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座123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算命大全 > 贺氏六壬小手册 >

32、十二天官判词精解

时间:2015-08-30 02:48:47 来源:星座123

32、十二天官判词精解
  贵人居子曰解纷,解纷必嘱事于童仆。

  这是说解除纷纭扰乱。盖子乃夜半安居之神,故得解去纷扰而心地坦然。既为贵人,日理万机,故惟恐事物繁多芜杂而脱漏某一要事,所以必叮嘱下属努力工作,谦虚谨慎。

  ——此句话指原文主指遇到问题时,上级嘱咐下级或长辈嘱咐晚辈:要保守秘密,不要乱说乱动。

  贵人居丑曰升堂,升堂宜投书于公府。

  贵人居本丑位,升堂则有泰山威严之象,所以不可私自去做事,要想见政府官员,应当先经过正当手续或向有关部门写信必须正大光明,而后到办公的地方去见之。

  ——遇到问题时,须到办公室找负责人请示、汇报、交涉或进行正常的公文、书信来往。

  贵人居寅曰凭几,凭几可谒见于其家。

  这是说功曹寅乃文书繁杂之象,贵人有闲空必亲自阅览一些曲籍,如此时去找贵人谈一些小事,直接到他家谈就行了,不必到办公室去谈。

  ——遇到某些小事时,可趁着领导或长辈空闲时,直接到他家面谈就成。

  贵人居卯曰登车,登车宜诉词于路。

  这是说卯乃轩车之象,轩是古代一种有帏幕而前顶较高的车。若不是遇到紧急的情况或麻烦的事情,不要轻易去找贵人。若自己遭到冤屈或受到欺侮,不去陈诉于有一定地位的正直的人,冤案就得不到昭雪,人身安全就得不到保障。所以应当在行车的路上就哀达其情。

  ——在行车的路上鸣冤叫屈,愤愤不平。

  贵人居巳、居午曰受贡,巳午受贡兮君喜臣欢。

  这是说相生相助,而非不遂之方。既然进贡则是贱事,也就是说,不管多么尊贵,只要向某一方进贡则为下贱,然而君喜臣欢忘其授受之私,或者受者都有不越度之象。

  ——进贡者与受礼者皆大欢喜,各得其所。

  贵人居申曰移途,移途则有求干之荣。

  这是说申为传送,乃道路之神。贵人外出时在路上边走边玩,因而获得方便以求其进用之私,乘间而行必有殊荣。

  ——情况发生变化后,见机而行,积极进取,必得荣耀。

  贵人居未曰列席,列席则有酒筵之娱。

  这是说未乃夜贵,两个以上的贵人相会后到高贵的人家,必有宴会之娱。

  ——这句话指有参加酒席宴会的欢乐。

  贵人居亥曰还绛宫,又曰登天门,还绛宫坦然安居。

  这是说六凶俱藏。盖螣蛇、朱雀之火而伏于水,勾陈、天空之土而伏于木,白虎之金伏于火,玄武之水而伏于土,且亥乃夜方,日之劳扰者至此都坦然安居了。

  ——这句话指贵人坦然自若,或即将出行,或即将到来。

  贵人居酉曰入室,入私室不遑宁处。

  这是说酉为日月出入之门,有私门之号。若贵人豁达而在上,致君、泽民,则洁身、律已,主持公道。若趋谒于私门,则律己不正,而正义所不容,必遭舆论的谴责,自己就不会安宁?

  ——来人或书信很多,家宅不得安宁。或搬家迁居。

  (2)

  螣蛇居子曰掩目,掩目则无患无忧。

  就是说子水克螣蛇之巳火,且居夜间有掩目之象。当蟠伏栖息之时,它的凶焰无所施,无患无忧

  ——虽有忧愁,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故无多大忧患。。

  螣蛇居丑曰蟠龙,蟠龙则祸消福善。

  这是说丑中有暗禽星龙。当蛇与龙交姤后亦即离坎交济象。哪里还有祸心去加害于人,所以可消祸、修善、得福。

  ——相互纠缠,人分难解,祸福相倚。

  螣蛇居寅曰生角,居酉曰露齿,生角露齿祸福两途。

  这是说火长生于寅,荣旺之极,化蛟化龙,此为贪荣不祸,是以为福。

  螣蛇在酉则火制金,正是猖獗得志之地,况且金石之地无食物,而蛇肆毒含婪求口腹之计,为祸怎会浅呢?所以遇到这种情况只有退藏躲避起来才是。

  ——螣蛇在寅时,表示某种事物非常旺盛;在酉时,表示某种事物非常凶险。

  螣蛇居巳曰乘雾,居午曰飞空,乘雾飞空休祥不辨。

  这是说螣蛇居巳以雾为隐,虽然毒,但眼睛看不到身上,遇到这种情况,最好还是避开。虽雾的作用使对方看不见还被迷住,但我却不会迷住。倘若误犯了它,为它所咬住,则后悔莫及!螣蛇居午,以蛇飞空,为化龙化蜃之气也。彼有大志,在开始有大的作为,一般不会毒人,但即使不毒,在我仍宜避开它,才不失为明哲。

  ——做某件事时,要特别小心谨慎,不为所欺,不为所惑,以备不测。

  螣蛇居未曰入林,入林兮锋不可砍。

  这是说未乃木库,以土有木,必成树林。在山脚下的林中,极易隐蔽,而隐蔽的洞穴也很深,虽然刀锋锐利也无法施展,所以螣蛇在此丛林中十分攸闲,也不会无辜去伤人。但是,既然知道林中有蛇还是不进去为好。

  ——灾祸虽不大,但应妥善处理。

  螣蛇居亥曰坠水,坠水兮从心无患。

  这是说当蛇在水中时则随波逐流,以鱼虾为食,暂时没有横路毒人之欲。在我则任其往返周旋,岂不是从心所欲吗?

  ——遭受冷落之的人,若与之交往,虽无利也无害

  螣蛇居卯曰当门,居申曰衔剑,当门衔剑总是成灾。

  [意]这是说卯乃日月之门,蛇当门而卧,出门者很容易被害。但有备则无患,得此者当先发制人,不待它咬来,便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将它制服。若一味瞎撞冒进,则必然被它咬伤。

  申乃金刃之象,金刃为斩杀之物,为什么被蛇咬住了呢?因螣蛇属火,火能克金,所以它得以猖獗,逞妖衔剑。虽到这种情况时,应退避三舍,远远离去。蛇虽凶,但不能持久,当妖气一消。那就用不着害怕了。

  ——环境虽险恶,但若主动出击或销声匿迹便可化险为夷。

  螣蛇居戌曰入冢,居辰曰象龙,入冢而象龙并为释难。

  这是说戌戌乃火库墓地,有蛇入墓之象。彼深居而简出,当路过此地时不免小心惴惴,这和它屈曲盘绕在路旁不同。

  居辰象龙。蛇乃龙之随从,有变化之机,若入龙之穴,有随进化之义。而它贪求腾达必热衷于此,所以,它虽为我之患,也不用忧虑,故可释难。

  ——当遇到问题时,与之交往的对方会作一些解释工作。

  十二天官判词精解(收集) 2

  朱雀居子曰损羽,损羽也自伤难逃。

  这是说朱雀为丙午火,而加临水乡则有损羽之象,羽翼不全,飞翔必难成。

  ——若遇文书之事则虽有力而无气,而口舌词讼一类的事情却问题不大。

  朱雀居丑曰掩目,掩目也动静得昌。

  这是说丑为北方多余的水气,可以制朱雀之火,有投江破头之喻。它既然目瞑而我则应有所作为,且动静俱吉,无口舌之忧。

  ——虽有忧愁,但动静适宜,有益无害。

  朱雀居寅居卯曰安巢,安巢兮迟滞沉溺。

  这是说朱雀居寅卯二木,皆火生助之神,且有山林之象。鸟雀飞至山林垒巢做窝,育子贪荣。这里有口舌平息之义,当然应当高兴才是。而迟滞沉溺则是指遇到文书、奏章一类的事则不免被积压搁置,迟迟不得音信。

  朱雀居辰居戌曰投网,投网兮徒弟错遗忘。

  这是说辰戌为天罗地网,且戌为雀火库,而辰与戌对宫,有丘墓象。故为投网,朱雀之凶到此不得飞扬,亦为高兴的事,而文书一类的事却被徒弟错遗忘。

  ——所寄出的公文、书信往往被束之高阁,得不到得视。

  朱雀居申曰励嘴,居午曰衔符,厉嘴衔符怪异经官语讼。

  这是说申为金,朱雀为火,火能克金,乃是得志之处。但是励嘴为口舌很厉害,故灾祸是难免的。朱雀居午乃是真朱雀,当有非常的官司。这是常人平时所忧虑的事情。读书人去参加考试则会考中。

  朱雀居未曰临坟,临亥曰入水,临坟入水悲哀且在鸡窗。

  这是说朱雀居未为在古墓叠巢之象,巳午未申俱在上面,有飞空而翱翔之义,为朱雀得势之时。所以口舌难宁,担心忧愁在所难免。朱雀居亥时,乃为入水乡而投江之象。这是很可喜的。凶神无气。但若遇到急事而写了有关证明、报告等,却未被采用或重视,亦是悲哀、叹息的事情。

  ——所要办的事情不能顺心遂意而非叹。也可能因别人取得成绩而嫉妒。

  朱雀居酉曰夜噪,官灾起盖因夜噪。

  这是说火制酉金,非常得志,恶性大发,且其性好乱,必生口舌。酉为门户,口舌入门,必然闹得很凶,只有有关部门干预才能解决。

  ——口舌是非甚凶,灾祸难免。若遇到考试、文章一类的的事,往往获喜讯。

  朱雀居巳曰昼翔,音信至都缘昼翔。

  这是说巳未交午乃白昼象。朱雀到此最有生气,若遇凶事,则口舌词讼难免;若遇喜事,则起用文书、盼望人的信息俱至。

  (4)

  六合居亥曰待命,待命和同。

  这是说亥为天门,我欲有成就,那么公私事端就从天门之下而来,待命可就,故云和同。

  ——整装待命,而后可成。

  六合居巳曰不谐,不谐惊悖

  这是说六合为木,入于火乡则烟灭灰飞,不吉甚矣。故必不协调而惊恐。

  ——关系不和谐,且担惊受怕。

  六合居子曰反目,反目兮无礼之事端。

  这是说子与卯六合木为无礼之刑也。一般发生事情皆由无礼引起,以致彼此之间不和而反目。

  ——办事不符合情理,而导致双方关系恶化。

  六合居酉曰私窜,私窜兮不明之囚地。

  这是说以卯酉为私门,而六合又为乙卯之属,以私并私,以门复门,则有出入私门的逃窜之象。且六合之木而临从魁之金,木受金伤,故曰囚地。重复私阴,故曰不明。因而搞奸淫、阴私者有利,而正大光明者反遭殃。

  ——双方处于不明不白,十分尴尬的境地。

  六合居寅曰乘轩,居申曰结发,乘轩结发从媒妁而成欢。

  这是说寅木为轩车之象,故为乘轩。申为庚,卯为乙,乙庚相合,故曰结发。若按媒妁之言去做,则必有欢成之喜庆。

  ——这句话指依从中间人的说和,则事必成而欢喜。

  六合居辰曰违礼,居戌曰亡羞,违理亡羞因妄冒而加罪。

  这是说六合本属乙卯,卯辰有六害之凶,故曰违礼。若临戌则以自己的私门而就于戌,以为六合苟合,会有亡羞之举。遇到这种情况,必因自己不检点而招来罪过。

  ——言行不检点,易招致责难。

  六合居午曰升堂,居卯曰入室,升堂入室并为已就之占。

  这是说午为离位,似为升堂。卯乃六合之本位,似为入室。二者合于堂、合于室,则为已经取得的成就。

  ——所要办的事情往往能办成。

  六合居未曰纳采,居丑曰妆严,纳采妆严总是欲成之例。

  这是说未卯有相合之庆,且太常酒食、帛物之乡,似有纳采之喜也。六合临丑为贵人之本垣,以地位低下的身份去拜见地位高贵的,装饰不得不严整,这样所求办的事则可大功告成。

  ——所要办的事情极易成功。

  勾陈居寅曰遭囚,遭囚兮宜上书。

  勾陈遇寅乃克制之方,故有遭囚之象故,宜上书。他方甚凶,而我得以上书告发,陈述其罪过。若不于此时制之,事后还会气焰嚣张,为非作歹。

  ——遭到囚禁围困时要及时上书,阐明事实真相。

  勾陈居巳为铸印,捧印兮有封拜。

  这是说巳乃铸印之方,而勾陈为一印之模范,印铸而成,捧奉其上,则为封拜之象。

  ——要受到封功加赏,君子遇此,提拔必然快速,而常人见之,反为可忧。

  勾陈居卯曰临门,临门兮家不和。

  这是说卯本日月之门,而勾陈为争斗之神。争斗之神进门,则家必不和,以致吵闹打骂,不得安宁,也有破败之征兆。

  ——家庭不和,鸡犬不宁。

  勾陈居酉曰披刃,披刃兮身遭责。

  这是说酉金似为凶器,况且又为阴爻,肃煞之气与勾陈之戊辰生合,为凶斗之神。若持有此气,岂有善念哉?然而非理性的举动,为法律所不容,终将遭责罚。

  ——遭到中伤、诽谤。尽早避开为上策。

  勾陈居辰曰升堂,升堂有狱吏以勾连。

  这是说一戌辰入辰为升堂,而其神主斗讼勾连,故至辰地,则有狱吏勾连之应,而知机君子生平无非礼之举,但因他人的不法行为而波及自己耳。

  ——当与对方发生业务联系时,其内部职务低下的人员楞以作沟通工作。

  勾陈居午曰反目,反目因他人而逆戾。

  这是说午火生勾陈,勾陈好斗讼,而午火为真朱雀,故争讼很厉害。彼此都为反目相贼之神,谁肯相容谁呢?倘若是君子,则易被他人逆戾的余波所牵涉进去。

  ——双方势均力敌,但因受第三者的挑拨离间而导致反目,关系破裂。

  勾陈居未曰入驿,居戌曰下狱,入驿下狱往返词讼稽留。

  这是说未乃垣途,犹如驿道也,故曰入驿。戌乃地网,又曰地狱,况且与勾陈之戊辰对相冲射,乃下地狱之象。这怎么会没有词讼之往来呢?

  ——相互之间要发生口角、打官司一类的事儿。避开为好。

  勾陈居申曰趋户,居亥曰褰裳,趋户褰裳反得勾连改革。

  这是说申之前即酉户也,立此可以入门,故曰趋户。亥方夜静更阑,必撩起衣裳而憩息。申为坤地户,亥为乾天门。门户之前有凶神站立,君子到此应即刻返回,而抽身稍迟,则必被勾执住。

  (6)

  青龙居未曰在陆,居丑曰蟠泥,在陆蟠泥所谋未遂。

  这是说未近南离之火,故为陆;丑近北坎水,故为泥。龙飞于九天,潜于九渊,变化莫测。若失地亦阻止其进用,蟠曲于泥,爬伏于陆,虽非失地,但有什么欲望也是很难遂心的。

  ——心里想要达到的目的很难实现。

  青龙居戌曰登魁,登魁兮小人争财。

  这句话说戌为河魁,以青龙之吉神而入网罗之地,则为小人争财之象。因财之神落此,故致小人之争。

  ——贪图私利的小人前来争财。

  青龙居辰曰飞天,飞天兮君子欲动。

  这是说以辰乃龙庭也,且象天。戌亥子丑象地在下,辰巳午未象天在上,故曰飞天。青龙若飞腾在上,君子有为之时也,这不是想动吗?

  ——君子伺机而动,跃跃欲试。

  青龙居寅曰乘云,居卯曰驱雷,乘云驱雷利以经营。

  这是说寅为青龙之宫,有乘云出入之象,且云从于龙。卯乃震卦,辰为雷,龙为云,这不是经营的好时机吗?故驱雷乘云而得以施展经营之道。

  ——利于经营的好时机已经到来。

  青龙居申曰伤鳞,居酉曰摧角,伤鳞摧角宜乎安静。

  这是说申乃阳金,酉乃阴金,金能克木,故为青龙之甲寅木所深惧。这有退鳞折角之象。吉神遭难,怎能保佑于我呢,只有安居守静为宜。

  ——这句话主指劳民伤财,损失严重,安静为善。

  青龙居午曰烧身,居巳曰掩目,烧身掩目因财有不测之虞忧。

  这是说以青龙木得水为喜,而见火为仇,巳上入蛇穴,尤为不吉。故有掩目之象。午乃南离真火,故曰烧身,青龙有此不足尚可赖之为财神乎?若求谋财物,则有莫测之忧。

  ——这句话主指因经济、才能一类的事而忧虑发愁。

  青龙居子曰入海,居亥曰游江,入海游江因动有非常之庆。

  这是说青龙得水,何吉不生?吉福群众,若有行动则有非常之庆。

  ——浪迹江湖,潇洒自在,还会有非常高兴的事情值得庆贺。

  (7)

  天空,请看前文“十二神”,故从略。

  (8)

  白虎居子曰溺水,溺水音书不至。

  这是说白虎喜山林,主道路,今溺陷于水中,则道路不通,但也不凶。盖至凶之神而为陷没,则没有什么不吉利的。故不要因道路不通,音讯不达而顾忌。

  ——道路不通而导致音讯不断。但不足为患。

  白虎居午曰焚身,焚身祸害反昌。

  这是说白虎为金,其丧凶血光之神被火午、巳焚烧,于己怎能为患?

  ——因祸得福,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白虎居卯曰临门,居酉亦然,临门兮伤折人口。

  这是说虎守在卯酉之门,则一家人皆惊惧不宁。若轻易出动而不加防备的话,必被它咬伤,故曰伤折人口。

  ——身处险恶的环境里,则易遭殃。

  白虎居丑曰在野,在未亦然,在野兮损坏牛羊。

  这是说以丑未为田野之象。白虎在此固然似无雄威,而丑中之牛未中之羊为虎所咬死、吃掉,其凶难免呀。

  ——这句话主,财物受到损坏。

  白虎居寅曰登山,登山掌生杀之权。

  这是说白虎登山则威风凛凛,从政的遇到这种情况,当有生杀之重柄在握,而常人则凶不可免。

  ——从政的人要掌实权,而普通百姓却有灾难。

  白虎居戌曰落井,落阱脱桎梏之殃。

  这是说戌乃地狱,吉神入则凶,凶神入之则凶焰更炽,但往返的路无虎,则脱掉桎梏,不被其害。

  ——这句话主虽陷于困境,但终可起死回生,脱离危险。

  白虎居申曰衔牒,衔牒无凶即可持其喜信。

  这是说申乃白虎本宫,它贪其巢穴之荣华,而无复肆噬之心,故有喜信可持。而称衔牒,乃传送往来之神,为牒信之象。

  ——尽管有困难,但能够获得喜讯。

  白虎居辰曰噬人,咥人有害终不见乎休祥。

  这是说辰田有尸,为虎吃尸,既曰吃人,这怎会吉祥于人呢?遇到这种情形,只有避开为好。

  ——发生血腥镇压、暴乱、流血一类的事件。

  太常居子曰遭枷,遭枷必值决罚。

  这是说土值水乡,有崩陷象,又子未六害,以害而陷,有枷锁象。所以必致决罚

  ——受到惩治、法办、制裁。

  太常居寅曰侧目,侧目须遭谗佞。

  这是说寅木克太常土,有虎豹在山之势,而太常土何敢与之敌呢?况未羊逢虎受其制服,敢怒而不敢言,亦惟侧目而视罢了,尚畏有谗佞、诬陷之,则凶仍不可免。

  ——遭到责备、中伤等,也只得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太常居卯曰遗冠,遗冠也财物相伤。

  这是说以冠裳之神而入私门,有帽子不正之象,故为遗冠。太常亦为土,为财物衣帛主失去,以土破卯木之克,故曰财物遭伤。

  ——这句话主财物被损坏,或遭到训斥而狼狈不堪。

  太常居戌曰逆命,逆命也尊卑起讼。

  这是说未与戌相刑,且河魁为狱网之凶,故曰逆命。未在上,其位为尊;戌在下,其位甚卑,二者相刑,不正是尊卑相讼吗?

  ——当权者与普通群众发生严重矛盾纠纷。

  太常居申曰衔杯,居丑曰受爵,衔杯受爵不转职而迁官。

  这是说申为传送,太常酒食,二义详察之,似为衔杯,有盛装华服喜庆之象,这不正是转职之吉吗?丑为天乙之宫,以太常而拜启至尊者,不正是受爵吗?

  ——有酒食宴会之喜庆,且封官加赏。亦可指工作变动等一类的事。

  太常居巳曰铸印,居未曰捧觞,铸印捧觚不征而喜庆。

  这是说太常为印绶之神,遇见巳火乃为铸印之位,公器非征召不用。未乃太常本位,宴会之宫,则捧觚酬酢而有喜庆。

  ——为料想不到的提拔、奖赏而饮酒喜庆。

  太常居午曰乘轩,乘轩有改拜之封。

  这是说午为天地之道路,为乘轩之象。又立南向北,是面君之义,故有改拜之封,君子则大庆。

  ——因升迁而调动或调整工作。

  太常居辰曰佩印,佩印有用迁之命。

  这是说辰乃天罡首领之神,而与太常印绶并之,为佩印之义,必主变迁。

  ——工作调动或调整。

  太常居亥征召,亥为征召,虽喜而必下憎。

  这是说亥乃天门,有征召冠裳之象。但未土在上,亥水在下,必害怕土克之,故说虽喜而下憎之。

  ——当受到对方之邀请或聘用时,虽值得高兴,但对方与己方的下属人员却非常嫉恨。

  太常居酉曰券书,酉作券书,虽顺而防后竞。

  这是说太常未土生从魁之酉金,得助于魁则锋刃可成功。宜书之左券,有什么不顺利的呢?但本在酉金过强,自刑其方,终有后竞,惟勿以身贵而贱人,勿以独断而违众,则吉利。

  ——因实力雄厚、才华超众而在办某件事时,起初虽顺利。但若不礼贤下士,平易近人,事后则有遭致攻击的可能。

  (10)

  玄武居子曰散发,散发有畏捕之心。

  这是说子乃夜半,其睡未醒,而子鼠乃虚惊之神。况且玄武贼神自多疑被惊,而夜起有散发之象。怀畏捕之心,不过虚惊、怀疑罢了,不会受害。

  ——担惊害怕,惶惶不可终日。

  玄武居丑曰升堂,升堂有干求之意。

  这是说丑乃天乙贵人之位,主能制水,玄武不能行盗,以礼谒见,实怀穿窬之心,故有所干求,不以实对。

  ——这句话指窃贼有坟于上级领导或长辈,故拜见或去信时,表现得十分无知有力伪装而已。

  玄武居寅曰入林,爱寅兮入林难寻。

  这是说寅乃山林之地,盗贼有所凭依,捕者难以追寻。

  ——盗贼难以追寻,或所要找的人不见踪影。

  玄武居辰曰失路,愁辰兮失路自制。

  这是说辰土能制玄武之水神,到此不是有失路之象么?盗贼消亡,君子坦腹之时。

  ——这句话指愁云被驱散,目标已经明确,心情亦舒畅。

  玄武居曰窥户,窥户也家有盗贼。

  这是说盗贼入门之象,宜严加防范才是。

  ——家里或内部有盗贼。或窃走钱南,或挑拨离间。

  玄武居巳曰反顾,反顾也虚获惊悸。

  这是说巳乃昼方,非盗贼之利。纵使无人追逐,亦必回过头来观瞻。这不正是虚惊吗?

  ——瞻有顾后,虚惊一场。

  玄武居亥曰伏藏,伏藏则隐于深邃之乡。

  这是说亥乃夜方,又属玄之本位,则为深邃之象,盗贼必难抓获。

  ——盗贼隐藏于极为秘密的地方,故很难抓到。

  玄武居未曰不成,不成必败于酒食之地。

  这是说未为土,克制玄神之水,所以欲盗不成。又未为太常之家,酒食之地,必因贪酒而败盗,这就容易抓获,故君子欢庆,小人忧愁。

  ——因贪图酒色,而偷盗不成功。

  玄武居午曰截路,居酉曰拔剑,截路拔剑,怀恶攻之而反伤。

  这是说午为地之道路,故取象于截路。酉为阴金剑锋之象,故曰拔剑。贼势至此猖獗已甚,若是去进攻则必被贼杀伤。

  ——贼方心狠手毒,且势力强大,若去进击则被他所害。

  玄武居申曰折足,居戌曰遭囚,折足遭囚,失势擒之而可得。

  这是说申乃坤土制玄武之水,且昼方贼深怕有折足之象,此为金刚斩贼。戌乃地狱,又土克水,故曰遭囚。二者贼势失利,捕贼者擒之最易。

  ——贼方已势单力薄,狼狈不堪,故擒之即来。

  太阴居子曰垂帘,重帘则妾妇相侮。

  这是说子乃正北方,端门向明垂帘,昏夜无见,所以妾妇居阴位得以肆虐,则有怠慢上级上辈之心,故欺侮之。这不过是群小别地生非而已。

  ——群小得志,无事生非,胡乱起哄。

  太阴居丑曰入内,入内则尊贵相蒙。

  这是说丑乃斗牛之墟,天乙贵人之位,到高贵的地位却受阴影的蒙蔽。难于明了真象,乱来也就开始了。君子必须谨慎才是。

  ——欺上瞒下,隐瞒真相。

  太阴居戌曰被察,被察兮当忧怪异。

  这是说太阴之辛酉与戌六害,且河魁乃刑狱之方,这不是欲掩饰其非,则愈加怪异吗?所以很值得忧虑。

  ——因掩饰其非而被察觉后,则忧虑重重。

  太阴居辰曰造庭,造庭兮宜备徒弟事。

  这是说辰乃龙庭,且与酉合,而太阴之妖媚必与天罡相得,然彼刚之眷宠必夙,哪有不争宠而徒弟变的呢?

  ——争风吃醋,邀功求赏。

  太阴居寅曰跣足,居午曰脱巾,跣足脱巾财物文书暗动。

  这是说寅为早晨起来之时,有光脚之象。午为午休之时,必然有脱掉鞋帽的。但太阴之金能克寅木为财,而午则为朱雀反制太阴,二乾为财物文书供暗中传动。

  ——暗中有财物文书一类的往来。如行贿、辞呈等。

  太阴居亥曰裸形,居巳曰伏枕,裸形伏枕盗贼口舌忧惊。

  这是说亥乃夜深就榻,有裸形之象。巳则克制太阴,必伏不起,乃有伏病卧床之义。并主忧疑、口舌、盗贼。盖巳为螣蛇,主惊恐,亥为玄武,主贼盗忧疑。

  ——因贼盗口舌之事而惊恐忧疑,坐卧不安。

  太阴居酉曰闭户,居未曰观书,闭户观书雅称士人之政。

  这是说酉乃太阴之本家,好静,故闭户。未乃离明之次舍,土金生养,故曰涵咏优游。二者皆安宁吉祥。

  ——闭门读书,淡泊宁静。指有学问的人。

  太阴居卯曰微行,居申曰执政,微行执政偏宜君子之贞。

  这是说卯乃私门,必袒裸之象,而入之能不微行吗?申乃太阴旺地,有得志行权执政之象。君子遇到这种情况,时当微行,若执政则宜谨守贞操。

  ——谨慎行事,执政要有节度。

  (12)

  天后居子曰守闺,居亥曰治事,守闺治事动止多宜。

  这是说天后为妇人之象,壬子乃天后本家,故象守闺阁,亥为乾健,自强不息之地,有治事持家克勤克俭之义。二者动止相宜,恰到好处。

  ——稳健、谨慎、动静得宜。

  天后居酉曰倚户,居卯曰临门,倚户临门好淫未足。

  这是说以污秽之神,而入卯酉之私门,不是淫奔之象么?除奸私之外,而正大之举反遭其殃。

  ——荒淫无度,作风不正派。

  天后居戌曰褰帷,居午曰伏枕,褰帷伏枕非叹息而呻吟。

  这是说戌土克水为病之象,丑戌昏黑之时,有褰帷撩起帐幕之象。午为午睡时,故曰伏枕。二者皆卧睡不快,故曰叹息,呻吟,这不是有病就是不顺心。

  ——坐卧不宁,或身体有病而呻吟,或心情愁闷而叹息。也指姻缘困挠而伤心。

  天后居巳曰裸体,居辰曰毁妆,裸体毁妆不哭而羞辱。

  这是说壬子遇巳有暴露之伤,乃刑克之地,故曰裸体。辰为水之克贼,天后至此而毁妆,形体裸露。--而见伤,毁妆容易,修饰却难,这不是悲哭、羞辱之事吗?

  ——有羞辱之悲哀。

  天后居寅曰理发,居申曰修容,优游闲暇盖因理发修容。

  这是说早晨起来为梳理头发之时寅时,申时是容残妆褪之时,故有理发修容之义。且水与木金不相克,故有优游闲暇,乐正平和。

  ——梳洗打扮,悠然自得。

  天后居丑曰偷窥,居未曰沐浴,悚惧惊惶缘为偷窥沐浴。

  天后子与丑为六合,有私匿之情,窥之恐人知,是以偷窥。但未井宿,而壬子水入之有沐浴之象,故怕人来。二者皆有惧疑之心,故曰悚惧惊惶。

  ——含情脉脉,或惴惴不安地暗中偷看事态的发展和结局。指静观其变,拭目以待。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