占否,以壬占岁。重审、励德。

  劫 丑 空

  财 亥 常

  子 酉 阴

  后 元 空 勾

  申 戌 丑 卯

  戌 子 卯 戊

  卯辰巳午

  寅  未

  丑  申

  子亥戌酉

  除夕之夜,良友围岁,虽同悬天涯,每乐闻蓍讯,仆以壬短蓍长,难民从短,故以壬式示之。

  壬友盛三厂曰:“敌寇玄武尚居支内,天空劫煞,国难正深。大孚行之板车,犹日有中国志士仁人,载去活埋者。”眼科马少卿曰:“我辈辛亥首义不彻底之患耳。”余以天道福善祸淫,奖励有德,安之众友,苦矣而已。虽然,匹夫有责,此志勿懈。且卯丑自伤,扶桑有秋落之悲;申子自生,汉族有中兴之理。亦即日出于卯,日没于酉之谶。请视我甲申春联:大地回春甲,中原已正申。这课的丑酉金局折断卯木,诸公浮一大白以祝。于是同声应以“明年明日来!”

  此课的四课是这样的:

  徐养浩先生并没有简单地依照兵占的课来断,而是具体情况具体分析,遇到什么就说什么。这一课四课的分析,基本上是按干支代表抗战全局来看的,以我国内的情况为主。

  干为人民,为国门,干上卯,卯为日出之方,又称扶桑,为日本的类神。作鬼加干,日本人仍要进攻,给人民造成深重灾难。

  支为宅为我国内,玄武居之,玄武为盗贼,故断敌寇依然在国内。克支,故国难正深。

  角度一换,卯克其阴神,日本有自伤之事,受发用酉冲克,早晚受西方攻击落败。

  支受阴神生,生者好和,故国内万众一心,借发用之力克卯木鬼,终得解除灾难。

第五讲 日二课的分析

  四课分析在六壬判断中居于十分重要的地位。

  有一种理论说,四课看现状,三传看发展,这在相当多的情况下是十分正确的。

  我们看课起得准不准,可以看四课的表现与现实是否相符。

  当然,有时候发用也体现了现状,不过这不是我们这次的讨论范围。

  四课不但可以看现状,实际上也是可以看发展的。比如占出行遇龙、马入四课,尤其是入干阳和支阳二课,动象是十分明显的。

  六壬习惯上以干代表人,以支代表事。而剑虹大师提出,干为精神意识方面,支为物质实体方面,这在相当大的范围内也是十分正确的。

  借用小学生作文的术语,干二课可以说是“所思所感”,支二课可以说是“所见所闻”。

  干是精神意识的东西,有多种含义。

  干上神可以代表占人的性格。

  干上神可以代表占人当前最为关心的事情。

  干上神可以代表当前的处境。虽然,“处境”是一种客观的东西,是一种外部环境。但人的思想意识往往受到环境的极大影响,因此,代表人的当前思想状况的干上神也可以折射出当前他所处的环境。

  以下是几个亲验的例子:

  未将戌时乙未日,问财运。干上龙神乘丑为蟠泥,有虎居平阳之象。干神归支,在家之象。故断其已经下岗,果验。

  卯将辰时戊子日,问官运。干上墓,干阴鬼,《照胆秘诀集》所谓“日阴克干日戴墓,暗钝抑塞多龃龉。”是也。墓为迟滞,阴鬼为暗害,断不前运气不佳,有人暗害。果有多封群众来信举报受查。

  未将亥时丁丑日,问运气。干上丁马乘空,马者多动,空者粗疏,故断其人性格不沉静,工作不细致,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以致多动。且干支皆乘败气,恐一段时间内一事无成也。果验。

  再举一古例分析:

  丙子二月乙未日己卯时,东省登州戚都司讳司宗者因失机已定重辟八载,占吉凶若何。重审。(辰巳空,亥子落空)

  后阴

  贵 子丑寅卯 玄 六阴 空蛇 子 甲午 空

  蛇 亥  辰 常 酉寅 午亥 财 辛丑 后

  朱 戌  巳 虎 寅未 亥乙 官 丙申 勾

  六 酉申未午 空

  勾龙

  断曰:六月遇赦,转凶为吉。缘长生临身(亥为木长生,临日故也,此不以长生坐墓看。),天赦加支,况太岁贵人俱作恩星,罪虽重,亦减轻矣。尤可喜者,传将递生,初末暗拱未命(此又不以拱上神论。),仍有公卿推荐,他日出仕之象也。果六月奉命热审,豁罪谪戍,发京营立功处赎,后辛巳年升甘肃镇中军参将。

  虽遇讼,但长生临干,是有生气,一吉也。

  天赦加在支上,支为身,寅为皇书,即是赦旨临身之意,二吉也。

  太岁作贵人生干,虽不入传,亦为救助,三吉也。

  三吉俱在,三传可以不看,故必以吉断。

  至于三传中传将递生,初末暗拱,都与此论事无关,而是后面再次发达之意了。

  另外,干支相对而言的信息更要看,比如《毕法》中的干支皆败、俱生互生等都是非常准确的论断。所以,建议下大功夫背诵《毕法》,毕法是讲象的,是静态的,但静态的多个信息综合起来,我们就会发现事情的发展轨迹,所以学《毕法》不但可以看事情的现状,更能看事情的发展。

  古诗赋歌文都是壬占的精华,如《心印》、《照胆》、《玉成》、《括囊》等,涉及到分析四课、判三传的许多内容,熟读成诵,作用自不待言。这次整理《大全》,更感受到它们的作用,真是“瞻之在前,忽焉在后”,令人心痒难搔,不得不下苦功了。

第六讲 再论“类各有占,占各有类”

  在这八字中,两个“类”、“占”的意思并不相同。

  “类各有占”之中的“类”指的是不同种类事体的占断,“占”指的是判断的方法。同样一个课体,占此则吉,占彼则凶,这就是“类各有占”。

  “占各有类”之中的“占”指的六壬占断当分事类来断,“类”指的是相关的类神和课体。不同的事体,占此则此种课体或类神起作用,占彼则彼种类神起作用,不可相混。

  剑虹大师曾经说过下面一段话:

  事物都是千差万别的,不可能都是同样一种判断,我们一定要根据不同的事情,和所问的问题来找。我们所找出的信息,一定要与所问的问题,和它当时的处境相符合,问什么就找什么,不要人家问有没有财源.你却把“贵登天门”搬上去,这时“贵登天门“是毫无用处的信息。而应该人家问有没有发展前途,你就找长生沫浴,看其“老嫩”的程度,和看月将落在白天或黑夜,看其有没有光明的前途等。再看三传走到那里,走到光明则即将翻身,走到黑暗则可能要翻船;看病见长生帝旺则就要伸头,见死墓绝空则即将伸腿。总之。事情与什么有关就找什么。无关的就坚决抛弃。

  比如类神的一个类型——神煞。

  一个星期前,一个多年的易友,原是搞四柱和六爻的,突然跟来问租房子事情,并说这两天在学六壬,但看到大段的判断和神煞就犯晕,光是神煞就这么多,到底看哪个为是呢,一起了课脑子里就成了浆糊,压根就分不清哪个是什么神煞了。

  不得不承认自己是比较笨的,因为说实话,我也曾经长时间思考这个问题,等到看了剑虹的资料,才明白“占各有类”的意思。一个课起出来,神煞当然可以找出不少,有时是数十个,“细心”的人可以找到上百个。但主要看是不是这个“占”急需要的“类”。

  比如浴盆。

  《大六壬指南》说:“季煞,辰未戌丑,浴盆天目龙神位。”

  浴盆之天盘见亥子,或浴盆支盾壬癸,均为浴盆有水。

  浴盆有水,占产大吉,因为产后必洗;占病大凶,因为死后亦必洗。这两个洗,一个是来到世间,一个是去到阴间。

  但有人问:“占财遇到浴盆怎么办?”,那么他纯粹是吃饱了撑的。

  同样,我们可以把课格看作是类神的一种特殊形式或是高级形式。因为类神指的是某一干支,而课格则是几个干支或是其相互作用。

  同一个课体在不同事体里当然是起不同作用的。

  我们举一个实例,2001年白露那一天,一同事正在操作联系一单位改行,问能成功否,丙辰年女命。

  辛巳年癸酉日巳时丑将

  财 己巳 贵

  鬼 乙丑 勾

  父 癸酉 常

  勾 贵 贵 常

  丑 巳 巳 酉

  巳 酉 酉 癸

  丑寅卯辰

  子  巳

  亥  午

  戌酉申未

  当时的习惯,也是现在的习惯是先背背《课经》和《毕法》。

  此课属不备有克、亨通、龙德。

  《毕法》中是“三传递生人举荐”、“彼求我事支传干”。

  太岁作月将乘贵人发用,且为日德,三传递生日干,天将助传合局生干,“大好山河,形势一片大好!”大吉课。

  但就是这样的课,还恰恰办不成事!

  原因在于:

  “常占不应逢吉象”!此课占官运大吉,豹变龙飞,高官显爵拱手而得。但“类各有占”,官运课的大吉课,一般的小官都担不起,何况是一个小职员的调动,哪里用得着这么大气势的课?

  改行必动,动则喜见魁罡、二马、旬丁,不喜见三六合、墓神。

  此课无二马,无旬丁,无魁罡,且课传三合。

  干为人,支为宅,干支相加,住宅安稳。办调动,支加干而生干败干,是虽不喜本单位,因三传合支局为生干,为人多而竞争强烈,但宅恋人,而干之财德皆在支上,何能行动?

  三传自支传干,问行人必至,但问行动,支为内,干为外,为有出外之象,而所传之干上神亦是支,实际上出外还是回到宅中,不可动也。

  干上从魁败气太常,为人无志向,安于现状,更无积极行动之意。

  总之,境况甚安,无逼迫,无冲击,决不会走。

  结果:至癸未年尚示动。

  这是极为典型的分类占的例子。

第七讲 再当一回“事后诸葛”

  初涉壬学时,市面上书籍甚少,入门的书有一本是题名“仙鹤居士”的《实用六壬预测学》,此书274——276页有这么一个课例:

  邵伟华以梅花易数占契尔年科病的卦例,时为农历甲子年十二月十三申时,得革之丰卦,断其三十六日内必死。后契果死于乙丑年正月十九。居士以六壬法进行验证,课式及判断如下:

  子将申时壬申日,未知年命。

  未

  亥

  卯

  卯 未 子 辰

  壬 卯 申 子

  酉戌亥子

  申  丑

  未  寅

  午巳辰卯

  居士断曰:壬为日干,为水,为契尔年科,壬干寄位于亥宫,十二月季月,旺土当令司公,土是克制水的,壬水受旺土克制,契尔年科本身受克,在本月是不会好的。即然壬水被旺土来克,为什么契尔年科不死于土月呢?

  再看地盘和天盘,壬寄亥宫,地盘亥位上为天盘卯,亥水生卯木,壬干亦随之转化为卯木,木是克土的,这个转化当然有利。为什么在有利的情况下契尔年科还不能病愈呢?因为从时令上是土旺木衰之季,木企图克土,可惜,力弱难以奏效,要等新的转查,就要看来年木旺之春了。

  春月旺木司令当权,对契尔年科当然是很好的际遇,但是,大事不妙,壬干寄位的亥宫在天盘上又进入未地,亥水被未土克了。

  再看,三传未亥卯三合木局,木生于亥,旺于卯,墓于未,三传未亥卯,生旺墓俱全,而首当其冲的初传是未墓,天盘亥下临未墓,木由生而入墓,未土又为壬干之鬼,人进入墓地变为鬼,那么,苏联的医疗水平再高,对契尔年科也难施回春之术也。

  现在看起来,不禁哑然失笑!

  其一,闲人很不看好这种用另一种方法来“验证”的做法,这是一种极坏的消极习气!

  其二,六壬自有六壬的思维方式,硬搬硬套其他门类的方法是不可以的。

  壬学重象,此课凶象甚明,何必曲里拐弯,多生枝节?

  初学壬者,仅依“百法”,即可取得不错的效果。百法于象学分析最为确切,可以依之“铁口直断”!

  以下引《大六壬大全》的经典论述说明:

  经云:“人宅皆死各衰羸”,解曰:“不宜吊丧问病……如占病必死。”

  经云:“不行传者考初时”,解曰:“如甲子日干上巳,初传申是日之鬼,中传亥是日之长生,末传寅是日德禄,即长生、德禄皆空,岂宜独存初传之申金,为日之鬼而坐实地。若以初传用事,必好事无而恶事有也。”

  水长生于申,死于卯。金长生于巳,死于子。今干上卯,支上子,正是干支各乘死气,占病大凶。

  壬申属甲子旬,戌亥空亡,三传未亥卯,初实而中末空亡,课名杜传,生命中止之象,占病大凶。

  禄为养命之源,壬禄在亥,德禄入中传而空亡,古人以“不禄”代表死,又是凶象。

  古人云“明见秋毫之末,而不见舆薪。”,翻译成现代汉语就是:秋毫,秋天鸟兽换毛时新生出的小小毛羽。舆,大车也。舆薪,整车的柴禾。意思是本末倒置,眉毛胡子一把抓,没有主次。

  居士上断之课很叫人怀疑是犯了这个毛病,放着三大凶象不看,非要看什么生克制化、旺相休囚。我们并不是反对用这些,只是在这一课里,看这些未免显得太……,呵呵!

  至于应期,在这里批露一个最近的新发现:

  发用木局,冬属相气,旺相事应速。

  相待未来,必待乘旺时事成。

  木旺于春,春日必应。

  杜传课,生命至未而不再前行,则至未而死。当死于未月或卯月,以未加地盘卯上也。但结合前段,当死于卯。

  查乙丑正月十九为卯月戊申日,木局绝在申也。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