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座123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算命大全 > 贺氏六壬小手册 >

42、占验忆谭

时间:2015-08-30 02:45:51 来源:星座123

42、占验忆谭
韦千里 著

  韦公的贵人起法:

  昼贵人:

  甲羊戊庚牛,乙猴己鼠求,丙鸡丁猪位,壬兔癸蛇游,六辛逢虎上,阳贵日中俦。

  夜贵人:

  甲牛戊庚羊,乙鼠己猴乡,丙猪丁鸡位,壬蛇癸兔藏,六辛逢午马,阴贵夜时当。

  占验忆谭 原文

  余不善卜。而就余卜者日多。占断後之验与不验。固无从一一探悉。闻有友好相告。则课式早忘。仅言其事实而巳。下列二十则。曩岁曾刊诸大美晚报。兹特附录於後。以为本书之殿。

  丁丑年八月初四日巳将辰时。

  午未申酉 亥

  巳  戌 子亥未午 子

  辰  亥 亥戌午戊 丑

  卯寅丑子

  陈君久居虹口。八一三战事既起。避难法界。仓卒中夫妇失散。就卜於余。余曰。干支上神各居自刑。干支阴神上又复相害。固不免劳燕分飞。咫尺天涯。然而进茹之课。格合三奇。应有镜合之望。三传亥子丑。恐已北上。立冬後。当获团叙矣。前日陈君又来余寓。介绍友人占父病。余叩以近况。谓所断尽验。其妻先逃至北新泾。旋与同乡人买舟返江北母家。十月间以通州不靖。复来海上同居云。

  丁丑年四月廿三日申将卯时。

  戌亥子丑 巳

  酉  寅 巳子巳子 戌

  申  卯 子未子己 卯

  未午巳辰

  姻弟高声镖。投考中华书局。嘱占究竟。余曰。铸印之课。仰且帘幕临干,应试必中。惟初传巳火。丁马相并。落於空陷。还赖末传卯木生之。须经两试。方得录取。时隔月余。晤声镖语余曰。始而名落孙山。以为此课不验矣。嗣有二人及格者。因病不能治事。书局特函召再试。乃获任职於会计部云。

  丙子年十一月初四日寅将卯时。

  辰巳午未 未

  卯  申 未申亥子 午

  寅  酉 申酉子癸 巳

  丑子亥戌

  李啸天君占婚姻。余曰。必成。成後必有讼。干支上下相合。所以必成也。支神生干。则眷恋之意。女尤深切。君命戊午。女命己未。午未又合。洵属良缘。初传未鬼,中末生之。以尅日上青龙。末传巳财。又遁旬鬼。必主因妻拘讼耳。娶後月余。果为一陈某所控。盖女之父母。已许亲於陈。而伊人芳衷。独倾向李君也。旋稍破财。讼案以结。

  丙子年五月廿九日未将亥时。

  丑寅卯辰 子

  子  巳 辰申子辰 申

  亥  午 申子辰庚 辰

  戌酉申未

  吴翁服务海关多年。因病而拟告退。就余卜焉。余曰。恐不获准。惟尊职必有人庖代耳。明春则可言归矣。盖卦名回环。乃进旺之气。而非退位之象。初终空陷。日禄归支。似有替职之徵。课傅脱干。病非一时可愈,明午暮春辰月。龙神空墓。则瓜熟而蒂落矣。春旺於木。木为日财。且有钜欵到手也。後果上峯爱其忠勤。未许避退。而准予病假。旋以痼疾久延。始於丁丑三月免职。并给以重金云。

  丁丑年四月十五日申将亥时。

  寅卯辰巳 巳

  丑  午 巳申辰未 寅

  子  未 申亥未辛 亥

  亥戌酉申

  谢君占妻病。余曰。食神乘空。必为胸膈阻塞。不能饮食之症。日鬼发用。禄临死地。夫占妻而财爻值空。皆不祥之兆也。今虽末传亥水制鬼。苟延残喘而已。五月丙午。火势更旺。必不治矣。上星期谢君又来寓。嘱为合婚。盖前妻已故。拟续胶焉。询其死於何时。谓因滴水不入。请西医打针。亦罔效。延至四月卅日。终於宝隆医院。余查此日为丙寅。已交芒种。木火狂炽。鬼力弥张。信哉。数之不可逃也。

  丁丑年十一月初七日寅将酉时。

  戌亥子丑 辰

  酉  寅 辰亥午丑 酉

  申  卯 亥午丑庚 寅

  未午巳辰

  严春堂先生。被日军逮捕。盟兄龚若萍君。服务於艺华公司。宾主情深。弥为关注。特来嘱占究竟。余曰。此为蓦越之课。事乃仓卒而起。情必疏远误会。且元武发用。必教唆有人耳。干支互脱。宜乎人宅举不安也。幸辰落於空。末传寅木又尅之。干上丑土生庚。虚惊而已。必无凶险。且颇受彼方优待也。以日计之。本月十四日丁丑。当有恢复自由之望。後果如期释放归来。

  丁丑年三月廿八日酉将卯时

  亥子丑寅 戌

  戌  卯 未丑辰戌 辰

  酉  辰 丑未戌乙 戌

  申未午巳

  程国初君。嘱演此课,余询所占何事。程君曰。耳先生名久矣。兹事体大。请先断其成败。再当明告。余曰课传纯土。满目皆财。君殆卜求财之事欤。然为反吟无依之卦。局合稼穑。三传空陷。必有声无实。可望不可接。取之不得。不取又贫。如身入宝山。空手以归也。程君颔首曰。前与友开矿河南。诚如先生所谓有声无实。可望不可接。耗尽资财。空空如也。

  今友人拟再招股进行,以追前失。家严反对殊甚。聆先生言。不取又贫。宝山空归。亦意中

  事耳,当往辞绝焉。遂道谢而去。

  丁丑年四月廿一日申将丑时。

  子丑寅卯 酉

  亥  辰 未子酉寅 辰

  戌  巳 子巳寅丁 亥

  酉申未午

  马少舟君。年卅七岁。遣人赴南京借欵。预卜结果遂否。余曰。财贵发用。青龙加於日上。贵人临於行年。(行年壬寅)本命辛丑。又与酉合。定邀对方允许。惟财不得令。以初传酉字计之。不过六数而已。驿马入墓。辰上朱雀。所使之人。必先空手而归。其银当由邮信寄来也。是日另有一孙某。二十三岁。亦占得此课。询收账事。以本命乙卯。冲酉金财爻,余言其十不获一。後果尽如所断。

  丙子年七月廿九日巳将子时。

  戌亥子丑 巳

  酉  寅 酉辰巳子 戌

  申  卯 辰亥子己 卯

  未午巳辰

  陆君拟开设绸肆。既赁屋於抛球场。因友人之介。来寓嘱占该宅利否。余曰。干上有财。支上见库。财神又归宅库。营业必佳。但初传巳。中传戌。沦於空陷。九年或九月之後。恐被人争夺。盖巳为四数。戌为五数故也。後果如所断。已於今年初夏。为一钟表商以重金挖去。按比课名铸印损模。凡占有始无终。尝有人卜赴任吉否。余言其在位必不久。旋闻未满二月。果为同寅参劾去职云。

  丁丑午十一月二十日丑将子时。

  午未申酉 申

  巳  亥 酉申卯寅 寅

  辰  亥 申未寅癸 申

  卯寅丑子

  严老太太占其婿在汉皋安否。壻即淞沪警备司令杨虎。时报闻盛传杨已为委员长枪决矣。余曰。昴星课乃虎狼当道之象。空气固甚紧张。然初末旬空。本命戊子。又临太阴。绝无危害。干支上下皆冲。僚冞同袍之中。或有鉴枘不容者。谣传之来。殆由此故耳。翌日各报又竞载。汉口中国当局。证实杨氏存在云·

  丁丑年正月廿九日女将戌时。

  午未申酉 亥

  巳  戌 亥戌酉申 子

  辰  亥 戌酉申丁 丑

  卯寅丑子

  名妓可卿。拟从良。苦无适意者。就余卜马焉。余曰。即有遇矣。惟为续弦。且当远行耳。不日。果识一孙某。孙江西籍。悼亡巳半载。甫来海上。骤见倾心。既效双飞。同归故里。後可卿告以占课事。孙奇之。来书询及课理。余覆曰。支上乘天后。三传进茹。婚媾之成自速。戌为丁墓。娶者前妻必故矣。则非续胶而何。驿马发用。所以即有远行也。

  丁丑年十月廿六日寅将午时。

  丑寅卯辰 卯

  子  巳 亥卯亥卯 亥

  亥  午 卯未卯己 未

  戌酉申未

  丁丑冬间,上海粮食与燃料。皆起恐慌。有钱而无处可买。以视米珠薪桂。殆尤过焉。王君将订购大批西贡米。藉为投机。先占其价之涨落。余力劝打消此念。盖干与支皆受上尅。三傅化木又尅日。价必疲软。难以居奇。中传亥财又化鬼。则损失且不赀也。後果洋米源源而来。行市大有江河日下之势。

  丁丑年二月初五日亥将酉时。

  未申酉戌 未

  午  亥 未巳巳卯 酉

  巳  子 巳卯卯癸 亥

  辰卯寅丑

  李翁服官多年。忽被参劾去职。不甘雌伏。拟再谋事於他方。占得此课。余曰。日干上卯。日支上巳。毕法赋所谓帘模贵人商甲第。昂藏千里。前程必远。惟三传自上生下。四课自下生上。谓之水涸其源。木断其根。翁命恐不久耳。後闻果握重权於西省。但未满三月。卒於任次。

  丁丑年十月初九日卯将戌时。

  戌亥子丑 卯

  酉  寅 亥午申卯 申

  申  卯 午丑卯辛 丑

  未午巳辰

  粹华卡片厂主人黄涤生君。占宝兴路之总厂安全否。时闸北房屋。已泰半成灰烬矣。余曰。无害·即内中货物。亦不致损失。盖此课名周而复始格。而辰上神既为支德。又生日支。支之阴阳。且皆吉将。虽在烽烟礮火之中。却可稳如金汤也。后晤及黄君。谓已派人前往观察。渠厂巍然独存。其前後左右各家。或焚或炸。瓦碟一片矣。

  丁丑年十月廿二日寅将卯时。

  辰巳午未 丑

  卯  申 丑寅寅卯 子

  寅  酉 寅卯卯乙 亥

  丑子亥戌

  朱君服务於本埠实业界。以青岛友人函召合作工厂。踌躇勿决。占得此课。余曰。退茹逢空。本可进行。乃三传皆生我之神。而值空陷。书所谓见生不生。不如无生。则此行反多凶象。况卯为日禄。既旺禄临身。终以守旧为佳也。旋又来寓。谓聆余言。既免跋涉。且得保持原有根株。盖不日青岛风云忽起。渠友亦且买棹来沪。今海上之职位。虽如鸡助乏味。幸尚能苟安也。

  丙子年十二月十七日子将子时。

  巳午未申 巳

  辰  酉 辰辰巳巳 申

  卯  戌 辰辰巳丙 寅

  寅丑子亥

  丁丑腊月某日。魏君过访。曰。岁云暮矣。烦卜明年戊寅之休咎。并谓客冬曾嘱预占今岁流年。所断尽验,余言其外场事业变动。家内有三大喜庆·果以时局关系。弃政就商。而乃翁续弦。渠之妻妾。又各生一子。岂非三喜并临。上即丙子年所占之课式。盖丁马发用。驿马蹄计。自有动象於外。支之阴阳。皆乘青龙。宜其喜上加喜於内也。

  丁丑年九月初一日辰将辰时。

  巳午未申 寅

  辰  酉 子子寅寅 巳

  卯  戌 子子寅甲 申

  寅丑子亥

  李君闻其父病於长沙。因沪战方酣。交通困难。就余决行止焉。余曰。三传寅巳申,甲之德禄在寅。病在巳。绝在申。申又得令。而为日鬼。令尊病必不起。且危在旦夕。君即驰往。恐亦不及躬送也。三日後。果有电自湘省来。乃翁西归矣。尝阅吴越春秋。记有某年三月。范蠡占吴王病。亦得此课式。断曰无妨。後果全痊。余考其理·盖春月木旺金囚·禄重鬼轻之故也。

  丁丑年二月廿三日戌将子时。

  卯辰巳午 午

  寅  未 巳未午申 辰

  丑  申 未酉申辛 寅

  子亥戌酉

  黄君以政治嫌疑。被官厅逮捕。其友郑某委占吉凶。余曰。此寃狱也。盖末传寅木。生起初传午火。而尅辛金日干。必教唆有人耳:幸中传辰土生干,又乘朱雀而遁丙官。与辛相合。当有显者提挚。一纸文书。即得释放矣。郑又询显者为何许人。余曰。辰既系生气。必父母面上之人耳。後果不爽。其父进京托某名公驰函营救。於三月十三日出欢狱。

  丁丑年九月十六日辰将辰时。

  巳午未申 卯

  辰  酉 卯卯未未 子

  卯  戌 卯卯未己 午

  寅丑子亥

  皖人程某。寓沪有年矣。家仅一妻一佣妇。会有同乡徐姓者。借杨其处。当晚程妻忽失去首饰数件。固疑为徐所取。然无佐证。碍难指斥。就决於余。余曰。元武乘酉。必为婢辈所窃。幸首饰之类神亦属酉。酉乃日之长生。·况伏吟课而支上发用。虽失可得。物尚在家。其速侦之。後果严诘佣妇。始惭惧不讳曰。物藏厨房煤球箩内。当奉还而歇工。但祈勿声张耳。

  丁丑年九月十一日辰将子时。

  酉戌亥子 寅

  申  丑 午寅戌午 午

  未  寅 寅戌午甲 戌

  午巳辰卯

  某妇占婚姻。余曰。青龙为正夫。乘申金尅之。又属空亡。必逃亡而去。此番宫嫁。恐已第二度矣。午为媒。午上见河魁为奴仆。得毋俑人为月老欤。然而青龙之阴为偏夫。临子乘蛇。子之阴神。又乘元武。必系匪人。而更不如前者。慎之哉。慎之哉。妇唯唯而去。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梦见