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座123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算命大全 > 贺氏六壬小手册 >

24、六壬判断入门

时间:2015-08-30 02:51:22 来源:星座123

24、六壬判断入门
  判断的原则

  一、分合。

  为论述方便,我们把壬课依所占事体分类单一性和复合性的两种。

  所谓单一型的壬课,指的是只需要回答“是”与“否”的课体。比如能否发财,能否升官,能否恋爱成功,比赛胜负等等。

  所谓复合型的壬课,指的是事情比较复杂,不是“单项选择”这一类型的“题目”。在这类壬课中,有些课体涉及的方面还相当宽泛,诸如:

  我这段时间运气如何?

  未来找个什么样的对象?

  终生仕运如何?

  巴以局势将会如何发展?

  总体说来,前一类型的判断相对较为简易,但在求占中遇到的机率较小;后一类型判断相对复杂,有时甚至让人不知从哪里着手,但这类事体在占问中占的比率相当大。

  显然,要想会断比较复杂的事体,必须从简单的事体学起。因为所谓复合型的事体,必是由单一型的事体组合而成,只是因为组合而互相纠结包含,水乳交融,课体拿到手中,容易使人炫目,思维混乱,不知如何着手。实际上,如果我们用“分析”的方法,把复合的整体分成几个部分或者几个方面,化整为零,对事体的方方面面进行深入研究之后,再组合在一起,即可取得对事体的各个方面、各个阶段全面的把握。

  所以,我们讨论壬课的判断,还应从简单的、有“猜测“、”嫌疑的“是”与“否”中学起。

  二、主次。

  六壬的判断,与纳甲判断的最大不同,就在于它的判断并不是单一的就卦论卦,就爻论爻,执定一个用神,看其旺相休囚、死墓绝生即可断定整体吉凶。一个六壬课吉凶判断的主要因素,一是课体,二是类神。又因为大部分的课,类神实际上是课体的一部分,故壬课判断,以课体判断为主。

  这里所说的课体,并不仅仅指元首、重审等九宗门,也不仅仅指课经中所列的六十四课课名,而在于课传组合的实质。也就是说,它把课名、类神都包含在内,囊括了天地盘、四课、三传、年命的信息。

  有人会说:“你这么一说,不是把六壬所有的东西都包容进去了?说了还不等于不说?”在这里,提出这样一个“课体”涵义的目的,就在于我们以“课名”为中心,把其他因素包容于内。

  为了表述方便,我们把《毕法赋》中的一百法,诸如“初末引从”、“干支皆败”等均称为课体,或称课名。

  先贤立一课体,定一课名,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它是多种因素的组合,有益于我们迅速发现课中的有用信息,提高思维效率,提高判断准确率。

  如果一个学壬者,他比较熟悉《课经》、《毕法》,课拿到手中,他会分析出相当多的课名,这么多的课名,我们不一定全用得到,这就有个取舍的问题。

  先贤张次功在《六壬辨疑》中说:

  课名多有兼取,须以课象最著及所占最切者为主,其余只可参看。

  卦主既得,大象判然,易所谓“观其彖”,思过半矣。

  所谓卦主者,课名中之最主要者也。

  这个“最主要”指的是什么呢?

  不是论“大象”,论大象当然是九宗门为最大。必须注意,在实际判断中,由九宗门决定“是否”的,十课中遇不到一课。而“卦主”六十四课课名、毕法法则中选取,用起来多有准。

  需要指出的是,六十四课每一课均有变体,这些变化与原课是同等重要的。比如“间传”中的“顾祖”、“时遁”,“轩盖”中的“乘轩落马”等等。

  我们举一个例子来说明:

  辛巳年子月,丑将戌时丙寅日,电视新闻报道“印巴局势甚紧张,印以战争相威胁,大有一触即发之势。”占开战否。

  财 申 蛇

  官 亥 阴

  父 寅 虎

  蛇 勾 阴 蛇

  申 巳 亥 申

  巳 寅 申 丙

  申酉戌亥

  未  子

  午  丑

  巳辰卯寅

  此课属单一型问题,即“战”与“不战”的选择。

  从课名来看,至少有如下课名:

  重审法,一下贼上为用,为重审课。

  不备,丙寄巳宫,第四课与第一课相同,实际上只有三课,故为不备。刚日算不备,从干课算起,第一课占了课数,则第四课无矣。第四课为辰阴,故阴课不备。

  玄胎,三传皆孟,课名玄胎。三传各加生地,为生玄胎。

  亨通,三传递生日干,为亨通课。

  富贵,干上有支马,支上有日禄,为富贵权印课。

  杜传,发用实而中末空,谓之杜传。

  日禄临支,干丙之禄临支。

  初遭夹克,发用申受地盘丙巳之克,又被天将所克,故为夹克。

  外好里槎枒,干上神相合,干支相刑害。

  断课必须认真考察已知因,且据课体来断,不可师心自用,亦不可依样画葫芦。

  此课占“战”与“不战”,先看课体是否与所问事体相符否。干支上勾蛇相争,合中有刑,干上申金乘蛇,武器变化之举;支上勾陈太乙,争执之形。日阴辰阴又复相害,外在我内心均有极大怨恨。又马星发用,马乃动也,事情将动,大战在即。

  这说明,事情发展的主线集中在了三传上,这样的课最为准验。

  断到这一步,就用到课名了。到底哪个是“卦主”呢?

  可以这样认为,问战与不战,就是问“战事是否会进行?”。凡事要进行,必有进升之意,凑巧传送马星发用,说明此事欲动。卦主之选择,即应从此处着手,顺藤摸瓜,问题就会迎刃而解。

  此课马遭夹克,又被缚足所谓缚足,指的是马星得地盘长生或是被合,这马是动不了的。故大战不会爆发。而且,马动必有后果,动入亥寅,为旬内之空陷,马既不动,亦无后果,这战争是打不起来的。

  可见,在这一课里,“杜传”和“发用马星夹克”是卦主,其余的课体也显现,比如干神归支,外加在内,代表印方以泰山压顶之势对巴基斯坦进行威慑,但这都不决定事情的结果,故只在断出主线后才兼看之,把事情看细。

  曰:看似气势汹汹,但中末空陷,初传蛇主变化,乘马变化更大,但变入空陷之地,则中途而止,两国嘴上官司而已。果然磨擦不断,但战争至辛未尚未起。

  有人会问,如果此课中末空陷和马星夹克缚足只遇其一,如何判断?我们说,断课不是办家家酒,不应该有那么多的“假设”。今贤徐伟刚先生提到“课聚传遇”之说,就是说课传是一种“巧合”,一种巧妙的组合,一种天机的泄露,遇上什么课,就用什么法断,不可生搬硬套。我初学壬就是爱犯这一毛病,事实证明“阴势赋形,圆折如意。”是断壬课的无上心诀。

  类神杂说

  剑虹大师指出,六壬模型的建立是基于《易经》“同声相应,同气相求。”的“对应”原理,课传中的某一地支可代表现实中的某一事物,此即所谓“类神”。

  类神之功用,大体相当于六爻中的“用神”。六壬习惯于把初传称作“发用”或“用神”。

  六爻法预测,“须向宫中看用神”是最大宗的原则,事情之吉凶,多是取决于以“六亲”关系为主的“用神”。如占财看妻财爻,占车看父母爻,占飞禽走兽看子孙爻,用神之旺相休囚、长生墓绝即决定事情之判断,也就是说,事情之吉凶,一个单一的因素即可决定。

  六壬的判断,并不仅仅是看类神,这与六爻迥然不同。所以有不少学过六爻的易友,初学六壬或金口,不大适应六壬的思路,觉得六壬头绪多,不象六爻“宫中看用”,一目了然。一个课拿到手中,不知如何下手,越看越是目炫神迷,只好望而兴叹了。

  实际上,六壬的判断,一看课体,二看类神。先贤韦千里在《六壬秘笈》中指出:

  壬占吉凶虽见于课传,尚须以类神核定。

  六爻预测中,一类事情只须看一个用神。而六壬预测,同一类事情,所遇课体不同,就会用不同的神、将甚至是神煞作类神。有时在断一件事情,在一个课里,甚至会有多个类神同时出现。

  我们来看两个古例:

  课例一、癸亥正月己亥日辛未时,予在金陵卞圣瑞书房,偶有两客进坐索占,涉害、曲直、回环,辰巳空、申酉落空。

  朱蛇

  六 酉戌亥子 贵 龙玄 玄蛇比 乙未 青

  勾 申  丑 后 未卯 卯亥 财 己亥 蛇

  龙 未  寅 阴 卯亥 亥己 鬼 癸卯 玄

  空 午巳辰卯 玄

  虎常

  断曰:龙神发用,传课结成官局,来意必占今年功名事。六月即有钦召之应。盖春得进旺之木,遇夏则枝叶茂密,将来事业远大。曰:六月之说何也?缘岁建皇恩发用,中传天诏,是以六月定有佳音。后知来占者即赵忻城昆弟也。果于是月奉诏进京授京营提督,甲申又升京营戎政。

  课例二、辛巳十月己未日癸酉时,东省莘县孙兴功父师仕扬刻文时占功名,八专、铸印、绝嗣,子丑空、巳午落空。

  蛇贵

  朱 戌亥子丑 后 虎贵 虎贵 父 丁巳 虎

  六 酉  寅 阴 巳子 巳子 兄 壬戌 朱

  勾 申  卯 玄 子未 子己 鬼 乙卯 阴

  龙 未午巳辰 常

  空虎

  断曰:仲冬月令必有起膏之征。因子上贵虽空,幸乘进气,交仲冬子水司令,填实旬空矣。且喜虎马丁神发用,作岁君生日,又四墓覆生,已废复兴之象。起官何疑?后果然。凡有官君子得此,定主迁官转职,面君奏事。次年冬,推补兵部车驾司。

  这两个课都是占官,但判断依据不同:第一课,一是三传官局,二是发用青龙,都是类神。第二课,主要是依课体而断,因为得到的是铸印课,而这个铸印课是“成格”的。在这个层面上,课体是更高一级的“类”神!

  我们再回头看韦千里的论述,“壬占吉凶虽见于课传,尚须以类神核定。”,看来他是主张占课以课体为主,而以类神为辅助的。他又说:

  盖按类神视之,吉凶两歧者,可归于一是,而似吉而凶、似凶而吉者,亦不致混淆。如不视类神,则凶吉茫茫,何所取准耶?

  但类神的作用,确实不可忽视。《毕法赋》中就有“所筮不入仍凭类”一法。实际上“只凭类”的时候并不是很多,我们考察一下古例和自己的实践,发现课体与类神大多数是统一的。我们的经验是,如果一个课中各种吉凶因素缠绕不清,让人无所适从,也就是所谓的“信息不明显”,这件事情的结果往往是向着反面发展。而验而有准的课,往往都是类神上传而课体鲜明的课。

  但类神在不同课体中的表现确实是多种多样的,我们必须坚持一个原则,那就是“无巧不成课”,“依其巧而断课”,照着课上出现的断。比如占官,到底取什么类神?是禄?是官?是月将青龙?是铸印?是龙德课?都不一定,要看课上出现的最显明的信息是什么,比如上面课例二,最明显的就是铸印课成格,而虎马月建,末官助初印之类,都是较为次要的信息。

  比如下课:

  申将午时庚戌日,丙辰命男,在某通讯公司任驻某城办事处主任,因最近欲提拔一名经理助理,有人大力推荐,因占能否成功。

  子 后

  寅 蛇

  辰 六

  蛇 后 后 玄

  寅 子 子 戌

  子 戌 戌 庚

  未申酉戌

  午  亥

  巳  子

  辰卯寅丑

  此课一出,凶象已定。

  间传而中末空亡,半途而废。官运类神,官、禄、龙、贵、马均不现于课传,用韦千里先生的理论,算是“核定”一下,更是没戏了。

  果然癸亥日得信息,上面以年龄不到规定年龄为由,第一轮即将其淘汰了。

  散论六亲

  六亲在中国预测学中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壬学中应用亦十分广泛,是敬演壬课必学的功课之一。

  1、在六壬中,我们往往常提到“官”、“鬼”、“德”、“禄”、“印绶”、“泄气”、“救神”而不说“克干”、“比劫”、“父母”、“子孙”。

  这并不是为了标新立异,炫奇求怪!

  直接用其鬼气、德气、印爻、福德、损耗的意义,体现了六壬重象的特点。

  六壬中的“六亲”,是作为一种“象”而存在的,它们的组合体现出课体中各个因素对干支的作用和相互作用。

  这似乎才是一种六壬的思维!

  这样说比较抽象,我们举《大六壬谭张行军遗迹》的例子来说明:

  庚寅日四月十五日申将未时,占国内大局。

  壬辰 六

  癸巳 朱

  空午 蛇

  六 勾 玄 阴

  辰 卯 戌 酉

  卯 寅 酉 庚

  午未申酉

  巳  戌

  辰  亥

  卯寅丑子

  断曰:辰发用生干合干上神,又天将乘六合,大局庶有和合之象。然中传巳、末传午,皆为日鬼,乘雀蛇火将克干,四五两月界内纷起兵戈,必不能免。巳为湖广分野,兵事且有牵及湖广之虑。妙在巳遁干得癸水有救,午又逢空,祸尚易止也。干支上各乘旺神,阴阳神各相冲,阴神与阳神又各相合,纷争之后,乃可宁息,八九可验。惟德禄均落空亡,利国福民,尚未今年事耳。

  此课判断的总体原则,德、禄、印、长生为吉,以鬼、脱为凶。

  以四课为现状,以三传为事情之发展过程。

  干支各乘旺气,代表一种表面的繁荣,因为此种课体静则守福,动则罹祸。但静极必生动,器满必倾;而一下克上,有动作之意;课为蓦逢,且为进茹,主事急速,树欲静而风不止也。必有大变化。

  发用印绶,乘六合,必有南北和谈之象。

  惜中末皆鬼,《大六壬大全》云:“鬼者,贼也,害也!”火神火将,兼巳为战雄、午为鲁都,战端必起。

  剑虹大师给出了六亲的场态概念,即印来、子去等,对兄弟爻的论述,尚须我们深入去理解。而我们断课也经常遇到兄爻如何判断的问题,不生不克,如何下断?《大全》虽有“忽然兄弟为鬼吏,哪知还被兄弟累。”之语,似是以天将与日干论六亲,试之有验。但窃以为这并不是六亲在判断中应用的主流,主流是什么?是“象”!

  以卢武铉竞选韩国总统的课论之,干支上皆乘比肩爻,四课无克,八专取用,如何下断?恐怕单单用六亲,用五行生克、旺相休囚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天罡领袖之神,加临干支,中末又逢,当选之“象”甚明。六亲中财发用,中见比肩,代表什么意义,另有他说。

  2、我们多次提到,但以课体为主,类神作参考,是六壬判断大方向,切记!

  在六壬中,六亲是“类神”体系的一个重要方面。所以,六亲又是判断的一个重要参考。

  在个别占断门类中,类神是判断的核心,比如占某一笔钱能不能到手就要看财爻,青龙、天财等均不必视。

  但六壬运用类神,更多的是以天神、天将为主。如占胎产,若天后乘神被地盘乘死气、死气所克,防损其母。

  再如,占官运,类神是多方面的,天吏、天城是支神的范畴,贵人、龙神是天将的范畴,官鬼是六亲的范畴,禄神、天马等是神煞的范畴,而催官符是综合的一种象。

  我们在判断中,一定要坚持多次提到的一个原则,“缘其巧而断”,什么信息显明照什么信息断。

  比如,申将未时辛酉日,与电信局签了合同装宽带,占何日可通。

  亥 虎

  子 空

  丑 龙

  虎 常 空 虎

  亥 戌 子 亥

  戌 酉 亥 辛

  午未申酉

  巳  戌

  辰  亥

  卯寅丑子

  装宽带是短期之事,以日计之。

  传进茹亦主速。

  虎马发用,亦主速。

  发用虎马,中末空亡,事必在初传管事范围内完成,酉日占,亥居支前二位,居干前一位,亥支出现,即以亥日断。

  果于癸亥日辰时接通。

  这儿没有用到六亲的内容。

  再看徐养浩先生解《大六壬指南》之课:

  己丑五月癸酉日辛酉时,占婚。

  贵后

  蛇 辰巳午未 阴 阴玄 空龙 鬼 辛未 阴

  朱 卯  申 玄 未申 亥子 财 庚午 后

  六 寅  酉 常 申酉 子癸 财 暗鬼己巳 贵

  勾 丑子亥戌 白

  青空

  友人李庚占得,干支上下相合,支上神又生干,女愿与乾宅联姻。火土财妻官旺相,夫妇偕老,有子之象。此占婚成且利之课。

  虽然,初传官鬼太旺,中末传又生扶初鬼,财遁旬鬼,种种克害日上龙神,必主因妻致讼。果然娶月余,以前夫之弟告理损钞。

  男以乏嗣续娶,于庚寅年得此,连获佳儿。

  此课成婚与否,课体为主,六亲亦参考言之。

  干支上下半合,支神生干,生则和顺之象,此课体之吉,可断婚成。

  以六亲“核定”之,三传中财、官旺相,财妻也,官夫也,干支生合,又有夫有妻,岂非成婚之象?

  另一六亲用法,财乘遁鬼,官讼之象;以财生鬼,耗费之征。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